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間盤突出(HIVD,Herniated Intervertebral Disc),中醫只有「推拿」?

中、輕度椎間盤凸出 可試試推拿治療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27/78/1k7d5.html

 更新日期:2009/05/27 04:09
記者余雪蘭/嘉市報導

一名卅多歲的沈姓婦人搬東西傷到腰、下肢痠麻,檢查發現是椎間盤突出,壓迫到神經,婦人因擔心手術風險及後遺症,尋求中西醫合併的徒手推拿復健治療,幫婦人突出的椎間盤推回原位。

嘉義醫院中醫師呂炳昇表示,椎間盤突出採用純粹的西醫治療,往往要動刀,但若是輕、中度的椎間盤突出,以中西合併的徒手推拿復健治療,輔以服用中藥,可以不用動刀。

沈姓婦人是在工作時,搬重物導致椎間盤突出,骨科醫師建議她開刀治療,但她擔心脊椎手術可能導致不孕,於是轉向嘉義醫院中醫師呂炳昇求診。

呂炳昇以牽引手法,利用身體背部後縱韌帶的張力,把沈姓婦人突出的椎間盤推拿歸位,經3次治療後,解除婦人下肢痠麻的問題。

呂炳昇強調,徒手治療椎間盤突出若經2、3個月仍不見改善,可能是重度椎間盤突出,靠推拿已推不回去,必須開刀治療。

※※※※※※※※※※※※※※※※※※※※※※※※※※※※※※※※※※※※※※※※※※※※※※

現在的中醫,好像很厲害。
又有大型教學醫院,又有很多科系,也有很多學位可以拿。
大家都越來越有名氣,可是越來越常叫病人「中西醫合併」治療。
甚至更常聽到的是「感冒去看西醫啊」,或者是「去西醫做了檢驗報告再來」之類的言論。

有很多現代人,包括許多現代的中醫師,
都覺得應該要開一刀才會好的病,其實並不是都非開刀不可。

至於上面提到的這種椎間盤突出的問題,
現代的中醫好像也只能說,「輕、中度」的病況,才能用「推拿」來處理。
甚至中藥是拿來「輔助」用的。

如果稍重一點的病況呢?
如果不使用推拿、復健的手法呢?
如果不開刀呢?

好像就無解了。

似乎人類的健康到這邊就已經失去一切希望。

我們知道,脊椎在人體的背後,屬於陽面。
而脊椎本身與督脈同一個位置,兩側又被太陽經夾著,而督脈治同少陰,
這根本整個就是腎系統的問題,主因是能量在陽面的輸出力道不足。

在脊椎兩側的能量,如果輸出強度不夠,筋的約束力與彈性不足,
肌肉就無法自然的把骨節「夾」入定位。

當然,如果長久的姿勢不良,像是駝背、蹺腿,
或者是不均衡的施力,像是揹重物,
這些外來的因素,當然也會造成肌肉的虛勞,進而影響筋肉束骨的效果。

如果要講「輕度」的病況,那應該是在除去外因響影之後,
健脾胃,加強肌肉的力道,或補個腎,避免復發,就行了。

如果是重度的狀況,
那就非得從加強腎在往陽面輸出的力道著手不可。
只要壓力夠,能量的強度自然就可以把骨節壓回定位去。

而通常能量輸出不足,會認為有虛,虛就會生風。
把這一段的風給推出體外,自體的能量輸出就不怕會遭到阻礙而被削弱了。

不然為什麼全身上下這麼多骨節,卻不會一天到晚此起彼落的自己鬆脫開?
這就是筋肉束骨的力道使然。

今天做了復健,推拿,但是筋肉的力道並沒有回復到正常強度,
這樣的效果能夠持續多久,就非常令人懷疑了。
除非患者有錢有閒,天天可以跑復健中心去做物理治療啦。
否則,這總非長久之計。

當然,如果是去開刀,甚至切掉突出的椎間盤,
失去的組織難以再次回復,這就算是真正的不治之症了。
這是西醫的拿手領域,把人體當車子修,剪剪貼貼,補個零件之類的,
這我們就不必多加闡述了。

喝尿,蜂螫,緊急保命

虎頭蜂螫300針 農民喝尿保命?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25/78/1k2fy.html

 更新日期:2009/05/25 04:09

〔記者謝銀仲/嘉義報導〕春夏交替,山區常傳虎頭蜂出沒傷人!嘉縣梅山鄉太和山區61歲農民鐘旭駿10多年前搶修水管時誤觸虎頭蜂巢,遭蜂群攻擊,在身上留下300多針傷口,但奇蹟似存活,而且5天就出院,令醫生驚訝,百思不解,鐘旭駿說,可能是事發後他總計喝了上萬CC尿液中和蜂毒,才得以保住命。

誤觸蜂巢 遭數百蜂群圍攻

在山區種茶和水果為生的鐘旭駿,回想10多年前遭到整巢虎頭蜂痛叮的慘痛經歷,仍心有餘悸,他說,那天為修補跨越溪谷水管漏水,拉人力腳踏式纜車吊在半空作業,不料纜線勾到下方虎頭蜂窩,憤怒蜂群就朝他攻擊,因人在空中吊籃內無處躲藏,頭部及雙腳被螫了300餘針,撐著最後力氣回到地面,人就昏厥不醒。

鐘旭駿弟弟鐘旭亮當時看到,因曾研讀日本人所著尿療法書籍,腦海中浮現尿液可救人,在兄長吊掛半空中垂降逃命時,就硬擠一泡尿在保特瓶內準備救人。

灌童子尿 其弟請小學支援

鐘旭亮說,兄長落地時瞳孔渙散,他試著撬開嘴巴灌入尿液,並打電話向鄰近國小請求由學童支援「童子尿」,並在兄長就醫途中一路為他灌尿,送到嘉義地區一家醫院時,因傷勢過重遭拒收,改送台南成大醫院,在醫院的前3天還聯絡成大附近的某國小支援學童尿液,瞞著醫護人員偷偷灌食

成大當年含鐘旭駿有3名遭虎頭蜂叮螫患者,鐘旭駿遭叮咬300餘針,其餘2人遭叮咬10餘針,但傷勢最重的鐘旭駿竟然只在醫院住了5天就出院,另2人因嚴重腎衰竭,一人喪命,一人洗腎渡日

5天出院 指上萬尿液救命

因虎頭蜂毒性強,只要螫10下就可能致命,何況被叮300多下,鐘旭駿奇蹟復原,引起醫護人員好奇,追蹤觀察好幾年,並詢問鐘旭駿到底吃什麼秘方?鍾旭駿起初因喝尿不好意思啟齒,後來才全盤托出。

鐘旭駿認為,可能是尿液中阿摩尼亞中和毒性,才讓他得以存活,如今除雙腳和頭部留下密密麻麻蜂螫後疤痕外,並無其它後遺症,他也提醒民眾野外活動,如遇蜂螫,應儘速逃離蜂群攻擊警戒線,且撒泡尿應急,再迅速就醫。

※※※※※※※※※※※※※※※※※※※※※※※※※※※※※※※※※※※※※※※※※※※※※※

醫師看法 尿液減緩癢痛感 治蜂毒沒根據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25/78/1k2fz.html

 更新日期:2009/05/25 04:09
〔記者謝銀仲/嘉義報導〕梅山鄉鐘姓民眾被虎頭蜂叮咬300餘針奇蹟存活,鐘某認為與其就醫途中及住院期間喝了大量尿液有關,中、西醫師均認為人體尿液含有尿素,可轉變成氨,氨確可減輕被昆蟲叮咬癢痛感,但適用外敷,對喝尿可治蜂毒?認為並沒有科學證據,都持保留看法。

嘉市銘冠中醫診所中醫師邱振城表示,中醫典籍指尿液有降火、解毒、消炎、止血、去痰等療效,民眾野外活動遭昆蟲叮咬可用尿液外敷減輕癢痛感,但仍應儘速就醫處理,喝尿液治療蜂毒,可能是坊間偏方,中醫典籍並沒記載

聖馬爾定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醫生蔡智能說,一般昆蟲毒液屬弱酸性,人體尿液基本上也是酸性,喝尿液中和蜂毒、治療蜂螯,並沒科學根據

蔡智能表示,有人被昆蟲叮咬後只稍微疼痛,並無大礙,但有人產生過敏性休克,呼吸急促,血壓不穩定,有致命之虞,需補充大量水分穩定血壓、舒緩血管擴張,才能活命。

蔡醫師說,鍾某遭蜂螯後,陷入昏厥,家人為他灌了大量尿液,人體尿液水份含量很高,鐘某喝了很多尿,就如同在醫院打點滴,尿液適時發揮補充水分功能,與治療蜂毒應無直接關係

※※※※※※※※※※※※※※※※※※※※※※※※※※※※※※※※※※※※※※※※※※※※※※

正牌醫生們有高學歷,有數十百萬診的臨床經驗,有權威,有社會地位,
但是就沒能把人救活。

大醫生們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不願意思考是否自己所學的醫學能力有所不足。

如果喝尿等同於打點滴,那麼另有一位喪生,一位永久洗腎的病人,
這兩位嚴重腎衰竭的患者,是因為點滴打得不夠嗎?
那麼這個點滴打得不夠,究竟是醫療疏失,處置不當,
或者根本是醫學素養不足?

如果只是單純的「補充大量水分」就能穩定血壓,
那麼整間臺南成大醫院的醫生,都不懂得這個道理囉?
還是葡萄糖水等等的輸液的品質,遠比不上近萬㏄的尿?
是成大的輸液不當,或是點滴製造商偷工減料?

只要醫生們一天不鬆口,
不肯承認被虎頭蜂螫其實在西醫的眼中是沒藥醫的,
平民老百姓們就要多一天被蒙在鼓裡,
一樣被教育成盲目的「只能送醫院」,卻完全不知道還有別的處理方式。

連地區醫院都會因為傷勢過重而拒收的時候,
這些只知道「只能送醫院」的民眾,
又將何去何從?

醫院可以用拒收來自保,那麼誰又要來保護民眾的健康?

如果連中醫都只知道死背「某某藥是某某病的仙藥」,
不從物性來理解藥劑的效能,都以一句「藥典沒記載」來帶過,
那又怎麼能夠稱得上是一位有專業素養的合格有牌中醫呢?

從物性來看,其實不難理解。

人尿就是在人體的尿道、膀胱、腎等水的循環通道中流通的液體。
在喝下尿之後,自然會最快往這些水的循環通道流通。
所以人尿在支援腎系統加速運作上,
有著一般清水,甚至是葡萄糖水,所遠遠比不上的效果。

所以仲景在白通加豬膽汁湯方中,
以人尿合豬膽汁與湯藥,令人服下,以治腎衰弱不能制水而導致的下利不止。

正因為如此,在緊急的時候大量飲用人尿,
才避免了乖乖送醫,卻可能因此送命的「嚴重腎衰竭」的危機。

人在受到蚊蟲叮咬之後的紅腫痛癢,要靠身體大量的氣來推出體外。
遇到重證的時候,
一般又輕又涼的消炎止痛法,在這種時候根本無效。

更何況人尿易得,送醫還會被拒收。
當真的有人被蜂螫的時候,這種「用尿處理沒有科學根據」的說法,
又哪裡有「科學根據」了?

不過,
喝尿畢竟只屬緊急處置,不能做為一般養生保健。
否則只會過度加速腎的代謝,甚至動了腎氣,
讓人縮短壽命。

講座最新消息(09/05/22)

1.臺北三期的朋友請注意:

因為明天(23日)國中基測的關係,中崙高中教室不出借,
所以臨時休息一回。

我也是剛才媽媽講座開始前,才自己發現這個狀況,
所以不及提早通知,非常抱歉。

2.下週因為逢端午連假的關係,
週三輕講座,
週五媽媽講座,
週六臺北三期講座,
全部休息一次。

慢性濕疹可以這麼處理嗎?

美實驗 泡澡加漂白水改善溼疹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19/4/1jq5t.html

更新日期:2009/05/19 02:57 林家群/綜合報導

美國一項研究指出,有慢性溼疹困擾的小孩,若能在洗澡時加一點漂白水泡澡,症狀可獲得顯著改善。不過《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網的報導建議,由於這種作法有風險,使用前應該先向專家請教為妥。

BBC引述英國「雪菲德兒童醫院」皮膚科醫師寇克(Mike Cork)的話提醒:「不當使用漂白水,會對有異位性溼疹的小孩造成很大的傷害,但如經專家指導正確使用,就像這次美國的實驗顯示,將對小孩有很大幫助」。

美國芝加哥西北大學最近對卅一名小孩進行泡漂白浴能否改善溼疹的實驗,共分為泡漂白浴的實驗組與泡一般水質的對照組,實驗組的小孩泡澡時在滿滿的浴缸中加了半杯漂白水,每周泡兩次,一次泡五到十分鐘,為期三個月。

另外,實驗組小孩也被要求在鼻子塗抹局部抗生素藥膏(因鼻子是金黃色葡萄球菌易滋生之處),對照組的小孩泡澡時則未加漂白水。結果發現,實驗組小孩的溼疹症狀比起對照組的小孩改善五倍。

主持該項研究的艾咪帕勒(Amy Paller)博士說,這篇研究結果將受到注目,因為小孩從泡漂白浴中獲益明確,讓他們決定縮短研究時程。該研究結果已在權威醫學期刊《小兒科》(Pediatrics)五月號上發表。

長久以來,小孩如罹患金黃色葡萄球菌引起的溼疹而造成慢性皮膚感染,通常極不容易醫治。但醫界的研究也發現,皮膚上細菌的數量與溼疹的嚴重有關連性,細菌造成皮膚發炎,會讓皮膚防菌的能力削弱。

帕勒說:「洗漂白浴讓溼疹症狀漸獲改善,漂白浴也讓罹病小孩與家長最感頭痛的復發問題不見了。我們認為漂白劑中有抗菌物質,讓皮膚上的細菌變少,使它不再復發。」

寇克教授則再度提醒所有家長:「別看了報導後,就把漂白劑往小孩的洗澡水中倒下去,得先與專家諮詢再做,如果小孩溼疹的症狀若一直無法控制,也該去找醫師診療。」

※※※※※※※※※※※※※※※※※※※※※※※※※※※※※※※※※※※※※※※※※※※※※※

我本來以為這是一則遲到了快要兩個月的特大號愚人節玩笑,
沒想到我拜了一下估狗大神,咚,
還真的跳了出這樣的正式發表。

就在文中所說的西北大學的官網裡頭:
http://www.northwestern.edu/newscenter/stories/2009/04/pallereczema.html

嚴格來講,這樣的推論也不能算沒道理。
因為這位博士的確在濕疹患者的身上發現了一些細菌,
而漂白水剛好可以殺死這一些細菌,
所以「漂白水可以改善濕疹」的結論就跑出來了。

不過漂白水是否同時會殺死身上什麼其他的細胞,
或是抑制了身體其他什麼樣的機能,減弱了什麼身體分泌物的效用,
或者是對於像肛門,尿道等等較敏感的身體部位是否有負面的影響,
這位博士在興奮的發表了她的重大發現之餘,
好像都沒有提及。

此外,在原文中提到:

Paller's study was funded by investigator-initiated research grants from the Society for Pediatric Dermatology and the Neutrogena Corporation.

(帕勒的研究是由來自於小兒皮膚科協會和露得清公司所發起的「開創性調查者研究獎助金」所贊助。)

所以對於這項研究結果,與露得清公司,或者是該公司背後所屬集團,
嬌生(Johnson & Johnson)公司之間,有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我們也是不得而知。

至於我們究竟有沒有比漂白水更好的解決方案呢?

當然是有的。

仲景也多次到:「風氣相搏,必成癮疹。」
或者是:「……無陽,不能作汗,其身必癢也。」

出疹,發癢的問題,是身體的氣的強度無法大幅勝過風,
所以在體表發生相互交纏而難分勝負的狀況。

如果是身體的不能發汗而發癢,
其中的一個例子,就像【6.24】條文中所提到的一般:
「……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癢。宜桂枝麻黃各半湯。」

就是說,只要讓人體的陽氣獲得輔助而提升的話,
微微發一點小汗,人就會好。

相對於一定永遠無法殺光光的細菌來說,
提升自體的生理機能,似乎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慢性濕疹可以這麼處理嗎?」

希望我只是像在問「汽水可以搖嗎?」的小貓一樣,多慮了。

大家不愛吃鹽,卻愛吃福馬林?

黑心菜脯泡福馬林 早已下肚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19/4/1jq28.html

中時 更新日期:"2009/05/19 02:57" 許素惠/雲林報導

 很多人都吃了▲雲林縣衛生局、調查站,在水林查獲大批疑似添加致癌物質福馬林的黑心菜脯,色澤較白淡(圖),已有部分流入市面。(許素惠攝)

「這就是我們吃的菜脯嗎?架恐怖!」水林鄉蕃薯厝一廢棄豬舍內,雲林縣衛生局會同調查站,十八日查獲一百廿七公噸疑似含福馬林致癌劑的黑心菜脯,證實有流入市面,初估業者年出貨量逾十萬公噸,泰半疑流入南北雜貨盤商、傳統市場、餐廳與大雜貨店。

據了解,業者李有通、李吉男兄弟均罹癌北上就醫,無法接受偵訊,暫無法掌握黑心菜脯精確流向,雲林縣衛生局呼籲有向李訂貨的商行,主動與該局聯繫,以免問題貨品擴散,連絡電話:(○五)五三七三四八七。

廢棄豬舍當工廠 年產十萬公噸

縣衛生局官員昨天會同調查站幹員,前往水林鄉大溝村九鄰大溝路一六○號這處三百坪廢棄豬舍搜索,一打開紙箱,一股濃郁的藥劑味撲鼻而來,嗆得大家立即掩鼻閃避,「好恐怖,這能下肚嗎?」

經清點共有一萬一百十六箱,每箱十二公斤裝,合計約一百廿七公噸。查緝人員抽檢兩件檢體,餘逐一貼上封條。

屋主李定國供述,李氏兄弟三年前向他租屋,貨車便頻繁進出,他發現存放的都是菜脯,但不知道竟然都是要人命的黑心貨。

最不可原諒的是,李氏兄弟去年才被查處,不到半年又遭檢舉違法。衛生局食品衛生科長吳英郎指出,去年十一月在李有通工廠查獲五千九百多箱,驗出高達兩百 ppm的甲醛(俗稱福馬林)及防腐劑含量,嚴重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開罰六萬元,全數查扣,沒想到業者昧著良心隱瞞並隱藏數量更多的黑心商品。

去年黑心菜脯有許多流入市場,衛生局緊急向中部一南北貨批發商追回四十多箱,餘業者供稱賣給餐廳、傳統市場、雜貨店等,泰半已被消費者吃下肚

業者罹癌就醫 疑長期接觸致病

吳英郎表示,甲醛是用來浸泡動物標本、屍體的化學劑,有致癌危險,嚴禁用於食品,若檢測出又含福馬林,將依法移送法辦,而李氏兄弟罹癌可能與長期接觸福馬林有關

衛生人員特地轉往工廠清點去年查封的貨品,還好原封未動,將盡快銷毀。

調查人員查知,李氏從八十五年開始契作製作蘿蔔干、菜脯等,初估一年出貨量多達十萬公噸,查獲前幾天才出一批貨,雖無品牌,只以圈圈眶住「川」與「達」字樣的紙箱包裝,卻暢銷全國。

※※※※※※※※※※※※※※※※※※※※※※※※※※※※※※※※※※※※※※※※※※※※※※

化學藥劑傷身 色澤過淡別買
中時 更新日期:"2009/05/19 02:57" 許素惠/雲林報導

黑心業者為了牟利,不擇手段把浸泡屍體的福馬林添加在食品上,毒物專科醫師表示,福馬林危害人體甚巨,良心業者建議自己DIY最安全,提醒千萬別買色澤白皙、色料輕淡的菜脯,因為那都是化學藥劑的「傑作」。

國內毒物權威,也是台北榮總醫師蔡維禎表示,福馬林是具揮發性化學藥劑,不只吃與吸入,就連皮膚接觸也會危害身體,對肝、泌尿與呼吸系統都不好,也會破壞神精系統,甚至造成畸形胎

有廿年醃製菜脯專業的蘇富雄強調,其實菜脯製作很簡單,不必買,DIY就行,將蘿蔔連皮洗淨切成條,以適量的鹽巴搓揉至出汁並瀝乾,如此重複以鹽搓揉、瀝汁數次後再曝曬乾即可,因為重鹽就是天然的防腐劑,根本毋需添加任何人工化劑

蘇富雄並教大家辨識安全菜脯,他說未添加漂白劑、防腐劑的天然菜脯顏色較暗沈,泰半呈土黃色,加了致癌化學藥劑者色澤淡白。

衛生局也提醒最好選購合格食品廠的製品,除顏色過淡,若有濃烈刺鼻藥水味,也千萬別買。

※※※※※※※※※※※※※※※※※※※※※※※※※※※※※※※※※※※※※※※※※※※※※※

為什麼現代的食品加工業,會用到這麼多有害人體的化合原料呢?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恐怕是來自於「大家變得不愛吃鹽」。

傳統的食品加工,通常就是會用到大量的食鹽來處理。
因為食鹽是最好的天然防腐劑。
只要食鹽加得夠多,食物就不會容易腐壞,也沒有什麼額外添加的必要。

有一次我在市場中看到在包裝上寫著「低鹽的醃魚干」字樣的產品,
我都不曉得「低鹽」要怎麼「醃」得出魚干來?
如果原料用的不是鹽,又會是什麼東西?

現在大家都在一窩蜂的迷信「低油低鹽」的飲食方法,
結果卻在食品中吃下更多的有害化合物。

這樣會比較好嗎?

像這種化合的防腐劑,含有脫水性質,或是過於濃縮精製的原料,
都會造成體內消化的負擔,津液大量的耗損。
而津液大量的耗損,就是致癌的重要主因之一

再來就是,希望臺灣的政府當局,
對於民生食品方面,再多一點關注和用心吧!

預測不準是「功力差勁」,預測準確是「蠱惑人心」。誰還要做預測?

日新型流感病例增至163名 150萬學生停課         中央社
http://news.msn.com.tw/news1286803.aspx

更新日期:2009/05/19 07:02
    
(中央社記者張芳明東京19日專電)日本國內的H1N1新型流感確定感染病例繼續增加,本土感染病例今天凌晨已增至159名,加上日前境外感染4名,日本國內的確定感染病例已達163名,且還呈繼續升高之勢

本土新型流感病例全都集中在關西地區以神戶市為主的兵庫縣和大阪府,159名本土感染病例中,有93名在兵庫縣,另外大阪府有66名,加上本月上旬在成田機場驗出的4名境外感染病例,總數已突破160名大關。

就感染者的年紀來看,以高中學生為最多,呈現學校集體性感染,但也出現小至5歲的幼童和60歲以上的高齡患者,年齡層擴大

日本文部科學省指出,兵庫縣和大阪府的幼稚園、小學、中學、高中和大學等學校,大半從18日開始停課,總數可能逾4000所,學生達150萬名

神戶市指出,本土感染確定病例中11名,由於病情改善已經出院。

就全世界的狀況來看,病毒病原性近於一般季節性流感,為避免新型流感的蔓延造成社會機能癱瘓,厚生勞動大臣舛添要一已表示將重新檢討因應流感的行動計畫,趨於彈性運用而不從嚴。

日本自本土感染出現後,把國內警戒由「海外發生期」升高至「國內發生初期」,屬於第二警戒階段。日本共分三階段,第三階段細分為傳染擴大期、蔓延期和恢復期。980519

本則新聞由中央社提供 2009/05/19

※※※※※※※※※※※※※※※※※※※※※※※※※※※※※※※※※※※※※※※※※※※※※※

流感確診139例 日本2664校停課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18/8/1jpnf.html

TVBS 更新日期:"2009/05/18 21:37" 郭展毓

日本新流感確診病例,在這3天就像火箭一樣,數字快速升高。從上週六早上還只有7名確診病例,到目前為止數字已經來到139例,而且這幾天出現的確診病患,最近都沒有出國紀錄。疫情最嚴重的大阪和兵庫,一共有超過2500所學校宣布停課,大阪府知事橋下徹甚至說,要把國高中生關在大阪,來防堵疫情繼續擴散,而且受到流感疫情影響,日經指數今天重挫226.33點,差點棄守9000點大關。

有誰能想到,向來注重環境衛生的日本,竟然成為新型流感蔓延最快速的地方!從上週六早上,關西地區出現3起確診病例後,日本的流感疫情就像三級跳一樣,確診數字快速向上翻了又翻,讓人瞠目結舌。

原本只在高中生間流傳的本土性新流感病毒,如今卻連在車站賣店上班的50歲女性,還有在銀行上班的20歲女性行員,都證實遭到感染。疫情持續擴大,讓兵庫縣知事井戶敏三,也不得不考慮所謂的封城計畫。兵庫縣長井戶敏三:「防堵病毒擴散得不斷持續下去,不過(封城)判斷基準越來越困難。」

根據日本每日新聞的統計,兵庫縣1739所學校、大阪府925所學校宣布全面停課,家住大阪的學生,甚至還被政府要求,禁止到外縣市上課,大阪府和兵庫縣,希望透過限制國高中生行動的方式,來控制疫情。兵庫縣教育局:「我們一直在推估,到底該不該進行區域的封鎖計畫。」

儘管日本首相麻生太郎認為,感染新流感的病患幾乎都已痊癒,呼籲民眾不要恐慌,不過這場流感風波,已經嚴重影響到日本人的生活。

※※※※※※※※※※※※※※※※※※※※※※※※※※※※※※※※※※※※※※※※※※※※※※

就算在機場檢疫滴水不漏,
但是該來的還是會來。

上週六才在講座中提到,三氣司天是從小滿,也就是五月二十一日開始。
這個時間點前後,才是最容易發生流行的時候。

日本地區的疫情就已經先展開了。

流感是什麼?

不過就是「感冒」。很普通的感冒。

感冒又怎樣?

不怎麼樣,只是感冒一個弄不好,也會讓人喪生而已。

這和最近開始濕氣更加重、悶熱的天氣型態的發生時間點,
絕對不是單純的巧合而已。

所謂的「氣象」專家,以及「防疫」專家們,
好好讀一讀《黃帝內經》吧,沒那麼難懂的。

「感冒」這回事,真的就是「反正都長那樣」,「怎麼說都對」的嗎?
究竟什麼樣的訊息會引發人心惶惶,什麼樣的訊息才是讓人有以待之。
這,就交由各位自己的智慧來判斷吧。

氣行血止:麻黃湯止血的想法

在桂本之中,
仲景有談過一些流鼻血的可能成因,造成流鼻血的可能狀況,
以及解決的方法。

簡單來說,當身體過熱,卻又無法及時散熱的時候,
血容易被過度的加熱而促使運行的速度提高。
而運行速度過快的時候,
血液就會容易像過彎不減速的電車一樣,
在某些特定的部位,發生「出軌」的狀況,
這就是書中提到的「衄」,也就是流鼻血。

而當身體內的能量循行的壓力不足的時候,
血液也會容易本身的壓力,
而成氣壓較弱的地方,向血液的流通管道之外溢出。
這也是會造成出血的原因之一。

換句話說,
當人體內的能量產生的強度不足,或者無法均勻推行到身體,
尤其是肺、體表等金系統的部位時,
在能量壓力不足的局部,就會容易發生出血的狀況。

事實上,這個理論不只是在內科中可以成立,
同樣的,外科之中也可以應用。

這就是「氣行血止」的思考法。

例如說,
如果有一個本身具有能量產生的強度偏弱問題的人,
突然受到了刀傷,這有可能發生:
就算用了外傷用藥,還是無法順利止血的狀況。
這個時候,如果吃一點麻黃湯,就可能在幾秒鐘之內收到止血的效果。

若是能夠正確的認識麻黃,應用麻黃的相關方劑,
以及「氣行血止」的觀念的話,
對於以內用藥止外傷的血,開發外傷止血的外用藥劑,
想必會讓人有耳目一新的發現。

一些有關「黨參」的小考(090519補充)

「黨參」是古來就有的一個參的品種名稱。

這是因為漢、唐時期以前的人認為,
最好的人參出在紫團山,又常言道「下有人參,上有紫氣」的關係。

而紫團山的山頂上常年有紫氣,所以這座山也被命名為「紫團山」。
這裡所出產的參,就被稱為「紫團參」。

同時因紫團山位在「上黨縣」附近,這種參為此又得名稱「黨參」。
在唐朝的陸羽所寫的《茶經》裡,也有說到:
「……(人參)上者生上黨,中者生百濟、新羅,下者生高麗。
 有生澤州、易州、幽州、檀州者為藥無效,……」。

可見得,這已經是唐朝時期一般所認為人參分級的普遍概念了。

至少到唐朝為止,世人已知有人參,
而以上黨所產者為上,中者生於今吉林一帶,
下者才是今天價高震天,眾人趨之若騖,競相視為參中極品的高麗參

難怪我外公說,
他的小時候家裡做藥材批發生意,算得上是中國東南沿海的總集散處之一。
以前連掉在地上,也沒有人會正眼看一眼的人參屑碎,
竟然都成了今天藥肆中的高價上品。

言歸正傳。

上黨縣(郡)後來被歸於潞州轄區,「黨參」在唐朝的時候已經是上貢的熱門產品。
明代的《潞州志》裡頭還有記載上黨開採人參的名氣很大。

但是又過了約三百年,到清代的《潞安府志》裡頭已經記載道:
「……古有人參,而後絕。……」
「……有參園,今廢為隴畝。……」

既然到清朝已然稱「絕」,又時隔數百年,
自然今非昔比。

而字裡行間也透露出另外一個訊息:
或許是因為地力已竭,或許是野參被開採殆盡。
到了清代以前,黨參早已是被改為大量的野地種植,也就是今日所謂的「養參」。
能夠在野外天然生成而被採集到的數量,應該已經不足以應付上貢,
還有許多來自全中國各地的藥用需求了。

所以我才會說,古時說的黨參,與今日又被稱為黨參者,
其實也不會是同一種參了。

而清代人如何種參,在約一百五十年前,已經有《種參說》的記載。

現代人種參,尚且不如清代人將參種植在野外山坡上,即所謂的「坡參」,
而是種於一般田畝之中,並且又大量使用化肥、農藥。
現代的「養參」,在質量方面,那就更不能與清代的坡參相比了。

若是為了漢唐宋代認為人參以上黨者為上,
所以堅持用了今天所能購得的黨參,這就真的成了「張飛打岳飛」,不知所云。

在此,也再一次的突顯了,今人需要高度關注於「物性」研究的重要性。

古時良藥,或許時至今日已不復見,
而我們更需要緊緊扣住物性的本質,以及組方的原理,
才有辦法將方劑的效力,發揮到最大。

補充(090519)

有網友指出,唐朝時期的「高麗(高句麗)」位於今朝鮮半島北部,
包含部分今中國東北地方。
而「百濟、新羅」則是主要在朝鮮半島南部。
但是雖說為「北部」,也包含至今稱「首爾」地方的土地,
而「百濟、新羅」的南部,包含的土地部分其實不大。

可以參考文言文版的維基百科的圖片
http://zh-classical.wikipedia.org/wiki/File:Three_Kingdoms_of_Korea_Map-zh-classical.png

這邊應該要對於地理的定義做個澄清和更正。

不過在清朝王士楨撰《古夫于亭雜錄》有提過:
「王介甫云平生無紫團參亦活到今日,案紫團,上黨山名也。
本草及唐宋已來皆貴黨參,今惟貴遼東及高麗產,佳者每一兩價至白金五兩。
而上黨每一斤價止白金二錢,近人參禁嚴價驟,
貴始稍以黨參代之,每一斤價至白金一兩有奇,而購之亦不易也。」

可以說,在清朝的時候,亦以遼東所產的人參為貴。
而上黨產的人參的品質,只能權充遼東、高麗人參的代用品了。

此外,近代的日本人,柴田承二,約在二十多年前,
也對於在日本奈良「正倉院」之中所保留下來的唐代人參進行化驗,
確知其為五加科人參,而非今日黨參之桔梗科。

尚且,既然名為「人參」,但是今日黨參也無人形。
這對於在品種上的描述,可說是又失去了一個立足點。

反觀今日的所謂正牌官制的「高麗參」,
炮製太過,既熱且燥,人參易於化氣的性質不復存,
只是因全部官製,統一價格,售價自然能獲得控制。
再怎麼說,售價漂亮,並不一定就是藥性純正的保障。

人參的故事講到這邊,其實已經太複雜囉。

講座最新消息(09/05/12)

1.好消息!

千呼萬喚始出來啊!

臺中講座的場地,終於確定了!

經過大約一年的尋找和請託詢問,終於在日前,
透過朋友的連絡與熱情協力,
把臺中場的場地給生出來了!

在此要感謝所有曾經幫忙尋找臺中的場地的朋友,
雖然在這邊不方便一一公開道謝,
但是我都是點滴在心頭啊!

目前確定下來的場地的地點如下:
臺中市西區中港路一段201號7樓

算是交通頗為便利的地段,
停車也算是容易。

而第一次的臺中講座時間,也正式確定為:
2009年5月23日(週六)
下午2:30至5:30

希望所有曾經報名過,或是還想要報名的朋友,
在這裡再次給我一個隱藏回覆,以做為確認囉!

其他的詳情,請參考臺中第一期公告欄
還有講座共通綜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