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

【7.30】

下之後,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而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

 

原本使用下法後,脾中津液受到強迫大量動用,津液已經缺乏,而又發汗,促使胃中溫度上升,而殘存的少量津液又被大量耗用,致使胃氣不得順下,因此煩燥不得眠,只有入夜之後,氣血順回內臟時,方能令胃中溫度下降,而能順下,令人安靜。

「不嘔」可知人不虛,胃不冷,

「不渴」可知肺中不熱、不燥。

若已無表證,則可知表無邪,脈沉而知病在裡,脈微可知正氣不足,宗氣不能入肺而貫通脈中行。身無大熱,則知病未入陽明,即病邪已不在前三陽之中。

脾、胃、肺中沒有邪氣,能量產生的機能未損,只在津液虛乏,質量不足以分散能量,所以過熱能量只出而難回,不能充分化津。

乾薑附子湯,方中只用乾薑一兩,炮附一枚。

乾薑能復陽氣,令脾、胃、肺的少量津液仍可化陽氣,守於內臟,不致出汗。

炮附能令腎中津液化為腎氣外行,強化身體津液回收入內臟而解臟虛,這在桂枝湯加附子等諸用例中,凡裡虛惡寒者,仲景常用炮附來解,可以得知。

這等於用炮附回收能量入下焦壓縮成津液,讓津液自然再上行至中焦,與乾薑相合後,等於「甘草乾薑湯」,循環不息,因而能復其陽。

常言道,陽盛則煩,陰盛則躁,這對於此條文中的病例而言,所謂的「陽」是指津液虛乏之後,質量所不能分散的能量,不是來自於亢進,也並非來自於邪熱,因此此熱不可除,只能令陽與陰相合後而自沉潛。

「陰」則是因為肺中尚有部分因為肺系統充分散熱後所自然凝結的稀薄津液,但是因為缺乏宗氣入肺推動,所以此稀薄津液在肺中不能轉動下行至下焦回收,肺中本來就非大量津液收藏的臟器,容量極小,相對而言,「陰盛」則自然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