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齦出血的理法

若是有牙齦很容易出血的狀況,這可能代表了脾的能量較弱,無法維持胃的運作機能,所以造成胃的能量不能把血液給「夾」在血管之中,因此稍有些微的刺激,微血管就容易出血,甚至以中長期的角度來看,胃的機能較弱,會連帶削弱心臟的能量以及血液的運行狀況,血管的「密閉性」不佳,心臟就得要一直提高血壓,去供應血壓不足的局部,進而演伸、引發出心臟相關的疾病,應當要謹慎,這個日常小毛病,可能並非一般單純所認為的口腔或牙科問題而已,至於在平常的保健方面,不妨在晚餐用餐的時候,吃一瓣生的蒜頭佐餐,可以幫助脾的運化機能較為提高,兼有保護胃以及心臟,提升胸口陽氣的效果,不過,若是脾胃的津液太缺乏,虛熱太盛的人,吃多了蒜頭,恐怕會有「火燒心」的不適感覺,就要請朋友自己斟酌了。

我們怎麼看待「感冒」這回事

很久很久以前,東漢末年的張仲景先生做了一本《傷寒雜病論》,解說了人類怎麼生病、怎麼感冒,又可以用什麼方法來治好它。雖然他不及同時期的華陀先生有名氣,但是這本書卻幸運的流傳到了今天,而我又何其有幸的讀了它,深深感到興趣,愛不釋手,一頭潛入,約莫十年,另外結合了所私淑的先生高人的智慧、論述,揉合成了我個人的中醫心得。

今年以來,流行性的感冒與疾病的消息不斷,引起不少朋友的關注,今天就藉這個機會,聊聊我所認識的「中醫」是怎麼看待感冒的,順道談一點日常的保健小方法。

我所認識的中醫,把「讓人感冒的那個原因」視為是一種「能量流」,用中醫的語言來說,這叫做「風邪」。就像金融在談「現金流」一樣,白花花的鈔票當然不會像河水一樣,自己在大街上游來游去,但是鈔票在概念上是流動的,也根據流動的模式來產生不同的效應。病毒是活體,有活力,能移轉,擴散快,當然在概念上可以視為是一種「流」。

既然是「流」,必然無孔不入,全身上下有無數的毛孔,想要「擋」,是絕對擋不住的。大禹治水能夠成功,就是了解「防堵」辦法斷然不可能奏效。既然大局面已經產生了一個「勢」,則「勢不可擋」,我們得另外想個法子來處理才好。

西醫對抗感冒,不外乎幾種方法,首先就是「支援」,先壓抑住讓人不舒服的感受,像是:頭痛、發燒、咳嗽等症狀。壓抑了之後,不適感減輕,真正的「治療」的工作,還是只能交給人體的免疫能力自己去應付。

若是對付來得又急又快的感冒,像是「流感」,就要想辦法去分析這類的病毒的長相,設計一種「專用」的藥去殺特定的病毒。這一分鐘投藥殺了一群病毒,只要留下一隻,一個小時後又是一群大軍,殺也殺不完,若是稍有變種,整個研發工作就得要從頭來過。

有的藥物,像是類固醇,則是高度刺激人體的特定機能,做短時間而高頻度的活躍,這當然可以在當下收效,但是一時之快,卻留下後患無窮,身體過度消耗掉的養分,可能造成日後其他機能的提前萎縮、失衡。

我所認識的中醫對抗感冒,不關心「什麼病毒入侵身體」,我們問的是「感冒從哪裡進來」,「目前入侵了哪裡」。我們在前面提到過,「感冒」也是一種「流」,只要有「位能差」,無論是「高低」,「冷熱」,「乾濕」,有差距就會有一個「勢」,「流」就會自然產生,既然感冒可以「流入」,我們當然也可以創造出一個「流出」的「勢」來。

若是體內的狀況處於「低勢」,體外的環境就會形成相對的「高勢」, 感冒的「能量流」自然是往低處走,體弱的人,就容易感冒。所以,我所認識的中醫所做的治療,就是在受到感染的路徑上,把人體的「勢」給擡高,反過來形成「體內高勢」,「體外低勢」的狀況,感冒的「流」自然就會反流向體外,一滴不剩,將感冒處理得乾乾淨淨。

要提高「勢」,主要有兩個原則:

一、增加產生「勢」的原料。

二、增加發生「勢」的動力。

這兩個原則結合起來的效果,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免疫力」的提升。

以第一點來說,我常在網路文章中談到的「太極米漿粥」,「炙草薑茶」,「桂圓薑棗茶」,都是可以常用的茶飲、料理。這裡的篇幅有限,朋友們不妨上網查找一下,就可以知道詳細的作法,這邊就不多做贅述。

以第二點來說,每日晨起,用乾燥的全棉質的毛巾,均勻的按摩整個頭部以及面部,直到微微發熱,最好能夠持續五分鐘。若是有時間,不妨再加大乾擦的範圍,包括背面,大腿後側,小腿肚,這些都是人體的能量主要發散區域,在這些局部做加強,可以引導身體的能量強盛。

有機會的話,用我所談過的「苓艾薑湯」來做足浴,每晚泡泡腳,讓背後能夠微微出汗,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平時多一分準備,臨時少一分災害。時局不可逆,不過天無絕人之路,我們總是能從天地之間找到安身立命的好方法。我們在這邊提供一些基本的觀念和辦法,希望幫助朋友們能夠多增一項預防的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