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廣告手法做到這麼「厲害」的廠牌

天天喝豆漿 28天改善血太油

 更新日期:2007/09/17 08:45 記者:周琪霏/整理報導
八成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飲食油又甜 天天喝豆漿九成五獲得改善

經由捐血者的驗血統計,發現乳糜血的問題日益嚴重,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首次針對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進行飲食習慣調查。調查結果發現八成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飲食習慣「油又甜」。連續4星期飲用具有健康食品認證的低糖高纖豆漿,並搭配北醫營養室設計之健康飲食準則。九成五的參加者成功改善乳糜血,一圓捐血夢,會中並邀請民眾分享成功經驗。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營養室 蘇秀悅主任說明,在這次的調查中,有乳糜血的捐血者,多為30-50歲年齡層,佔五成以上;且八成五都是男型捐血者。其中八成五的比例,屬於體重過重或肥胖,身體質量指數(BMI)超過24公斤/公尺2標準值。顯示體重過重與乳糜血症的相關性,也是身體健康的警訊。

蘇秀悅主任說明,乳糜血的成因主要是因為不當的飲食習慣造成,除油脂攝取過多外,過多的精緻醣類攝取,尤其甜食、飲料,都是造成乳糜血的原因。

根據2006年台北捐血中心調查,平均每月有2千袋乳糜血,造成捐血民眾的愛心浪費。為協助民眾改善乳糜血,台北捐血中心、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營養室與統一企業於七月初合辦了『拒絕血太油 認證豆漿宅配送』活動。邀請捐血民眾中有乳糜血症狀者報名參加,活動由北醫營養室設計符合乳糜血民眾的健康飲食準則,並搭配具有健康食品認證,可有效降低膽固醇的低糖高纖豆漿,進行一個月乳靡血改善計劃。2007/9/1於台北市南海捐血站抽血驗收,結果有高達九成五的乳糜血問題民眾因此成功改善血太油問題,順利完成捐血夢。

※※※※※※※※※※※※※※※※※※※※※※※※※※※※※※※※※※※※※※※※※※※※※

商業手法與醫藥綑綁,這是最讓人無法忍受的一件事。
因為醫藥是人們解除病痛時,無可替代的必需管道,
絕對不應該被「推銷」任何的消費。

尤其是把單純的食品硬要搞上使人誤認為有醫療效果,
甚至由政府出面做認證,用醫療專業者的形象做替身,
更是害人。

由一般的「西醫藥實驗」標準來說,
只要受驗者在連續使用該藥物一段時間之後,
如果原病情有任何細微的緩減傾向的可能,
甚至是沒有變化,都可以被認同是「有效」,
能夠「抑制」病情擴散。
這樣的結果,大約只要有十分之二的例子出現,
就可能被視為是「非常有效」。

而各種藥物的實驗反應,或是製造的合成反應,
也可以在實驗中多次重覆進行,
取「看起來最漂亮」的那次送交政府核可;
甚至與將來大量生產或正式應用時,狀態有「細微」的差異,
都是被認可的。
也就是說,無論任何實驗數據看起來有多麼漂亮,
出了實驗室之後,甚至是在該次實驗之外的結果,
是否仍然能夠這麼完美,都是一定要打上問號的。

這是公開的秘密,也是人人應該有的常識。

這家食品廠牌深諳此理,
先去弄了一個幾乎是有申請就能拿到的「健康食品」認證,
再和醫療機構做利益結合,替自己的產品背書,
用一般常見的西醫藥實驗手法,
假造出產品具有療效的幻象,誘人上當。
而事實上,宣稱或者暗示食品具有療效,
這已經是連在臺灣都公然違法的行為。

這種純利益結合的商業活動,公然違法的行為,
竟然還被當成「新聞」處理,
連購買媒體打廣告的經費都省下來了。
就行銷來說,可以打上滿分;
至於泯滅良心的部分,就看看老天的算盤會怎麼撥了。

一家食品公司不力求自己的產品用料更天然,
製造過程更合乎衛生,讓食用者使用的時候更放心,
而竟然花了大筆的預算以及功夫在旁門左道上頭;
當大筆的生產成本都消耗在包裝以及行銷上的時候,
還能剩下多少的成本,真正使用在產品的製造?

如果是由我來看,
我打死都不會去吃這家公司所出產的任何食品。

口瘡=要退火?

最近聽到一位朋友提起,
親人因為生了口瘡,
找了醫師看診,
拿了一些「清涼退火」的藥和方。

我聽到了,不敢對這位朋友說什麼。

一般來說,口瘡通常會被一般人當成是「上火」的指標。
也就是說,只要生了口瘡,
就會自認為是「我上火了」、「火氣大」。
有的人會喝一堆「清涼退火」的青草茶,
有的人甚至去抓一些號稱會退火的中藥,自己配來吃。
不說「一般人」,就連很多有執照、有學歷、長年執業,
甚至很有口碑的中醫師,
一看到口瘡,仍然會反射動作般的馬上開出涼泄的藥方來。

沒錯,當人體的機能過於亢進的時候,
尤其是在胃部出現機能過亢的問題時,
如果又夾雜了濕氣在其中,
就特別會容易出現生口瘡的情形。

但是,也正如我們之前一再提到的,
氣與血,陰與陽,是成對而需要相互平衡的。
除非真的是有外來的能量干擾,
或者是體內堆積了不正常的物質,
才需要先以「排除」為優先考量。
否則,「養正」仍然會是我們最優先的思考。

我們都知道,胃是盛裝食物的第一門關。
如果碰到消化機制上有了問題,或是吃了不對勁的食物,
都有可能讓食物或是水精停滯在胃中。
尤其是負責將物質能量化的脾,
如果沒有得到心火足夠的能量加持的話,
胃中的食物或是水精無法被加熱而上升到肺裡頭蒸著,
這也會嚴重影響到胃裡的運化效果。

尤其是嬰幼兒,胃氣很強,
胃中的能量狀態幾乎一直都是處在高峰,以應付肉體的快速成長。
如果因為吃了西藥或是不對的飲食,傷了同屬太陰的脾或肺,
「能量化」或是「蒸著」的機能都會受到影響。
濕熱停在胃中,無法入肺蒸著,
只好循胃經上升至環口一帶的口腔內膜堆積;
等到超過皮膜金氣能夠壓制的程度,就會破口,形成口瘡。

簡單的說,與其把原本就對人體有益的津液破泄掉,
不如強化脾與肺的能量,讓水精能夠散佈於五臟四肢,
病證自解。

若是習慣性的動不動就「退火」,
把原本正常的胃機能折損掉,
將人體應該吸收的水精破泄出去,
人體就會日漸虛弱。
沒有水精吸收,胃就會越想提高能量,加強食物蒸著至肺的效果,
但是因為缺乏可供運作的津液,脾與肺的機能又未能恢復,
熱與濕就越容易在胃中滯留不去,水精只好又上至環口處,
生成口瘡。

這就是火越退越大的標準惡性循環,
也就是一般人或是一般醫師開藥的思考盲點。
不止火越退越大,健康水準也會越往下坡變化。
正氣被破泄到一定的低水準之後,百病因由叢生。

要怎麼解?答案已經都在上面的內容裡了。
找到真正理解中醫藥理的專業人士,
他們一定都會有適合病患的處置方式可供解決。

至少,在我自己所知的範圍裡面,
碰到口瘡,用大熱藥而痊癒的速度,
絕對遠超過用一堆涼泄藥方的效果。

五穀為養:再談幾個中醫觀點的飲食邏輯

在《內經》的『藏氣法時論』中,有過如下的記載:

毒藥攻邪,
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
此五者,有辛酸甘苦鹹,各有所利,
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耎,
四時五藏,病隨五味所宜也。

很明顯的,在人們一天的飲食之中,
穀類是最重要的食物,因為它們養足我們的身體;
水果在身體機能在運行之中,能有輔助的功能;
肉類對於身體機能的增益,居於主要的地位;
菜類則是用來填充身體其他的所需部分。

大致來說,穀類的攝取是一定不可欠缺的,
而以此為準,接著需要重視的是肉類的攝取,
再來是水果,然後是青菜,以這兩者做為從旁的輔佐。
也就是說,一日的飲食,如果不吃穀類、肉類,
或是穀類、肉類的攝取不足,身體的補養就絕對會有問題。

所謂的「輔佐」的意思,就是說:
如果少量搭配一些,主力效能的表現會更好;
就算暫時不足,甚或是偶爾缺少了,也不會妨礙整體的效能。
就像一般機動車輛常會添加的「油精」一樣。
加了油精,車子的性能可能會更好。
但是,就算加了油精之後的效果再怎麼好,
也不可能會好過原廠在設計製造之時,所賦予機械在其天性上的極限;
如果因為油精能夠讓機械的表現更好,而不加汽油,只加油精,
不要說表現提升,恐怕車子根本就要報銷,喪失機能了。

當身體需要米飯的時候,如果刻意的不攝取,或是攝取不足量,
那麼首先會受到損害的,就勢必是脾胃系統了。
如果要說到養生,對於穀類攝取,尤其是米飯,就更不應該輕忽才是。

就中醫的飲食營養觀點來看,
純素食絕對是有害健康無疑;
只要一日中的飲食沒有足夠的肉類,身體的機制就難以健全。
相對於五果以及五菜的「助」或是「充」,
五穀以及五畜的「養」以及「益」,才是真正的主角。

坊間有說法指出:
不吃「澱粉」類的食物,可以維持體態苗條。
在探究其效果如何之前,我們要先知道:
「澱粉」是一種純物質,並非「物種」,它是沒有「物性」的;
用「澱粉」類來定義物種的性質對於身體的反應,
這也是毫無意義的。

事實上,若是將「不吃澱粉類食物」引申成「不吃穀類」的話,
那才是最可怕的陷阱!

上面我們提到了「五穀為養」。
也就是說,如果不讓五穀類的食物做為「主食」,
亦即:佔一日食物攝取量的最高比例,
身體的補養絕對會出問題。
如果是為了體態而喪失身體機能的健全,
做出這種本末倒置的事情,那就太可怕了。

更何況,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一句之中更指出了,
只要是人體當下有需要,服用適當氣與味的食物,
就能夠補足人體的精華,增益人體的氣機。
在「物各有其性」的大原則之下,
白米自是難以被其他的穀類以及食物所取代。

關於白米,最近還有其他的論點指出,
白米是「死亡食物」云云,就中醫的觀點來看,
這真是不可思議的離奇言論。

白米再怎麼精緻,也只不過是
「把稻米的穀粒打去外殼、胚芽之後的產物」而已,
它仍然是稻米穀粒的一部分,仍然保有自己的物性。
就像我們吃雞腿的時候,很少有人連大骨一起吃下肚一樣
(不過我偶爾是會把雞腿的骨頭吃掉就是了)。

如果有人說:
吃雞腿不吃骨頭,雞腿肉就毫無營養價值。
各位可以想想,這有道理嗎?這合乎基本的邏輯嗎?
如果有人吃雞腿的時候,會把雞腿上的雞皮剝掉再吃,
那麼,我們又是為了什麼非得堅持把稻米穀粒上的硬膜吃進肚裡不可?

至於鹽以及油,那就不需要多說了。
我已經不止一次的提到過,現代人吃的油都是人工合成油,
鹽也已經不是天然鹽,這些經過人工加工而改變純物質組成狀態的東西,
通通都是「毒」,這些由近代西方科技所誕生出來的怪物,
才是真正的「死亡食物」。

現代人吃油以及鹽會造成病變,不在於其行為本身有誤,
而是錯在「吃到不對的油以及鹽」。

如果人類應該要多吃生菜、水果才會健康,
以食文化之博大精深,全世界絕無能出其右的中華民族來說,
實在該當最早因為高血壓、心肌梗塞、痛風、腦中風、
各種癌病變、不孕等健康問題,而招致滅絕的民族了。

但是,現今世界所僅存,歷史超過五千年以上的文明古國,
卻只剩中國而已,這又是為什麼呢?

我在這邊提出的論點與推理,都是最基本的自然環境的現象,
以及淺顯易懂的邏輯道理;所有人都可以在日常家居之中,
輕鬆的用生活體驗來驗證其合理性。
因為勢必要符合普遍性的原則,才能算是真正的「科學」;
因為中醫,它正是一門不折不扣的科學。

就算是我們未曾聽聞過的論點,也只需要用「普遍性的道理」來檢驗即可。
縱使我們不了解那些艱澀的專業術語,
我們也可以輕鬆的透視在語言包裝之下,其內含道理的真假所在啦!
就算各種論點「日新月異」,也無足驚怪矣。

人參,津液,與退乳--從物種討論藥性

許多母親在哺乳的時候,會很擔心的一件事,
就是不小心吃到會「退乳」的食物或藥物。
其中,人參就是被認為會有這樣的效果的藥物之一,
不過,也不見得所有的「參」都會有這樣的作用,
而經過配伍之後,也不見會出現退乳的效果。

事實上,被稱之為「參」的藥物不只一種,
一般我們常聽到的就有粉光參(花旗參)、高麗參、黨參、沙參。
但是這些都冠上「人參」藥材,卻並不屬於同一物種。

我們知道,被歸類於同一物種者,
大抵上就是外觀、生長習性相似的生物。
這可以說是一種「約定俗成」的分類,因此,也會在不同的時空下,
及有變動,甚或有不同的分類認定。

因此,如果我們以「長得相像,生活習性相像的物種,
彼此之間應該會有相同的性質。」來思考的話,
我們似乎可以說:在西方生物學中,被歸類於同一分類之下的生物,
彼此的「物性」應該會也相近。
而一般來說,依分類層次來看,將生物進行至「科」以下的層級分類時,雖然偶有歧異,
但是在「科」的層級,卻少有變動。
所以,就我個人的看法來說,會大膽的以西方生物學的「科」,
做為認識物性的輔助工具,在「中西合併」、「科學化」、「近代化」的前提下,
從西方生物學的角度,來合參中藥學裡的物性描述。

回到前面的話題。
大抵上我們目前入藥所用的參,如粉光參、高麗參,
都是屬於五加科的植物;
中國傳統所用的黨參,以及沙參之中的南沙參(高山沙參),
則是桔梗科的植物。

我們知道:
乳汁原本就是藏在中焦的食物精華。
其生成以及在體內循行的方式,
不妨搜尋這邊以前的一些文章,可供比對。

基本上,當下焦的能量隨著胎兒產出而下降之後,
位能差恢復至上焦大於下焦時,乳汁會停止在胸部的堆積,
並且透過心火的加熱,化為乳汁而泌出。
也就是說,有幾個主要的機制會妨礙乳汁的泌出:
一、中焦脾胃中原本的津液就不足,無法上供上焦泌乳。
二、心火弱,有乳汁充滿的漲乳感,但是無法被加熱泌出。
三、下焦虛燥熱,位能差類似於懷孕的狀態,因此乳汁仍然被卡在胸部。

「參」在《本經》中的物性記載為:微寒。
屬於五加科的粉光參、高麗參,藥性的作用點偏向太陰,
手足太陰分別是肺與脾系統,因此與上述的三點機制較無關聯。

而桔梗科的藥材,主要的作用點會偏在心肺之間,
也就是說,如果是屬於桔梗科的藥材,性又偏寒涼者,
就有可能同時涼到心火,而出現上述的第二點妨礙狀況,
造成乳汁無法泌出,也就是「退乳」的現象。

在桔梗科中,黨參、南沙參、知母、貝母、天門冬、麥門冬等等的藥材,
都是偏涼潤的性質,
也因此,這些藥材都可能會造成「退乳」的反應。

至於所謂的「參苓白朮散」之中,
因為白朮的比例較高,而白朮偏溫熱,作用點又在脾,
依照火生土的機制思考,脾土的能量受到藥力提高時,
心火的能量也會因為不需分化力道供應脾土能量,
所以獲得了間接的提升。
在配伍之後的綜合效力之下,雖然有人參入方,
但是並不會有上述妨礙機制的形成。
因此,在配伍之後的效果為何,還是需要深熟藥性、藥理的專門人士指導,
會比較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