產生「水泡」諸問題的分析與解明

皮膚上產生「水泡」,是一個直觀上可以察知的現象。對於中醫來說,可以朝內、外因的方向做分析,對於西醫來說,可以用病毒、病菌感染,或是燒燙傷、磨擦等高溫因素,或者自體免疫反應等來歸類,不一而足。就直觀上來看,針對各種不同的成因,似乎應該要各自建立一套處理的辦法,分門別類的來處置,一藥對一病,看起來才合理。西醫的成因分類手法,又比中醫要來得厲害、細膩很多。大量的不同成因,一字排開,看起來對於解決手法的高明程度,似乎也比較「可信」。

人體不同於其他單純物質,是一種生物。在此,容我又再一次的提醒各位朋友,這一句對於基本事實的描述。

就《傷寒雜病論》之中的理論來說:

……風氣相搏,風強則為癮疹,身體為癢,癢者為瀉風,……氣強則為水,……

身體在表層發生搔癢、紅疹等狀況,都有一個標準的生理機制可以解釋,而對於出現「水泡」的現象,根據我的心得,原因在於滿足前提之下的「氣強則為水」。所以,對於身體的局部出現「水泡」的現象來說,都有一個統一的解釋:

身體的局部發生「風氣」的能量與「正氣」的能量,在強度水準上不相上下的狀況時,就會出現「癮疹」的病證。身體感覺搔癢,則是為了要將風氣泄出至體外。在這個氣與風不相上下的前提之下,若是氣又比風的強度稍微高出一些,則身體的局部就會出現有「水」的狀況。而我們常見的「水泡」的狀況,就包含在這個「氣強則為水」之中。

就算成因有各種完全不同的類別,但是,當身體接觸到成因,並且已經開始做出反應之後,只要反應的狀態,亦即「證」是一致的,例如在這裡的例子,是「產生水泡」,那麼,我們的判斷則是「提高身體反應機制的力道」即可。所以,縱使成因並不盡相同,但是因為根據中醫的理念,實為並非針對成因素進行逐一的排除,所以,我們的解決方案並不需要隨著時代,新的成因不斷的被發現而增加或更新。

身體正在排除成因之中所產生的不適的狀態,我們稱之為「證」。只要針對身體有限的「證」來設計處置辦法,自然可以大幅簡化解決方案的數目。按照這個原理來操作,基本上是不會有誤的。這種近乎「絕對」程度的正確性,超越時空的一貫不變,正是《傷寒雜病論》之所以值得我們再三研究的原因之一。

中醫又有「血虛生風」的普遍的原則,因此,只要我們針對:
1.令血不致缺乏。
2.令氣大幅增強。
3.令風泄出體外。
這三項重點來設計辦法,在大方向上,都可以令身體的反應機制的力道,獲得一定程度的增強,不適的狀態,也就是「證」,自然就會隨之減輕。

如果以紫林膏來說,紫草能夠鎮靜少陽能量的反應,解緩不適,當歸則有協助生血的效能,再加上其他由我獨自開發的藥材配伍,能夠進一步的提高身體局部對於津液的補充,以及由津液轉換為正氣的效能,讓氣可以獲得穩定的支援,因此,對於各種「產生水泡」的問題,包括:因為燙傷、香港腳、過度磨擦而起的水泡,甚至就連帶狀皰疹的水泡,都能用相同的辦法處理,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從解決問題發想的角度開始,就有著本質上的不同,造就了仲景經方中醫獨步千年的醫藥理則的寶庫,也是我們窮究一生,不斷研究、追求的至高領域。

燒燙傷與外用處治的想法

燒燙傷的時候,西醫很強力的教育大家「要馬上沖水」。沖水的理由,大概不外乎是「降溫」以及「去除燒灼物」。當然,在「取得便利性」的前提下,用水進行操作,的確是容易許多,也可以達到一個程度的效果。但是,會不會有比沖水更好的選擇?如果我們同樣用「科學」的理論來分析,或許我們可以有別的答案。

人體不同於其他單純物質,是一種生物。這雖然是一句廢話,但是,就因為它是這麼一句理所當然的廢話,才這麼容易的經常被大家遺忘。

人體既然是生物,就會有自己維持「恆定」的機制。體表受到外來因素而導致溫度過高,除了想到「體表需要降溫」之外,還有一個因素必需要考慮進來:

體表屬人體「金」系統,本身就是擔任體內溫度遞移的工作。如果直接以低溫的外因對體表降溫,體表因低溫而閉鎖,造成體表散熱效果停頓。假設高溫還未能透至體表以內的組織,能夠瞬間完全除盡便罷,如果已經透過真皮層,進入到與肌肉所屬「土」系統交界以後的身體組織時,高溫無法透過金系統散熱,只能往內更深處竄入,破壞更脆弱的體內組織,造成深度、嚴重的組織與機能的破壞。

但是,溫度傳遞在被燙傷的一瞬間,幾乎已經完成透入金系統的作用,否則身體也不至於會感受到高溫所帶來的傷害,只靠自力的散熱力道就可以排除了。說穿了,只想單純使用水來降溫,對於體表很外層的組織有效,但是對於較內層的體表組織以及肌肉等組織來說,遠水救不了近火,弊遠大於利。

受到燒燙傷之後,移除熱源當然是很重要的,像是:讓肢體遠離高熱的火、鍋等發熱體。若是被水、油等液體所燙傷,則用大塊乾布用快速輕拍的方式,把液體吸附移除。這樣的手法,對於應付日常較有機會遇到的燒燙傷來說,應該已經足夠。能夠避免用水,就不應用水。

其次,水的比熱大,冰點高,沸點低,維持液相的狀態並不長。不如使用油脂,比熱小,冰點低,沸點高。比熱小,能夠快速除熱,液相的狀態長,表示能夠長時間的進行有效的吸熱。如果必需使用液體來降溫,家中任何一種食用油,其好處絕對遠大於用水。日常用水中的含菌量不見得會比食用油來得少,甚至更容易滋生各種細菌。油的黏稠度較水高,隔絕空氣的效果更好。在多種條件相較之下,以食用油來代替水降溫,好處更多。

當體表處在高熱狀態下時,身體對於降溫的機制,是讓中介的少陽層三焦系統,將高溫與其中的流質結合,快速帶往下焦的水系統之中,與更大質量的流質結合。而下焦較熱的廢棄水,就成為小便排出。因此,我們只要善用兩個原則:
1.讓少陽三焦的津液充足
2.令少陽往下傳熱的機能持續不斷
身體就能盡快將體表的高熱在體內轉移。經過轉移的管道越長,被降溫的效果與機會就更高,對於身體的不良影響也就越小。

上面兩個原則還有兩個好處:
1.三焦的津液能夠成為修補已受損組織的原料
2.身體機能進行的是「內在」的除熱,能支援身體機能正常不間斷

在紫林膏之中,除了能夠透過基底的胡麻油做持續的降溫,紫草的作用點在於少陽三焦,能有鎮靜刺激、和緩虛熱的作用,再加上當歸,以及其他獨家配方,能夠持續的供給患部足夠的津、血,進行受損組織的修復。簡單的說,就是盡可能的貼合身體在受到高溫之後所自然產生的自保機制,為機制提供有力的支援,令其作用暢達無礙。

這一點,正是我們在使用仲景《傷寒雜病論》的「經方」概念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與其他醫藥觀念之間,決定性的不同處之一:「順天地之剛柔」。只有無違天地之法,人間諸行,才能可長可久,共生共榮。

「紫草膏」的安全疑慮並非來自於中藥「紫草根」

美國「Burt’s Bees」公司的一項產品,名為「Res-Q ointment」,在臺灣,廠商自取的中文名稱為「神奇紫草膏」。

在中文商品名稱含有「紫草」的前提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藥外用的古方之一「紫雲膏」,而紫雲膏的主要藥材之一,即為「紫草根」。透過這麼多「紫草」名稱的反覆出現,引起了許多混淆的問題的發生。特別是在「Burt’s Bees」的這項「Res-Q ointment」產品,因為其中含有的「Comfrey」的提取物,被認為具有一定程度的毒性,不但「不能吃」,不可用於口服,不能使用於表皮已有破口的患處,甚至更不適合使用在懷孕的母親,或是兩歲以下的嬰幼兒身上。

中藥草所使用的「紫草根」,主要使用的是紫草科 Boraginaceae 植物底下,名為「硬紫草 Lithospermum」為主的植物根。但是「Res-Q ointment」之中所含有的「Comfrey」的提取物,其實不過只是同為紫草科聚合草屬 Symphytum 底下,名為康復力(Comfrey)的一種植物。

姑且不論廠商如何為自己的產品包裝、宣傳或是辯解,真正在中醫界裡所使用的中藥材「紫草根 Lithospermum」,絕對不可以和「Comfrey」混淆,或者用任何的方式攀親帶故。以事實而論,兩者並非相同的植物,而在生物特性上,相似度也僅止於「科」的程度而已。在中藥常用藥物之中,同科植物不勝枚舉。甘草、黃耆、葛根皆屬豆科,當歸、川芎、柴胡皆屬傘形科,相信只要是稍具有一點點中藥概念的朋友,都絕對不會誤認這些同科藥材,也不會以為,這些藥材可能都具有相同、或相似的效果。

「Comfrey」的製劑,不能用於表皮已有破口的患處,但是中藥「紫草根」所製成的藥方,像是「紫雲膏」,在實務經驗上,卻是對於外傷破口具有很好的治療效果,就此一例,便已經可以證明,兩者在性味與應用範圍上的不同。

「紫草膏」與「紫雲膏」毫無關係,「康復力」也並不類同於「硬紫草」,這是我們極需要明辨的重點部分。

關於紫林膏的一些設計說明:濕疹

古來就有一種名為「紫雲膏」的方子,根據「維基百科」之中「紫雲膏」詞條底下的描述,方子主要是以:紫草、當歸、麻油、蜂蠟為成分,效途則有:「對於皮膚外傷和感染具有殺菌、抑菌的療效,又可以滋潤皮膚、促進傷口復原。」也因為是真正的全天然成分,少量的被吞食,也不會有害。

過去,對於大部分之中,常見的皮膚方面的問題來說,這樣的藥味組成,效力已經很足夠使用了。但是對於現代人來說,因為各種化學工業的毒素,透過環境以及世世代代的遺傳,深度浸害人體,人體打從新生之初,內臟原始的健全度,可能已經較古人為遜。再加上現代生活型態的多樣化,對於皮膚各種問題的解決需求來說,也越來越多樣,越來越複雜。

在了解過紫雲膏的組方配伍原理之後,我決定再加入一些針對現代生活之中可能會遇到的常見問題,在同樣的效能機轉之下,合理的擴充古方的效能範圍,成為更適合於隨手取用的方便產品。

其中常見的皮膚問題之一,是所謂的「濕疹」。濕疹的成因太多,可能影響的因素也不一而足,這造成了一般人對於疾病的認識與防治上的困擾。就《傷寒雜病論》的理論來說,「風氣相搏,發為癮疹」,任何的疹,一定為「風氣相搏」的因素所造成。而就治則來說,一定是要以內臟的調理為優先,才能減少復發。只是,在急性發作的時候,適當的外用方劑,的確可以同時協助緩解患部的不適,減少因為搔抓而造成皮膚破口等,其他更進一步的傷害。

《傷寒雜病論》之中也明示道,「癢者名曰泄風」,在發生濕疹的患部,只要有搔癢的身體感,其理由則必定以「泄風」為目的。古方紫雲膏之中,已有紫草,可以緩和虛熱之氣,避免耗血,也有當歸,可以促進津液轉化為血的機能。在這樣的基礎上,只需要在津液的補充效率上再加提高,並且適度提高身體陽氣推行向外的能量力道。血不虛,自然風無處可藏,而陽氣勝風,風氣自然可排出體外。可以從根本開始,協助內用藥方以相同的能量方向,處理癮疹在局部的發作問題。

因為方子的設計方向,並非是在「暫時削弱皮膚對於癢的感受敏感程度」,而是在「排除導致發癢的因素」,所以在使用的時候,隨著搔癢感的消退,的確也可以看到患部得到改善,對於救急來說,同樣有效。也因為是順身體能量之勢而為,所以不必擔心長期使用之後的依賴性,或是意外的後遺症,隨手取用,也不會擔心造成往後的負擔。這對於家庭常備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項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