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語130822:冰淇淋因「乳化」效果而養陰

對於物性的角度來說:白色的乳狀、黏稠流質,雖然偏向難以消化,較不利於吸收,但是相對來說,在體內被氣化、消耗的速度較慢,反而能夠長時間的保存在內臟,成為內臟之中維持恆定性的良好物質,因此我們會稱這類的食物能夠「養陰」。

冰淇淋製作的核心,是全脂乳類,動物性油脂,以及蛋黃,剩下的,才是變化口味的佐料食材。我們曾經多次提到過蛋黃,這是最好的天然「乳化劑」,就像我們曾經提過的「蛋黃醬」一樣,蛋黃能夠將油、水結合成一種新的均勻物質,這能夠讓胃獲得涼潤的效果,同時也利於身體吸收。這樣的料理,也可以算是一種「蛋黃醬」效果的變化應用,對於脾胃的涼潤、滋陰,可以有一些幫助。

「乳化」的效果,我們曾經在文章之中多次的聊到過了。多種食物在胃中融合,進行初期的消化之後,就可以算是某種程度的「乳化」的效果。一直以來,我們經常談到的:不熟固的蛋黃,以及太極米漿粥,則是本身就有「乳化劑」的效果,能夠進一步的幫助我們更容易的吸收各種不同的食物,因此我們會在文章之中再三的提及。

當全脂乳類與動物性油脂在經過蛋黃乳化之後,成為一種糊化的、黏稠的流質狀型態,這對於原本很不易於消化的乳類與油脂來說,透過乳化的效果,得以和水分均勻的稀釋,變得較容易吸收。這可以算是在相對之下,讓乳類能夠變得比較適合食用的料理辦法之一。

因此,除去材料品質、加工等方面的疑慮,「冰淇淋」的確是我認為可以偶爾用來做為滋陰的食品之一。

延伸閱讀:
以乳化劑的效果「吸附」的蛋白與米漿粥
http://www.vitacillin.com/2012/03/22/542

美乃滋(mayonnaise)中黃蛋的乳化效果
http://www.vitacillin.com/2012/08/16/1142

蛋黃乳化與「入腎」的關係
http://www.vitacillin.com/2012/08/27/624

蛋黃乳化的油脂入裡,才能顯露透亮於外
http://www.vitacillin.com/2013/05/09/1260

飲水與乳化的關係
http://www.vitacillin.com/2013/05/10/1261

乳化津液與葉菜
http://www.vitacillin.com/2013/05/21/807

今日小語130821:「脂肪肝」應歸因於人工鮮味劑

最近又再一次看到類似「幼兒吃太多甜食,容易引發各種慢性病」,或者「吃一份某某食物,相當於吃下幾顆方糖」這樣的新聞報導。其實,經常讀到我的文章的朋友應該都會知道:

1.無論是成人或是兒童,成分來源天然的甘味調味料、甜食,只要順其自然的吃,不必有罪惡感。

2.所謂會「成癮」,引發慢性病,甚至情緒失控,問題都是來自於人工化合的各種甘味劑,像是阿斯巴甜、果糖、玉米糖漿,而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我們的日常飲食之中,更不應該讓孩子接觸,就算「一點點」,也不宜。

3.所謂的脂肪肝,「愛吃甜」只是透露出「肝病虛傳脾」的身體警訊罷了,而肝系統早在「愛吃甜」之前,就已經受到其他的因素破壞能量。我個人認為,各種「鮮味劑」,從古早的味素,到近來的「雞粉」,都應受到高度的懷疑是否容易導致肝臟病變。

甘味的食材、藥材,向來都是《傷寒雜病論》中,用來補益內臟,特別是脾胃,一項非常重要的元素。補藥必定重用甘味,才能維持內臟養分的充足。變得愛吃甜食,其實是身體在向我們提出「補虛」的要求,其實並無不妥。

說穿了,真正的問題在於:劣質的化學甘味劑,乘著「方便」、「便宜」之機,讓人大量吃下,種下身體往後諸多病痛的遠因。

今日小語130820:冰淇淋的問題在於化學添加劑

同樣是低溫的食物,冷飲、冰品,自然不在話下,我們建議大家能避免,就避免,一般來說,這是沒什麼好處的食物。雖然在特定的條件下,冰淇淋可能對於身體特定的狀況會有幫助,但是我很難建議大家以吃冰淇淋來養陰,主要是因為:冰淇淋其實是一種「功夫菜」。

品質不夠水準的原料,無法做成冰淇淋,成本自然偏高。而在製作上,手工的精細度也高。再加上冰淇淋不適合長時間的保存,儲存環境的要求又嚴格,根本不可能以低價大量供應。市售冰淇淋多半均以極大量的化學合成添加劑製作,或者就算是其中部分的天然原料,例如:廉價的椰子油,也都經過複雜的提練加工。進口的、高價格品牌的冰淇淋,或多或少,尚且含有一定比例的乳化劑、黏稠劑、高果糖糖漿……等化學藥劑。如果是其他中低價位品牌,用了什麼原料來製造,這個真的很難說。綜合起來看,在外頭吃冰淇淋,根本就是等於在吃人工化學藥劑,而不是吃食物。

如果大家是用「這一杯冰淇淋的價格可以買幾個便當」的價值觀來看,應該不難理解:為什麼幾乎所有的品牌都是用化學藥劑為主,而不是天然食材來製造冰淇淋。

市售商品的原料普遍的低劣,這是我很少談論冰淇淋的最重要的因素。

如果大家願意在家裡,用十足紮實的天然原料,細心製作,或者找到良心使用天然優質原料的店家來購買,偶爾、少量的食用,我認為,冰淇淋可以是潤滑生活的一種很好的點心。

食用的時候大致上請大家留意的建議是:

1.從冰箱取出後,不要馬上食用,最好放在室溫之下,讓冰淇淋呈現微融化,也就是,剛好可以輕鬆與容器分離的狀態下為最佳。

2.吃的時候,小口食用,在口中含住,等到自然融化之後再嚥下。

3.雖然經過乳化,但是我認為冰淇淋還並非屬於足夠容易消化的食物,因此建議在餐後食用,一次以不超過 200 毫升為主。

同樣是屬於低溫的食物,以「水」或是「油」為主要原料來製作而成,對於人體的效果就有絕大的不同。不過在這之前,要找到以良質、純正、天然的食材來製作而成,這個才是在當前這個化學添加劑猖獗、標示不清問題嚴重、法令規定形同虛設的社會之中,更值得我們優先關心的課題。

今日小語130819:迷信「數據」,遠離真理

和朋友全家吃飯,其中一個孩子正好有點感冒,喉嚨痛,這位朋友媽媽幫孩子點了一杯冷的柳橙汁,我大驚:「喉嚨痛不能吃冰的,我以為這早就是常識了啊!」沒想到朋友回答:「這是醫生教的,說吃冰的可以消炎降溫,維他命 C 還可以降火氣。」聽完,我差點昏死在餐廳裡。這讓我想到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位「名醫」強力推薦大家「天氣熱吃冰沒什麼不好」,我都不曉得這種言論一說出口,又有多少人放膽大吃冰品,為日後的許多難病、慢性病,種下禍因。

我問了朋友:「醫生說得頭頭是道,又說有什麼研究理論根據,聽起來很有道理、很『科學』,但是我只想問一句:孩子有因此比較舒服嗎?」朋友答道:「……沒有耶。」

這種自己關起門來,找八個、十個想賺零用錢的年輕人,做一點特殊設計狀況下的反應,把數字記錄下來,就可以刊上「專業論文刊物」,也當成一篇有模有樣的論文來發表。不管這些研究的取樣對象其實非常少,研究時間非常短,設計的內容非常簡陋,漏洞百出,甚至可笑,其實比國小科展的實驗的程度還糟糕,但是,它依然也是一篇「最新研究數據報告」。特別是,只要它不是用中文來發表的,就夠了。

所謂的「最新研究數據報告」,有一些的確經過嚴謹的設計與執行,經過長期的追蹤和分析,獲得反覆的驗證,但是有一些,真的就是這麼可笑,相信大家在新聞中,也時常可以看過這些笑話。只不過,有些這麼可笑的研究結果,卻可能在科球的另一端的臺灣,被「名醫」、「名嘴」煞有介事的大肆引用,頭頭是道的用來「破除謠言」、「拯救世人」。如果身為閱聽者的你我,只是因為看到「西方最新研究結果」幾個字,就全盤接受,那就中招了。

沒有人做過實驗的論點,好比說,如果我們認為「長期吃米漿粥可以有效降低血糖與高血壓」,你心裡打算支持這種說法,你可以說「沒有數據顯示這麼做是完全無效的」,而你心裡打算反對的話,你可以說「沒有實驗數據支持這種理論」。下次看看新聞裡面,所謂的「專業人士」怎麼「運用」這些「最新研究數據報告」,就知道了。

姑不論發表這種言論的理由,真的是做學問的素質太差、引喻失義,還是背後有什麼和其他利益結合的關係,我想要特別提出來的,就是:這種對於「數據」的迷信,對於「專業背景」的迷信,應該是身為閱聽者的你我,在面對媒體的包裝以及宣傳之下的言論時,所應該要特別留意的思考陷阱。

至於在當前的社會輿論慣性下,平常多把中醫愛好者看成像是「義和團」一樣的愚民,冷嘲熱諷,把中醫理論視為「迷信」,但是一面卻又要偷用個「降火氣」之類的純中醫術語來吃中醫的豆腐,我只能說,各位朋友們,大家辛苦了!因為,太陽從東方升起之類的天地真理,並非是因為先有「實驗數據」之後才能建立的,這一點,如果不是站在巨人的肩上,根本難以理解。

「紫草膏」的安全疑慮並非來自於中藥「紫草根」

美國「Burt’s Bees」公司的一項產品,名為「Res-Q ointment」,在臺灣,廠商自取的中文名稱為「神奇紫草膏」。

在中文商品名稱含有「紫草」的前提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藥外用的古方之一「紫雲膏」,而紫雲膏的主要藥材之一,即為「紫草根」。透過這麼多「紫草」名稱的反覆出現,引起了許多混淆的問題的發生。特別是在「Burt’s Bees」的這項「Res-Q ointment」產品,因為其中含有的「Comfrey」的提取物,被認為具有一定程度的毒性,不但「不能吃」,不可用於口服,不能使用於表皮已有破口的患處,甚至更不適合使用在懷孕的母親,或是兩歲以下的嬰幼兒身上。

中藥草所使用的「紫草根」,主要使用的是紫草科 Boraginaceae 植物底下,名為「硬紫草 Lithospermum」為主的植物根。但是「Res-Q ointment」之中所含有的「Comfrey」的提取物,其實不過只是同為紫草科聚合草屬 Symphytum 底下,名為康復力(Comfrey)的一種植物。

姑且不論廠商如何為自己的產品包裝、宣傳或是辯解,真正在中醫界裡所使用的中藥材「紫草根 Lithospermum」,絕對不可以和「Comfrey」混淆,或者用任何的方式攀親帶故。以事實而論,兩者並非相同的植物,而在生物特性上,相似度也僅止於「科」的程度而已。在中藥常用藥物之中,同科植物不勝枚舉。甘草、黃耆、葛根皆屬豆科,當歸、川芎、柴胡皆屬傘形科,相信只要是稍具有一點點中藥概念的朋友,都絕對不會誤認這些同科藥材,也不會以為,這些藥材可能都具有相同、或相似的效果。

「Comfrey」的製劑,不能用於表皮已有破口的患處,但是中藥「紫草根」所製成的藥方,像是「紫雲膏」,在實務經驗上,卻是對於外傷破口具有很好的治療效果,就此一例,便已經可以證明,兩者在性味與應用範圍上的不同。

「紫草膏」與「紫雲膏」毫無關係,「康復力」也並不類同於「硬紫草」,這是我們極需要明辨的重點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