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相關的一些飲食建議

說起懷孕,雖然不是生病,
但是也算得上是身體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所以在照顧的方面,的確與一般的身體情況時相比,
會稍有不同。

在《傷寒雜病論》之中,
已經有不少對於懷孕期間幾項主要問題,
像是小便不利、孕吐、出血、疼痛等等的處治法,
也有在懷孕期間,孕婦一般的保養方。
如果能夠碰上熟悉於經方的醫者,
相信應當是能夠安產無憂了。

在這裡岔個題外話。

常常有人在爭辯:孕婦在臨盆的時候,
究竟需不需要先行將會陰剪開?

我個人認為:當然不需要。

因為孕婦在會陰一帶的肌膚本來就有足夠的彈性,
可以擴張至應付胎兒的產出;
若是沒有足夠的彈性,那麼在妊娠之中就先培養好。
因為沒有正確的照顧孕婦的知識,才會讓孕婦多受一刀之苦,
這本是西醫學貧脊之過,不應該由全體孕婦來承擔。

需要在臨盆時「剪一刀」的人,
日後就絕對會出現漏尿等問題;
先將身體調整至「不需要剪一刀」的程度,
漏尿的問題就絕對不會上身。

我們再回到飲食的禁忌上。

其實總的來說,飲食大致上仍然是以「對證」為大前提。
也就是說:
每個人的身體特質本來就有傾向上面的不同,
某甲禁用的食材或藥材,或許是某乙的保命仙丹。
一些通常傳說之中的「孕婦禁用」或是「孕婦慎用」的食藥材,
只要在擁有正確而充足的專業知識的人士指導下使用,應該也不成問題。

套句廣告詞:「聽大家說,不如聽專家說。」
只是也請記得:
再怎麼道聽途說,也別聽西醫的「專家」瞎說。
搞不懂經血怎麼變乳汁的醫學知識,根本稱不上醫學,
就更別提能夠完整的給予孕婦應有的照料。

話雖如此,簡單來說,除了藥方之外,在飲食方面,
還是有一些大方向可供參考,多加注意,
平時在妊娠期間,或是產後,
都可以有一些幫助。

大致上來說,「顏色重」或是「氣味重」的飲食,
會比較不建議食用。
以一般的中醫藥的分類來說,
顏色或是氣、味「重」的藥食材,多半是會往下焦走,或是往血分走。
這對於需要在下焦孕育胎兒的孕婦來說,有可能會加重負擔,
所以才會比較不建議使用。

除了注意平常就建議應該要注重的飲食習慣,
也就是多米飯,足夠的肉類,極少量的蔬果之外,
有些飲食倒是可以考慮多做一些攝取,
例如豆漿,就很能夠幫助脾胃攝取足夠的水津,奉心化血,
又不會造成太多的刺激,是一種很好的食物。

再來像是動物性膠質多的食物,像是豬腳,
對於血分的生成,安胎,以及產後乳汁的分泌,都會有幫助;
產後胎兒會較少出現胎毒,皮膚也會潤澤,白裡透紅。
真個是「一人吃,兩人補;產前補胎,產後補奶。」。
擔心懷孕期間會明顯掉髮,或是皮膚會變差的愛美媽媽,
不妨參考看看。

有人曾經向我問道:
聽別人說,薏仁或是紅豆好像會造成流產。
那麼,
孕婦能夠吃薏仁嗎?可以吃紅豆嗎?

我的看法是:
在受孕三個月之後,
以一天喝不超過200㏄,也就是一碗之內,以五碗水對一碗薏仁的煮熟而成的薏仁水,
會有助於避免孕婦出現水腫或是預防小便不利的問題。

在紅豆方面,
紅豆雖然有通利血分的作用,但是功用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猛烈,
只要喝的是以同樣五碗水對一碗紅豆,悶煮紅豆至煮透但是不破爛而成的紅豆水,
每天不喝超過一碗,反而有助於孕婦避免便秘或是水腫。

附帶提到產後與「水」的問題。

其實我們在過去就曾提過,
以一個正常人來說,平常就最好能夠避免洗澡,
特別是洗頭,以免耗氣耗血。
產婦才剛經歷過氣血大量的消耗,自然是很不適合洗澡與洗頭。
如果覺得已經因為不洗澡、洗頭,明顯造成不適感的時候,
身體的部分,建議可以多採用擦澡的方式,
避免大量接觸水以及受寒的機會。
洗頭的部分,只好盡量選擇正中午人體陽氣最盛的時候,
速戰速決,也盡量延長洗頭的間隔,
「不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洗頭』」!

至於在飲水方面,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限制,
溫熱的白開水就很足夠了,飲用的方法,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更千萬別喝到什麼「黑豆水」,在產後氣血兩虛的狀況下,
還吸走了身體寶貴的水精,小心反而出事。

倒是產婦要禁用麥類的食物,尤其是大麥茶,
以免涼了心火,乳汁無力泌出,
還有可能讓水津倒退回胃中,連乳房也一併「縮水」。
各種寒涼的食物也要避免食用,以避免類似的結果發生。
反過來說,偏「辛」、「麻」的食物,反而會讓脂肪被加熱過度,
跳過化成乳汁的階段,直接化成血而下降,也算是一種「退乳」,
一樣需要小心。

換個角度來看,像是芝麻這種能下降又富含水津的食物,
就是很好的催乳兼補身的食物。
不一定非吃麻油雞不可,不過麻油雞倒是有它受到愛用的一定的道理;
若是吃膩了的話,不妨來碗香香甜甜的芝麻糊或是核桃糊。
當然,豆漿照喝,白米飯照吃,效果仍然很好。

擔心懷孕會讓身材走樣的媽媽們,其實是多慮了;
餵母乳就是最好的「瘦身妙方」!
脂肪就是母乳的來源,懷孕期間母體之所以會增加體重,
也就是為了讓胎兒出產之後,心火能夠馬上由下降至下焦,
改回到以上焦為主,加熱並化開胸部的脂肪為乳汁,直接泌出。
持續保持餵母乳到自然停止為止,對媽媽與幼兒,都好。

岔個題。
有的時候看到新聞說,某某女星在懷孕時依然保持好身材,
我的心裡想的卻是:
可憐的孩子,你的媽媽一點都不愛你,不肯為你多「存點本」,
出來後八成是沒有母乳可喝了吧!

當然,產後不餵母乳,甚至打什麼「退乳針」,
然後還反而去亂減肥的,更是無知加愚蠢。
這個世上最不需要「減肥」的人,就是產婦。
產婦減肥不但是脫了褲子放屁,效果又沒有比較好,
更嚴重的是還傷了身體,又犧牲孩子吃母乳的權力。

盜亦有道,
作生意賺人家的錢就好,不要非害死人才罷休。

外燃機與內燃機:從胃來看發燒與退燒

用熱機來比喻的話,
人體就像一座精細的內燃加外燃機。

主要能量來源在機器外部產生,所以稱之為「外燃機」,
就像是以前的蒸汽火車頭,或是近代的核子反應爐。
一般的汽機車等,能量來源在引擎之中燃燒產生,
所以都是「內燃機」。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將兩者的運作結合,
並且有如此配合完美的內外燃機,
據我所知,只有人體。

「外燃」的部分,就是先天的「腎氣」,
人體藉由心火,直接引導三次元以上的能量進入人體,
在腎之間激發出命門之火,維持身體各機能在常規之下運作。
(三次元以上的能量非醫學能單獨研究與論斷,
 所以我在文章之中常會略過不談。)
「內燃」的部分,就是後天的「胃氣」,
人體藉由心火的熱能將胃中所盛的水穀抽出純能量,
上輸脾以散精至四肢五臟,讓身體機能獲得不間斷的驅動力。

內經說「諸陽之會,皆在於面」,
「……若飲食汗出,腠理開而中於邪。中於面,則下陽明。」。
又說「四肢者,諸陽之本也。」。
我們又知道,脾主四肢,胃屬陽明,
所以我們可以了解:脾機能若是強健,諸陽有所本;
諸陽的運作狀況,也將會透過胃,反應至面。

所以我們會認為,
正常的人一定是四肢溫度較面部溫熱,
而面部溫度較四肢涼。
反之,四肢發涼,或是面上發熱,便會認為是異常的狀態。
其中,我們一般俗稱的「發燒」,
嚴格的定義,應當是指「面部出現異常的高熱」。

我們在這裡一再提到的「能量位能差」的概念也告訴我們:
人體會自體暫時性的提高運作效率,也就是提高正氣,
就是為了要將自體能量高於外來的異常能量,使得異常能量能被排出。
人體陽氣的極盛系統,就是太陽系統;
所以太陽系統也就是人體最重要的免疫力第一關。
太陽經的陽氣平時越強盛,外部邪氣就越難以藉由位能差而入侵體內。

縱使太陽失守,依序還有陽明和少陽會啟動防禦機制;
如果是三陽證的外感,人體的作法一律都是提高陽氣以去除邪氣,
基於「諸陽之會」的原理,所以面部的溫度一定會連帶的較平常為高,
也就是「發燒」。
反之,如果入三陰,表示三陽已經失守,陽氣沒了根本,
人體的免疫力停擺,所以四肢會開始發冷,也就是「陽失其本」。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
「退燒」的原則絕對不是「壓抑運作提高的身體機能」,
而是「借用外來的能量注入身體機能想要提高的部位,
使得身體的機能強度得以輕易超越外來邪氣,將邪氣推出。」。
只要外來邪氣被排出體外,人體暫時提高機能的必要性被移除,
燒自退。

西醫學之中沒有這一層的論述,更沒有認識身體純能量部分的概念,
當今西醫學對於這個世界的純能量層面的哲學基礎趨近於零,
所以西醫學斷然不可能治療感冒,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也因此,任何與免疫有關的疾病,只有西醫學向中醫學請益學習的份,
斷然沒有「中西醫合作」這種事。

至於要怎麼「退燒」,就要視外感位於三陽的哪一層次,
才能決定要怎麼扶正氣,去邪氣。

太陽經是三陽之中最強盛者,
如果邪氣已經入太陽經,最基本的作法就是「提高少陽、陽明的能量」,
使得陽明、少陽的能量提高之後,先藉位能差流入太陽經,
間接提高太陽經正氣能量之後,再與同樣位處太陽經的邪氣交戰,
產生第二次位能差的流動,讓被「補」到正氣的太陽經推出邪氣。

太陽經如果失守,免疫機制的第二道防線就會退到陽明。
陽明直接連面,所以通常陽明的燒也有可能會異常的高。
我們在之前許多文章中曾經提到過,胃袋就像一個蒸鍋,
而胃袋本身會在腎系統提供津液之下,持續被心火加熱。
也因此,退陽明經的燒的前提,就在於加入適當的津液,
並且移除在用藥之前就已經被蒸乾的水穀,
將這個「蒸鍋」的能量與物質通道都恢復正常。

三陽經最後一道,就在少陽。
少陽經作用的特色,就是具有「雙向調節性」。
能夠將身體各部位的能量做動態性調整的平衡:
輸送津液至能量過高的部位,或是提供能量給物質偏多的部位。
因此,要加強少陽的運作能力,
就是要同時強化「人體抽出純能量上升」以及「將純物質向下輸送」的兩種機制,
該上的能上,該下的能下,就能輔助原本少陽的能量要執行的工作,
才得以讓自體少陽的能量專注於排除外來邪氣。

如果能夠看懂三陽處理外感的特色與途徑,
退燒不難,看懂各經方組方之理,更不難。

瀉心與承氣

前面的文章裡,我們提到了:
若是因為心火下降的過程不順利,
導致在心的下方有積聚的能量團,
無法帶動胃袋機能通達,
所以需要以「瀉心」的方式來疏導。

如果說,處理能量以帶動物質通暢,叫做「瀉心」的話,
能夠處理物質以帶動能量通暢的,就是「承氣」了。

就如同我們曾經提過的一般,
「承氣」也是仲景方之中,
很有名的「系列產品」之一。

調胃承氣湯,小承氣湯,大承氣湯,
桃核承氣湯。
一字排看,與瀉心湯系列對照來看,
其充實的程度,也是不遑多讓。

「承氣」一詞,從何而來呢?
我們可以翻找一下《論》來求得。

問曰:三焦竭,何謂也?
師曰:上焦受中焦之氣;
中焦未和,不能消穀,故上焦竭者,必善噫。
下焦承中焦之氣;
中氣未和,穀氣不行,故下焦竭者,必遺溺失便。

令下焦能「承」中焦之「氣」者,
自然就是「承氣」湯;
承氣湯系列的精微大義,也就在於此。
如果只把承氣湯系列視為「瀉藥」而已,
那就太過小看它們了。

水穀入胃之後,就是要藉由脾胃的運作,
將精華散布於全身上下。
在中焦的能量若是無法輸送往上焦或是下焦,
就會有不同的病證特徵出現。

在脾胃的運作機制不協調的情形下,
水穀本身會形成停滯不動的狀況;
如果問題是出在「水穀當下卻未下」,
久了之後,下焦就會因為能量未受到補給而枯竭,
在二便的排泄方面,就會出問題。

總結來說:
「瀉心」是以處理停滯的能量,協助物質面的通暢;
「承氣」是以處理停滯的物質,協助能量面的通暢。

物質與能量,本來就是密不可分。
單一方面的問題,勢必引發另一面的不適。
究竟問題的癥結為何?如何才能處理得法?
那就需要充分的病證觀察與分析了。

我們也由此可知:
無論是上焦受氣也好,下焦承氣也好,
中焦失和,影響全身機能的運作的層面,
實在巨大。
胃氣健全,得通利,能消穀,
實在可以稱得上是身體保健的天下第一關。

健胃與瀉心

在仲景方中,有不少方劑是有「系列產品」的。

其中的一條「產品線」,
就是「瀉心湯」系。

從「基本款」:大黃、黃連組成的「瀉心湯」,
大黃、黃連、黃芩「三黃」組成的「大黃黃連黃芩瀉心湯」,
黃連黃芩瀉心湯,
半夏瀉心湯,甘草瀉心湯,
生薑瀉心湯,附子瀉心湯。
由此看來,「瀉心」似乎的確是在處理病證上,
很重要的一個機制。

細究來看,
除了有的湯方會說到「熱邪干心」,
很理所當然的使用名為瀉「心」湯的方子之外,
如生薑瀉心湯、甘草瀉心湯等的用例中,
條文不但提到「心下」有痞,而且還有「胃中」虛或是不和,
這也提示了:
「心下」以及「胃中」,其實所指稍有不同;
而這兩者之間,也暗指了整個消化機制,
與「心」和「胃」都有重要的關聯。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有提到過:
心這個純能量團就約略在胃袋的上空,
浮於人體斜前方;
相對來說,胃袋本身的位置可以說就是心的下方。

進一步來說:
心這個純能量團因為是與小腸相表裡,
所以兩者之間也必有直接溝通的純能量通道。
當然,這也是解剖學上無法完全理解的部分。

我們都知道,小腸位於胃袋的下方,
所以心、胃袋、小腸,三者就約略形成一個由高至低,
由上至下的相對排列順序。

我們在這裡再回顧一下:
心是包含純物質以及純能量的人體結構之中,
唯一能夠自體發熱,主動提高能量輸出的部位,
能夠主宰一切臟器、組織的運作活潑與否。

身體裡面如果有不正常的能量進入人體,
依照能量位階(Energy Level)
必定由高階流向至低階的基本物理原理,
有外來能量侵入的部位,
人體勢必會暫時性的大幅提高該部位的運作活潑度,
直到超越外來能量的強度,才能將外來能量排出。
人體自體提高的能量,叫做「正氣」;
外來入侵人體的局部而造成該部位運作失調的能量,叫做「邪氣」。

這就是人體自我疾病防衛的機制,
也就是「免疫力」,
也就是中醫學的根本大法:扶正去邪。

再回題。
胃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盛裝水穀。
當飲食進入胃袋中盛裝的時候,
心火就開始提高整個消化系統的能量,
讓消化機制完成。
第一步,就是先將胃中的飲食的純能量激發出來,
由脾接受。

心火對於胃袋加熱的時候,
如果胃的機能不夠,或是過食、過飽,
心火無法在正常的時間之中,
將胃裡的飲食能量激發完成,
胃袋裡面的食物就會有不正常的累積,
也就是「胃不和」;
而胃袋被心火加熱的能量團,就會卡在心的下方,
也就是胃袋的位置,無法動彈,
這也就是「心下痞」。

胃是腑;腑者,兩頭通利也。
被稱之為「腑」的人體臟器,
一定都是以下行通利為正常的運作表現。
胃的機能不足也好,能量在胃袋卡住也好,
就實際表現來看,都是外來飲食停滯胃袋中。
因此,以「瀉」來去除停滯積聚,
藉此恢復胃袋身為「腑」的應有運作表現。

胃袋得到通利,有進有出,
能盛裝,也能放行。
直觀來看,是胃袋得到了機能的健全,
但是再退一步,放大來看,
這也是心火得降,清氣得升的重要前導機制。

以健胃來健心;保全胃氣,進而護心。
中醫學理的博大精深,
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