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定義物性的寒熱

有位朋友在部落格上問起了「古人怎麼定義物性的寒熱?」的問題,可能許多朋友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好奇,所以我做了一篇回應,轉貼如下,但是內容有點長,有興趣又有耐性的朋友不妨看下去,至於重點的部分,我只想說:恢復你我固有的身體感,就是很多不必要的疑惑的標準答案。

古人定出「物性」,並非用現代人所認知的辦法,所以你我要重新以古人的角度來認識物性,有一定的難度,以「溫度」來說,在現代的物理學之中,還會提到「潛熱」,「比熱」,「分子動能」,「分子間距」等等諸多象度的定性描述,就像以一般的開水為例,在攝氏三十度或是八十度的時候,只有「溫度」上的不同,但是「比熱」卻是可以視為一致,如果我們手上只有一般的水銀溫度計,你我很難對於各種象度都做出客觀的定量測定,甚至,為了不同使用目的所設計的水銀溫度計,像是量體溫,或是量料理油溫,其工具所具備有的量測精準度以及極限範圍,又是大大的不同。

再者,「寒」與「熱」除了狹義的「溫度高低」之外,還有更深一層的定義,就是「機能的增強與衰退」,某些藥食在進入人體之後,會引發機能低落,或是津液、血液、能量的流失,這就是「寒」,這種定性的角度又超過了單純的「溫度」象度的物理描述,這比較接近西藥學之中的「藥理學」,包含了「藥物代謝動力」,「藥效」,「激動與拮抗」,「耐藥性」,「抗藥性」等等的研究象度,這是屬於一連串的機能的刺激與反應的結果,用溫度計也是無法加以量測。

古人定出物性的工具就是「身體感」,如同診察,一樣是使用「望、聞、問、切」,如果以現代人的身體感的遲鈍程度來看,許多物性的差異程度根本遠超過工具的精密度,無法被測定,「不存在」與「沒有檢出的能力」只能呈現一樣的結果,這是工具的極限的問題。

我只能用我個人的身體的經驗,配合現代人僅存,尚屬於具有可靠水準之中的五感感知力,來對於古人,也就是以《神農本草經》為根本,藉《傷寒雜病論》的應用來佐證,所描述的物性,進行對照性的,具有普遍性的理解的整理與轉譯,因為,若只以現今普遍所學習到的西方科學的架構,或是學習的模式,根本無法完整描述整個中醫學與中藥學所認知的世界,這是另外一整套不同的架構與模型,如果我們會覺得:拿國語注音符號來標注英文單字發音,結果十分可笑,那麼,我們又為什麼會認為拿西方科學的架構來認識中醫,是很正確無誤而理所當然?

所以,寒性的物性在加熱之後,如何得知仍然屬寒,是因為:
1.我們沒有正確的、夠好的工具
2.我們沒有正確的、清楚的認知架構
來進行量測,這就是你我今天在碰到「物性寒熱」的定性與定量時所碰到的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