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小語130731:治療包含「狂犬病」在內的外邪風寒

「津液」是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已經明示過,但是在漫漫後世,諸家學說多如牛毛的醫書之中,卻意外的很少被深入論述的一個身體環節,但是「津液」卻又是牽動身體陽氣的輸出,以及血液組成的核心,這造成了中醫理論的架構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失落的環節」。

身體在津液轉換成為陽氣的順序上,按照六經輪轉的原理,是由陽明為起始,也就是行走我所謂的「陽明過少陽出太陽」的順序,由內而外來推展。同時在足陽明胃的部分,因為又能夠控制津液與能量的沉降,讓下焦的腸道與其他各種臟器獲得推行的動力,所以胃的津液含量多寡,不但可以化為轉換出陽氣的原型,形成「免疫力」,也可以向下、向內收藏成為更高濃度的津液型態,構成進一步質變為血液的要素。

如果按照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對於外感入侵的論述:邪氣開始入侵的時候,首先侵犯太陽經,人體會提高能量輸出的強度,津液開始受損,人會開始發燒。若是津液接近耗竭,陽明經開始受到侵犯,人會開始出現感官方面的異常,甚至幻視、幻聽,對於感官的刺激異常的敏感,甚至容易出現嚴重痙攣。太陽、陽明淪陷失守之後,中間的少陽不能進行質能轉換,很快的就轉往致死率極高的後三陰區域。

外感從來就是以這樣的模式侵犯人體的系統,兩千年來,人體還是一模一樣的構造,這不會因為你在兩千年前是下田耕作,兩千年後是坐在電腦前吹冷氣,就有所不同。無論這樣的邪氣,是從空氣傳播,飲食傳播,或者,只是被動物咬一口,別無二致。只不過,感冒對於西醫來說,從來都是「不治之症」,如果你在看的西醫有良知,夠誠實,他會告訴你「我們西醫從來就不會治療感冒,我只能把你在感冒之中所受到的痛苦壓抑下去」。感冒醫治不得法,急性發作,瞬間致死,所在多有。感冒可怕嗎?當然很可怕,如果你從來就不認識《傷寒雜病論》。

知道害怕是好事,至少這可以給我們一個燃燒三分鐘熱度的起端,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些,我們可能從來就不想去關心的重要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