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別喝太多茶!防類風濕性關節炎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21/128/27t48.html 
女人,別喝太多茶!防類風濕性關節炎 
更新日期:2010/06/21 00:07 【記者蘇湘雲/綜合外電報導】 
許多人認為喝茶有益健康,不過美國研究卻發現,女性茶喝得越多,越容易得類風濕性關節炎;和沒喝茶習慣的人相比,女性一天喝茶量達四杯,罹病風險增加七成八。 
總共有76000位女性參與研究,年齡介於50到79歲,她們填寫問卷回答每天的茶、咖啡攝取量。美國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克里斯多福?柯林斯(ChristopherCollins)研究團隊發現,女性只要有喝茶習慣,不管飲茶量多寡,得到這種病的機會比完全不喝茶的人多40%,喝咖啡的人則不受影響。這項研究發表於歐洲抗風濕聯盟(EULAR)2010年度學術研討會。 
克里斯多福?柯林斯指出,研究結果讓人感到意外,沒想到喝茶和喝咖啡的人竟出現這樣的差異。「我們很想知道,到底是茶裡面的成分,還是準備茶水的方法導致這種結果,讓類風濕性關節炎風險大幅增加。」 
研究人員也測試飲用濾泡式咖啡、未過濾咖啡是否影響罹病機率,數據顯示,無論受訪者飲用哪種咖啡,都和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發生率無關。 
類風溼性關節炎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根據統市,類風濕性關節炎流行率大約在0.5%-1%,台灣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人數預估在10萬人上下,女性患者居多,女和男性患者比例約3:1。 
歐洲抗風濕聯盟主席、英國里茲大學教授保羅?艾默里(PaulEmery)表示,希望未來有更多研究探討這個題目。另外,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若想大幅改變飲食內容,或想改變咖啡因攝取量,最好事前和醫師多做討論,徵詢醫師意見,這樣比較保險。 
西方的研究,一直鎖定在「定量」, 
而忽略了: 
許多在「定量研究」之中,不被認為「有效」的成分, 
其實已經參與了「綜效」。 

最後,整個結果被濃縮成一句標語,就結束了。 

不喝茶的人,與喝茶的人之間, 
還有許多飲食和作息上面的不同。 
至於是茶具,或者是喝茶同時攝取到的調味料,像是糖、奶精,會有影響, 
這也不得而知。 

如果把西方社會女性的喝茶狀況,想要放大成為「全人類」的普遍性, 
那就更是大錯特錯了。 

嚴格說來,這樣的結論,和沒有結論,是一樣的意思。 

不過,當大家都覺得,「有數字就是科學」的時候, 
誰又有能力去發現, 
這些數字底下的「不科學」呢?

26歲女子乳癌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24/17/280c8.html 
天天4杯濃縮咖啡 26歲女子乳房長3顆腫瘤 
更新日期:2010/06/24 01:05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有咖啡成癮的民眾得多注意,如果每天都要喝4杯咖啡,攝取超過500毫克咖啡因,乳房腫瘤發生的機率會比較高。有一名26歲方小姐,每天生活飲食都很正常,但她時常酗咖啡,在健康檢查時就意外發現乳房長了3顆腫瘤。 
26歲的方小姐,以往可是重度咖啡成癮者,只要一天不喝咖啡就渾身不對勁。但生活作息正常又有結婚生子的她,健康檢查卻意外發現乳房多了3顆約0.6公分的腫瘤。醫師懷疑,這可能跟她每天喝4杯咖啡,攝取500毫克的咖啡因有關。 
乳房影像醫學權威池永昌表示,咖啡因會刺激到女性血液中雌激素的濃度,雌激素的濃度增加,也會導致我們乳腺裡面增生;如果有良性的腫瘤的話,它也會受到這種刺激,過量的刺激反而會長的更大。 
咖啡只是刺激的項目之一,乳房腫瘤還是跟生活型態有很大關係。醫師說明,每天喝一、兩杯咖啡沒關係,重點是別過量,因為不只會增加乳房腫瘤發生的機率,長期下來還可能會造成骨質疏鬆等問題。 
古時《神農本草經》,將常用的食材、藥材, 
分為三大類,名為「上品」,「中品」,「下品」。 
大意是說: 
能夠經常服用,對於身體的機能有正向助益的,屬於「上品」。 
針對適當的狀況之下使用,能夠處理身體不良反應的,屬於「中品」。 
而對於身體的影響較劇烈,要慎選使用時機與方式的,則屬「下品」。 

無論是哪一類的食材、藥材, 
總是要符合其正確的使用方式,才能恰得其益,適避其害。 

如果要我評斷「咖啡」這種食材,我會認為屬於「中品」。 

換句話說,就是: 
除非身體在當下,有相對應的問題發生,只做短期性、一次性的使用, 
否則,這樣的食材, 
是不適合在身體於正常狀態下,做常態性的飲用的。 

若是飲用的方式、狀況不合, 
那就與喝毒藥無異了! 

我們常常可以看見, 
身邊多的是在經常性的飲用咖啡之後,出現如同中毒一般的依賴性。 
光是就「老是戒不掉」這點反應來說, 
就是「不健康」。 

不過,就算身體有問題需要處理,我也不認為都是非咖啡所不能解決的。 
再加上,食材來源的品質不一,炮製,也就是一般所謂烘焙過程的手法不同, 
質與量,都很難有標準可以信賴。 

因此, 
還是戒了喝咖啡的習慣吧!

銀杏人參配藥吃 愈補愈大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22/4/27vlh.html 

銀杏人參配藥吃 愈補愈大洞 

更新日期:2010/06/22 02:50 邱俐穎/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邱俐穎/台北報導】 

保健食品與藥物併用小心導致反效果。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昨天公布,大蒜、人參、銀杏和紅麴等四種常見保健食物與某些藥物併用可能有副作用,嚴重者甚至造成昏迷,提醒民眾避免交互服用,以免影響健康。 

食品藥物管理局表示,保健食品大蒜、人參、銀杏及紅麴和某些藥物混用可能引發腸胃不適、血壓上升、增加出血風險等不良副作用,或加重、降低藥物療效而導致昏迷的危險性。 

例如,普遍認為有預防心血管疾病功能的銀杏與利尿劑併用,會造成血壓上升,如果和含Trazodone成分的抗憂鬱藥一起服用,可能因過度鎮定而昏迷。 

有「藥王」之稱的人參有降血糖功效,如果與降血糖藥物混用,可能導致血糖過低;可抑制感冒病毒的大蒜如果和含Ritonavir成分的抗病毒藥物一起服用,可能引起腸道不適。 

另外,食用現在正夯的養身聖品紅麴也不能大意。如果與免疫抑制劑和含Ritonavir成分的抗病毒藥物一起服用,可能有增加橫紋肌溶解症的風險。 

「不只是保健食品,民眾飲食上如果食用這些相關食品,只要跟藥物合併服用,就可能發生上述副作用」。食品藥物管理局食品查驗登記科科長王慧英提醒,尤其病人,平常飲食就要多注意,像腎臟病人就要避免食用富含鉀離子的楊桃。 

王慧英也強調,保健食品並不能代替藥物,民眾如果身體不適,就醫才是正常管道。詳細藥物混用資料可上食品藥物管理局網站http://www.fda.gov.tw查詢。 


銀杏也好,人參也罷,其實說到日常我們所食用的食材也一樣, 

這些都是有其獨特「物性」的材料。 

凡是物體,皆有其物性。 

所謂「物性」,就是其獨一無二的特質。 


既然有其獨特的性質, 

那麼我們在選用的時候,就一定要注意到: 

這樣的特性,是否與我們當下的狀態,能夠相合。 

如果不是,那麼,任何的食材或藥材,都可能對於身體,產生負面的影響。 


縱使是「人參」,也不例外。 


銀杏在特定的狀況下,的確能夠解決身體之中的一些問題。 

也因為是在「特定的狀況」之下,才有好處, 

所以, 

若是在「特定的狀況」之外,壞處就不可避免了。 


換個角度來說: 

在一般的狀況下,銀杏或許在與人參同用的時候,會對於人體有負面影響。 

但是如果是在特定的身體狀態下,這樣的影響可能反而是正面的。 

又, 

如果在特定的銀杏與人參的比例之外,又加入了特定的藥材或食材, 

那麼,所謂的負面影響,又可能會被扭轉成為正面的。 


話說回來, 

這麼多的食材或藥材,我們又要怎麼去注意呢? 


那就需要以「物性」為依歸了。 


每種食材或藥材,其中所含有的所謂「營養成分」,或是所謂的「有效成分」, 

幾乎不可勝數。 

而不同的排列組合,以及比重之下,若是在交乘上其他的食材或藥材, 

所產生的變化,幾乎可以說是「無限多」種。 

若是再加上每位食用者個人當下的身體特徵, 

要從這樣的方式來確認食用後的效果,幾乎是不可能。 


因此, 

中醫藥的原則,就是從「物性」以及「證」來做比對。 

只要有相同的「證」,就代表該具身體在當下,擁有一致的主要特徵。 

而經過「物性」的認識,就能確認其效果與何者身體特徵相符合。 


從「定性」的方式來認識,而非「定量」, 

反而更能鎖定出食材或藥材的適用範圍。 


誤以為擁有「數據」才是「科學」, 

這反而是弄錯了何謂「科學」的定義了, 

這應該是你我都要多加注意的一個盲點。

我所認識的陰陽數字學: 二極成對

在我們有了「整體觀」之後,

就可以把這個整體做「二極」的分別。

有光就有影。

一個整體的出現,必定包含兩個迥異極端。

而這兩個迥異的極端,卻又是被單一的維度畫分之後,

同時並存的。

雖然整體是相同不變的,

但是當我們畫下衡量的維度的著眼點不同的時候,

所呈現出來的二極,又會包含了這個整體之中,不同的局部。

任何的「兩面」,一定都是「成對而並立」的存在。

雖然我們都知道「二極」可以用「陰陽」來命名,

但是在討論這個成對的「二極」的時候,

卻往往被忽略到:

一定要在「同一個整體」的前提下來討論,才有意義。

而且,必定是同時存在的一組對立描述。

例如:

當我們描述的「一個整體」,鎖定在用「溫度」做為衡量的維度的時候,

才可以用「冷熱」來描述溫度的「二極」,

並且把「熱」歸屬為「陽」,「冷」歸屬為「陰」。

如果是「高度」做為衡量的維度,

那麼「高低」才是一個成對的二極描述,

而把「高」歸屬為「陽」,「低」歸屬為「陰」。

所以說,討論「熱」的時候,無論你提出的是「高」,或

我所認識的陰陽數字學: 一個整體

所有物體,一定都是用「一個整體」的方式來理解。

也就是說,

沒有一個其中的組織可以單獨發生效果。

「綜效」是非常重要的。

這就是「一個整體」的「太極」。

也就是:整體觀。

整體觀是整個陰陽學的最核心。

如果沒有整體觀,就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有了整體觀,我們才能將性格迥異的二極,

都視為「?」(全屬於)在「一個整體」之下。

才能包容所有的現象與實況,並在承認其為一個整體當下的完整內容的前提下,

去做修正以及改善。

單獨承認一些局部,就是否認另一些局部。

但是在一個整體之下,任一局部,都是無法成立的。

當一個整體的局部被切割獨立出來之後,

又必需得視其為另一個整體。

而這一個整體,勢必又包含了其你所承認,以及不承認的局部。

也就是說,

這個「承認」以及「不承認」的兩個極端,

其實是以「你的主觀」為衡量的維度而產生的。

但是,不會有一種存在體,是只有你「承認」的元素所構成。

就像我們永遠得不到純屬N極或是S極的磁鐵一樣。

所以,任何的切割是沒有意義的。

我所認識的陰陽學的基本架構:一到六的數字學

我所認識的陰陽學的基本架構:一到六的數字學

世間萬物,只要是自成一個完整的循環機制體系,

就可以用這「一」到「六」的數字學來理解,

甚至是創造其架構。

這一到六就是:

一個整體」,

二極成對」,

三層剖析」,

四象定位」,

五運生剋」,

六氣主客」。

這是一個思考的習慣。

也就是說,當你要分析一個問題的時候,

就一定要按照這樣的層次與手法,順序的進行理解。

創造的時候亦然。

也是要用這六道手續,把一個問題的基礎創造出來,

並且隨時進行修正與檢討。

總綱

這邊的用途,是以要做為陰陽學基礎原理說明為目的。

所以這裡的內容,可以視為以下所有應用的總綱,

也是要了解應用的技術之前,一定要具備的一些基礎。

因為東方的學術,尤其是中國的陰陽,

以及根據陰陽,所往下衍生而成的學理結構,

都是由陰陽這個圓心向外,用不同的扇形角度,輻射而出。

所以說,

如果沒有站穩這個根基,

很多事物的原理,就會完全無法了解。

反之,如果掌握了陰陽學的基本精神,

要通達其他的各種學問,不過就是彈指之間的功夫。

甚至,改良,以至於創新,

就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打到頂、收到底的辛夷

在植物入藥的部位來說,常見的,是以根入藥。
黃耆、甘草、當歸、人參,都是如此。
有些是以果實、種子入藥,像是五味子、大棗。
而有些是以樹皮入藥的,像是厚朴、黃柏、杜仲。
用花入藥的也不少,像是菊花、旋覆花。

但是,如果以花入藥,卻又限定只用「含苞的花蕾」的,
就不太多了。

辛夷,是其中的一種。

辛夷花綻放的時候,相當美麗,
從它另外一個名字,紫玉蘭,就可以知道。
花帶粉紅的紫色,開滿枝頭,非常壯觀。
所以有的地方又叫此花為「迎春」,取其花開於早春之意。

在本經的描述之中,辛夷是:
味辛,溫。主五臟身體寒風,頭腦痛,面黚(音同錢,淺黑黃色)。
久服下氣、輕身、明目、增年、耐老。


辛夷是木蘭科的植物。
雖然木蘭科的植物在中藥裡頭,並不算特別壯大的族群之一,
不過所屬的成員,像是:五味子、厚朴,
在桂本《傷寒雜病論》中,卻都十分的獲得重用。

在我對物性的定義中,木蘭科的植物,主要作用在是心與小腸之間。
花,又是一種植物「氣」的極致表現。
所以,在藉花入藥的時候,我們是想要採取其能量上升至頂的效用。
而用花朵在綻放之前一刻,含苞的花蕾部分,
又是希望能採取能量其在「升到頂」的最強烈的部分,
持續引導「向上」的動態。

從所屬、顏色、性味,綜合起來分析,
辛夷其實是「把心氣引升到最頂點」的一味藥材。
人的心神之氣能夠透發至頂,行氣於外,則人必能神明清楚,面色光澤。
若有各種風寒外邪入裡,則必能退行消散。
因為氣能行至頂,物極則必反,所以才能收氣下行。

如果對照一下有關於桂枝的描述:
味辛,溫,主上氣咳逆,結氣,喉痺吐吸。
利關節,補中益氣。
久服通神、輕身、不老。生山谷。

在「通神明外行,引氣至頂而後下」的方面,兩者的差別,其實不大。
換句話說,在藥方的應用之中,一為花蕾,一為嫩枝,
取用部位的旨趣,也有相似之處。
或許古時因花苞嬌嫩,採集不易,因此難以重用。
但是現時在有規模的種植下,辛夷的取得,也不至於如此的遙不可及。

桂枝與辛夷,兩者都能引火氣上行至頂,
而最主要的差別,至多就是:
桂枝為「少陽開關」,引的是少陽相火上行。
而辛夷主心與小腸,引的是少陰君火上行。
如此而已。
同屬《本經》中的「上品」,實非偶然。

至於,
只把辛夷當成「通鼻子」藥材的看法,
那還真是辜負了辛夷迎春,
能通神下氣的英秀之性了。

一莖聳立的升麻

升麻在桂本《傷寒雜病論》中,應用的次數並不多。
若不含加減,則只有兩方:「麻黃升麻湯」與「升麻鱉甲湯」。
用量不大,最多也不超過二兩。

可能是在漢朝,對於升麻的應用尚不普及的關係,
不過在《神農本草經》之中,升麻已經是名列上品的藥材之一,
而其中對於升麻的描述,則是:
味甘,辛。
主解百毒,殺百老物殃鬼,辟溫疾、障邪氣毒蠱,入口皆吐出,
中惡腹痛,時氣毒厲,頭痛寒熱,風腫諸毒,喉痛口瘡,
久服不夭。

升麻是屬於毛莨科的植物,以地下根入藥。
毛莨科是常見中藥的大家族之一,
舉凡附子、芍藥、牡丹、黃連,都是家族中常見的成員。

以根入藥,我們就是要取其「由下往上」、「由裡向外」的藥效方向性。
而毛莨科的藥材,主要是在心腎之間作用。
而「甘」味能聚集津液,「辛」味則是發散能量。
整體來說,
升麻就是具有「能將津液在腎聚集,並且打上高處」的效果。

看升麻的原生狀態,
在一支獨立的草莖的上端,才有細葉與開有小花的分支。
而在接近根部的草莖下端,也有擴散開來的分支,與明顯較為茂密的小葉。
這樣的生長形態,
也很清楚的說明了升麻在人體之中,會呈現出什麼樣的動態。

我們曾經聊過,
中毒的定義就是「局部組織的津液量大幅改變」。
通常分為兩種:「大幅增加」,以及「大幅減少」。

既然分有兩大類不同型態的中毒,我們就知道:
要以一種手法,就能夠同時解除兩種中毒狀態,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升麻同時有「甘」與「辛」的兩種特質,
一方面能夠將津液聚集起來,一方面又能將津液輸送開來。
而對照於生態的模樣,可以明白,
津液是在下焦聚集之後,再以強勁的升發力道,直送至高處頂上。

而透過津液在正確的流通順路上重新分佈,
自然能夠搬有運無,同時解除兩大類型的中毒。
這樣的津液所燃燒出的正氣升發力道,自然能夠僻除一切邪物,
甚至能夠讓聚集在中焦的邪物,直接由口中逼吐而出。

而對於有津液停滯造成的太陰不和,自然就能夠順調平復。
甚至能夠讓所有能量透發的機能加強,直到能夠退除入侵的各種外邪為止。

所謂「上品藥」,在「填缺補虛」,以及「雙向調節」的效能上,
的確讓人不得不驚嘆:
老天造物的巧思,人類實在無法模仿其於千萬分之一啊!

如果能夠調整升麻在中焦升發速度較快的特性,
補足胃氣不易順下的偏向的話,
一味升麻,將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威力可以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