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生「水泡」諸問題的分析與解明

皮膚上產生「水泡」,是一個直觀上可以察知的現象。對於中醫來說,可以朝內、外因的方向做分析,對於西醫來說,可以用病毒、病菌感染,或是燒燙傷、磨擦等高溫因素,或者自體免疫反應等來歸類,不一而足。就直觀上來看,針對各種不同的成因,似乎應該要各自建立一套處理的辦法,分門別類的來處置,一藥對一病,看起來才合理。西醫的成因分類手法,又比中醫要來得厲害、細膩很多。大量的不同成因,一字排開,看起來對於解決手法的高明程度,似乎也比較「可信」。

人體不同於其他單純物質,是一種生物。在此,容我又再一次的提醒各位朋友,這一句對於基本事實的描述。

就《傷寒雜病論》之中的理論來說:

……風氣相搏,風強則為癮疹,身體為癢,癢者為瀉風,……氣強則為水,……

身體在表層發生搔癢、紅疹等狀況,都有一個標準的生理機制可以解釋,而對於出現「水泡」的現象,根據我的心得,原因在於滿足前提之下的「氣強則為水」。所以,對於身體的局部出現「水泡」的現象來說,都有一個統一的解釋:

身體的局部發生「風氣」的能量與「正氣」的能量,在強度水準上不相上下的狀況時,就會出現「癮疹」的病證。身體感覺搔癢,則是為了要將風氣泄出至體外。在這個氣與風不相上下的前提之下,若是氣又比風的強度稍微高出一些,則身體的局部就會出現有「水」的狀況。而我們常見的「水泡」的狀況,就包含在這個「氣強則為水」之中。

就算成因有各種完全不同的類別,但是,當身體接觸到成因,並且已經開始做出反應之後,只要反應的狀態,亦即「證」是一致的,例如在這裡的例子,是「產生水泡」,那麼,我們的判斷則是「提高身體反應機制的力道」即可。所以,縱使成因並不盡相同,但是因為根據中醫的理念,實為並非針對成因素進行逐一的排除,所以,我們的解決方案並不需要隨著時代,新的成因不斷的被發現而增加或更新。

身體正在排除成因之中所產生的不適的狀態,我們稱之為「證」。只要針對身體有限的「證」來設計處置辦法,自然可以大幅簡化解決方案的數目。按照這個原理來操作,基本上是不會有誤的。這種近乎「絕對」程度的正確性,超越時空的一貫不變,正是《傷寒雜病論》之所以值得我們再三研究的原因之一。

中醫又有「血虛生風」的普遍的原則,因此,只要我們針對:
1.令血不致缺乏。
2.令氣大幅增強。
3.令風泄出體外。
這三項重點來設計辦法,在大方向上,都可以令身體的反應機制的力道,獲得一定程度的增強,不適的狀態,也就是「證」,自然就會隨之減輕。

如果以紫林膏來說,紫草能夠鎮靜少陽能量的反應,解緩不適,當歸則有協助生血的效能,再加上其他由我獨自開發的藥材配伍,能夠進一步的提高身體局部對於津液的補充,以及由津液轉換為正氣的效能,讓氣可以獲得穩定的支援,因此,對於各種「產生水泡」的問題,包括:因為燙傷、香港腳、過度磨擦而起的水泡,甚至就連帶狀皰疹的水泡,都能用相同的辦法處理,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從解決問題發想的角度開始,就有著本質上的不同,造就了仲景經方中醫獨步千年的醫藥理則的寶庫,也是我們窮究一生,不斷研究、追求的至高領域。

今日小語130830:沒有食安,不碰基改

在不少工業化的食品製造過程當中,我們不得不說,因為各種化學藥劑的介入,生產成本獲得一定程度的降低,除去這些化學藥劑殘留在人體以及自然界的長期影響之外,這的確是一種:讓更多的人以較少的金額,就能購得產品的方式。只要訊息完全揭露,風險完全承擔,你有自由加,我有權利選,一切你情我願。對於不買也不吃的人,影響極小。

但是,看待基因改造作物,以我個人的觀點來說:對不起,在能夠全面性的證實,並且絕對性的保證對於任何的人體疾病,與自然生態惡化,均沒有任何關聯的情況之下,再來談我們究竟需不需要去種植或購買。

有些看法之下,想要藉由「目前還不能證實基因改造確實有害」、「可以解決糧食不足問題」等的言論,就想來談開放基改作物,但是對我來說,這些論點根本就不存在,因為,這些言論,其實連提出的資格都沒有。

1.基改作物對自然或人體的影響:很簡單,請策劃以百年為時間單位的長期研究。電影《侏儸紀公園》的劇情大家可能或有聽聞:生物是有可能自己異變的,而異變的可能性,又是你在實驗室絕對無法完全預測出來的。生物彼此之間交互的影響,幾乎不可能模擬,也不可能用短時間的觀察來推論。每次看到各種農藥、清潔劑等化學藥劑配方開始使用之後,就會看到各種「當初意想不到」的毒害跑出來。當初信誓旦旦的說「不會」,結果一堆爛攤根本沒人能收。你們這些「專家」連個小車都開不好,有什麼理由叫我相信你能開大車?

若是有人贊同基改的理由是因為「基改作物的食安風險未知」?很好,那就是一切等「確知」再說。現在就想把這種「未知」的東西急著推到我的餐桌上,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你是帶有惡意的強迫消費。在沒有確知的食安之前,我才不管你究竟是「食品級」還是「飼料級」,連豬、牛,我都不想讓牠們吃基改飼料!

2.糧食不足的問題:這更簡單,請證實目前所有的改善措施完全無效。否則,就算現有的辦法效率較差,我們也沒必要全面性的去接受,一種由少數廠商壟斷的技術所主導的方案。而這個話題,當然又要在第一個前提成立的狀態下,才能開始被討論。

不管是什麼食用等級,沒有食安,就不碰基改。不過談到所謂的「開放進口」問題,究竟是否放行,其實那是「政治」上的話題。至於食安上的考量,相形之下,坦白說,已經不那麼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