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中的「水來土淹」

我們都知道有一句俗話,叫做「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就是說,每一樣事物,總有一樣可以相抗衡的事物來對應,而這句話套換在身體裡,我們同樣也應用到了「水來土淹」這項事實,藉由「物質吸收遞移」的秩序,也就是「相剋」的規則,讓土系統的能量強化,來吸收並分解身體各種正性與邪性的水氣,且更進一步的進行化消以及排出。

若是我們多吃了主食,就覺得自己發胖了,我們應該要想到:身體其實正在加強把水氣吸附住的力道,因此才轉換成為實際的質量,而反過來說,若是身體因為斷絕了主食發生了快速消瘦的現象,我們反而應該要警覺:身體讓水氣快速散失,不分好壞,在散失的水氣之中,可能也包括了腎中推行木系統的能量,也就是中醫說詞的「命門火」,或是我在講座中常描述的「水點火」。

重症患者的體重快速喪失,便是如此和胃氣的消退,彼此有著正相關的連結。

令人身材肥胖的頭號兇手之一的「澱粉」?

在今天主流的媒體宣傳之下,「澱粉」往往成了面目可憎,人人聞之色變,避之唯恐不及的罪惡物質,只要是含有澱粉的食材,特別是主食米麵等類,就變成了令人身材肥胖的頭號兇手之一,直教人欲除之而後快,棄如敝屣,比之如洪水猛獸,應該也不為過。
但是澱粉在涼性清水之中可以糊化而乘加強載吸附之效,高溫環境中卻又能聚合成為晶瑩柔勁的凝膠狀態,往往就是現代人所謂「精緻飲食」所導致的文明病中,最經常出現的「血液中發現膽固醇、血醣等養分大量游離」以及「表皮、肌肉、骨質等組織缺乏平滑、彈性、光澤等特徵」等諸樣問題的最佳對照。
一陰一陽,兩種循環雙頭甜,還有什麼會比富含澱粉的主食更適合天天、大量食用的呢?

消暑甜品之葛根粉

像是馬鈴薯製成的太白粉,可以做成這樣的消暑小點,在中藥之中也會加以利用的「葛根」,同樣的能夠用類似的方式,做成夏日甜點,這就連在日本,也是一道自古即流傳傳下,許多人都愛用的食品,正因為葛根製品的軟度較勝於藕粉,而透明度又勝於綠豆澱粉,加上黑糖漿,以及黃豆粉後,無論是視覺上,或是口感上,更顯得細緻。
而中藥之所以特別從《神農本草經》開始,就選了「葛根」入藥,也就是著眼於葛藤的根能夠深入土裡,卻又能力能夠蔓延走莖至遠處,對於身體把津液由脾胃內透過經絡而輸送至體表來說,有著格外的特出的力道。

消暑甜品之太白粉

一碗平淡無奇,由馬鈴薯為原料而製成的太白粉,經過少量冷水調開之後,成為了細緻的白濁糊漿,若是在這個時候,由上頭瞬間沖下滾燙的開水,一面攪拌,便能令其再次變身,立刻成為了晶瑩透明,並且極富彈性的膠凍,於其中加入適量的糖粉調味之後,即可食用,雖然這道小點較不易消化,不宜一次食用過多,但是他卻是一道在炎炎夏日之中,價格平實,而又令人回味無窮的消暑甜品。

最好的「散瞳劑」

是否曾在飽餐一頓天然的佳餚後,覺得「眼前一亮」呢?當脾中充滿了對身體有益的津液時,肌肉自然就有機會能夠因為吸收到飽滿的津液,而將能量溫和的釋放出來,這對於溫暖並放鬆肌肉來說,就是很有幫助的一個力量。
若是我們能夠承認:在眼中調節視覺機能的組織,也是由肌肉所主控的話,那麼,持續攝取良好的天然食材,或許也可以把它想成那是對於我們的身體最好的「散瞳劑」了。

補益身體的根本原則

其實話說回來,只要每天堅持攝取天然良質的食物,避免各種化學食品添加物,以恰當的搭配比例食材,不要害怕多吃米麵主食,使用天然製成的食鹽,以及食用油,並藉由適宜的方式烹調,先把脾胃養飽了,則肝血自然就容易充足,氣力容易強盛,那麼,腎就能夠再進一步,有機會拿到更多的養分,獲得更多的休息,腎的虛勞問題,才能容易自己獲得好轉的機會,帶來身體長治久安的穩固根基。
無論任何補益身體的根本原則,仍然首重在脾胃中焦的健全,兩千年前,仲景觀察人體機轉,著書立文,兩千年後,人體的機轉依舊,照護方式自然不變。

飲食「清淡」之不足

人在重病之中,體力大量減耗,代表的就是人體內的津液大量喪失,以及產生能量的機制衰退與滯礙,像是在《桂本》中已經提到過的:「人虛+胃冷=嘔吐」,「脾濕+胃寒=腹瀉」,這都說明了人體脾胃中的津液一但嚴重流失,腸胃必定不適。

「系統溫度」與「運作機能」是觀察人體機轉強弱的兩個不同的象度,若是混同,那麼對於「寒與熱」的判斷,就可能會出現疑慮,只依賴「清淡」的飲食補充體力,雖然可能在化消力道的需求上較低,卻也可能無法借力於強烈的氣、味,將津液引導入裡。

大量的生薑是否對於脾胃的強固有礙?這在仲景的「當歸生薑羊肉湯」中,其實我們已經得到證實了,而仲景在《桂本》中通篇強調的「理中、建中」的理念,更是與其緊緊相扣。

「反生為補」

我們在中醫的範圍之中,一直都會讀到「水生木」,像這樣以陰陽五行系統而架構起來的生理機制論述,所以也會認識到:屬水的腎系統的能量,就是推動木系統的肝,以及心臟的動能源動力,再進一步來說,從這樣的相生關係,我們也可以理解到:減輕我們的肝以及心臟的能量輸出需求,就是幫助我們腎系統能量減緩輸出的負擔,進而保存在腎系統之中養分質量,不會因為大量提取並燃燒成能量,而導致過度耗損的主要觀念,這也是我在講座之中曾經提過的「反生為補」的結論的解釋,而這樣的想法,也不過就是援引自仲景在《桂本》中所提到的:「上工治未病」,「治肝虛先實脾」的觀念的推廣。

寒泄太陰無節不利於下焦精血的涵養

不分清濁的泄下,造成了「太陰下墜力」無法應於質量的盈滿而按時,並且有節奏的下降,這也連帶造成了下焦的臟器,包含腎與生殖系統,無法長期而規律的接受養分的填充,進行應有的機能運作,休養恢復平日的耗損。
若是合於仲景在《桂本》中告訴我們的,「婦人腹中諸病痛」的調理方法,我們或可以進一步的得知:寒泄太陰無節,這對於下焦精血的涵養來說,實在是一項非常不利的因素。

茶與咖啡

清能上,則濁自下,清濁不分均下,則清氣可能無從而上。

古人認為茶水能夠清利頭目,應用的是「清能上」的道理,讓身體之中的津液,循著茶水的清氣,一同往上升高到三焦水道之頂,讓人體最上端的組織,如頭腦、眼睛這樣的高度,都能夠充分的吸收到更多好的能量氣息,但是反觀咖啡,卻用的是不分清濁一律下泄的力道,撤去包含津液的各種物質,來相對造成既有能量大於質量的短暫刺激現象,可謂殺雞取卵之用。

若同以「咖啡因」來觀察其中部分的效應,就沒有辦法從中體察到身體機能的提升與消退,此消彼長,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