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之類同:談中醫藥對於免疫反應的看法

前陣子我們談到了伊波拉病毒,主要的病證有: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嚴重時會有出疹、出血。同樣的,最近在高雄地區,甚至是緯度較高的日本東京地區,都發現了登革熱的蹤跡。登革熱在一般被認定的病證之中,也包含了: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紅斑疹或是數種出血症狀之一。雖然對於西醫的角度來說,兩種疾病的病源、傳染方式大不相同,混為一談實在是沒道理。不過對於中醫來說,「異中求同」卻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特質。這能夠讓我們將複雜的問題單純化,歸納出問題的關鍵,並有助於求得核心的最佳解。

從吐、下病證看外感治療進退邏輯

最近談到伊波拉病毒各種後期的變化之中,容易出現的病證,包含了嘔吐與腹瀉。這讓我想起了,我在去年三月四日才分享過的一張圖表。

雖然這張圖表當初的製作用意,是在說明所謂「諾羅病毒」的感染狀況與應對,不過因為對於經方中醫的思考來說,病人的身上每出現一種病證,就代表身體出現某一類方向性的機能問題,所以,只要正確解讀各種病證與運作機轉的邏輯關係,在多種條件的有、無的判讀之下,很快的就能找到足夠準確的處方可能性。

再論伊波拉病毒:皮疹、發黃、陽氣重與其他

再論伊波拉病毒:皮疹、發黃、陽氣重與其他(文長)

透過前一回的申論的發表,朋友們紛紛表示了自己的看法與感想,讓我感到非常的振奮!雖然比較起來,純粹醫文的傳播效益,可能只達一般飲食、養生心得分享的四分之一以下而已。不過,對於深度醫理的剖析,我還是會持續進行寫作,讓學理以及家常實用,做出最佳的相互輝映。

外感來自於風邪或寒邪,或為中風,或為傷寒。「風」來自於「體外的高位能差的流動能量」,「寒」來自於「令組織臟器活動能力大幅衰退的能量」。而人體以太陽經為第一道防線,進行對疾病的排除、驅離。除非病人體力不繼,或是醫生誤治,否則就我的論點,一切都是「決戰太陽經」:應該在第一道防線上,就將外邪全數擊退,不可令其內陷。否則自第二道陽明經防線開始,已經可能出現死證,危及生命。

從伊波拉病毒之類出血性感染,分析經方中醫治療外感思路

從伊波拉病毒之類出血性感染,分析經方中醫治療外感思路(文長)
前回談到了對於伊波拉病毒所引起的病證的分析,引起了同好朋友們提供意見以及討論,這是我很開心的一件事。我常說,我像一口鐘:怎麼敲,就會怎麼響。願意正面、深入討論的朋友,當然歡迎!
對照於伊波拉病毒的西醫描述:「包括發燒、頭痛、肌肉痛、關節痛、疲倦、噁心、暈眩等」,並且「這些常發展成帶血腹瀉、嚴重嘔吐和多發性出血」。我們可以得知:

今日小語140801:伊波拉病毒的想法

昨天有位朋友問起:伊波拉病毒該怎麼辦?
我在這邊,就我所知道的訊息,做個回應。當然,這不代表專業的醫學意見(也不代表我說的沒道理)。大家做個參考看看。
感染伊波拉病毒之後,最先出現的常常是:超過攝氏 38.8 度的高燒、嚴重頭痛、肌肉、關節或腹部疼痛、嚴重乏力和疲倦、咽炎喉嚨痛、作嘔和頭暈。接下來並且可能引發各種出血的變化。
頭痛、發燒,以致於肌肉骨節疼痛,這都是非常標準的太陽經感冒。對於中醫思考來說,只要確認:是否能自汗,就可以做進一步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