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語130829:食必天然的第一步「在家開伙」

當家中的一切「業務」都「外包」的時候,問題就來了。

對於公司的營運來說,「外包」不是代表「花錢就一切搞定了!以後這件工作與我無關了!我解脫了!我輕鬆了!」,反而是在「外包」之後,身為「發包」單位,更要能夠對於外包單位的品質和效率,進行嚴格的「監督」,以確保外包業務的質與量確如價格所示,也能夠對於外包廠商的失職給予制裁。

但是對於家庭的「外包」來說,坐月子「外包」,育嬰「外包」,教養「外包」,三餐烹煮「外包」,家人的日常健康照料「外包」,甚至連購物的選擇權,也一併「外包」給各家廠商的廣告了。只是,你我在給了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外包之後,監督呢?制裁呢?

受到「外包」的各家單位,享盡了被外包之後能夠獲得金錢利潤的「權利」,但是卻在訂定簡陋,執行又不力的法規之下,藐視各種誠實標示與宣傳的「義務」。「標示不實」之類的義務,罰則可能只有一、二十萬,但是利潤卻高達數千萬,形同不罰,政府變相鼓勵說謊、欺騙。社會之中隨處可見的「外包」模式因此失控,無法無天,廠商甚至倒過來,鉗住消費者「依賴外包」的咽喉,予取予求,明搶暗偷,成為公然合法的勒索詐財。

光就食品安全來說:從農牧養殖的階段開始,化學藥劑在合法與非法的狀態下,已經大量介入,再加上各種食品加工的花招超乎你我想像,最後還有廠商的不實添加與誇大廣告,以及政府管理的鬆懈不力,在這麼不安全,又無法稽核,也無法重罰扼阻的環境之下,你我怎麼還有可能放心的「外包」?

「合法」,這已經不值得一提了,許多不安全的添加物可能都是「不違法」的。挑選大廠牌,像是:統一、山水米,各個都是全國最大的廠牌,卻都是食品安全的大黑洞,最毒、最假的黑心商品的高危險群。出事了,只有卸責、說謊,把過錯全推到消費者身上,但是堅持迴避誠信經商。

盡可能的購買最接近原始、最少加工的食材,盡可能的在家裡烹煮,寧可少買兩樣食材,把預算集中在幾項可以確認安全的食材上,盡可能的多主動去了解「商品的內容究竟包含了什麼?」,回收不可監督、不可制裁的外包業務,扛起自己「食」的責任,拿回自己「食」的主控權,還是我說過的:「有意識的選擇,怎麼做,都好。」

在家開伙,我認為,這是目前我們為食安這個課題,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第一步。

今日小語130828:社會問題所引發的食安問題

今天談的不只是食與醫。

一個麵包要價臺幣百元上下,貴不貴?在歷經了化學麵包的「民生詐欺」事件之後,或許會有人覺得「麵包本來就不應該這麼貴,這種價格一定是被炒作而成,不實在!是「添加」出來的!」但是,回頭看看許多人經常順手買的早餐「蛋餅」呢?近三成的蛋餅皮,被驗出其中含有不可驗出的防腐劑,另外尚有多種常見的民生麵食小吃,同樣被驗出添加物不合格。更不用說,臺灣最大的食品廠商「統一」,連續多次被爆出生產劣質、有害健康的化工食品。

為什麼?

相信曾經自己嚴選素材,在家中自己動手做麵包的朋友,應該可以體會到:如果你買便宜的麵粉,品質不夠,發酵無法成功,就勢必要外加很多化學添加劑。成本可以很低,但是絕對做不到「純天然」的標準。如果你買的是品質在一定水準以上,可以靠「完全天然、正常」的製作手續,就能成功做出一個麵包的原料,除去必需要的器材以及工藝技術不論,光是食材所需要的成本,並不會比百元上下的麵包差上多少。

就算扣去店家可以藉著大量批發來稍微壓低成本,但是:店租、購買各種專業設備、必要的人事營運開銷、創業貸款的利息,把這些家庭不需要的支出再加回來,一位專業職人所做出來的「真正」天然麵包,在加上一些合理的利潤之後,根據我自己的經驗,百元上下,並不太誇張。

當然,這樣的師傅也不可能瞬間開出超過二十家以上的跨國分店,馬上有億萬身價,開著千萬進口跑車,登上商業雜誌的「成功者」專訪。雖然售價偏高,但是誠實師傅們的利潤並沒有這麼高。

麵包師傅也知道價格太高不好賣,所以現在的麵包就是盡可能的「切半」來賣,個頭小了,一個勉強可以降到六十元上下的價格。但是,如果你叫麵包師傅要賺得再少一點,放棄約一成的合理的利潤,換個角度想想:要是一個夠水準的麵包師傅一個月也只能賺個 22K 上下,他是為了什麼要在辛苦學藝之後,又要花盡心力去做一個純天然素材的麵包,來維護一個理想、堅持一個夢?他做的是生意,不是慈善。師傅也要吃飯,拿一堆「合法」的添加劑來弄出便宜的化工麵包,很符合大眾的消費期望,為什麼不做?我們又怎麼可能一面喊著「麵包好貴」,一面鼓勵我們的子弟去做個「有職業尊嚴」的專業藝匠?

有的人或許會嚴詞糾正「是消費者吃米不知米價」,但是回頭再想想,以當今政府「公訂」的 22K 月薪,麵包這種算是每日三餐必吃的主食類民生消費品,如果一個要價百元上下,多數人怎麼可能吃得起?當一件民生必需品的合理售價是這種水準的時候,不合理的是什麼?是「人民為什麼買不起」。

每家公司是否嚴重低估每位員工的薪資水準,這個超出醫學與食安的範圍太多了,我只能說:我印象之中,三十年前的蔥麵包,一個五元。三十年後,若是要買到相同的質、量的蔥麵包,怎麼也不會低於二、三十元了。但是,當年一個月可以賺到一萬多元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現在一個月可以賺到六萬元嗎?答案很明顯了。

在許多人苦吞 22K 的薪資水準,艱難度日的時候,我不太忍心苛責想吃一個十來元,但是又要符合「食必天然」水準的麵包的消費者,他們是「吃米不知米價」。只不過,一個十來元的的麵包,在臺灣,幾乎不可能達成「食必天然」了,這是現實。我們只能要求:製造廠商有絕對的義務要徹底誠實揭示產品之中所含有的添加物。就像我說過的:「你有自由加,我有權利選」。

我的訴求仍然一致:只要是有意識的選擇,都好。只是,請不要把所有賣價在百元上下的麵包都視為哄抬之後的結果,現在的物價,真的就是這麼高,不合理、不對稱的項目只有一樣,而絕對不會是「實實在在的商品的售價」。

今日小語130827:小麥物性與食安

小麥除了是人類經常食用的主食之一,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它更是一味能夠有效緩解不適的良藥。像是有名的「甘草小麥大棗湯」,以小麥組方,對於「臟燥」所造成的精神不穩定,隨意肌不能自制,除了甘草與大棗之外,小麥在此特別發揮了「緩降脾的虛熱」以及「潤澤胃中津液」的雙重功效,讓心火能夠在脾胃不急不燥,津液飽足的狀態之下,暢達到四肢。若是經常以小麥為主食,對於人的情緒方面的舒發,防止積鬱,也會有相當的幫助。光就這一點來說,米飯的效果甚至還有不及於小麥的地方。

仲景以粳米、小麥入方,善用諸物其性,令主食五穀亦能化為良藥,對於醫、藥、毒的認識,已經又更上一層樓,入於家常,帶給後世更多認識自然法則的啟發。

但是對於現代的飲食生活來說,作物的種植,已經很難避免掉使用大量的農藥、化肥,除了土壤、水源已經累積下來的毒素威脅之外,甚至還有基因改造的陰影罩頂。接下來,小麥被加工做成麵粉,又再一次面臨到「工業化生產」所涉入的「化工添加物」的「合法」污染。倘若我們買的是店面已經製作完成的麵類製品,黑心廠商用大量化學藥劑調出來的有毒原料,甚至膽敢也同樣用「全天然素材」等級的商品來訂價,大做不實廣告,行騙天下。市面上充滿了這類「民生詐欺」的陷阱,麵類的食品,相形之下,是更加的不安全了。

因此,我實在很難在平常的文章之中,大量的鼓勵朋友們多吃小麥、麵粉來做為主食。不過,若是能夠賣到標示確實、成分來源清楚的麵粉,自己在家動手做,就像我們曾經介紹過的「饅頭」,好吃、失敗率低,也對身體好,有了這些前提,小麥以及麵類製品,仍然是我願意推薦的主食穀類。

延伸閱讀:

自製饅頭
http://www.vitacillin.com/2013/07/04/1303

發酵的能量看法
http://www.vitacillin.com/2013/07/05/1304

今日小語130826:自然本無毒,唯人自擾之

「是藥三分毒」?對我來說,只有西藥、化工產品、過度粹取物,這些才叫做毒。

世間萬物,各有其性,自古有云,「水來土掩」,「一物剋一物」。天然造物,各有其性,適性而為,順則相生,逆則相剋,生剋相接,自成循環,萬物因能繁榮,生生不息。相生,是一種緣分,相剋,也是一種緣分。萬物彼此之間緊緊繫緣,無論生剋,生命因而充實,世間才能更趨完整。

人體源於自然,長於自然。四季遞移,萬物生長,疾痛則療痊之,困乏則補養之,隨需而取,借性為用。藥、食之分,始於人類主觀,造物之初,本來並無此別。是故,薑可以入家常菜餚,可以回陽於傾危之際,不過適時、適性、適所、適用而已,只是平常。

化工合成,過度粹取,自然之間本無其物,無性可類,其猛、其烈、其危、其偏,自外於世間協調機制,不能與自然調和,故遺害若成,則其傷自難癒,為禍不可擋。少數人以自私小利而害眾生,因短利而損長安,自以為高明聰慧,實欲假愚行魅惑眾人,天地真理遂之不明,日月星晨愁困黯淡,妄稱事無絕對,「只用一點沒關係」,縱肆逆天無道暴行,人心因此墮落,自然因此危難。

自然萬物,調和無礙,逾億萬年,順著生,逆則養,各安其所,各適其用,上品能安養,中品以調節,下品宜救危,唯識其性,循其度。若不取不用,亦於我無害,皆不過調和而已,何毒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