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語130903:中醫醫理的原點

為什麼對於現代的醫學來說,遇到一種新的病菌、病毒,就需要開發一種新的藥,長時間、高經費的開發,無數的實驗和分析,效果有限。而中醫對於許多「看起來不是很相像的多種疾病」,竟然可以用相同的藥方,有限的幾味藥,稍做加減,就達成良好的治療,並且,兩千年來,仍然有效?

基本上,中醫的哲學邏輯,是建立在「相信自己可以處理自己所有的問題」的立足點上。當然,人會生病,無論是傷寒或是雜病,或者是久勞成疾、刀蟲外傷,還是起居不節,疾病的發生,是因為一時之間,「疾病的力量大過自癒的力量」。

雖然身體無法立即完全自癒,但是身體仍然會在受到影響之後,不斷的努力重建。在努力的過程之中,我們可以看到身體動用了哪些系統,使用了哪些能量去療癒,這些身體實際上不同於健康時候的狀態變化,我們稱之為「證」。所以,我們只要清楚的把所有的證給明確辨別出來,就可以知道身體之中的哪些機能需要支援。

關鍵就在:我們關注的對象是「自己發生了什麼」,而不是「什麼侵擾我們」;我們想方設法的出發點是「增強自己的實力」,而不是「消滅外來的因素」。外來的因素千變萬化,不可勝數,但是我們自身的系統、機制能量相對有限,容易被觀察。因此,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同證」就可以「同治」,常備的藥方與藥材,可以大幅度的縮減在一個容易學習與整理的數量之內。

因為藥方的作用在於增強身體排除疾病的機能而已,所以中病輒止,避免影響到不必要的機能,因此沒有讓人擔心的副作用。甚至像是:各種因為脾胃的津液缺乏而容易產生的習慣性小毛病,「從頭到腳」,只要多吃我常提到的「太極米漿粥」,竟然都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舒緩效果。這些事實,對於「一種病就要一種專藥」來思考的邏輯來說,肯定是非常難以想像的。

不過,如果導致自己生病的因素,主要來自於自己情志上的起心動念,那麼,再多的醫藥也不能挽救。因為,最大的療癒力量,也就是自己的心,已經被自己的情志給折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