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之類同:談中醫藥對於免疫反應的看法

前陣子我們談到了伊波拉病毒,主要的病證有: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嚴重時會有出疹、出血。同樣的,最近在高雄地區,甚至是緯度較高的日本東京地區,都發現了登革熱的蹤跡。登革熱在一般被認定的病證之中,也包含了: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紅斑疹或是數種出血症狀之一。雖然對於西醫的角度來說,兩種疾病的病源、傳染方式大不相同,混為一談實在是沒道理。不過對於中醫來說,「異中求同」卻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特質。這能夠讓我們將複雜的問題單純化,歸納出問題的關鍵,並有助於求得核心的最佳解。

從吐、下病證看外感治療進退邏輯

最近談到伊波拉病毒各種後期的變化之中,容易出現的病證,包含了嘔吐與腹瀉。這讓我想起了,我在去年三月四日才分享過的一張圖表。

雖然這張圖表當初的製作用意,是在說明所謂「諾羅病毒」的感染狀況與應對,不過因為對於經方中醫的思考來說,病人的身上每出現一種病證,就代表身體出現某一類方向性的機能問題,所以,只要正確解讀各種病證與運作機轉的邏輯關係,在多種條件的有、無的判讀之下,很快的就能找到足夠準確的處方可能性。

再論伊波拉病毒:皮疹、發黃、陽氣重與其他

再論伊波拉病毒:皮疹、發黃、陽氣重與其他(文長)

透過前一回的申論的發表,朋友們紛紛表示了自己的看法與感想,讓我感到非常的振奮!雖然比較起來,純粹醫文的傳播效益,可能只達一般飲食、養生心得分享的四分之一以下而已。不過,對於深度醫理的剖析,我還是會持續進行寫作,讓學理以及家常實用,做出最佳的相互輝映。

外感來自於風邪或寒邪,或為中風,或為傷寒。「風」來自於「體外的高位能差的流動能量」,「寒」來自於「令組織臟器活動能力大幅衰退的能量」。而人體以太陽經為第一道防線,進行對疾病的排除、驅離。除非病人體力不繼,或是醫生誤治,否則就我的論點,一切都是「決戰太陽經」:應該在第一道防線上,就將外邪全數擊退,不可令其內陷。否則自第二道陽明經防線開始,已經可能出現死證,危及生命。

從伊波拉病毒之類出血性感染,分析經方中醫治療外感思路

從伊波拉病毒之類出血性感染,分析經方中醫治療外感思路(文長)
前回談到了對於伊波拉病毒所引起的病證的分析,引起了同好朋友們提供意見以及討論,這是我很開心的一件事。我常說,我像一口鐘:怎麼敲,就會怎麼響。願意正面、深入討論的朋友,當然歡迎!
對照於伊波拉病毒的西醫描述:「包括發燒、頭痛、肌肉痛、關節痛、疲倦、噁心、暈眩等」,並且「這些常發展成帶血腹瀉、嚴重嘔吐和多發性出血」。我們可以得知:

回覆朋友提問:糖尿病的飲食控制與變化的可能因素.之二

問:

多謝老師的回覆.
腎氣湯方面,其實是仲景方去加減變化的;改生地為熟地,桂枝改肉桂,至於炮附子則從3錢改為6錢. 以上是自以為仿火神派又沒膽加太多附子而自行加減的.
最近看了老師的文章後,才感到不應改仲景原文,自行加減變化.
自從有冒汗,腳抽筋之症狀發生後,就停喝腎氣湯了. 自行推想是否炮附子補陽太多,於是改滋陰的小建中湯及六味丸補正,好似就無上述現象發生.
此次喝腎氣湯所得的好處: 
1.瘦下來,吃再多也不復胖.(但想不通為什麼會瘦?)
2.原先在喝腎氣湯的療程前,胃的情況很不好,吃完飯後很大量的”噯氣”(胃部一直產生大量的氣體需吐出來,很像喝可樂後的現像),及吃太多或吃較刺激食時會嘔吐;但在喝腎氣湯一段時間後,胃好像好轉了.
不好意思,想再請老師幾個問題:
1.之前提到喝腎氣湯前,飯吃的少,是真的吃不太下,易腹脹感,也不易有飢餓感;喝腎氣湯後,也不是真想多吃,而是易有飢餓感,才多吃的. 想問的是喝腎氣湯前,反而不像書上寫的”多食”,”飲食不休”,而是喝後反像?為何?
2.書上寫”消渴,小便多,飲一斗,小便亦一斗者,腎氣丸主之”,因為我飲一斗而小便一斗的時間較久了,己忘了正常人情況,是否一個不運動流汗的正常人,不會只”飲半斗小便半斗”嗎? 我意思是我易渴,所以喝多尿多,但不發汗的正常人,不會”喝多少=尿多少”嗎?
3.如果老師方便的話,可否闡述一下西醫”糖尿病”與中醫”消渴症”之異同與關聯,因為以西醫而言,可能以儀器驗血糖或尿糖的高低有無以做辦症,但以中醫而言,卻有陰陽氣血虛實之不同”證”;不過大哉斯題,這樣請託,希望不會太過份.
答:
(原文網址:http://vitacilli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html)
依照《桂本》原記載使用藥方,因為有仲景確實的辨證條文可以參照學習,所以並不會太難操作。但若是要能夠依照原方旨意再加以調整組成,那就是一項不太簡單的課題了。
附子是一味我認為「動作很大」的藥材,我給它的定義是「體內心臟電擊」。透過附子強力提取腎上腺素化成能量刺激心臟,厥陰轉少陽,人體任何的運作機能都可以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要令各種代謝效果的好轉,自然就有速效,各種「物質」方面的停滯堆積的排除,也幾乎能夠立竿見影,所以在某些立論中,極愛使用大劑量附子,把所謂的「陰實」排除後,質量減少,以收「能量外放」的所謂「陽氣提升」反應。
但是我認為,這種速效的好轉是有代價的。如果配伍不當,使用時機不對,人體消耗精血的速度明顯快過養分的收藏速度時,身體明顯津液缺乏,身體循行外放而難以內收的傾向,就會明顯。胃受到命門火高速加溫,宗氣因此提高了外行的強度。消化力道變強,或是氣體外行有力、不致在胃中堆積等的好轉變化,自然不在話下。不過,就我的想法來看:這是「有代價」的好轉,屬於比較霸道的做法。
西醫所謂「甲狀腺亢進」的患者,同樣也是一再消瘦不會變胖,而不少西醫的重症患者,也同樣會造成體重在短時間內大幅下降。由此可知:身體健康時,身體機能會讓體態勻稱,但是身體不健康時,也有可能造成身體胖不起來。單純的體重增減,實在很難做為健康是否好轉的依據。
至於你的提問,我試著逐項回覆如下:
1.如我上面推論,身體受到大量腎上腺素,也就是我認為等同於「命門火」的強力推動,外行代謝的速度提高了,內收化精血的效果反而不明顯。
2.是否易汗,是否容易口渴,以及排尿量的多寡,其實並不一定呈現正相關。對比《桂本》條文,這其實都是要分開討論的個別病證。
3.其實對於西醫的「糖尿病」以及中醫的「消渴」,很難做直接的對比。因為西醫的立論基礎是「數據的變化」,而中醫的依據是「病證」,這兩者之間就不見得有對照關係,以及一定程度的正相關。
《桂本》看證,其實非常的實際:依病證,推病理,服方藥。將一切不合於「正常」的病證排除後,人就是健康的。反之,若人體別無他證,精神、飲食強盛,縱使在西醫之中,有些數據並不「合格」,以中醫來說,亦屬無妨。
所以,若是依你的問題,還是得要了解你的「證」究竟為何,才能推論身體屬性與病灶的可能傾向了。

回覆朋友提問:糖尿病的飲食控制與變化的可能因素

所謂的「糖尿病」,一般可能會定義為「身體的血糖、葡萄糖沒有回收到體內」的問題。而就中醫古經典的思路來對照,雖然沒有針對「血糖」這件事來做定義,但是總合來說,會認為身體的養分,應該由脾來集中,並且進入到肝裡面來收藏。 也就是說: 1.脾不能集中養分。 2.肝不能收藏養分。 便可能會引發西醫定義的「糖尿病」的問題。

本草淺說 [細辛]

本草淺說】細辛

張貼者: 紫林 on 2010/5/12
標籤: 中醫細思路
問:細辛根莖橫走,一莖直上,花開葉下,用帶根全草,生長於林下或是山溝陰溼之地,這樣的生物特徵是對應著怎樣的藥性呢?

答:細辛和半夏很像,不過,半夏是從中焦往上焦開,細辛則是從下焦為起點,一路開到上焦,能夠把很細微的津液,從三焦的通道送上來。

問:那麼,細辛藥性的起點是不是從腎的最外,但是還不到膀胱腑的地方開始出發,就是腎臟的門口出發?

答:是的,另外,細辛這種馬兜鈴科的植物,也會牽涉到心臟,那個津液是從腎臟就開始透過三焦通道,往上拉,所以如果腎中的津液夠的話,應該還會有把心臟血管給鬆開的效果,就像半夏能夠把胃到肺之間的通道打開一樣,所以喉嚨不舒服的時候,兩種藥材都會有效。

問: 你有說過,花是氣的極致,果是血的極致,所以花開葉下的生物特性如何反應在藥性走向上?

答:細辛這味藥材在「送津液」的效果上,可以不受花的限制,一路開到頂,這個花,應該比較像是「心臟」的感覺。 就是說,一般津液大概在心臟會有一個被搏出的反應,但是細辛能夠突破這點,所以甚至能夠開到九竅。

問:那所以按照你剛剛的描述,他幾乎可走進督脈?

答:是的。細辛是一個「散精」非常有效,而且效果又好的藥材,細辛是我認為少數有機會可以「修復」神經的藥材。用這個藥,加上適當的導引,我認為甚至可以處理許多眼疾。

問:本經有說,治百節拘攣,何解?

答:能夠把肝、腎這兩條路線的津液都重新填充一次,得津則潤。

【醫文】溫病脈證導論--前言

因為一些原因,我必需要現在把我所認識到的,溫病相關的內容,
做一個較完整的論述和說明。

這些內容是本於《傷寒雜病論》的「溫病脈證並治」篇,
但是內容卻不止於此。

這是因為:
仲景在其有生之年,對於「溫病」這種疾病的內容,在其著述,《傷寒雜病論》之中,
已經做了一定程度的論述,但是以其對於病機的描述,以及藥方的列舉等內容,
與溫病的實際可能發生的病證,兩相對照來說,
還有許多不足的部分,有待增補刪訂。
經過修正補充之後,人們才有可能對於溫病的發生,有較全面性的防治辦法,可以依循。

在「治」的方面,目前尚不到公開的時機,所以我暫時不會寫下來。
除非人們廣為認識到「這就是溫病的實際內容」,以及「人類目前所依賴的醫術,對溫病是完全無效的」,
否則,內容的公開只是徒增紛亂。
但是,對於溫病究竟是什麼樣的疾病,以及在身體會造成的生理影響,
這是目前需要讓各位朋友盡快了解到的部分。

這些內容,如果各位朋友現下尚不能吸收與理解,也不必擔心,
至少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對於溫病的概念,先有一次的接觸。
如果有興趣,有意願,就盡量多撥出一些時間和心力,多看一看,想一想。
這是對於自己身體健康的一種自動的關懷,永遠不嫌多,隨時不嫌晚。

仲景之後的近兩千年來,人類的醫藥史上,
尚沒有一部廣為傳世的論著,可以正確而完整的描述「溫病」這個命題。
多的只是誤解,誤傳,甚至錯用其名,誤導人們的認識。
這對於人類的醫藥發展,並沒有足夠的正向幫助。

當人類在承平盛世中,生活安穩,卻也容易忘記自然的力量的莊嚴與不可忖度。
當自然開始喚醒重造天地的力量的時候,風雲豹變中,
人類才有機會重新省思己身的自大自滿以及目空自然。

『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
輕氣動山岳,一線鐵難當。
人逢猛虎難迴避,有福之人住山莊。
繁華市,變汪洋。
高樓閣,變坭崗。
父母死,難埋葬。
爹娘死,兒孫扛。
萬物同遭劫,虫蟻亦遭殃。
幸得大木兩條支大廈。鳥飛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

溫病盛行於大地之時,將掀起病與死的狂嵐。
猶如暴風雨之後的山河,將會洗刷上新的顏色。

初記於二○一○年五月六日十四時十分。

屠維赤奮若年疫病大勢

二○○九年的一月二十日,又要再次交節氣「大寒」。
這一天,除了是指氣候將會走到最寒冷的時節之外,
也是在六氣主客的意義中,新的一年六氣的起始之日,
所以我們每年都會在大寒前後,
對於新的一年的氣候與疫病走向,做一點關心。

二○○八年的氣候與疫情大勢預測,
就如我們在之前的文章(http://tw.myblog.yahoo.com/il1942/article?mid=8072)中,
所提到過的一般,又是幾乎完全命中。

預測的目的,其實只是為了希望有緣的朋友,能夠有備而無患。
不知道這樣的願望,最後能夠達成多少?

二○○九年,干支為己丑,歲名為屠維赤奮若。
依桂本《傷寒》記載,六氣屬性為太陰司天,太陽在泉。
因為逢年甲己,行土運,故為土運土氣年。

主氣 厥陰 少陰 少陽 太陰 陽明 太陽

         司天       在泉

   初氣 二氣 三氣 四氣 五氣 終氣

丑未 厥陰 少陰 太陰 少陽 陽明 太陽

上半年太陰濕土司天,故濕氣偏重。
土氣太過,容易有過慮,運化不開的狀況發生。
尤其是素有肝膽病變,容易思慮過度,勞心過度的朋友,明年要特別注意保養
有濕疹、香港腳等皮膚會搔癢而起水泡、潰爛病證的朋友,明年的狀況也會比較不好。
適度的運動,全身微微出汗,將會有幫助。
飲食方面,多吃蔥、薑、蒜、洋蔥等,帶辛辣味的食物
也會有一定的好處。

社會上各種渾沌不明的狀態也不容易獲得好轉,
努力與收穫可能不成正比,欲集思廣益而不可得。
交通、電信、網路通訊,可能較容易維持好光景,
但是一般零售業的榮景就可能不容易維持。

就疫病的偏向來看,
太陰之氣勝復,容易發生火氣、濕氣內鬱的情形。
胸腹滿、喘,咳,頭痛,喉嚨痛
甚至發高熱的情形,很容易發生。
或是濕氣流於肌肉之中,引發痠痛
若是濕氣下流入腎,則會發生腹瀉

這一類的病證,恰似現代醫學所謂的「流感」的共通表現。

如果各位對於六年前,二○○三年的SARS疫情還記憶猶新的話,
容我再提醒各位:
二○○三年,正是癸未年,太陰司天,火運土氣之年。

若是能夠適度運動,協助身體代謝,
對於疫病,或是可能發生的疫情,自然會有一定的抵抗力道。
但是很可惜,二○○八年突然吹起騎自行車的流行風,
甚至入冬後,還有許多人從事這種會流大汗的活動。
冬至當天,更有政府主辦的長跑比賽,大開健康倒車。

明年的津液,今年就已經消耗殆盡。
真不知道身體怎麼應付得了明年的土氣之年?

先不說明年,在二○○八年秋冬之際,
就已經有許多人陸續發生頭痛、喉痛的流感徵狀。
甚至包含小學生在內,已紛紛表現上吐下瀉、高燒、咽乾痛、四肢痛等等的病證。
因為六氣未及,病情還未被大幅度的報導。
若是一過大寒,正式進入己丑年,
這類的病情,將不會那麼容易的解除,也不會那麼容易的獲得控制。

當然,上天無絕人之路。
縱使有疫情出現,也多半會在二○○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的大暑前後快速消退。
而冬季除了氣候較偏冷之外,不容易出現大規模的疫情。
只是,事前能夠多一分準備,事後自然能夠少一分的損害。

今年,我依然希望預測失準,預祝大家平安健康。

我們在最後還是要再次強調:
每年的大寒,在其前後十日的時間之中,
是兩段完全不同的六氣循環交替之時,
若是有重病、重傷、長年痼疾的病人、傷者,
或是身體本來就偏向虛弱的人,
這時候疾病會惡化,或者染上重病的可能性,
非常高,

在每年都是應該要特別注意護理的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