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合」的機制和用餐習慣

「咬合」對於人體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一個動作,原理也很簡單:我們在進食的時候,經過多次仔細的咀嚼咬合的動作,刺激顏面以及口腔,透過少陽膽經以及三焦的經絡,讓能量把清澈的津液上提到口中,其中一部分化成唾液,來幫助分解食物,其實在這樣的動作之中,除了唾液能夠維護口腔以及牙齒的健康之外,還包括了津液上提新陳代謝,灌溉頭面,能夠讓腦細胞舒活,讓心火沉降入內臟,藏火於水,放鬆緊張的外來刺激,達成三焦津液水道的「打到頂,收到底」的循環力道提升,因此,進食的感受,通常都會是讓人愉悅的,也可以回過頭來說,愉悅的用餐環境以及心情,才適合進食,所以,若是進食的時候,仍然在忙著開會,談判,思考,想心事,處理事務,打罵小孩,盯著書本或是電視看,身體在站立或是在走動之中,都會給予腦部過多的刺激,造成脾胃的運作負擔,打亂津液以及消化的正常循環機能,平白浪費了美好的餐飲,以及進食的好處,只能停止身體對於飢餓的感受而已,若是以「善於利用時間」的角度來說,一得數失之間,其實,並不會比較有效率。

上吐下瀉的感冒

從去年的入冬之後開始,經常聽到有上吐下瀉的感冒,或者是感染的病證發生,當然,除了立即以適當的用藥處理之外,多飲用米漿粥,除了在病中,以及癒後,可以盡快幫助平復胃氣,平常的時候,也可以增加脾胃的津液,只要飲食與生活作息維持正常,就能協助減少受到感染的機會,雖然根據《傷寒雜病論》,在絕大多數的狀況之下,像是使用桂枝湯、十棗湯,身體動用到「汗」、「吐」、「下」的力道之後,我們都是飲用熱粥來養胃氣,但是有一個特別狀況:

 

若是在下利的同時,身體不會怕冷,反而發熱,很容易口渴,很想喝水,這個時候千萬別喝水,更不能喝運動飲料,不妨改喝一些放到室溫程度,較不熱燙的米漿粥來代替,利用粥在放涼之後「緊縮」的力道,協助身體的津液能夠保留在體內。

剖腹產對於身體元氣的破壞程度

有位朋友問起了有關於「剖腹產」的問題,雖然或許其他的朋友可能會覺得:當初因為某某因素,醫生強烈建議我採用剖腹產,否則可能會有好多問題發生,我是不得不為,甚至可能會覺得:幸好我採取了剖腹產,現在的狀況看起來也沒什麼大問題,不過,我還是想要請所有準備懷孕,以及已經在懷孕中的準媽媽們,及早想一想這類的問題:在很多狀況之下,我們的確還是可以有選擇的,請務必三思。

 

剖腹產對於身體元氣的破壞程度,超乎我們一般人想像的大,非常嚴重,因為下腹的關元,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丹田」部位,是人體全身上下最純粹的能量與養分的匯聚之處,中醫所謂「命門火」的高層次生命能量的源頭之一,而女人的生理結構,又特別能夠將身體的精華保存於此,所以上天才會安排女人在這個部位孕育新生命,這項重大的使命,男人絕對無能做到,全世界,絕大多數的醫療先進的國家,不到非常危急,絕不會要求產婦剖腹,但是今天在臺灣的醫療行為卻任意在這邊開刀,殺傷人體的精華命脈,就算傷口可以縫,但是流洩的元氣卻不會隨著止血而自然恢復,在健康上面造成的嚴重破壞程度,所有當世西醫手上所能夠動用的檢測儀器,都不可能檢測得出來,但是,「無法檢出」絕不能說是「並不存在」,產婦將來在許多生理機能方面的衰弱,都是事實,其關聯性不能等閒視之,甚至,應該持續接受高度的懷疑以及高規格的嚴密檢視才是,畢竟,目前在全世界之中,臺灣剖腹產的比例已經冠居全球第二,約是鄰近國家日本的五倍,而且,實際上的倍數有可能還會更高,究竟臺灣的產婦是否真的天生脆弱,喪失了全球人類普遍皆具有的自然生產的能力?還是有什麼醫療與照護上面的嚴重疏失,造成臺灣的產婦幾乎人人在臨產的時候多半「命危」、「狀況危急」,這一刀非剖不可?臺灣是不是一個衛教普及度非常低落,民生飲食物資極度缺乏,醫療水準極端落後的地區,造成孕婦普遍在孕程之中的養胎非常失敗,不予剖腹,不能生產?胎位不正等等的生理因素,就注定若是在選擇自然生產的時候,必然有遠高於剖腹生產的風險存在?這中間是否有任何資訊不對等,不夠公開,觀點不夠全面,醫方對於病家說明解釋的時候所運用的話術上面的可議之處?在同樣對於病家友善的前提之下,「商業利益」較小的行為,是否會被優先並普遍的運用,是否會被用來積極建議病家予以選擇?從受孕懷胎到生產,每位母親都歷經許多甘苦,而在全新的生命誕生之際,我們更需要「有意識」的做出每一項決定,為自己負責,為一個充滿未來希望的新生命負責。

 

資料來源: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台灣剖腹產比例世界第二!!

準媽媽不愛自然產?剖腹挑時辰卡好命?生產迷思與制度缺失!

http://talk.news.pts.org.tw/2010/07/blog-post_12.html

 

台灣醒報:生產剖腹率高達34% 監院糾正衛署

http://www.awakening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itemid=15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