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散瞳劑」

是否曾在飽餐一頓天然的佳餚後,覺得「眼前一亮」呢?當脾中充滿了對身體有益的津液時,肌肉自然就有機會能夠因為吸收到飽滿的津液,而將能量溫和的釋放出來,這對於溫暖並放鬆肌肉來說,就是很有幫助的一個力量。
若是我們能夠承認:在眼中調節視覺機能的組織,也是由肌肉所主控的話,那麼,持續攝取良好的天然食材,或許也可以把它想成那是對於我們的身體最好的「散瞳劑」了。

详情

補益身體的根本原則

其實話說回來,只要每天堅持攝取天然良質的食物,避免各種化學食品添加物,以恰當的搭配比例食材,不要害怕多吃米麵主食,使用天然製成的食鹽,以及食用油,並藉由適宜的方式烹調,先把脾胃養飽了,則肝血自然就容易充足,氣力容易強盛,那麼,腎就能夠再進一步,有機會拿到更多的養分,獲得更多的休息,腎的虛勞問題,才能容易自己獲得好轉的機會,帶來身體長治久安的穩固根基。
無論任何補益身體的根本原則,仍然首重在脾胃中焦的健全,兩千年前,仲景觀察人體機轉,著書立文,兩千年後,人體的機轉依舊,照護方式自然不變。

飲食「清淡」之不足

人在重病之中,體力大量減耗,代表的就是人體內的津液大量喪失,以及產生能量的機制衰退與滯礙,像是在《桂本》中已經提到過的:「人虛+胃冷=嘔吐」,「脾濕+胃寒=腹瀉」,這都說明了人體脾胃中的津液一但嚴重流失,腸胃必定不適。

「系統溫度」與「運作機能」是觀察人體機轉強弱的兩個不同的象度,若是混同,那麼對於「寒與熱」的判斷,就可能會出現疑慮,只依賴「清淡」的飲食補充體力,雖然可能在化消力道的需求上較低,卻也可能無法借力於強烈的氣、味,將津液引導入裡。

大量的生薑是否對於脾胃的強固有礙?這在仲景的「當歸生薑羊肉湯」中,其實我們已經得到證實了,而仲景在《桂本》中通篇強調的「理中、建中」的理念,更是與其緊緊相扣。

「反生為補」

我們在中醫的範圍之中,一直都會讀到「水生木」,像這樣以陰陽五行系統而架構起來的生理機制論述,所以也會認識到:屬水的腎系統的能量,就是推動木系統的肝,以及心臟的動能源動力,再進一步來說,從這樣的相生關係,我們也可以理解到:減輕我們的肝以及心臟的能量輸出需求,就是幫助我們腎系統能量減緩輸出的負擔,進而保存在腎系統之中養分質量,不會因為大量提取並燃燒成能量,而導致過度耗損的主要觀念,這也是我在講座之中曾經提過的「反生為補」的結論的解釋,而這樣的想法,也不過就是援引自仲景在《桂本》中所提到的:「上工治未病」,「治肝虛先實脾」的觀念的推廣。

寒泄太陰無節不利於下焦精血的涵養

不分清濁的泄下,造成了「太陰下墜力」無法應於質量的盈滿而按時,並且有節奏的下降,這也連帶造成了下焦的臟器,包含腎與生殖系統,無法長期而規律的接受養分的填充,進行應有的機能運作,休養恢復平日的耗損。
若是合於仲景在《桂本》中告訴我們的,「婦人腹中諸病痛」的調理方法,我們或可以進一步的得知:寒泄太陰無節,這對於下焦精血的涵養來說,實在是一項非常不利的因素。

茶與咖啡

清能上,則濁自下,清濁不分均下,則清氣可能無從而上。

古人認為茶水能夠清利頭目,應用的是「清能上」的道理,讓身體之中的津液,循著茶水的清氣,一同往上升高到三焦水道之頂,讓人體最上端的組織,如頭腦、眼睛這樣的高度,都能夠充分的吸收到更多好的能量氣息,但是反觀咖啡,卻用的是不分清濁一律下泄的力道,撤去包含津液的各種物質,來相對造成既有能量大於質量的短暫刺激現象,可謂殺雞取卵之用。

若同以「咖啡因」來觀察其中部分的效應,就沒有辦法從中體察到身體機能的提升與消退,此消彼長,漸行漸遠。

「寒涼泄下」短期有效的原因

寒涼泄下性質的食材,雖然可以暫時將腎系統臟器較外層的邪水給強制推出體外,使得身體的總體質量獲得了片刻的減輕,但是,因為身體臟器空虛的部分缺乏好的津液回填,一方面也沒有足夠的津液產生夠強大的能量,持續維持以氣壓帶動水氣向外排出的動力,再加上在泄下的過程當中,還會損耗相當程度的身體的津液,這對於身體原本就因為缺乏津液而造成的寒水停滯不動,更是雪上加霜,因此,這類的辦法,通常只能在剛開始使用的時候,出現幾次的好效果,但是後續所帶來的,卻是越來越嚴重的寒水反彈累積,而且,越來越難以處理。

「油性」養分難以「入腎」的原因

雖然我們在一般的生活環境下,不至於容易碰上會令身體凍結的低溫,但是相對來說:在物性表現上,讓人產生有較為「油性」、「有流動性但是較為滑膩」感覺的養分,其實才是較容易「入腎」的養分。

會讓這類「油性」的養分無法順利進入腎裡,並非「油性」的養分對身體健康不好,受到身體的排斥,而是腎系統的臟器裡面寒性的邪水太多,阻礙了養分進入的機制而已,而這些寒性的邪水,可以泛指各種「身體無法快速化消」的「流體」,像是「低於體溫的白開水」,就算得上是其中一種。

腎主管水還是油?

動物在「寒」的環境中,為了避免細胞中的水分因為凍結而破裂,或是水分凍結之後,因為鹽分的析出而造成體液的濃度提高,藉著滲透壓的關係結果造成細胞脫水,所以體內需要更多「甘油」類的津液,這是因為甘油在低溫之下不易凍結,它能讓各種細胞都獲得活力,以維持身體的機能持續運作不中斷。
我們說,水性本寒,而腎屬水,腎主管的就是各種流體,在極高的效能中,以極低的溫度,也就是在「寒」的環境下工作著,但是我們可以這麼說:其實這邊所謂的「水」,要是以「更適合」腎的藏納的性質來看的話,應該要說是「油」才對,因為「油」才是一種更加濃縮,而且可以燃燒出更多能量的「流體」。

「耐寒」與「假死」續

真正能夠禦寒,在低溫下保持活力的生物,不多,就如同我們所聊到過的,有些在極低溫下「不死」的生物,其實只是用「假死」般的「休眠」來渡過低溫環境的傷害而已。
相對於白熊或是企鵝,是以獨特的生理機制,來保持內臟在攝氏零度以上,藉此維持不停活動的能力,蘋果樹和梨樹,卻是靠著「休眠」的方式,讓生命力全部停擺,中止活力,所以能夠在攝氏零下三十度以下的低溫環境中依然不死。
「耐寒」與「假死」,我們在乍看之下,會覺得極為類同,但是其實在內涵意義上,迥不相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