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十一:氣、津、血三態

問一:

對氣、津、血,我的感覺是-津其實是氣和血中間的潤滑劑,氣由少陽產生,血則是經由少陰生成(所謂奉心化赤生血?)

我對氣津血的運行是這麼想像-當陰真的去到盡的時候,人就會為了負荷過度增加的陰(其實就是血)在命門那邊「一陽生」(壓大則增溫之意),這時候多出來的氣就會蒸騰而上,從中焦到上焦,橫隔膜就像我們天空的警戒線,當熱氣一過那個警戒線,就會因為肺的肅降冷凝而降雨生出津液
(這個舉動我很有fu的,你應該聽我講皮膚在下雨講了很多次了,XD,當氣破出警戒線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橫隔膜以下有細雨紛紛之感,而皮膚表面也同時有走在霧中,小水滴不時打在皮膚上之感,這時候身體會因為潛熱散去而一片清涼,如果太過就會呈現厥陰症或是少陰症),
而這個津液在我感覺不是直接奉心化赤而從心包吐出,是先從上焦往下焦流行,到膀胱藉由命門之火汽化而出,週行全身,然後在身體有累積到了某個程度,而等這些汽化的津液回到心臟後,才開始真正化血(這邊必須附註,以上過程先把一開始的氣和血初值都當零,比較好想像),
或許應該這麼說-多餘津液產生之後當然是會再立刻產生相應多餘的血,平常之人就是無法感覺到這「中間」過度期,方會輕鬆,但如果我們按下「慢動作」,放大這過度期,它畢竟是存在的,而這過渡時期越短,人的「陰陽」越協調,人就越輕鬆。

我其實想問的是:津液生成並不會立刻化血,那麼在這過度階段,津液是否就真如我所體驗先分布去該去的地方充作潤滑劑和等待生血呢?還有其他更多作用嗎?
另外就是想請你為小弟談談複方中增加生津的方劑的簡單藥性機制,以及藥彼此間是如何協調達成最高的生津效。

再來,我的體會是,一個人的身體是否會「乾燥」其實跟津液有絕對的關係,血液多,身體不見得會感覺溼潤,這或許也證明了身體上的血液其實也是從「氣態」存在,只有津液是真正的水分,而氣多血多反而都會有不同的燥。

另外,我體會中,津液過多就是「濕」,身體會希望把過多的津液乾淨和骯髒的分離,將乾淨的生血,將骯髒的排除,故濕容易生熱(不但要加大逆滲透效率,還要加速生血)
這邊要附帶問一下,上述所謂將清靜骯髒的水分離的動作,應該就是膽的工作吧?膽除了這個還有其他工作嗎?如像肝木一樣把能量分配到該去的地方?
(所以膽是人體中的RO膜?XD)


氣生津,津化血,血生氣,這是人體內不斷的循環。
所以,燥與濕在體內是天平的兩端,氣化津液的速度 > 津液化血的速度 就會有「濕態」,反之則燥,而陽明經多血多氣,如過陽明大盛,津液自然短缺(兩頭抽光)
人就會顯得「燥」,而或許也可以想像,當大腸或是胃這些臟腑的陰藉著氣的動力運作時,缺少了組織間的潤滑劑,就會因為摩擦而「痛」,而如果組織間的潤滑劑忽然太多,就會顯得滿重。
這邊,我想請問這篇的最後一個問題,請兄釋疑-過度的燥與溼都會「顯出痛」,但這些痛顯然不一樣,可否請你幫我稍微說一下,
怎麼樣的痛是由於燥,什麼樣的痛由於溼?雖都名為痛,必有形態(如觸之方痛,或是本痛觸之反舒服)、部位及伴隨症狀上的差異。
還請兄指點一二。

問二:

想增補一點早上的篇章。
並請指教。
我想,在氣、津、血之後,最後是精,而神則是統御這四樣變化的背後力量,故數有五。
但氣血其實同態,為氣,血為氣之精重者。
津與精則為同態,為水,精為水之純者。
所謂冬不藏精,春必溫病,
是因為,一般狀況下,人體藉著呼吸、飲食從外界攝取能量,這過程當然不能避免有不好的能量潛入,
而運作這些能量的過程,也會在體內造成不當能量的堆積,
到了冬天,人體隨著天氣,強迫做收藏的動作,就是為了儲存夠燃料,
在春天藉著天氣生發的力量,一舉將這些不正常的能量推出,
然而,如果冬天大幅流汗、滴血(捐血)、生氣(在氣、津、血這三樣生精的前置作業上搗亂)
等於沒把足夠的燃料存好,
等春天到了,天氣強制人體散發體內陳舊不正常的邪能時候,
人體的內藏燃料不夠了,精化成的氣不夠,那就無法順應天氣疏散卡在人體內的不正常能量,
人體就會產生種種不舒服,
這在許多人看來就是「流感」高峰期,
其實都是冬天愛玩的下場啊!
如果在冬天好好儲藏能量,每年是真的都可以藉著天氣來回春吧。
當然,按照慣例,我不可能寫沒有問題的文章,哈哈。
那就是,我現在對氣、津、血的生成、運行大致有了些概念,但對精卻指認識名字,
不知道可否請熊兄分享一下,精的生成、運行和收藏,非常感謝啊!

問三:

我剛剛忽然在想,或許"精"就是我們看到的「形體」,五臟之五行之力藉形體分別藏精,所以皮毛是肺之精、肌肉是脾之精,以此類推。
會這樣想是因為,我見過有人非常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但除了力氣衰少,舉措不便外,是很平均的瘦下去,且在醫學檢查數據上幾乎沒有異常,這顯示他正平均的用掉體內的內燃料(就是精,另,你也知道那是誰,就姑隱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說精是「水」之純者也對,但要說是固體也可以吧?(這樣我們都是水結冰的人嚕,呵呵)
只是這是平常之精,後天可補(就像精子或是月經,都是週期性生產),
先天之精,藏在腦髓,用完便無可再補了,除非在產生平常之精之餘還有更多的,才可能可以「還精補腦」(也是練氣用語了)。

※※※※※※※※※※※※※※※※※※※※※※※※※※※※※※※※※※※※※※※※※※※※※※

答:

體內的津液,大約是一個無所不在的狀態。
從一開始吃進食物,由胃往上蒸著於肺,凝結後下沈入腎,再往上回流入胃。
經過了這樣一套,我所謂像是「養分的蒸餾」的作用之後,
這些液態的養分,津液,也才是真正體內可以被供作生血,甚至化成津液的精微濃縮態,也就是「精」的原料。
至於「氣」的部分,反而幾乎只要能在胃裡被「燒開」的食物,甚至是水,都可以產生。

除了細胞之中需要填充「精」之外,
一切肉體上的有形組織,也都需要精的變化而生成,或者需要精的介入後,才能正常運作。
一般肉體所需要的津液,主要都是在脾的系統之中被收藏,故曰,脾主濕。
當這些津液的量,已經足以應付所有的日常所需之後,如果還有剩餘,
就會往下被推入腎系統,在腎系統「化一物為他物」的變化之下,進行進一步的提煉,而成為「精」,
並且進行收藏。

津液在氣的需求已經滿足的前提之下,
或者是在夜晚,身體的運作進入後三陰的時段的時候,
就會有較大的量往後三陰流動,進行轉換,或者是太陰的填充,或者是少陰的生血,或者是厥陰的藏血。
就像你已經認識到的,
如果厥陰有缺血,有漏,前面兩層的陰就難以充滿,而厥陰也會無法生少陽,三陽無以為繼。

只有當人的厥陰都充滿的時候,新血藏,舊血出,濁下清上,少陽起,
人才會如朝陽東昇一般,又開始新的一天。
所以,正常來說,人應該就是在厥陰末,少陽初的時候,把舊血排出,也就是進行排便。

所以,回應你的第一個問題。
人的身體要維持「能活」的狀態,首重就是「要有一口氣」。
當身體的氣,也就是機能都可以被啟動的時候,津液就會減少化氣的比例,
開始在全身的各種組織之間填充,化成各種體液分泌物,以維持機能運轉的後續。
當這兩者都行之有餘的時候,再來就會是準備生血之用。
而當全身上下所有的氣、津、血都已經填充完成無缺之後,再來就是產生「精」了。
如果精的累積速度可以趕上人體日常的消耗所需,那就可以達成養生,甚至「煉丹」的效果。

一般來說,如果要說回陽,也就是把人的「氣」先抓回來,
就一定要談到我所謂的回陽第一方,甘草乾薑湯。

我認為的炙甘草的作用,就是把人的中焦的津液給護住,所謂的「脾胃保濕」。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最初步的津液的提供,氣是生不出來的。
而在前三陽的推移之中,如果脾胃的溫度不足,就無法過少陽、出太陽。
讓脾胃的溫度提升,間接拉高肺中所容受的氣態的溫度,非乾薑不可。

在甘草乾薑湯的結構之下,發展出來的,才是同時回陽與救津液的「四逆湯」。
維持甘草乾薑湯的結構,加入炮附子,可以提高「水生木」的機能,強迫心臟搏動。
在「氣行血止」的機制下,厥陰的血就有機會被護住,不致大量外洩。
而人參再提供能快速化氣的津液至肺中,使得附子與人參提供一對發生於心臟,作用相反的壓力,
一推一擠,附子向外,人參向內,心臟有了雙向的壓力,就能救人虛寒於傾刻間。

通常,津液在體內,因為循環的階段不同,所需要的作用不同,所處的系統不同,
所以有很多「濃度」上的差別。

如果以粗淺的比較幾種常見的藥材的話,能夠生成的津液的濃度,由稀至濃,大概是:
人參,茯苓,黃耆,麥門冬,澤瀉,甘草,大棗,地黃

而從甘草開始之後,就能夠直接被用來作為生血之用。
而從黃耆開始之前,多半在化成氣的效能上會比較好。
從黃耆到甘草之間,在化氣與化血的作用上,就會隨同時配伍的藥材,而有效果的差異。

能夠急速生血的方子中,往四肢發散的,首推「當歸四逆湯」。
而要能急速生血又要同時往太陰路線下行的,則必定要提到「當歸芍藥散」。

在當歸四逆湯中,除了大量的大棗提供當歸生血的津液材料之外,
推動津液由上焦往上的細辛,以及推動津液由上焦往下的通草,
在氣的推動之下,以「氣行血止」的作用,將新血帶往四肢。

當歸芍藥散,以茯苓,芍藥,澤瀉,填補、吸引大量的津液回歸中焦,
由白朮消化分解之後,供少量的當歸生血,並且交芎藭推出。

從這兩首藥方中,都不難看出津液在生血的需求下,會有什麼樣的配合反應。

而津液在體內循環升降之中,首先就是要先把「濕」給送入「土」中。
當新鮮的津液不斷充入土系統之後,再來就是將陳舊的津液以排尿的方式大量推出。
而為了應付土系統對於濕的需求,
首先就是要「決瀆之官」的三焦來協助輸送,才能「水道出焉」。
再來就是要「州都之官」的膀胱來負責收集,才能「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這就是回答了你問的第二個問題。

津液在體內,如果有所缺乏,或是有所不暢,都會引發不通的疼痛感。
如果是津液過量時,輕微者,可能會有「麻」感,再來可能就會產生「痺」的無法自如感。
而再嚴重者,就容易出現「煩」,也就是「不得正其位」的不安感,
甚至會有「滿」的積滯不暢的阻礙感。

若是津液缺乏,常見的可能從擾動不休的「躁」感,到拘緊的「急」感,
甚至嚴重者,就是「痛不可近」了。

這算是在你的第三個問題下,做出一些常見病證的舉例。

而有關「精」的部分,除了如之前的描述之外,
在五臟的「臟」中,的確除了以「濕土」的性質,保存水精於內臟組織之中,
在當水精充滿的時候,還能夠讓水精進一步的修復,生長體內所需要的組織。
當然,身體每日消耗水精的量甚鉅,而能夠精準回收的量又有限,
所以肉體使用自古以來就是有限的設計。

如果要修補失去的肉體,難度大概等同於突破肉體原先所設定的使用年限,
達到長生不死的狀態吧。

之十:濕病體驗

問:

看完你的回信之後,心中只有兩個字:「甚善!」
不知何時可追上啊,哈哈!

今天是要向你說說剛剛用藥的體驗,若其中原理有誤,還請指點一二。
今天一早起身,四肢骨節慣例有「煩疼」之感,且全身因為氣漲而重,這在以往,我都繼續練氣,任由感覺隨加強內氣而過去。
但前幾日蒙你指點氣、津、血三者不可缺一的觀念後,這幾日將此觀念對照身體變化,
因此下判斷-此骨節煩疼之感是因為體內排「濕」的動作。(於是我又決定作弊了,XD)
而四肢煩疼正符合,桂林古本卷五之二十一條,於是我就在當下立刻服用了桂枝湯,
果然,不三分鐘,四肢煩疼感消失大半,真氣上行至頭,頭頂毛孔呼吸感大增,且症狀變化為五之十九條。
當下繼續加碼黃耆桂枝茯苓細辛湯,而頭項和兩額的疼痛也減輕大半,最後症狀變化為,五之二十二條的中滿。
於是又服用白朮茯苓厚朴湯。
而胃中之溼便有部份化為屁而下大腸,另外一部份則是化為氣由胃嗝出,而溼氣的症狀便解除大半,真氣大幅流動
開始另外一波寒氣的戰爭。(寒氣部份稍後再說)

或許有很多人看了會想:啊,這個人應該是用藥用壞了吧,把溼氣從外面打到裡面。
然而馬上的,我就有支持我是用對藥的好例證出現,
跟我同寢的母親這時候剛好起身如廁,也是四肢骨節煩疼(她體內的溼氣你也早知道了)
於是我立刻與她說明我的用藥,而她就自行服用桂枝湯,
結果,她才從桌前走到床上,躺下,骨節煩疼就全數消失。
快到好像在變魔術一樣。

母親的變化其實跟我差不多,但她是表現在流鼻水、吐痰接著就是排便。(一系列變化完畢,現在又睡著去了)
這提示了我幾個很重要的觀念,在此與你分享(其實你應該早就知道,說與你分享不如說自己做記錄)

首先,身體津液的輸佈是沿著中焦—>下焦,下焦—>上焦,最後是上焦—中焦這樣的路線走的。

而一般人會在這些階段把溼氣或從尿(中到下),或從汗、涕(下到上)或從口鼻呼出,或從屁排出,
但你也知道我因為機緣特殊,所以身上隸屬厥陰的開口幾乎都被封閉了,成了比較奇怪的「無漏之身」以利練氣。
所以,我便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症狀」的變化。
道家修煉之所以極度重視無漏之身便是因為此-人的毛孔乃至全身孔竅,無一不是呼吸精氣排出穢氣的孔道,
但排出穢氣需要正氣推移,而毛孔、鼻孔出氣多會跟著「化水」。可以想想,一滴水化氣需要多大的能量?
要多少日子的蓄積打坐方可增加一分化氣的能力?但氣要化水卻非常簡單,溫度只要稍微下降,體內真氣便
凝結成水,而另外,體內若有懸浮雜質將氣化水,也將帶走大量能量。(成核現象)

講到這,便衍生出第二個體會,人身上有溼氣症狀出現的可能是因為寒,也可能是因為體內有過多雜質才有溼,
身體為了讓這些水氣重新汽化以利運行至定點排出便會大幅發熱。
所以有濕常因裡寒,但有濕症狀卻常發熱,便是這個原因,而去濕不可不注意增溫(因為把濕氣去除會讓身體耗去很多能量而寒掉)。
這也讓我有第三個體會,生病的症狀其實就是身體在自療的表現。
這其實你也早就知道,但在這次練氣的過程中,真的是一再驗證到不可以的程度。
也因此,如果不知道人體實際運行只會抱著條文,那頂多是靠運氣治療好小感冒,要治療大病,是不可能的。
因為,人體在「自我修復」的時候會產生種種痛苦,如果不是非常明白身體運行,那又怎麼會知道這痛苦背後的意義是好是壞?
其實練氣之時,身體累積足夠能量就會自行排出藏在體內的六淫,
像是排濕往往會帶著「傷於濕」的脈症,如果就此罷手,痛苦自然會消失,但那又怎麼能夠獲得更大的健康?
這也是許多修道人的障礙。
另外一提,黃耆桂枝茯苓細辛湯對於傷於暑而產生的溼氣,導致頭重胸滿有頗好的效果。
先此打住。

※※※※※※※※※※※※※※※※※※※※※※※※※※※※※※※※※※※※※※※※※※※※※※

答:

「津液」這個概念,如果在現代提出,恐怕少有人能夠爽快認同。
尤其對於許多名滿天下,各擁山頭的「師」級人物來說,承認自己過去對於醫理認識的不透徹,
這恐怕要比要了他們的命,還要可怕。

脾為太陰,主濕,性為土。所以我們常會稱「太陰濕土」。
雖說濕氣入內,因為「同氣相求」,自然是先與脾相搏。
但是在排除濕氣的條件上,除了「加熱分解」濕氣的機能需要被提高,也就是「加熱」強度需要增強之外,
體內有正的水,也就是津液,才能夠將不利於身體運作的水,也就是濕氣,給排除在外。

我已經看過太多坊間的黑話說,「你的脾胃太濕」,
然後就是把一切能生津液,潤澤身體組織的食物、藥材,甚至包含米漿粥,都說成是「這會助長濕氣」,
勸阻所謂的「患者」食用。

如果脾胃不濕,何來「太陰濕土」的說法?

我打過的一個比方就是:
當我們用一條乾燥的抹布擦拭髒污的時候,抹布一旦沾到髒污,就會很難再洗乾淨。
但是,如果我們先把抹布用清水充分沾濕之後,再來擦拭髒污時,
髒污就會很容易的隨著抹布內的清水被沖洗掉。
而在使用抹布擦拭髒污的時候,
已經沾濕的抹布的確會比乾燥的抹布,還要來得容易將灰塵吸附起來。
抹布在使用之前雖然需要沾濕,卻也只要保持到「不會自己滴出水來」的濕度,就可以了。

所謂太陰濕土的描述,大概到這邊,就已經完備了。

如果有人嫌太簡單而無法置信的話,那我還真是沒有辦法。

體內的「廢棄物」過多的時候,就會耗去體內大量的津液去「包覆」。
這時候,體內的組織因為津液量減少,向「燥」的性質靠攏,
所以反而會顯得更容易受到髒污的污染,並且在受到髒污污染之後,更難以將其排除。

就算尚未受到髒污的污染,至少也會造成體內在排除外來的濕氣入侵時,
因為體內濕度的不足,外向內為負壓的情形下,增添了濕氣排出的困難度,
所以造成了體內濕氣與脾「相搏」的現象。
久留不去的濕氣,就成了濕氣病的起因。

分享一個「聽說」來的故事。

有位女性,大約接連一個多月的時間,不斷的有漏下出血的問題。
身體雖然沒有明顯的疼痛,但是出血不止,像是連續不斷的經血一般,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這位女性平常在工作的時候就是拼命三郎型的完美主義者。
任何大小事都喜歡親力親為,不放心交待出去,也不放心別人的工作品質。
正好就在公司變化較大的時候,連續工作數個月都不休假之後,發生這個問題。

而在發生異狀之前,就已經有晚間不容易入睡,早上五點就早早醒來的現象。

原先被勸阻應當至少在一週之中,有一天完全的休息,
不理公事,在家放鬆,充分睡眠,好好吃喝。
但是人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還沒被宣告死刑之前,人都是鐵齒的。

後來自己想去醫院做超音波檢查,才被告知是子宮內有癌細胞。

在週四去醫院做檢查結束後當天,報告還沒出爐,只被告知有黑影,
不過這時就已經被斥責一頓,親人也早就哭得浠瀝嘩啦。
西醫的檢查,包含各種高能量的穿透,都是會破壞體內正氣的作用。
就算沒事,經過儀器的騷擾之後,原先沒事的部分,也非常可能當場惡化。

隨後這位女性被告知,每日必需安靜休息,公司的事情馬上找人交接出去。
在家以平躺休息為主,想睡就睡,想吃就吃,禁止胡思亂想,操煩公事。
每日吃米漿粥,花生豬蹄湯,白米飯。唯一被淮許的運動就是散步。
時至週二,醫院的檢查報告出爐,來電認定是癌細胞,但是其實出血早就已經好轉到快要完全停止了。

我所謂「氣行血止」。
當體內正氣過弱,已經無法將血「夾」在血管內的時候,就會發生各種出血的現象。
而正氣過弱,又遭逢大量失血,廢棄物被推出的力道,則更被削弱。

津液回歸中土,體內細胞快速填充津液,就能將「排除廢棄物」的力道提高。
而津液化氣,氣行血止,出血自停。
血液回歸脈中,排除廢棄物的問題,自然就不難解決。

不過前提就是:
不可以動刀。

動刀之後,神仙難救。

之九:五行的物理量

問:

說真的,陰陽真是,難怪岐伯說:「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
反覆提出想法又修正,還望你不要見怪。
昨天曾說,我認為五行裡面的四種狀態分別是,高溫、低溫、高壓、低壓,對應的是火、水、金、木。
但今天決定推反。
不是推翻,是推反。
我想,在不以動來論靜的五行狀態時,木是高壓,或者說木的本位是高壓
(可以想像若有個點具有木的性質,那點壓力應該是比周圍的點高)
也唯有如此,木才會具有「將力量發散至遠處」的性質。

不過話說回來,金雖可以說是因為本位點壓力過低方可從四面八方往內壓成一個「堅固的形」(所以秋天象金則,收)

但是,往外推和往內推其實都可以讓「土」(也就是我們)感到壓力過大,
所以,在這個「土」的世界要認清陰陽真實相,難矣。
同時,火好像是高溫,但焰心卻有著令人意外的低溫。
呵呵,還真是,面對中醫,我感覺自己腦袋就像櫻桃小丸子的爺爺那樣不夠用啊!

希望我這樣對基礎的推論不會讓你感到困擾。
思考的過程很有趣,但背後的原因是,對我來說是,我不能接受不了解最基礎就開始往上的學習。
在我看來,中醫應該是可以經過對「基礎」的思考和對人體的仔細觀察而學會,
並不是說內經傷寒論不重要,但我以為若要不斷精進,最終得放棄知道「條文」這件事情,
然後可以自己靠著對基礎的理解寫出條文,甚至寫出書上沒有的條文。(就是古籍因為戰亂遺失的部份)

我記得在大學時代,認識一個學長,他的數學強到不可思議,
大學「課程」那麼多,學過這,難免忘記那,但若對基礎的概念很強,忘記已久的「課程」,當要用的時候便可以藉著
和基礎原理的自我對話推導出來。
所以有時候問他問題,會看到他在那邊喃喃自語,然後井然有序的從很簡單,連我們都知道的基礎知識推導到那些我們感覺難到爆點的觀念。
即使那些基礎概念有時候只是大一基礎微積分才會出現的概念,但卻可以推導出研究所難度的課程。
這讓我印象深刻,因此我很相信,只要是一門「真正的科學」,是可以這樣從最基礎疊起,最後自己寫出這門科學。
科學應該是簡單的。
也因此,我最近對五運六氣特別有興趣,這當然是因為我在練功過程中發現-人真的是秉著五運六氣而生。

分享個想法和觀察,也請你確認一下是否為真。
最近,我發現進入初之氣後,許多人有「舊疾復發」的困擾。
或者說病痛在短時間有「好壞差很多」的變化。
但我以為那不是舊疾復發,而是「天氣」在為人治病,厥陰之氣有將能量推散到最枝微末節的力量。
若這時候可以應時而增加推出和收回(但要以推出稍重,不然就無法打通已經閉塞的支流水道)力道
身體是有「回春」的可能。(但我不是醫生,所以不懂開藥,XD)

今年的回春效果似乎很大啊!
不過就像我說的,這個世界+1和-1是同時存在或是伴隨出現,
在初之氣後沒有即時調整的人,反而因為舊疾去看不對的醫生,損害這難得的力量,
或許在未來氣運(不管是身體或是實際運氣)上都會有不太好的發展。
這年會是盛衰轉變劇烈的一年吧。
之後,我會慢慢用自己的思維繼續建構探討五運六氣的本質,也希望這樣的基礎功,可以在與你對談下,迅速破關。

※※※※※※※※※※※※※※※※※※※※※※※※※※※※※※※※※※※※※※※※※※※※※※

答:

木和金的力道,在體內運作的時候,有蠻多的面相,是可以讓我們多深入思考的。

一般來說,我們還是要先從能量的相生:土生金,以及質量的相剋:木剋土,來重新溫習起。
此外,我們常談到的「質能互換」,以及體內陽陰三態:氣、津、血,也別忘記了。

所謂:厥陰風木。木與風氣屬性相通,這是基礎的認知。
風既為百病之長,又萬物隨風而生,又言:血虛生風。
風氣在體內的消長,似乎可以在這幾句話的輔助下,勾畫出一個大概的輪廓來。

以土為中心來思考。
土發揮本性,在維持適度的津液濕氣的狀況之下,受到火性的加溫,津液會轉成氣,往金的系統移動。
而如果土在水性低溫的影響下,濕氣的保有量過重的時候,木性就會發動,將津與血抽往木的系統。

說穿了,在通調五臟的平衡的時候,如果能夠經常性的將土的系統維持在強健的氣血平衡之下,
其他四臟要能夠出問題的機會,的確是會小得多。

回歸到木與金的相對性質來看。

當然,任意系統的排列組合是多種的,但是處理的方式經常是特定的。
尤其是在「因為金血減少」而產生的金系統的氣大於血的狀態下,也就是仲景認為的「肺虛」。
那就必當用「肝虛先實脾」的想法,以「肺虛先實肝」的類比手法來處理。

當肝血量在增大的同時,肝的氣量相對來說會處於減少的狀態。
若是合併於【2.48】,所謂「……宗氣反聚……」,以致於「……當刺期門,巨厥。」等泄肝氣,也就是減少肝血被搏出的手法,
就不難得知,雖然是在分散不同章節的條文之中,其實大道仍是一以貫之。

對於生物也好,外邪也好,能量的發動表現,往往就是藉由「風」與「氣」的形態來施展。
如果我們知道的是「血虛生風」,或許我們就可以再引申得出「血實化氣」。
雖然在形式上,無論是風也好,氣也好,同樣都是可以得出「能量流動」的現象,
但是風是「由體外向內流入」,自體無法消化運用,
而氣則是「由體內向外推出」,自體可以將氣轉化成津,藏於五臟之中。
金氣強盛,雖然可能因為氣孔緊閉而阻礙削弱了木氣送出木血的搏動力,
但是,緊閉的氣孔卻也能同時關閉了體外風氣直接流入體內的可能通道。

或許,單純金與木的系統來看,
金氣能經常肅降化水,減輕壓力,而木氣又能保持一定的高壓,以負壓差的方式摒除外界的風氣,
這就是在人體健康的前提下,比較理想的系統合作搭配吧!

之八:濕與暑

問:

     近日,不但對中醫體悟越深,也對人性體會越深,若說中醫是大道至簡,那麼人心就是至繁至煩了。
     
     另外,小弟我最近真的發現了很多朋友有舊疾爆發或是新疾忽然嚴重發作的狀況。
     就如昨天晚上有個朋友忽然突發胃痛和心臟不舒服(自述像被掏空一塊之感)
     而我看了一下當日的五運六氣。  
     若我理解無誤,昨日是甲申之日,少陽司天,故晚上八點之主客氣分別為陽明與太陽。
     (我自己最近因為練氣而身體很敏感,對節氣也有感應),
     桂本傷寒論有云:太陽之勝則病痔瘧,發寒,厥入胃則內心生痛。
     這位朋友之前都說自己很健康,但今年初之氣開始之後便屢屢出現不適,
     而尚不只有這位,這才讓我對運氣之學說開始重視。
     也更加注意所謂五運六氣這樣基礎卻被人忽略的觀念。
     說到這,我忽然想到西醫所說的「恐慌症」,大概就真的是「運氣」吧。

     昨天晚上的接近子時,我母親和我也都因為感覺「熱」被封在體內而起來,
     而我家廁所也有「怪味」不散之感,但過了那個時辰後,怪味自散。
     這不知道是我以前沒注意還是如何,我總感覺今年的「運氣」特別強烈。
     熊兄可有這方面之經驗?

     另外,對厥陰風木小弟又有新想法,厥陰風木是取風和木有照某種「意念」發展能量之意,而身體內的兩個厥陰-肝和心包
     而要使能量照著某種意念發展成形,就必須有強烈的「封鎖能力」,不使陽氣在不隨己意之下外洩,
     (這意念其實就是靈魂的「形狀」)
     所以血管堵塞,其實也是厥陰封藏的表現。
     故,肝為將軍之官,強力指揮該來的人來,該去的人去,不允許不該來去的人來去自如。
     射精之動作和心搏都為一陣一陣,便是因為「封得緊密」,只要陽氣稍嫌不夠,便會收縮回來,緊緊鎖住,以待陽氣之足後才一股而出。

     雖然理論略有修正,但小弟依然覺得,這封鎖的力量是為了「發陳」,使陽氣固鎖在體內,正是道家修煉者渴望的「無漏」狀態,
     提肛、閉眼耳口鼻,皆是不使陽氣外洩,以使陽氣可以往體內陳舊堵塞的地方鑽去,最後以高壓推出這些陳舊之物。
     故這段時間不管有病無病者,若多吃桂枝湯或是小建中湯,或者會對返老還童有莫大助益。
     即使補充能量後,會可能出現「厥陰症」,但若可得悉諸項背後之意,方可得智慧哉。
     (我其實很憂心,有許多人會在這段時間因為身體「暴」病而去吃西藥解渴,最後辜負上天美意)
     以上,一點想法,還請熊兄指教。
     最後,小弟對六氣中最不可理解的就是溼和暑,若然可以,也希望熊兄可以撥空指點一二。

※※※※※※※※※※※※※※※※※※※※※※※※※※※※※※※※※※※※※※※※※※※※※※

答:

究竟真正的中醫藥的精髓在哪裡?這可能不見得是我們說了就算。
不過,透過一些至簡的道理,反映出世道的形形色色,人心的混沌與錯亂,
卻也不得不令人嘆服造物天工。

所謂春天發陳,有很多東西的確是會「發」出來。
今年逢土運土氣,初氣主氣屬厥陰,客氣也是厥陰,所以,如果向來有脾胃與心臟、肝臟方面毛病的人,
在初氣的這段期間,的確有可能會變得比較容易發病。

厥陰的想法,或許可以再舉個例子:

當物體進行擺盪兩端的簡協運動的時候,若是振子質量加大,能夠轉換出來的位能與動能,
勢必也會隨之增大。
當厥陰的血、津液存量大增的時候,反轉出的能量輸送力道,當然就會跟著增加。
當人的肉身幾乎只藉由後天的質能轉換,就可以維持所有的基本機能運作的時候,
先天的能量自然就會進入一種幾近於「只存不用」的階段。
這和你說的「固陽」,「無漏」,也是可以互通的。

在六氣的部分。
「濕」的說法比較容易理解,就是一種「空氣中的水汽飽和」的狀態。
在高山上,我們常會走在霧裡,但是由山腳下來看,其實都是雲層。
人體要運用濕氣,是比較不容易的。
一來,濕氣還未能完全化為水滴,沒有辦法做確實的收藏,或是導流。
二者,濕氣的流動性質,也無法與含有較高能量的「氣」相比擬。

可以說,這是一個有點尷尬的狀態。

而水汽的比熱較大的關係,往往對於吸熱的反應會變化較慢。
如果水汽在相對的吸收了較多的熱之後,
又尚未將熱給釋放出來,則濕氣停留的地方,就有可能出現化為寒的現象。
若是吸收的熱能已經大於周遭,那麼濕氣停留的地方,就反而會化為熱了。
所謂的「六氣合化」的「化」的部分,大致是如此。

「暑」就是一個很少人說得清楚的東西了。
我常常看到一堆文章在論其他五氣,說得活靈活現,可比天橋下的說書人。
但是一碰到「暑」就當機,和「熱」混在一起,讓人不知道究竟「暑」和「熱」是哪裡在不同?
黑話說得再多,但是事實上仍舊一樣:說不清楚。

「暑」相對於「風」。
「風」是一種「高位能差造成的流動狀態」,那麼我們就可以知道,
「暑」是一種「低位能差造成的不動狀態」。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
若是人體的體溫有三十七度半,而環境溫度也是三十七度半的時候,體內外的溫差幾近於零,
所以在體表外與體表內的兩側,溫度會發生停滯不流動的現象。
屬於體表的肺金因為無法藉由熱脹之後的收斂來達成肅降的效果,
所以肺金對於空氣的處理機能,就出現了接近於失去作用的狀況。

這就是「中暑」。

想當然爾,高溫的環境會中暑,低溫的環境也會中暑。
只要在「一個界面的兩側的能量位能差趨近於零」,就會傷於暑。

人體內與環境的界面,就是人體的皮毛,
所以仲景說,「傷暑,肺先受之」,道理就在這裡。
而「肺為氣府」,所以氣不動了,不出也不入,就造成「暑傷元氣」的狀況。

之七:腎氣丸與大還丹

問:

   有時候感覺,中醫實在難明,似乎剝開一層又一層,解開一個謎題又跑出下一個。
   而陰陽推理也是,雖只陰陽兩字,但顛倒來去,稍微一個不注意就會將象的真諦推往完全的反面。
   要在以陰陽構成的世間繁複諸相中完全抓住靶心,實在是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思辨內化過程。
   所謂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大概就是此意吧,

   就如之前說的,厥陰肝經和厥陰心包經似乎屬於「關閉」的系統的推論,讓我怎麼想怎麼心中不舒服。
   肝本來主疏瀉條達,象木象風,則應該是可以把能量推到最遠處,那又怎麼會是厥陰,又怎麼會他的開口,都有「緊閉」的感覺。
   後來我終於了解,就是因為厥陰風木有疏瀉發散能量的力量,故可以將能量推得比其他經遠,而使陰有「最」或是「盡」的感覺
   所以厥陰心包經所在的中指是十根指頭最長的,而男子的生殖器也獲得條達的能量突出於膀胱之外。
   而眼睛則是五官中唯一可以將視「力」送到最遠地方的器官。
   也就是說厥陰具有把能量往遠處送的特質,
   但我想所謂蹲得低才跳得遠,而要推送致遠也需要「收縮」大力(射精和心搏都是),
   而厥陰風木的特質似乎就是-在能量夠的時候盡力把能量遠送,也因此,當能量只要稍微不夠,不足以讓它往外條達,就會顯得內縮。
   簡單的說就是-自古美人如名將,莫教人間見白首。
   也所以,厥陰症往往有厥逆的現象出現。

   真抱歉啊,把你的Blog當作我整理思緒和問答的地方,
   不過我蠻喜歡這樣的對答往返,因為可以反覆思考,找出盲點。


   以下是個人練氣體會,並無理論可言。
  
   我感覺其實人的身體只有三個動作,一個是往內吸取能量,一個轉換,一個就是噴射出能量。
   就如我在上一篇說的,我感覺人的身體內有個黑洞和太陽,黑洞吸取能量,經過某個不知名的通道(通道就是轉換)在太陽表現出來。
   而無獨有偶的,我曾提到過一個觀察,當水穀入胃後,營氣由中焦上注於肺,接著開始運行於經絡中,而運行的經絡有三大組。
   分別是-太陰陽明-少陰太陽-厥陰少陽。(這四組都是以X陰開始,X陰結尾,然後接下一組)
   太陰陽明在我看來就是吸納後天氣進入體內的機制,但似乎能夠吸取的速率,又跟太陰少陰的位能差有關。
   這部份還希望可以聽到熊兄的意見。
   我之前認為,少陰能量場越低,對外在能量抓取的力量越大,但似乎也沒那麼簡單,主要或許還跟太陰少陰之間的位能有關,但很不肯定。
   總之練氣到最後就是要達到整個人就等同心臟那樣,道家有所謂的大還丹,其實就是把在丹田的金丹能量場練到涵蓋全身,使全身都處在「黑洞」狀態
   則全身毛孔都在呼吸,甚至連太陽、風等天地間任何「能量變化」都會瞬間被吸入人體,
   而人體自然能夠少飲少食而常保能量充足健康。

   最後,我對運氣變化,為何三陽包在三陰當中,且假設人體構造真的是秉天地運行而生,那太陽入厥陰該怎麼入這問題也苦惱許久,也希望可以請熊兄指點一二呢!

※※※※※※※※※※※※※※※※※※※※※※※※※※※※※※※※※※※※※※※※※※※※※※

答:

中醫,始於陰陽,終也陰陽。
如果把陰陽都弄通了,自然就會對於所有的現象,理出一個「從何而來,為何而生,如何而治」的清楚路線。
如果陰陽五行只是人云亦云,囫圇吞棗的學,
就會覺得人體的現象、病證,非常複雜而難懂。
說起理來,好像頭頭是道,面對問題,卻又千頭萬緒,只能徒呼「沒那麼單純」。
這恐怕就是你引用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這句話的最好反例吧。

就像我們在前面舉過的例子一般,
整個陰陽的變化是一個如同簡協運動般的往復動作。
也可以說,在某種平衡的條件不被破壞的狀況之下,這個往復動作應當是會無窮無盡的持續下去的。

但是,事實卻不然。

人在出生之後,
整個肉身的運作,是以「太陰-陽明」這組「後天之氣」的能量在做主要的推動。
而這組機制的運作,就是我們所熟知的,脾胃消化的功能。
而所謂的「先天之氣」,也就是「少陰-太陽」這個組合,
則是在提供人體在將高階能量三次元物質化之後,再重新燃燒出來的能量。

只有「少陰-太陽」,人能不能活?
就廣義的「活」來說的話,可以。

但是,人就變得只有純陽的能量而已,整個「肉」身,也就是所謂的「脾主肌肉」的「肉」,
就無法運作了。
也就是說,人無法以「有肉身」的模樣存在,也就是成為「純陽體」的生命了。
只不過,這個狀態以三次元的人的經驗來說,這是「死」的。

這也是為什麼你會說,太陰與少陰之間的位能差,
似乎會影響到少陰抓取能量的強弱的關係。

以太陰脾在被包夾於手少陰心,以及足少陰腎兩者中間的狀態下,
如果太陰的陽盛,就不需要動用到上焦的心陽。
如果太陰的陰盛,就不需要動用到下焦的腎陰。
這樣,心火與腎水便都得涵養。

如果就下焦的腎系統來觀察,
相對於太陰的陰盛,腎陰如果含量是低於脾陰,
那麼陰的流動就會呈現往下走的狀態。
也就是說,脾土陽就不再剋腎水陰了。

腎水之陰不被剋後,陰的存量開始逆向增加,形成「腎陰存量高於腎陽」的狀態。
因此,腎陽開始透過肺金,和宇宙溝通,吸收大量的能量,
以「肺金生腎水」的相生機制,引能量入腎。

然後人的肉身就能返老還童,
甚至把自己的能量層級提升到原本的心火次元以上,因此得道成仙。

附帶一提,腎氣丸的作用,就是把脾的陰大幅提升到一種「逼近腎陰水準」的狀態,
因此腎氣丸才能養出「腎」的「氣」來。

要說腎氣丸是補腎方,究極的原理,不過就是「強力補脾陰」的方子。

沒有看透這一點,無論醫藥書再怎麼念,
藥還是藥,方還是方,證還是證,病還是病,全是一堆無法整合的雜訊。

至於五運六氣之中,
主氣的變化,也就是:
厥陰→少陰→少陽→太陰→陽明→太陽→厥陰

我們換個說法,就明白這是什麼了:
風木→君火→相火→脾土→燥金→寒水→風木

也就是說,這是由「五行相生」來推衍的循環。
因此才能「周而復始,久久不變,年復一年」。

如果是客氣,也就是:
厥陰→少陰→太陰→少陽→陽明→太陽→厥陰

這就很明顯的是以「陰陽強弱排列」來進行的。
又加上每一年的司天不同,所以每年的在泉終氣與隔天的初氣,其實並不「順接」,
也就是說,並不會跨年度繼續循環下去。
所以,就這一個部分來看,太陽要怎麼入厥陰,其實只是因為「陽極陰出」的緣故啦!

就像仲景論病情依六經相傳來描述的時候,會認為「若不加異氣者」,
「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人精神爽也。」
就算有病,也入了厥陰,還是會自己好起來的。

所以像是有報導說,被西醫診斷患了愛滋病,或是癌症的人,
也可以在什麼都不做,只是「積極、開朗」的活著一段時間,
病病就自己消失掉一樣,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之六:陰陽結合五行

問:

     雖然不能當醫生,但可以讓更多人認識正確的中醫,的確是好事。

     其實在中醫理論之外,還有些比較普及的知識內容需要推廣,
     例如出汗、懷孕產檢對胎兒的影響、西醫所謂遺傳的假象、治久病的退病反應等等一般民眾被洗腦得很嚴重的概念。
     在練氣之後,其實對這類事情更加敏感。
     尤其是出汗,練氣之人講究無漏之身,一般人其實毛孔都會像火山那樣噴發出「衛氣」,而這個衛氣如果有部份轉成汗,那就無法再度回收。
     不然的話就會進行道家術語中的「練形」,這對練氣的人士千金難買的。

     以往,接觸到你的知識卻還沒練氣之前,就連我這樣「親炙」已久的人,都會不自覺被長期洗腦的觀念帶回去,就別提其他人了。
     我有個朋友,以前長期脹氣,但是這個冬天以後卻沒脹氣了,
     他以為是他騎腳踏車的「功勞」,然而是嗎?
     我常說,脹氣是靈體受傷跟不上肉體(這個我以後會好好分享一下這路走來的心得,這世界上大概沒人比我更對脹氣關心了)
     所以,要治療脹氣也頗簡單-就是把肉體的強度降低。

     然而,許多莫名其妙的觀念,使得諸多怪病橫生,然後西醫又繼續大發利市,
     甚至把怪病歸咎於-阿呀,你要想開點,啊呀,你憂鬱症、容易緊張啦!
     真是可惡,這等於是強暴人之後還嫌不夠漂亮,令人厭惡至極。
     所以我是打算首先整理完整的便是以中醫理論為基礎破除「惡性洗腦」的文章。

※※※※※※※※※※※※※※※※※※※※※※※※※※※※※※※※※※※※※※※※※※※※※※


答:

中醫的原理,說簡單,那一定是簡單的。
因為,如果不簡單,這就不叫原理了。

只有不科學,或是開始要成為科學,但又尚未成形的論說,
才會有「必須時時改寫,經常推翻,經常重建」的情形發生。
大家從小學多了西方很多「不科學」的學說,
以為像個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一樣,只要做個什麼都反,什麼都質疑,什麼都推翻的叛逆小子,
就是「科學精神」了。

在一定的範疇之中,中醫的基礎原理,也就是陰陽和五行,
幾乎是到達了一種接近於絕對的程度。
中醫的陰陽五行,其中需要改寫的地方,我認為幾近於是沒有的。
除去大多數的當代人,對於真正的陰陽五行,有著很深的誤解與不認識以外,
陰陽五行,一直都是這麼簡單的。
所以,我們要做的,其實也就是「還陰陽五行原來的面貌」,如此而已。

既然陰陽五行的原理是簡單的,而我們耳聞的身體病痛,又是這麼多樣。
也就是說,我們在觀察到的人體的健康問題變化,會不會很複雜呢?
那一定是的。
但是,關於病證的產生原理,或者身體機制的推衍,
究竟會不會到達一種無法,或者難以分析的程度呢?
那一定不會是的。

整個中醫藥學,就是因為站在這麼一個簡單,容易操作,
卻又能夠以有限的元素,充分的對應到無限的變化,
所以才能夠流傳兩千年,也不必時時刻刻的更新、改寫。

陰陽五行怎麼運作?
其實說得直接一點,也很簡單,而且,有可能是大家從小就有過的經驗。

大家有玩過滴管吧?

把後頭壓縮,就會排出空氣。
然後在捏緊的狀態下,把滴管頭放入水中。
後頭一鬆,水就自然被「負壓」吸進滴管內。

排出的動作,就是「陽的流動」。
吸入的動作,就是「陰的流動」。

只要操作過,並且看懂這樣的動作是什麼,就懂得「陰陽」了。
因為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之中,已經包含了許多陰陽的連續變化在其中。

至於三陰三陽,也不過就是這一連串現象之中的分解動作說明罷了。

如果把這樣的陰陽連動,套到五支頭尾相接的滴管之中,
那就是五行生剋了。

只怕,說得淺白了,看起來不「厲害」,不「高明」了,
很多人就不愛讀了,還當你是發神經哩!(笑)

之五:陰陽與物極必反

問:

一、

若以陰陽而論,要找個物理量來圓滿,我會選溫度和壓力,溫度是陽,壓力是陰。

四象是四種狀態-高溫、低溫、高壓、低壓,對應的是火、水、金、木。

而五行則是加入十字架的五種狀態。

土,是一種「剛好」的狀態,或是說臨界,也就是廣告上說的,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

而六氣則是維持一種穩定平衡的方法,所以所謂的六氣-增溫、降溫、增壓、降壓,還有提高或是降低速率。

當然,會這樣說是因為就身體的觀察,會應天時、飲食和情志變化的就是三種-體溫、血壓和心跳速率。

或許可以說,五行是一種位能,六氣是一種動能。

我這邊想問的是,若我以上假設成立,風寒暑濕燥火,你會如何對應在這六種能量進出產生的物理量變化?

二、

另外,記得我昨天有問過你一個問題-少陰心之於太陽(就是太陽公公的那個太陽)

那是因為有兩個原因-

在說明我為何這麼想之前,必須要提兩個天體,一個是黑洞,一個就是太陽

雖然,物理我早就忘光光,但還殘餘的那點Fu告訴我,似乎有些什麼在人體裡面。

維基百科是這麼介紹黑洞的,黑洞是由一個質量相當大的天體,在核能耗盡死亡後發生引力塌縮後形成,還有黑洞越大溫度越低

在練氣過程會有種東西叫做河車和結丹,河車的感覺就像是一個說不出是順時針還是逆時針的「磁力線」在那邊浮動或說轉著。

而結丹的感覺就像是在體內有個會往內吸的小球,

再加上在不斷練氣的過程中也會產生經絡「壓入」體內的感覺。

所以很顯然,體內是有股引力在把「something」吸入體內的。

另外就是,練氣到一個階段,人會連「熱能」都可以迅速的被「吸進去」,

所以,你曾經介紹的太極米漿粥,之所以會快速增加「衛氣」的原因或許是(但我不肯定),浮氣強,這個浮氣會很快的下入丹田,讓河車運轉。

衛氣出下焦,所以就………..


講到這裡,你或許會知道我想說什麼-我總感覺身體裡面有個類似黑洞和太陽的所在。

而維基百科中的太陽核心是這樣被介紹的-

在太陽的中心,密度高達150,000 Kg/m3 (是地球上水的密度的150倍),熱核反應 (核聚變) 將 氫 變成氦,釋放出的能量使太陽保持穩定的狀態。 每秒鐘大約有 3.4 ×1038 質子轉換變成氦原子核(太陽中的自由質子約為 8.9 ×1056),這個過程中大約426萬噸質量經由質-能轉換,釋放出3.83 ×1026 焦耳 或相當於 9.15 ×1010百萬噸TNT爆炸當量。核聚變的速率在自我修正下保持平衡:溫度只要略微上升,核心就會膨脹,增加抵擋外圍重量的力量,這會造成核聚變的擾動而修正反應速率;溫度略微下降,核心就會收縮一些,使核聚變的速率提高,使溫度能回復。

因此,太陽核心是個「不知道為何」會產生高溫、高壓還會收縮膨脹以維持熱核反應的東西。

那這個對應到我們體內,似乎有個紅色的東西,會產生高溫高壓的氣體,然後會「忽大忽小」,速率還會「忽快忽慢」。

在我感覺似乎體內有股力量會讓身體內呈現極度低溫低壓的狀態,然後將外在能量吸入後,產生些什麼作用,再然後藉著心包傳導給我們運用。

但是,這邊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內經「陰陽離合論六」最後一段- 是故三陰之離合也,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三經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沈,名曰一陰。陰陽桝桝,積傳為一周,氣裏形表而為相成也。

似乎厥陰是「關閉」的系統,我這麼說有完全命中嗎?若有可以補充之處(例如尚有其他功能),就麻煩你了。

觀察身體上三個厥陰開口-眼睛、陰莖開口和心包,射精是入陰之深(這篇十八禁很大啊),緊閉以防止陽氣外出,最後不得已才開啟,那眼睛和心包呢?

依照同源同象的論調,繼續推演 - 眼睛似乎是沒陽光(陰之深?)會開啟很大,這有相反的感覺?那麼,心包呢?

關於這點,希望可以在你這邊得到點啟發。

再來就是為何少陰是樞紐?

另外,我有個想法,這也是從練氣得來的,但不很確定,那就是 - 似乎可以把厥陰關閉,那人體就可從後天直接返先天,意思就是,

太陰脾經裡面的陽氣可以經過厥陰卻不外洩,那就可以直接回頭到體內生少陽,不需要練氣,只要乖乖吃飯也可重返先天。(陰極生陽之意?)

這也是我昨天在分析小柴胡湯的時候漏掉而錯失的一點,柴胡的確像人體內的胞宮,但八不是陰之盡,而是陰之極,所以這個嘛,是為何用八呢?

是要加大太陰脾經的力道嗎?或是用陰數之極加大厥陰封鎖的力道,使氣可以回頭生陽?

先寫到此,之後會繼續請你幫我解答疑惑的,相當感謝囉。

※※※※※※※※※※※※※※※※※※※※※※※※※※※※※※※※※※※※※※※※※※※※※※

答:

我覺得即時的回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像我在講座之中,與所有參與的朋友做即時的互動一樣。

一、

陰陽有很多可以做對應的成對組。溫度如是,壓力如是。
不過在我的想法裡面,五行代表的是五種「性質」。
無論是陰或者是陽,任一種成對組,都可以在五行的合作模式中,
搭配上一種屬性,與其他的四種屬性的陰或者是陽,
做連動的合作。

如果是六氣的話,則是六種不同特性的能量描述。
當然,這是可以和五臟系統做相對應的。
只不過我們必需得要先說明的是:
因為五臟系統中的「火」,在身體之中,必需得分出「君火」和「相火」來,
所以這「五」臟,才會有「六」氣,可以相對應。

每個人的生命初始,都是一把一把的「火」,
只有兩把「火」,構成「炎」,才有兩極之間能夠不停相互輪轉的動力出現。
至於五臟要怎麼對應六氣,我們還是要看一下,六氣怎麼在相互間,做出成對性的表現。

風=厥陰=木 =肝 ←→ 暑=少陽=相火=命門

濕=太陰=土 =脾 ←→ 燥=陽明=金 =肺

熱=少陰=君火=心 ←→ 寒=太陽=水 =腎

如果要把上面的三組成對表現,定上一個「標題」的話,或許會是:

對流:風←→暑
傳導:濕←→燥
輻射:熱←→寒

我們可以看到,透過加上六氣的陰陽屬性的對照之後,
仍是與身體的六經相傳與互變,有著一致性。
這樣的排列對應,與我們在談五行的時候,有一個比較不一樣的意義。

五行以土為中央,維持其他四方能量的平衝與連結。
但是六氣之中含有兩種火,說明先天與後天,主動與被動的兩股能量輸出。
五行在說明系統合作的相對位置以及合作關係。
六氣在強調人體的運作之中,首重能量的推移。

如果就數理來看,
以「五」數突顯「土」的地位,這表示人要維持肉身的穩定,
要用「陽」數來配合「陰」體。
同樣的,用「六」數來推衍「火」的輪轉,這表示肉身要能作功,
必需以「陰」數來調理「陽」氣。


二、

這一部分的包含範圍很廣,我就隨興聊聊好了。
如果有沒回答到的部分,還麻煩再提醒一下啊!

有關於「太陽公公」與黑洞的描述,
其實這個部分,我覺得很像是身體裡的太陽與少陰。

基本上,能量在被收斂住之後,會出現一種「冷凝」的狀態。
藉由縮小分子間動能的過程,把容易散失的能量物質化,然後加以收藏,壓縮,
成為可以轉化成其他用途的物質,或是重新燃燒出能量。
這個收藏壓縮到最極致的狀態,就像是太陽公公的核心。
而在肺金做成收斂的動作之後,收藏與壓縮,就是腎水的作用了。

也因此,太陽與少陰相表裡。

以我自己的說法:
腎的運作,其實是與核融合的作用,非常類似。

就這樣的過程來看,少陰似乎就直接出太陽就好了。
不過這樣還是不行。

因為人體在把經過食物所吸收到的養分,透過脾的分解,肺的冷凝之後,
並不是馬上入腎,就馬上用光光。
這些冷凝下來的津液,還不能直接為身體許多機能所使用。
不是立刻用得到的部分,也就是以津液的形態存在的部分,除了腎會收藏之外,
還得有一些是要化成血。並且把這些已經預先生好的血,放進肝裡去。
肝所收藏的血,也才是真正的完全屬「陰」的部分。

所以我才會說,人體的質能轉換也要有三層:氣、津、血。
如果沒有討論到「津」,這一串質能互換就連不起來了。

而這一連串的陰的轉換交替,就是:太陰→少陰→厥陰。
也就是《內經》所提的: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陰為樞。
厥陰因為飽含有陰的屬性最重的血,所以在開竅的部分,可以做出「物極必反」的效果。
也就是我在講座中打過的比方:
陰陽的互換就像是一種拉彈弓般的簡協運動。
如果不到這一層,身體沒辦法真正做到「物極必反」的陰陽反彈轉換。
就此看來,厥陰的形成是自然,而且必要的。

至於你說的三處與厥陰相關的開竅,其實也反映出「血的飽和」的重要性。

我們的眼睛的中央,其實只是一個空洞,是完全接收外來各種可見光,以及不可見光的地方。
一個物體為什麼會發光?多半是因為含有較高的能量的關係。
就好比說,一塊沒被加熱的木炭,在經過加熱之後,就會發紅、發熱。
如果身體對於光線的感官受器,不是一處含有極多的血,也就是陰的最極致的地方,
就無法很敏銳的和光發生反應與感知,同時又能夠不被光線的能量所傷。

強烈的光線要進入瞳孔的時候,看起來瞳孔是為了調節光線而縮小,
但是也可以說:
因為強光造成眼中的血存量快速減少,肌肉緊張,所以收縮。
長期眼睛注視發出強光、強幅射的物體,像是螢幕,自然就傷眼力。
眼球經常缺血,或是經常做突發性的收縮反應,就容易因為血太少而喪失調節彈性,
成為「痙」的狀態,也就是近視。

所以久視受血,道理也就在這邊。

至於外陰開口以及心胞,那就不言而喻了。
一定是因為體內中心的血的存量,到達了最壓縮的飽和點之後,
才有可能開始產生一個「最大外推」啟動力量。
就像上面提到的簡協運動,
在端點的時候,以最大的位能,同時具有最小的動能的位置,
轉換運動的方向,展開另外一半的運動狀態。

這就說明了「陰之極」的用意為何了,不是嗎?

之四:次元與對象

問:

    與你通信實在可以獲得很多啟發。
    說到次元的問題,又蒙你提到胃土中焦的事情,讓我開啟了以下一連串的聯想。
    首先,說到護住中土,其他好說這點,加上在練氣過成中,我漸漸找到身上「互象」的點。
    (這些點痛的時候會一起痛,這在丹道裡面叫做氣阻感,是打通經脈的象徵。)
    在一次又一次的體會下,我發現,人身上的確只有陰陽,而如果換個角度說就是-人身上只有中焦和中焦以外。
    上焦象下焦,肺象腎,只是加一減一,也因此腎寒的人往往有肺熱的現象,腎熱的人往往會有肺寒的現象。
    這在治療上有極大的意義,那就是與其想辦法專攻上或是下,不如專注擴大中土的力量,以免力多則分。
    當然,這是題外話。

    也因為講到胃土守中的關係,我忽然想到- 該不會四次元和二次元是同象吧?
    假設 物質的次元 + 能量場次元 =  一個定數 N。
    那麼物質次元 – 1,能量次元就會 + 1。
    當然,這只是隨便亂想,嗯,我又想,會不會那個N就是6,如此一來,我們等若是能量和物質維度都存在1~5的中間,
    (五這個數可說是學中醫者的最愛啊,呵呵)
    也所以很多神話都會說人類處在「中土」、「中央」(又是一個亂想)
    所以我們人類處在,物質三次元,能量三次元的「六經」世界。
    也因此護住中土這件事情就等於「把人繼續留在這個世界」的象。
   
    說到這個護守中土,我就想到桂枝湯,想請教你我長期在心中的疑惑。
    桂枝湯裡面的芍藥,其功用在我認為就是擺在命門相火的地方(或要說下焦胞宮處也可)
    承接向下而來的陽氣,然後把陽氣推回上焦,完成能量前降後升的循環。
    我的疑惑是,為何是用花不是用木,似乎在傷寒論裡面,對付胞宮的藥多選花,而加強心陽的多選木,
    我真的還蠻想知道,「花」與「木」同為植物,其生成本質上的不同?
    (不要跟我說花比較香蛤,呵呵)

※※※※※※※※※※※※※※※※※※※※※※※※※※※※※※※※※※※※※※※※※※※※※※

答:

其實受惠是雙方面的。我也收穫不少啊!
我很需要有個力量,幫我把這些東西「扣」出來。
而別讓我就帶著這些東西,又鑽回土裡去啦!

人體在體腔三焦內的安排,真的有很巧妙的對稱之處。
上有心火,下有命門火。
心火有心胞代行,命門有腎上腺具象。
上焦為納氣的空腔,下焦就是納津血的實臟。
至於上焦與下焦病證的反象,其實也是表現出陰陽無法輪轉的問題。
因此陰陽相背離,病證由此而生。
在肺與腎的關係上,或許還是要看到金生水的這點上。

畢竟談到醫學,有很多微觀的反應,還是得要一併觀照進來。
實際人體的反應之中,還要加上環境、情志的影響,
有很多問題的產生,甚至會看起來極為「不自然」。
在醫學的操作之中,藉由綜合各種的象,也就是病證,來精確鎖定出問題的機制為何,
由互異的象,找出共通的解法,帶動同一機制的一連串效果。
這,就變得是比較重要,也是需要深入探討的問題了。

所以,就醫學的領域來說的話,才會特別需要重視辨證,
以盡量不直接接觸患者為前提,來做診察。
四診之中,唯有「脈診」,會直接碰觸到患者的肉身,
而前三診,幾乎都是只用能量超距感知的方式來察知。

我曾在講座中舉過例子:
如果大家可以相信,聲波可以透過轉變成電波,再轉換回聲波,
讓人可以隔空接收到對方發出的聲音,也就是電話的運作原理。
那麼,有什麼理由可以不相信,電話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
把病邪傳給受話者?
如果你拒絕相信能量可以藉由轉換形式而傳導,那你就不應該使用電話。

至於次元的這個部分,當然,我還是只能隨口聊聊,
不能代表什麼。
如果說,以陰陽為數「2」,五行為數「5」,
那麼,二與五,不是相乘的關係,而是指數對數的關係呢?
也就是說,若以二為底數,五為冪,我們會得到什麼呢?

又,底數既然不能為「0」,也不能是「1」,那麼,這是否提示出:
最小的自然數必定為「2」?
如此一來,在同樣的陰陽五行原則之下,世界的結構,
除了乘積,還有著更多的變化與擴展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
這個世界的結構,可能會比我們目前一般所知道的,還要寬廣喔!

至於芍藥的作用,這個可能要細說一下。
我認為的芍藥的作用,在於把人體外圍的能量,向中焦集中,
讓身體中心產生一個「負壓」,
並且能夠循任脈下降,最後才會到命門的位置。

當然,所謂的酸收之說,全部都是藥學零分的人才會說得出口的謬誤,
好孩子千萬不要學啊!(笑)

如果要說,芍藥的對藥是什麼,那會是桂枝。
不過,因為芍藥是以根入藥,桂枝是以嫩枝入藥,
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成對作用。
你所謂的「把陽氣推回」,也就是因為以根入藥,才會有這樣的效果。
這組藥對,換成了肉桂,就沒有這回事產生了。

至於以花入藥的藥材,像是紅花,旋覆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同樣的,牡丹皮也是以根皮入藥,
雖然我們一般所理解的牡丹,多半都是指花而言。

這些都是藥學的細節會討論的部分,說起來有點話長。
有機會的話,我們再細細研究吧!

之二:喉與腎

問:
 
   請原諒我的不守信,昨天的醫案就讓我暫且擱置一下。
   昨天對我來說是醫學人生的第一堂課,知道開一首方需要被許多人檢驗,真的百感交集。
   雖然跟昨天那Case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之前的Case),
   但我需要點時間來恢復。
   研究中醫,讓我充滿了確定和自信,但與人相處卻讓我充滿失落。
   我想先收攝心情幾天,以免影響練功進度。
  
   還是說點開心的事情吧。
   記得我昨天的奇怪笑話嗎?
   給你看看這兩張圖,分享一下我這個沒執照也不專業者的醫學體會吧,呵呵(苦笑)。
   人體的奧祕其實不用做實驗,是用眼睛便可以看出來,這就是大道至簡的本意吧。
   這樣的體悟對問診和判斷上來說我感覺挺實用的。
   例如,我爸有攝護腺腫大的問題,then他的喉嚨也長期疼痛,
   我媽子宮開刀過,then她喉嚨常卡卡的需要吃麥門冬(這你應該還有印象吧?)
   我以前下焦虛寒,所以說個七八分鐘的話,喉嚨就會乾痛。
   還有一些觀察,都再再顯示這之間的關係,所以結論是-以後要注意看人喉結,XD。
   那個醫案還是會繼續整理,和你討論,以期獲得更多醫學體悟,至於開藥嘛,呵呵,我想我還是專心練功去吧,你說對吧。


(以上插圖版權均屬原著作者所有)

※※※※※※※※※※※※※※※※※※※※※※※※※※※※※※※※※※※※※※※※※※※※※※

答:

醫案擱置一下是好的。
醫學要拿來救人,中間要跨越的門檻很多。有來自於自身的,也有來自於他人的。
我的感想是:在許多主客觀環境的影響下,這個年頭,最好少出手救人。
習醫是快樂的,行醫是不快樂的。
我們的學醫成果,並不需要讓外行人來評頭論足,沒意義,也不必要。
我們不一定會要受施者心存感激,但是我們絕對不會想要受施者再倒打一耙來傷害我們。

就我所觀察過的經驗來看,
所謂的「喉嚨痛」的病證,其實都和「腎裡的津液無法上輸至上焦」有關。
而這個病證,剛好有一味藥材,可以直接解到這個部分的問題。
如果說,有人的感冒常常是一開始就喉嚨痛,那麼,這個人的腎必定是很虛弱的。
相同的,如果經過醫治,轉成喉嚨痛,那就鐵定是內陷了。

在約與喉結同高的部位,的確是有少陰的旁絡經過。
而這支旁絡的運行力道,又與全身的「決瀆之官」--三焦有關。
舉凡淋巴腫瘤,甲狀腺亢進引發的大脖子,還有前面說過的喉痛,
在治則的擬定上,都有緊密的關聯。

甚至,如果經常有梅核氣的問題的女性,如果這團「敢怒不敢言」的怨氣沒有舒發出來,
將來往下化成子宮頸癌的可能性,就非常的高了。

開方?留給那些想要用臨床經驗來炫耀的人去做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