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聊我以為的四診

在我的認識裡面,把脈使用的時機,
大概是病人的神志不大清楚,無法清楚表達,
或者是有些「真的」很不會關心自己身體變化的人,
問他「頭的什麼部位痛」、「是緊痛還是脹痛」也說不清楚的人,
在這種時候的最後手段。

我所認知的中醫師,在一般的狀況之下,應該都能夠靠問診來掌握病情。
然後再以此為基礎,用「感知」來了解病人的狀況。
像是說,當病人一走進房間,就能夠和病人「共鳴」,
同時感受到身體在某些部位的變化,這是我認為的,大致上「望而知之」的內容。

什麼是四診?
可能會有很多人會搬出許多「望聞問切」的「技巧說明」來解釋。
像是臉色如何如何,舌狀如何如何,
聲音如何如何,脈象又是如何如何。

這些都是四診的技巧之一,沒錯。
只不過,我所認為的四診,還有在這些技巧之外,
另外一種「感知」上面的體會。

那就是「共鳴」。

四診不過都是與病人「共鳴」,讓自己的身體產生與病人相同的感受,
進而了解到「原來病人就是這些部位,是以這樣的感受在生病的。」,
簡單的說,就是被病人「傳染」一樣的病,
藉此來認為病人不適的狀況為何的一種過程。

就以把脈為例好了。
我所經歷到的把脈,是當手搭在對方的脈上時,
身體馬上就會在某些部位出現不適感。
像是曾經在搭過某位朋友的脈的時候,
馬上能夠指出朋友在左側腹大腸約與肚臍同高的位置,
有水流腸鳴的感覺。
而朋友過去一直忽視這個現象,在不以為意的情況下,
就難以靠著「問診」而得知。
脈象對我來說,可供參考的比例,自然就會佔得較低。

另外也有,在把另外一個朋友的脈的時候,
右手前臂的筋肉突然有抽緊的感覺,
在對話之後也證實,朋友在前兩個小時才提了很久的重物,
右手臂有些用力過度。

聞診方面也有類似的效應,
像是只要和朋友通電話,我就能感受得到,
朋友現在喉頭不清爽,痰多,想咳,頭緊痛。
而望診方面,只要對方一進房間,不需開口,
馬上就能感受到畏寒,頸後強痛,是很清楚的外感證狀。

中國人的戲劇裡面,很喜歡把古代郎中塑造成,
一坐下看診,二話不說,就要搭著脈,自顧自的搖頭晃腦,
不發一語,然後才像算命一樣,「猜」對方生了什麼病。

在我的體驗裡面,以脈診所「傳染」的病氣的力道,最強。
如果一整天要以脈診,像一般的現代醫生一樣,看一兩百診,
恐怕醫生自己會先病死在診間裡面。

「四診」不是特技表演,是救人命的功夫,
也是有一定程度「職業危險」的一種動作。
奉勸有些喜歡看人「表演」把脈如算命的「特技」的人,
以及動不動只要把脈,不接受任何診斷法的人,
如果想要活命,也如果真的遇見了一位認真看診的醫生,
趕快把不值錢的偏見丟掉,全力配合診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