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液的提升與身體感的變化,附:芒果與海鹽

昨天有位朋友問了我,有關吃了芒果之後的身體感的問題,我說了些我的想法。這邊也分享給各位朋友:


我的想法是:

如果體內一直都是津液缺乏的狀態,芒果大概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如果體內已經開始有一個相當的份量的津液了,芒果物性在體內讓津液流向改變,人體就會比較有感覺了。就像一個小臉盆裡的水,怎麼晃也掀不起大波;同樣的風吹,湖水激蕩起的波浪,就明顯多了。

近期來信回覆100601-1:孕吐與養胎

來信內容(部分專有名詞已經替換,部分內容有裁切):

關於內人懷孕之問題
內人大約於四月二十五日懷孕,距今約一個月又七日。
目前在吃的方面,
之前喜歡吃的東西現在卻不見得喜歡吃,
都要先聞了之後覺得可以接受時才吃。
食量從以前就一直都不大,
不過懷孕後可以每兩個小時就吃東西。
大致上來說,
肉類幾乎沒有興趣,
原則上對於米漿粥、米粉湯與豆漿較能接受,
特別是米漿粥配花瓜罐頭。
而蔬菜水果方面大致上也都還可接受(蘋果、蘿蔔及黑豆等絕不碰),
比較特殊的是,
她對麻辣鴨血與糯米雞血之類的食物特別有興趣。
孕吐方面,
目前每天大約早晚各會吐一次,
據她描述,
把「那股氣」吐出來之後人會比較舒服,
只是總會伴隨一些胃中的液體。
前兩天晚上她覺得胃「糟糟」的,
吃了幾片鳳梨後覺得胃比較好,
後來就服用了科中的桂枝湯(明通),
不料,過了一會兒卻又把藥湯吐出來,
只是吐了之後就比較舒服,
不知道是為什麼?
排尿沒有特別問她,所以不太清楚。
排便方面,
與懷孕前相似,
兩三天才排便一次,
但糞便仍偏軟(顏色忘記問)。
睡覺方面,
她似乎很能睡。
有機會就睡,
應該說一直很想睡,
不會有睡不著的問題。
此外比較特殊的是,
她原本就比較

近期來信回覆100525-1:脾濕之所由

來信內容照登(部分專有名詞已經替換):

IL兄:已经从部落格中读到IL兄的回复,感谢IL兄的指点。

IL兄文中提到,下利的公式是脾湿+胃寒,口渴为脾太湿,不渴为胃太寒。此处仍有些不明处,或者是理解上的偏差,还要请教IL兄。IL兄所言口渴为脾太湿,可否理解成脾中的养分没有经过充分的运化至全身,甚至从中焦一直掉到下焦而出现下利。太阴篇中的太阴病下利又口渴,津液受伤,药用人参白术芍药甘草汤,这里的津液受伤是津液的不足,而非太湿。与脾太湿可以并列理解否?







回覆:

「下利=脾濕+胃寒」,
這是腹瀉的基本公式。
只要是身體出現下利的情形,就要往這兩個因素去開始追縱觀察,
才能得到病因為何的結論。

其中,如果歸咎於「胃寒」的部分,很容易分辨,
因為患者其人一定會「不渴」。
這個時候用能夠溫暖內臟的藥方,讓內臟「加熱往上升」的機能回復。

「脾濕」則不能做此處理。

飲食在進入胃中後,就會被內臟加熱分解出氣態的津液,被脾吸收。
脾吸收津液的微粒之後,再經由木系統的疏散,運送至全身。
這是脾中保持濕潤的方法。

但是,
如果透過空氣中的濕氣,直接附著在脾裡,這時候的脾,也是濕的。
只是這種濕氣,不能為身體組織活動所用,無法燃燒出能量,也無法組成身體組織。
這樣的濕氣會駐留在組織內,幾乎不會主動被排出。
但是卻又會像胃中的燥屎一樣,持續吸附組織發出的熱氣,原地保溫。

濕氣與熱氣交相反應之後,就會使組織發炎,化膿。
這就是仲景所謂,「濕氣在內,與脾相搏」,
以及「與熱氣相乘,則發癰膿」的反應。

濕氣在脾中不動,這裡所謂的「濕」,可以泛指正常的津液,也可以指外來的濕氣。
無論是哪一種,濕在脾中不動,
等於整個津液打出到外層,再回收到裡層的循環中斷。
因為身體組織中的津液開始漸漸減少,胃中開始出現質量無法分散能量,
所以組織溫度持續快速升高的反應,因此而「渴」。

條文【10.20】中,
已經先指出,此人已有「太陰病」,即為【10.12】所定義之:
「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
等病證出現。

合濕病所言,「濕氣在內,與脾相搏,發為中滿」的定義,
則可以知道,此人脾中有濕,導致中滿不欲食,
所以脾中的濕,自然並非津液,而是外來的濕氣。
又加上「渴欲飲水」的體證,可以相互發明。

此條又提及患者「飲食即吐」,代表此人恐怕是在「感冒時要多喝水」的錯誤觀念下,
讓體內在外感時胃氣降低之時,透過飲水,造成濕氣累積不去的狀況。
所以仲景判斷,「此為水在膈上」,根本沒有被消化開來。

如果在條文【10.21】,
有太陰病,又下利,口渴,此證與前條的病機相同。
只是此人的「脈虛」,又兼「微數」。
這證明體內津液的存放空間除了已經被濕氣佔據之外,
津液存量也在低水準的狀態下,
所以脈的彈跳無力,又因為質量過低,幾乎連少量的能量也無法分散,
所以出現含有「熱」現象的「數」。

這非體內能量高漲,而是質量實在過低,遠低於微弱能量的水準的關係。

所以用較大劑量的人參,在動用極少胃氣的前提下,
直接化成氣態,升發到肺中,強壯脈象。
白朮持續將水氣、津液分化、吸收進脾,並且送至木系統中。
外行的氣態人參津液,由芍藥回收至胃,交付脾吸收,
炙甘草則直接在中焦填入津液,並且穩定津液在中焦的吸收力。

新的液態津液、氣態津液填入,
一方面強壯身體組織,一方面將舊的濕氣逼出。
此為正解的思考。

近期來信回覆100517-1:身體感細辯兩則

有兩方面的問題請教,先行謝謝。

第一:厥陰病首條:“厥陰之為病,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則吐蚘;下之,利不止。”請問這一系列症狀產生的機理是什麼呢?(消渴的原因是什麼呢?氣上撞心是什麼樣的身體感呢?其中心中疼熱,這個心中是指哪個部位呢?是膻中部位嗎?還是這個條文有錯誤,本應該是指心下呢?饑而不欲食表示胃中津液虧嗎?)


第二:“大腸有寒者,多鶩溏” 這種所謂的鶩溏和有熱的便腸垢如何分別呢?另外這種大腸虛寒的鶩溏論中好像沒有提出具體治法,可否參照理中四逆類方?論中有“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故也,赤石脂禹餘糧湯主之”,此條是否指大腸虛寒鶩溏的治法?





回覆:

1.
厥陰之為病,這表示前三陽已經全數失效,後二陰也無力作用,只剩厥陰還有些微餘力作用。
厥陰風木,負責的是疏泄津液。當太陰濕土吸收到津液之後,便將之輸送至全身。
但是當太陰不能處理津液的消化吸收,少陰不能處理津液的收藏轉化,
厥陰孤掌難鳴,根本沒有津液可供疏泄發散。

脾胃因為缺乏津液而乾燒,飲水卻又不能解渴。
胃中無津液可化氣上升至肺,乾燒的燥氣直上,如有異物由賁門往上頂住胸口,如有火把悶燒而灼熱,時時有衝撞感。
脾雖因缺乏津液而有饑餓感,但是胃氣已失,胃中乾冷收縮,根本無法承接食物。
勉強吃下,極少量的血液從心臟被搶至胃中,導致外來的邪氣趁虛入侵厥陰,造成人更虛,因而嘔吐。
若再用下法,把脾中僅剩的微量熱氣都凝結成液態,津液將被泄盡為止。

2.
「鶩」本為「野鴨」。
大抵上,鳥類的排泄物都只有一種,乾濕不分,沒有大小便的區別,只統稱「排遺」。
所以借稱大便稀軟如泥不成形的病證為「鶩溏」。
若為便「腸垢」者,則多見大便排泄物為大量短小片狀,
雖然一樣不成形,但是排泄物並不容易溶於水中。

下利的公式為「脾濕+胃寒」,究竟是脾濕或胃寒,要看自利是否口渴。
口渴為脾太濕,不渴為胃太寒。如果被誤下後,脾濕已經下移下焦,理中自然無效。
利在下焦,就是陽明大腸透析水分入腎的力道不足,原因有多種,
所以赤石脂禹餘糧湯,不能視為專治大腸虛寒。

節錄一封回覆大陸執業中醫的信

李兄:
醫術的精進,這的確是急躁不得的。
多研讀一天,自然就有一天的功力。這是我自己這幾年讀書的心得。
李兄是有心人,我相信只要繼續秉持著「對得起病人」的心,
總是能夠在醫術上,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以我自己的心得來說,目前讀三經(傷寒,本經,內經),
感覺到了像是在練武學內功的狀態。
有時只是一個俯仰之間,突然就能貫通數條進退法則於一理之間,
那種進步是內化之後再自動如泉水般湧出的,擋都擋不住。
希望李兄也能很快就體驗到這種讀書上的快樂。

李兄傳來的網站(http://lbzshl.blog.163.com/blog/),我稍微看了一下。
雖然尚未完全讀遍,但是就我讀到的內容而言,我覺得,
仲景的醫理,並非在刻意堅持數術的原則之下所編寫的。
例如,三陽三陰,就像我曾說過的,少陽厥陰成對,這是「陰陽界面」,
一刀畫分陽陰兩界於一線之間。
漫漫長夜的盡頭是厥陰,而厥陰之後的少陽,正是新的一天的開始。
人體的氣的流向,也正如三陽三陰編寫順序一致,
由太陰→少陽→陽明→太陽→厥陰→少陰,而復歸太陰,只是流向相反而已。
進退之間,條理一致而分明。

我常說,學醫的重點之一,在於「身體感」。
若習醫者未能將條文與自己的身體感結合為一,而只是把條文死背起來,
再隨意組合排列,自以為又成一理,以「前無古人」而竊喜,
這樣學來,終難大成。

讀書至今,連見到古人如葉天士、傅青主所立之方、理,
都不免失笑,責其不明究理。
放眼當今世人,雖然多聰明能人,但是其造詣又豈能到明、清醫家於百分之一?
而明、清的醫理衰敗,又豈餘先秦、兩漢大成時期,仲景、扁鵲的萬分之一?

學醫是自我精進內化的過程,本來也無需與他人相比。
條文排列組合無盡,新創異說,自然容易。
但是
天地運行法則只有一種,要能參透,必先力行。

此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也。

願共勉之!

近期來信回覆100503-1:口瘡與口腔癌細辨

曾經問過關於口中有傷口潰瘍的問題,當時您說口中的問題多半與脾胃相關,當時的理解是中焦的虛造成心火無法順利下降產生所謂火氣大嘴破的問題。之後整理筆記時也就試著把說到口瘡的條文列出來閱讀跟比較。過程中有些問題想懇請老師您指點。

一.【1.51】寸口脈,陰陽俱緊者…..上焦怫鬱,臟氣相薰,口爛食斷也。…
此處的上焦怫鬱,小弟當初理解也是心火無法下降。不過條文最開始說到寸口脈陰陽俱緊,緊通常代表有寒,這樣似乎跟一般讓人覺得火氣大的證有出入。不知道是甚麼環節想錯了?

二.【5.14】 熱病,面赤,口爛,心中痛,欲嘔,脈洪而數,此熱邪干心也,黃連黃芩瀉心湯主之。
此描述的應是單純的心火能量過多而沒有中焦缺乏津液的問題,所以方子用的都是直接將熱帶走的藥材。黃連將心火向下引導,黃芩將肺跟大腸中的熱帶走。欲嘔的證出現的原因,是否是因為上焦的氣無法被中焦完全受之,而會有向上竄的力道。所以只是欲嘔而不是像胃中虛冷而真的吐出東西來?

三.【5.36】 燥病,口爛,氣上逆,胸中痛,脈大而濇,此燥邪乘心也,梔子連翹甘草栝蔞湯主之。
(A)一般說心不受邪,所以此處的燥邪是否也是心胞受之呢? 進而理解為心胞缺乏津液去處理心火的能量因而造成類似上火的狀況? 另外除了脈象之外,有甚麼方法可以分辨前面條文跟這個的證呢?
(B)方子中用的藥,甘草和栝蔞根大概可以知道是建立中焦的津液並向上送。但連翹與梔子想麻煩老師您簡單說一下他們的功用是?
(C)另外關於連翹有一說法是”論”中用的是連翹根,而不是目前常用的種子的殼。因為對連翹的功能不了解,所以也無法分辨是用甚麼部位,只好一併請教老師您了。

四.【15.13】 浸淫瘡,黃連粉主之。
此條文小弟在老師您說跟脾胃有關的時候,找到可能相關的條文。想法是因為中焦的津液不足,無法順利引導心火,而造成有瘡的證。因此甘草護住中焦津液,再由黃連將心火引導下來。不過有幾個問題想不通:
(A)當初找到這個條文只是因為有瘡,後來在”醫靈”有看到類似的狀況,想來應該有包含口瘡。但是此條文包含的應該也有長在體表的,發生的原因是否是因為心火無法下降而進一步影響肺金的關係呢?
(B)條文中用的是粉直接蓋在傷口上,有甚麼特殊的目的嗎? 因為問題是發生在體內,直接服用效果不是會比較好嗎?
(C)意外發現藥房賣的廣東苜藥粉就是黃連粉的變化版,不過他加了”冰片”,這個常在市面上見到,不知道老師您對冰片的認知是?

五.在比較上面的條文後,小弟有一個疑惑。口腔癌的證可以視為口瘡的一種嘛? 發生的機制又是如何呢?

拉拉雜雜的打了一長串,希望老師您別介意。因為這些問題想了很久還是不通,只好趁這個機會來請教了 XD。





回覆:

仲景在桂本中先後曾經提示過,
「濕氣在內,與脾相搏,發為中滿……熱氣相乘,則發癰膿。」
大抵上來說,脾本來就能吸濕,這是天性。
假設不令脾充分吸入津液的蒸氣,就會吸到來自於各種來源的濕氣。
如果再加上熱氣,一同變化,這就會發為所謂「癰」的紅腫發炎,甚至是有化膿的情形。

如果我們「細部拆解」整個病因,可以視為:
脾系統的「虛」,也就是「消耗大於補益」,所以缺乏津液。
津液缺乏的「燥」,引發濕氣進入脾系統的量變大,因而演變成為「濕」。
當「濕」在脾系統中存量過多,無法排出,就會吸收身體組織運作所發出的「熱」。
當「濕」中所吸收的「熱」過多,時間過久,就形成「與熱相乘」的「癰膿」。
身體組織在長時間缺乏足夠津液補充,提供運作的活力之下,就會產生「寒」,也就是「運作效率過低」的問題。
所以嚴格來說,身體中一處長久患有嚴重雜病的組織,可以說是「燥」「濕」「熱」「寒」同時交雜並陳的狀況。
如果沒有大量的津液填入組織中,以高濃度壓力推出低濃度的濕氣,以「正氣」勝「邪氣」,
病灶就難有完全復元的一天。

因此,久病之人必虛,虛者必先養正。

這是一點基本觀念的再提醒。


1.「寒」是指身體組織喪失正常的活力,「熱」是指邪熱在體內無法散去,可以並陳,沒有衝突。

2.心火能量通常是不會「過多」。只是心火的能量再加上邪熱,會使身體局部組織無法承受而已。
複習「嘔」的公式:「人虛」+「胃冷」。
因為人有「虛」,脾中津液過少,所以才無法接引心火正常下降入脾。
邪熱在上焦過度加熱肺,肺的溫度遠高於胃,自然可以視為「胃冷」。

3.脈大而澀為血虛。自然是有燥的問題發生所致。
?不可。心與心胞一直都是不可錯認的,常需識此,不可懷疑、忘記。
方中用栝蔞根,足見從胃到肺這兩大區塊,都已經是又乾又熱了。
此3條與2條的最大的證的不同,在於「嘔」,也就是「胃冷與不冷」的差別。
?連翹能「轉相火為津液」。梔子能「轉脾的熱能為津液」。
?用種子的殼,就可以了。

4.
?是的。
?吃了有效,用抹的一樣有效。反之亦然。
吃的能處理由內臟擴散而出的疾病,抹的能夠針對表層局部加強處理。
浸淫瘡有內因,但是由體表始發,主因是心火透至體表的時候仍然溫度過高。
因為無裡證,所以用抹的。
?冰片很貴,假貨又多,我已經不用了。

5.不可。但可以把口瘡視為口腔癌的前導病證之一。
「癌」的共同病機都是「局部組織的津液大量脫水」。
口瘡有「燥」「濕」「熱」相乘,但癌不見得一定有濕證。反之不亦然。


其實人體的許多機制,看似牽連複雜難解,但仲景已經幫我們開示許多簡單的反應公式模型出來了。
只要觀念清楚正確,熟記公式,
臨證自然沒有迷惘。

近期來信回覆100414-2:河車,抽添,幹細胞

來信內容照登:

閒聊今天在電視上看到的有趣的話題。(我知道電視上報導的不一定正確)

昨天跟今天的台視新聞-熱線追蹤,報導有個70歲的老伯吃胎盤養生
攝影機鏡頭拍到這70歲老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老伯,像40歲的中年人,
不過電視台當然會訪問所謂的「權威專家」,他們的說法當然就…


不過電視也有訪問到中醫的說法,有些中醫是說有西胎盤裡有胎毒,炮製後會變黑
可能胎盤內部有瘀血,腐敗的淤血,
這樣吃下去的話,就不好,書中記載,會令人癲狂。
(似乎是《本草備要》還是《本草綱目》記載的,我知道這兩本書,以經方的角度來看,可能有疑義,不如本經、內經)

然後記者跑去追查迪化街,其實很多中藥店家還是有在賣「紫河車」(就是人類胎盤曬乾炮製而成)
只是,一聽到記者來,沒人敢講自己真的在賣,有個店家的老闆,記者都拍到「紫河車」的實體物了,
老闆硬拗說:「那不是紫河車啦,這上面的標籤貼錯了」。

老實說,這個如果衛生署要取締的話,大概也還是會冤枉中藥吧。
節目中,又有追查到,很多胎盤(紫河車)從大陸進來,用的是動物性的胎盤,
老中醫說:「動物性的胎盤不可以呀!」

然後就說到:「大陸那邊是把動物的胎盤跟人類的胎盤混合,一起賣過來這邊…」
意思就是說,動物的跟人累的胎盤摻在一起做成瀨尿牛丸就是了。

這個,是最進看過的有趣主題,我是把它當作和「腎氣」相關的議題來看待。
臍帶血大概也就是利用這種原理,把幹細胞拿來運用(雖然「腎氣」的含義不是只有幹細胞,還包含更形而上的層面)
但,其實這就是一個有趣的主題,由其是那位70多歲的老伯,能有40幾歲的模樣
頭髮沒有掉光,頭髮烏黑(是不是染髮,不曉得),皮膚看起來不像70歲(雖然有皺紋,但看起來像40歲的皺紋而不是70歲的)

那位老伯,因為年輕時罹患肺癆,靠著吃胎盤挽回一命,然後,
一吃就是三十年(每個禮拜要吃三個以上的生胎盤,炮製的乾胎盤(紫河車)也吃。
這其實就是個跟腎氣有關的有趣主題。

分享給您,聊聊天,就當做閒話家常啦!
記得IL以前有提過,若非真正緊急狀況,不需使用動物藥
但我仍然很好奇IL君的看法。



回覆:

古書的記載中,雖然有「紫河車」,也就是胎盤的用法。
不過以目前我們手邊就能便利取得食材以及藥材來看,其實是可以組合出能蒙其利,又避其害的組合,
所以,我是建議應該不再使用紫河車的。

「河車」原是道家煉丹的名詞之一,意指人的腎氣在恢復應有的機能之後,
會肚臍下方,產生一種旋渦狀的內縮力道的身體感,大量吸附養分,並且提煉成最濃縮的津液狀態,稱之為「鉛」。
然後再由「鉛」中,升發出如蒸氣般的津液,稱之為「汞」,使之上升至身體的頂部,再冷凝而下,周行全身。
這種提煉高濃縮津液,並且以蒸氣形態循環的現象,就是道家煉丹之中所謂的「抽鉛添汞」的機制。
而「紫」為紅、藍兼色,也就是兼有火、水性質之能量的色光,並非是單指視覺上所見的色彩而已。

胎盤,就是在胎兒發育當中,
能夠代替胎兒將心火再轉換成腎水,並將津液分散出去,以提供四肢臟器發育的替代性的暫時臟器。
如果身體有發生重大的損傷的時候,胎盤幾乎都能提供一種外來的助力,暫時拉高自體修復的機能。

但是,人體在離開母體之後,因為自身其實已經具有將心火與命門火,
也就是君火和相火相互轉換的能力。
所以,這種異常的能量轉換機能的介入,通常就是拿自體的命門去加速燃燒出能量而已。
我們所看到的起死回生,外貌年輕的效果,就是拿其人的陽壽來換得的。

肺癆之類的疾病,早就有非常好的藥方可治。
幹細胞的問題,也有很好的藥方可以令其重新恢復正常運作。
也就是說,只要掌握心火凝結回腎水,並且準確送入已經損傷的臟器的關鍵,
要令內臟重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們就更沒有使用紫河車的理由了。

近期來信回覆100414-1:蔗糖,黃豆,固氮作用

來信內容照登(部分專有名詞已經替換):

最近兩三天前,吃了「某知名廠商」的二級砂糖,
得當砂糖粒沾到牙齦上的時候,牙齦會劇烈痠軟。

可是,當我今天吃到真正的生甘蔗,嚼著,吮著天然甘蔗汁的時候,牙齦卻不會痠軟,
而且吃了通體舒暢。

果然還是天然甘蔗好啊,我吃的是白甘蔗,不是紅甘蔗
(白甘蔗甜度較低,紅甘蔗是工廠拿來榨糖用的,這算是題外話,一點個人感想)。

這件事,讓我想到好幾個疑點。
我懷疑「某知名廠商」的二砂,是否「使用白砂糖當原料,再用黃色色素染成黃砂糖的樣貌」

好幾次,把「某知名廠商」的二砂拿去泡熱開水喝,當糖沒有完全化開的時候,
我就喝掉,剩下的糖粒結晶,變成了白糖。

我是很懷疑,如果是真正的黃砂糖,難道泡過水之後,當糖粒尚未完全溶化之時,
如果將那糖水喝掉,碗底的糖粒,也會變成白糖的結晶嗎?

「某位先生」曾經在網頁上說,如果是精白砂製做的甜食,吃了會牙齦痠軟,
真正的天然蔗糖就不會。

所以最近,我開始懷疑起「某知名廠商」的信用了。
加上,之前「某知名廠商」的黑糖,我原先不知道它是用「黑糖粉」製作的,
原來它後來大量生產的黑糖包,是這樣製作出來的,實在很可惜,
以前的「某知名廠商」觀光糖廠,是真正機器現榨甘蔗汁,有師傅在現場炒製黑糖
而那種黑糖,就是真正會凝結成整塊,並且據有香甜的甘蔗香氣,
吃下去,鼻咽是會吸到一股甘甜的香氣,鼻咽有個管道通到腦
當這種甘甜的香氣直通腦內,那真的事會產生腦啡而覺得很開心
(我當時吃到這種糖,還真的覺得非常幸福,原本很鬱悶的感覺,就開心起來了)

這啊,回想起來…還真的是…

國產的食品真的是越來越倒退了,連「某知名廠商」都淪陷了(原本以為它有品質保證,其實不然)
總之,我算是覺悟了。

這是一點經驗
(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我吃了精白糖,而牙齦痠軟,
還是說,說不定我冤枉「某知名廠商」了?也可能我是因為我自己身體有問題,才會吃了黃砂糖牙齦痠軟,
其實這邊我是不太曉得,總之,也就是一點閒聊了啦)


還有,今年的食方啊,能不能推薦個醬油品牌啊?
我家這附近找到的醬油,好不容易找到黃豆做的,結果都添加什麼氯化酸鉀之類的怪東西,
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啊!更別說有些商家,認為黑豆養生,專賣黑豆醬油。

另外,外食真的挺危險的,因為醬油是個大地雷,不小心吃到黑豆製的醬油,
倘若體質再虛勞一點,腎氣就燒光光了。

那天吃了菜市場買回來的餛飩,沒吃就沒事,
吃了立刻產生了IL描述的「吃到黑豆的身體感」
立刻脹氣,消化不良,然後腎氣燒光光。

(那餛飩的內餡,醬油肯定大有問題,因為,我已經不只一次發生這樣的身體感了)

我想,黑豆的運作機制我現在才想明白,
原來,「入腎吸水精」,其實是比較簡略的說法,


黑豆的機制,其實就是先從脾胃,把脾胃水精之氣全部吸光,
然後,脾胃就會因為缺乏津液,跑去搶腎中的津液,
腎中津液短少,則大量乾燒,於是,「宗氣反聚」是必然的結果。

而脾胃假若失津,會乾燒,會脹氣,會打嗝
宗氣反聚,人會微喘(有的人會劇烈喘),血壓升高,呼吸急促。

這些,真是糟糕,而,今天看到了食方裡面,有醬油之後,
我就大著膽子前來詢問,可否請您或是IL君,推薦個值得信賴的醬油品牌呀?

如果不能在網路上推薦,是否能私下告訴我,
讓我好好自己做個好吃的料理,以及食方,
如果不能公開推薦,那我們就私下和婆婆媽媽們分享就好啦!哈哈…



回覆:

這「某知名廠商」,本來有大片種植甘蔗的園地,不過現在似乎也都賣光光了。
甘蔗不但要耗費大量勞力,也是很耗地力的一種作物。聽說種植甘蔗幾輪之後,就得要輪種黃豆才行。
這是因為豆科植物能夠在貧脊的土地,甚至是沙地上生長,
而且豆科植物會自行執行一種很重要,又很少有的「固氮作用」,
能夠把空氣中的氮給「抓」進土壤裡,並且讓土壤吸收氮。
氮,則是許多作物所仰賴的重要營養之一。

如果能夠依循大自然的規則來運作,其實人類根本不需要什麼化學肥料,或是基因改造的技術。
適當的輪種,輪休,一樣可以有豐沛的作物,純淨的環境,還能保存生生不息的地力。

而且我們可以知道,這種豆科植物的「吸力」,如果善加應用,
就能夠協助體內的「土」,也就是脾胃,把養分「固定」下來。
最常用的豆科補藥:甘草,黃耆,就是以固氮作用最強盛的「根」來入藥,
來改造已經失去吸收養分能力的脾土土質。

大自然運行的道理,和生理的運作機制,誰說不是息息相關的呢?

這些優良的傳統技術與精神,不知為何,卻在現代的臺灣,所剩無幾。
可惜!

天然的糖,天然的鹽,天然的稻米,雖然並非臺灣天生的原貌,
但是經過約五十年的建設,卻也能夠讓荒土漸變為良田。
只不過,這些曾經都是在臺灣這片土地上取之不盡,一望無盡的風景,
卻沒想到又在短短六十年之後,已經再不復見。
時至今日,糖,鹽,米,變成良品不及自給,需假外求的現況,讓人感嘆!

至於醬油,這個不好說牌子,
不過臺灣本產的醬油,又要不用黑豆,又要不加防腐劑與人工化合物,
這幾乎是緣木求魚的程度了。
要說個比較容易購得的方向,大約只能找外來商品了。

答客問-淺談芝麻的物性

芝麻都會入腎,基本上因為是生物分類科目相同,所以在身體中會發生作用的區塊也相同。黑色有吸收作用,白色有金性,有收斂肅降的作用,如果是腎中津液不足,黑芝麻可以幫助津液入腎吸收,如果是腎熱而虛熱氣衝向上,白芝麻可以幫忙收斂肅降,所以使用時機還是不同。

附帶一提,這芝麻是唇形目,胡麻科,唇形的概念就是花會像是嘴唇,而且葉緣通常會呈鋸齒狀。

有東西是會左一瓣,右一瓣的,像是,肺,或者腎,所以他們這科的植物會作用在身體裡面有這種長相的地方。


所以唇形科的藥效比較容易同時照顧到有成對的臟器。尤其是葉子有尖齒,這是帶金性的,所以基本上會和肺有關為主,把肺蒸著的津液給帶往腎的的這個機制,尤其這是種子,本來就有下墜的力道,以一個富含津液的種子來說,把津液帶進腎裡,這當然就是補腎的正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