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病脈證導論:其之二.先天與後天的結合


所謂的伏氣,因為非屬於單純三次元現象界環境之中的原生能量現象, 
而是原始的六氣,經過進一步的能量加壓激發,升華成為更高階能量之後的狀態, 
同時,還可以再次因為能量物質化機制的關係,而降階回復到三次元現象界之中的能量, 
再加上,伏氣於升華的過程之中,其原始六氣的特性已經喪失, 
故此,不能以標準的六氣屬性來歸類之。 

伏氣在升華之後的能量的層次上,仍然有相當於「先天衝動」的強度, 
對於人體而言,則相當於少陽的能量的強度層次, 
這是一種不具有後天能量的屬性特質,而所處位置是在先天層次的最低階的純能量。 

在能量強度層次高低的機制之中, 
依照伏氣進行升華的過程,是於體內哪一處的臟器系統之中進行, 
而於升華之後,則會與自身於該臟器的「先天衝動」,也就是少陽層級的能量,發生相互的排擠, 
使得該處臟器的少陽層級的能量,對於該臟器系統的結合程度並不完全。 

因此,在伏氣升華之後,卻尚未進入降階的狀態以前, 
患者其人甚至不會有明顯關於伏氣的病證身體感出現。 

這會使得該臟器在後天層級的「後天個體」部分,也就是肉體組織上, 
雖然並沒有任何可供檢測得知的缺陷出現, 
但是卻會在機能的表現,也就是「後天衝動」,即厥陰層級的表現上, 
一直有「機能無法順利發揮至應有強度」的狀況出現。 
造成「肉體組織完全正常,但是覺得功能強度不足,表現無力的感受」的狀況。 

這種只是「覺得衰弱」,卻沒有明顯病證的狀況, 
就是已經有伏氣在體內潛藏的表徵, 
但是卻又容易被誤解釋成因為年紀增長而發生的年化現象, 
或者是身體機能的特徵,也就是「體質」方面的改變, 
而遭到忽視。 

機能強度轉弱之後,榮或是衛受損傷的狀況,便容易隨之發生, 
進而導致其他的身體病證出現,而與單純六氣所引發的傷寒雜病相似, 
這也是一個容易被誤判的情形。 

在伏氣的影響下,榮或是衛損傷的狀況, 
雖然可以用一般的處理手法做暫時的減輕, 
但是卻無法完全消除至無證為止,在結果上,因此造成了病情的反覆。 

但是病情的反覆,卻又經常會受到醫者其醫術高低所影響, 
而成為一種普遍存在的現象。 
因此,當多數人已經習慣於接受了「反正生病就是治不好」的不良狀況時, 
伏氣的存在與影響,就更不容易被發現出來。 

通常人體發生病證,有分傷寒,有屬雜病。 
無論如何,總不脫六氣與五臟合化移轉之後所產生的影響。 
若是臟器系統的能量強度,在傳達至肉體之前,受到外來六氣暫時的干擾時, 
只要將病因排除,通常就能順利恢復至無病的狀態。 
若屬重證者,也只需要善養津液,就能將肉體組織快速恢復至一定的水準。 

但是伏氣致病,臟器的能量不變,而是無法完全支配其所屬臟器組織肉體。 
若是由肉體的層級來觀察,雖然其所接受的能量輸入同樣的減弱了, 
但是在肉體與能量之間,並沒有居間阻隔的外來因素存在。 
這個現象,就形成了六氣病與伏氣病之間,產生關鍵性的差異的原因所在。 

換句話說, 
單純只討論六氣病證,也就是「後天醫病」的理論的時候, 
其內容只關注於六氣入侵人體之後的影響,以及人體組織受到損傷的修復, 
而不預設先天的部分會有受到影響的可能。 

若是有伏氣入侵體內, 
也只討論伏氣受到環境等因素的影響,確實發生了能量物質化的機制, 
而再次降階回至三次元現象界之後的階段, 
並且以「視同六氣影響」的角度進行處理。 

而跨入「先天醫病」的領域之後, 
將可以主動處理已經存在,卻尚未降階回三次元世界的伏氣。 
當然,也可以將能量再回填至先天領域, 
令其可以同樣透過降階的機制,重新形成全新的肉體組織, 
而達成肉體重建的結果。 

而肉體重建的效果,也必定要依循先天個體與先天意識的能量降階, 
所規範出的先天衝動的範圍上限的限制, 
因此,並無法讓所有肉體達成無限重生, 
而造成後天個體不致消滅的情形。 

雖然後天肉體無法成為永不消滅的存在個體, 
但是卻能夠透過針對先天衝動的能量回填, 
達成先天意識,甚至先天個體的提升, 
幫助整體的先天人格得以更形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