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燙傷與外用處治的想法

燒燙傷的時候,西醫很強力的教育大家「要馬上沖水」。沖水的理由,大概不外乎是「降溫」以及「去除燒灼物」。當然,在「取得便利性」的前提下,用水進行操作,的確是容易許多,也可以達到一個程度的效果。但是,會不會有比沖水更好的選擇?如果我們同樣用「科學」的理論來分析,或許我們可以有別的答案。

人體不同於其他單純物質,是一種生物。這雖然是一句廢話,但是,就因為它是這麼一句理所當然的廢話,才這麼容易的經常被大家遺忘。

人體既然是生物,就會有自己維持「恆定」的機制。體表受到外來因素而導致溫度過高,除了想到「體表需要降溫」之外,還有一個因素必需要考慮進來:

體表屬人體「金」系統,本身就是擔任體內溫度遞移的工作。如果直接以低溫的外因對體表降溫,體表因低溫而閉鎖,造成體表散熱效果停頓。假設高溫還未能透至體表以內的組織,能夠瞬間完全除盡便罷,如果已經透過真皮層,進入到與肌肉所屬「土」系統交界以後的身體組織時,高溫無法透過金系統散熱,只能往內更深處竄入,破壞更脆弱的體內組織,造成深度、嚴重的組織與機能的破壞。

但是,溫度傳遞在被燙傷的一瞬間,幾乎已經完成透入金系統的作用,否則身體也不至於會感受到高溫所帶來的傷害,只靠自力的散熱力道就可以排除了。說穿了,只想單純使用水來降溫,對於體表很外層的組織有效,但是對於較內層的體表組織以及肌肉等組織來說,遠水救不了近火,弊遠大於利。

受到燒燙傷之後,移除熱源當然是很重要的,像是:讓肢體遠離高熱的火、鍋等發熱體。若是被水、油等液體所燙傷,則用大塊乾布用快速輕拍的方式,把液體吸附移除。這樣的手法,對於應付日常較有機會遇到的燒燙傷來說,應該已經足夠。能夠避免用水,就不應用水。

其次,水的比熱大,冰點高,沸點低,維持液相的狀態並不長。不如使用油脂,比熱小,冰點低,沸點高。比熱小,能夠快速除熱,液相的狀態長,表示能夠長時間的進行有效的吸熱。如果必需使用液體來降溫,家中任何一種食用油,其好處絕對遠大於用水。日常用水中的含菌量不見得會比食用油來得少,甚至更容易滋生各種細菌。油的黏稠度較水高,隔絕空氣的效果更好。在多種條件相較之下,以食用油來代替水降溫,好處更多。

當體表處在高熱狀態下時,身體對於降溫的機制,是讓中介的少陽層三焦系統,將高溫與其中的流質結合,快速帶往下焦的水系統之中,與更大質量的流質結合。而下焦較熱的廢棄水,就成為小便排出。因此,我們只要善用兩個原則:
1.讓少陽三焦的津液充足
2.令少陽往下傳熱的機能持續不斷
身體就能盡快將體表的高熱在體內轉移。經過轉移的管道越長,被降溫的效果與機會就更高,對於身體的不良影響也就越小。

上面兩個原則還有兩個好處:
1.三焦的津液能夠成為修補已受損組織的原料
2.身體機能進行的是「內在」的除熱,能支援身體機能正常不間斷

在紫林膏之中,除了能夠透過基底的胡麻油做持續的降溫,紫草的作用點在於少陽三焦,能有鎮靜刺激、和緩虛熱的作用,再加上當歸,以及其他獨家配方,能夠持續的供給患部足夠的津、血,進行受損組織的修復。簡單的說,就是盡可能的貼合身體在受到高溫之後所自然產生的自保機制,為機制提供有力的支援,令其作用暢達無礙。

這一點,正是我們在使用仲景《傷寒雜病論》的「經方」概念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與其他醫藥觀念之間,決定性的不同處之一:「順天地之剛柔」。只有無違天地之法,人間諸行,才能可長可久,共生共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