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紅眼症」

紅眼症恐慌 眼科門診人數增多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026/57/n1yg.html)

 更新日期:2007/10/26 09:27 記者:【陳怡妏/台北報導】

 流行性結膜炎「紅眼症」感染情形趨緩,之前流行時許多民眾擔憂不已,也在醫院眼科門診中引發「紅眼症恐慌」,求診者大增,醫師都會遇到紅眼民眾詢問是否罹患結膜炎,但這當中有不少人都只是過敏或乾眼症,平常根本不會看醫生,卻因為紅眼症流行而恐慌不已。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眼科主治醫師謝靜茹表示,最近診間有紅眼狀況的病人大增,而且天天都有非流行性結膜炎患者,紅眼原因多半是季節性過敏、乾眼症,有的人眼中甚至只有一點紅。

 謝靜茹表示,急性流行結膜炎的症狀與其他眼疾症狀其實不難分辨,如果只有紅眼、感覺刺痛情形,沒有眼皮水腫、眼分泌物增加症狀,應該只是乾眼症;過敏性結膜炎者會有眼紅、眼皮腫情形,但不會有黃綠色分泌物;而真正的急性結膜炎症狀,有眼部疼痛、眼睛癢、結膜下出血、眼瞼紅腫、眼分泌物增多,特別是黃綠色分泌物、畏光、視力糢糊等。

 謝靜茹說,根據門診紅眼症人數來看,流行期是從九月中旬開始,十月第二、三周人數爆增達高峰,目前感染人數已經趨緩,感染者以學童為多,20到40歲族群也是感染大宗。

※※※※※※※※※※※※※※※※※※※※※※※※※※※※※※※※※※※※※※※※※※※※※

在今年初的文章,「強圉大淵獻年疫病大勢」,
(http://tw.myblog.yahoo.com/il1942/article?mid=3982&prev=6272&next=7873)
我們就已經提到過,今年會是流感嚴重流行的一年。
尤其,今年是厥陰風木司天,「風」病會特別常見。
從日本年初的麻疹大流行,到現在臺灣似乎很熱門的紅眼症,
無一不是風病。

簡單的說,雖然有日本的醫界人士指出,
明年可能會有更嚴重的麻疹疫情,
事實上,如果就內經的六氣主客的角度來看,這是不可能的。
在六氣交盡之後,明年的主氣易位,
風病就不會是流行病的主證了。

肝開竅在目,眼睛有異狀,
主要就會先思考肝方面的問題。

秋氣主要為燥金,天乾物燥,
身體的血氣本來就比較少。

再加上本月初的時候,柯羅莎颱風來襲,
強烈的低氣壓造成身體血氣向外妄行,
全臺灣的民眾應該都多少受到影響,
多數人應該都有血氣偏少、偏燥的變化。

剛好碰上今年風病流行,血虛則氣強,又生風。
《論》中記載:
風氣相搏,必成癮疹。

眼睛紅腫發癢,尤其是眼白發紅,
就是肺金過燥,肝中缺血不得藏。
反正現在青菜也貴,
大家不妨就專心的大口吃肉,
多補補血吧!

除了加強多吃肉食之外,
多吃白米飯、山藥、雞蛋(尤其是蛋黃),
以及牡蠣等的貝介類,
有助於斂氣澀精,避免疾病的發生。

此外,下週四,十一月八日,就是立冬了。
時序進入冬季,燥金之氣逐漸轉弱;
到十一月二十三日,節氣為小雪,
走入六氣之末,這種紅眼症的病例就會大幅減少,
換句話說,也就沒什麼好特別擔心的了。

有關於「推薦醫師」的雜談

有的時候,朋友們問起我:
能不能推薦在他們住所附近的中醫師。
我都只能回答:
抱歉,我沒辦法推薦。

這倒也不是說,在市面上,
真的沒有任何能夠信賴的中醫師。
而是因為,
我從來沒有讓市面上的任何一位執業中醫師看過診。
既然連我自己都沒有親身體驗,
我就更不可能做任何的推薦或是建議。

如果我自己生病了卻不是去找那位我推薦的醫師看診,
而我自己卻還敢向他人推薦或建議,
我認為,這非常的不負責任,
其心可誅。

話雖如此,固然我沒有親身的體驗,
但是卻常聽見朋友談到自己的經驗的時候,說道:
某某在網路上「很有名氣」的醫師,
實際上看診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例如說:
看診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三至五分鐘左右,甚至不及;
不理會、不重視病人主述病證的狀況,
有的還會反駁病人的主觀感受經驗描述;
會販賣、推薦病人吃「營養食品」;
並不自己親身進行四診,而是交由其他的醫師代行;
醫師不怎麼觀察病人,
而只是看著病歷就埋首開藥。

我之所以只提到「看診的狀態」,
這是因為:
醫師是否能把病人的病情治療好,
有的時候,並不完全是醫師單方面的力道,
就可以辦到。

診、療,這是醫、病雙方都要盡全力去完成的事情。
病人自己都不對自身的生命積極、負責,
或者,醫師在碰到病人之前,病人已經開過刀,
切除過臟器,甚至使用過破壞性很強的西藥。
這些因素,都是醫師很難以著力,
卻又是深深影響病情進展的關鍵部分。

當然,因為我沒有真的去讓這些醫師看過,
所以我也不能確認,
該位醫師在當場的確是沒有做好診察的過程。
不過,我倒是覺得,如果我在這邊提出來,
供所有朋友們參考,做為自己在尋找合適自己的醫師時,
一些重要的判斷依據,
這應該也是有意義的。

另外,或許朋友們在網路上看過的文章多了,
也會直接問起:有沒有值得推薦的經方派的醫師?

關於這個話題,我的想法是:
雖然在學術上,會有所謂經方派或是時方派等的區別,
但是我認為,在實務上,
幾乎是沒有純粹的經方、時方之別。
真的完全只依據《傷寒雜病論》中的方子來開藥的醫師,
恐怕是沒有;
就算不是完全照著《傷寒雜病論》裡的方子來開藥,
也不能就說不是經方派的手法。

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經方或時方派醫師的區別,
只有「是否認識了真正中醫學」的醫師的區別。
真正念通了《內經》、《本經》、《論》的中醫師,
自然就會知道,要怎麼才能把病人真正的治療好。

有的藥方,一看就知道不合於《內經》、《本經》的道理,
有的論治手法,很明顯背離於《內經》、《本經》的論述,
對於敢用這樣的醫學知識執業,
可以說是只靠運氣在治病人的醫師,我也只能說:
人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經方、時方的區別,可能只有在研討某首藥方,
或是對於某病證的判斷與處置等的事項上面,比較有意義。
再說得更直接一點:
這件事是不需要一位「病人」去在意,
也應該是沒有能力可以判斷的。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說,卻也不是在告訴大家:
完全不要關心醫學的知識,
不要在意醫師究竟做了什麼處置。

就像仲景在《論》中的自序裡所提到的:

留神醫藥,精究方術,
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
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

至少,若是真的不小心碰到了庸醫,
例如說:
知道自己有太陽證外感,
就不應該被開涼泄退火的藥方。
在遭到誤治之前,能先保全自己的生命,
避開危難。

醫學造詣在不及於救人程度之前,
這仍然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
也是我在這邊,透過文章,
與各位朋友聊了這麼多有關於中醫學內容的用意之一。

我認為,中醫學是很值得所有人,
尤其是你我炎黃子孫,去好好深入研究的一門通識科學。
上過幾堂物理課,並不需要非得成為當代物理學大師,
但是可以知道水往低處流,熱漲冷縮等等的普遍性道理。
相同的,念過中醫書,並不需要非得有開方論治的能力,
但是可以認識萬物各有其性,風暑濕燥寒熱,六氣之變。

若是有心要通達於中醫學領域,有所大成,
那就又是另外一番不同層級的決心和努力了。

祝福各位朋友,都能找到合適於自己的醫師,
保持健康的身心。

雜談科中品牌差異

前兩天與一位朋友聊天的時候,
這位朋友說道:
上次我服了小建中湯,但是沒有出現期望中的效果。

我聽了朋友的狀況,覺得應該在辨證上是沒什麼問題的,
所以又問起了:
是哪個牌子的?
這才知道,與我平常慣用的品牌不同。

後來又聊了一會兒,提到,
應該是太陽病的桂枝湯證的例子,
服下科中後卻沒有得到理想中的效果。
再細問之下得知:朋友所用的科中,
也是與我平常慣用的品牌不同。

雖然在效果的層面上,不見得能完全歸咎於品牌的問題,
不過至少這件事情可以告訴我們:
就算是同一首方,如果用了不同的藥廠品牌的科中,
也可能會因為各種的因素,
像是:藥材的來源與品種不同、炮製過程的不同、
組方比例的不同、最後加工手法的不同,
造成藥效的不同。

就算是科中,如果要講究效果的話,
我認為,勢必也要對於品牌以及服法,
再加以深入講究才行。

雖然我曾經聽過,有的人對於「科學中藥」這個名字之中,
「科學」二字,很有不認同的意見,
但是對於我來說,
當我身在臺北,所能買到的某個廠牌的某首方子,
能夠與同一個時候,
在臺中或是高雄所買到的同廠牌、同一首方子,
具有相同的效果,
這樣,就已經很科學了。

除去組方比例的不同,
以生藥製作中藥方時,最為讓人傷腦筋的,
就在於:藥材的品種、藥材的品質、煎煮的方法。
這三大項要因的變動,很能夠深切影響到藥效的好壞;
而我認為在其中,又以藥材的品質,最為難以掌握。

先不說刻意造假、仿冒,
就算同為真品的藥材,也是有因為生長條件的不同,
而有效力略好或是略差的分別。
我們在上菜市場買菜的時候,對於不同的食材,
總會用不同的方式或是條件,來鑑別其新鮮、優劣的程度,
當然,藥材也不例外。

若是換作餐廳的廚師,想必也會對於進貨的食材的品質與品種,
來決定料理的方式。
如果貨源變了,食材有所變動,料理的手法、食譜的比例等等,
勢必也要有相對的變動,
否則,同樣的一道菜,風味肯定不同,這是無法端上桌賣錢的。

有的時候會聽到朋友說:我會在我家附近的藥行配藥來服用。
但是對於我來說,若是並非很肯定該家藥行的藥材品質穩定,
而且能夠排除品種的問題,
更沒有老闆有意識或是無意識的「賣假藥」的狀況,
我是絕對不會冒險,
敢放膽子在「確認藥效」這件事情上頭偷懶。

說得直一點:
有人敢把連自己都不知道品質好壞,
甚至不知道真偽的藥材吞下肚,
但是,很抱歉,我不敢。

名貴的藥材,像是吉林參、蟲草、鹿茸,
因為價貴高昂,利潤大,造假、仿冒的狀況也多,
不是鑑別藥材的老手,根本無從防範其騙人的花招。
就算是較為平價的藥材,像是葛根或是柴胡,
品質優劣之間,差異也非常的大,明顯足以影響藥效。

總的來說,生藥煎湯,效果是會大於科中。
但是,這個結果是要建立在:藥材的狀況有相同的水準之上。
若非如此,在無法確立生藥煎湯的所有變因之前,
科中在便利性之外,仍然會是我的第一選擇。

以下談到的用方感想,是我的個人經驗,並非唯一的準則,
就算朋友們有不同的親身體驗,也不妨姑且參考看看。
桂枝湯與小建中湯,我會選擇明通;
白虎湯或是甘麥大棗湯,雖然比例稍異於經方,
但是我還是會選擇使用順天。
小柴胡、小青龍,明通與順天的比例都與經方相差過多,
若無調整,通常是吃不出經方的效果。

其他的成方,或互有高下,或相差不多者,
我都只限於明通與順天之間做比較,
在這邊恕不一一談述;
其他品牌的成方或是單味藥,我的個人經驗不足,
就無感想可供分享了。

傷寒六經恐怕得要是經絡

近來在網路上讀了一篇文章。
我先轉貼一小篇段落於下:

毋庸諱言,六經病與臟腑相配,還存在一些問題,
這就是喜多村直寬說的「動輒彼是紐合」。
因為既以太陽、陽明、少陽為三陽,
太陽病明明有許多條文是肺的病(如桂枝加厚朴杏子湯證、麻杏石甘湯證、小青龍湯證),
但因為肺為手太陰經,就放不進去;
同樣,手太陽屬小腸,而小腸的作用是分清別濁,
其病變與消化系統關係更密切,要放在太陰病,又因是陽經,所以為難。
其他的陽明(手陽明大腸、足陽明胃),少陽(足少陽膽、手少陽三焦),
少陰(手少陰心、足少陰腎),厥陰(手厥陰心包、足厥陰肝),
基本沒有大問題。
故肺雖為手太陰,從臨床實際出發,卻隸屬於太陽病,
小腸雖為手太陽,則隸屬於太陰病。
從原文看,這是沒有辦法的處理辦法。

這個段落是出自一位近代名家的著作之中。
因為我沒有看過整本書的全文,所以不好單獨對這段文章下什麼註腳。
不過,我倒是想要來聊一下:
傷寒的分類與傳經問題。

在《論》中,是以「六經」: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
來把外感做六個深淺層次的分類。
它可以單純的代表受感的部位,
也可以做為病情輕重的判斷依據。

如果單就由陽至陰,由強至弱來看的話,
這似乎與一般來說的排序:
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
有一處不同。

我們都知道,臟腑不是獨立運作,
經絡也會與彼此,以及其他別經臟腑交錯聯絡。
就一臟一腑一經之證來斷言病屬何經,
以我的說法來說:未免流於小器。

少陽,其實是我覺得很重要的一經。
就好比說,有人認為桂枝是太陽經藥,
入肺、入心、入膀胱之類云云。
我卻想說:桂枝入少陽經,能由陰生陽。
厥陰出少陽,陽氣源源不絕,何患太陽有邪?

或者應該更進一步說:
病在太陽,藥不一定要施在太陽。
內經有提到,仲景也說過,治肝先實脾;
說是治肝,但是藥味的力道卻可能多在強健脾胃,
這一點也不奇怪。

同樣的,既然有所謂「肝乘脾」的說法,
就表示,肝有病,證見於脾,這是很普通的現象。
就連陽明都分有:正陽明、太陽陽明、少陽陽明,
光說個「發燒」或是「腹瀉」,也不可能判定此為何經之病。
蓋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陽證、陰證皆能令人瀉,尚且分熱利、寒利。
既然有此普遍性的現象存在,硬把肺臟有變限定為肺病,
不亦怪哉?

六經傳變,重點就在於:
身體是經由經絡串連而成;
既有橫寬,也有縱深。

經絡所及,影響所及,
就因為有縱與橫的因子在交錯,
所以病證在身體之中來往,變化極多。
就因為變化極多,不可勝數,
所以才需要在進退攻守之間,找出一套準則。
這套準則能夠發揚,能夠彼此融會,
它的原理必需簡單而清楚,
才能夠將各種變化還原、歸類成為基本的應對條件,
符合特定條件的狀況,就必然是能夠用對應的原理處理完全。

我們都是透過證來認識病,
中醫說到的病,就已經是「一組特定的證」。
在這麼多證的排列組合之中,
又必需先整理出各組的共通特徵。
如果有人能夠把病證用不同於六經的方式做歸納、整合,
成為一套簡約而具有普遍性的條理,
並且實際運用於「把病給好」之中,
那麼,不以六經來論治,當然也就無所謂啦。

六經貫穿臟腑,少陽通達陰陽。
如此而已。
與其煩惱此六經可能非彼六經,
不如先擔心:自己可能還沒真正的認識清楚六經。

疫苗真的不能打

你知道嗎? 流感疫苗含汞
更新日期:2007/10/01 16:40 記者:記者韋麗文、李樹人/台北報導
給家長說明未告知

你知道今年衛生署首度提供給國小一、二年級學童施打的免費流感疫苗含汞嗎?官方、醫師都說OK、沒問題,但有些消息靈通的家長已提心吊膽,害怕心肝寶貝打了疫苗之後,會否過敏或增加自閉症的風險。

疾管局今年向國內外四大藥廠,總共採購了269萬劑流感疫苗中,還是以含汞流感疫苗為主,不含汞的疫苗所占的比率並不高。且提供給國小一、二年級學童的多劑型疫苗更全數是含汞的。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表示,多年來許多嬰幼兒施打的疫苗都含汞,因此才未在家長同意書特別說明流感疫苗含汞;但未來採購疫苗會朝向不含汞努力。不過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汞是有毒的元素,對過敏體質的孩子有疑慮,萬一出問題讓人擔心。他認為官方應事先詳盡告知家長。

部分家長心有疑慮

長庚兒童醫院小兒心智科主任張學岭指出,導致自閉症的原因為何,至今還沒有定論,因此更無法推論汞是不是導致或誘發自閉症的原因,雖然確實很多人在討論含汞疫苗與自閉症的關係,卻始終缺乏大型研究證實,世界上也沒有一致的看法。

張學岭說,門診時常會有自閉症孩子的家長,要求進行微量元素檢驗,若是檢驗出體內含汞量較高,家長就會把孩子帶去毒物科,進行螯合療法,試圖將體內的汞排出。

醫生:愛孩子還是要打

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指出,疫苗添加汞,是做為保存劑使用,以疫苗中的微量汞,注射流感疫苗是安全的,就算把常規接種的所以疫苗含有的汞全部加總,也在安全範圍。他強調,「愛他就要打」。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說,自閉症孩子的通常會驗出較高的汞,但是汞從何處而來,是否真的是疫苗導致,並無證據,也從來沒有傳出過疫苗的汞傷害,請家長放心讓孩子接種。

※※※※※※※※※※※※※※※※※※※※※※※※※※※※※※※※※※※※※※※※※※※※※

如果中藥因為含汞、含馬兜鈴酸、含……就不能吃的話,
各位,為什麼官員又說,可以打同樣含汞的疫苗?

藥廠要賺錢,官員們便賣力的把國民的命給賣掉。
好個大有為政府。

有汞不OK,有汞卻OK,都是同一批人說的。
這也是我們的大有為政府。

「多年來許多嬰幼兒施打的疫苗都含汞,因此才未在家長同意書特別說明流感疫苗含汞」,
也就是說,多年來,農產品都含抗生素、荷爾蒙,藥物與重金屬殘留,及其他有害物質,
因此各項農產品與食物的標示之中,就不需要特別規範說明,也不必限制使用?
真是完美的邏輯!

現在官員們也自白了,
他們已經讓這麼多年來的幼小國民全部暴露在汞中毒的高度危險下。
明知道含毒,還打那麼多隻含汞藥劑,好像在開玩笑一般。
如果還有父母堅持要為小孩子打疫苗,
我會認為這些父母根本就想直接殺人,和孩子有仇。

「愛」?留著死後向老天辯駁,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