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適合讓身體快速吸收、恢復體力的「米漿粥」

我們所謂的「米漿粥」,也就是臺語所說的「泔糜仔」(ám-muê-á),既然有如此廣泛的「中和」、「調和」、「平緩」的作用,而在仲景的《桂本》之中,也一再的使用「粳米」入藥湯,或是啜飲「熱稀粥」,來做為平復胃氣而能順勢緩降的手法,那麼很自然的,若是當身體有所謂「腸胃型」的外感不適的時候,於此當下,最適合讓身體快速吸收,並且恢復體力的,便會以「米漿粥」為不二選擇

既有協助身體恢復機能的好處,那麼,對於中醫的觀點來看,以同樣的手法來進行事前的預先防範,便是不讓人覺得唐突的「意外」好處了。

「勾芡」與「米漿粥」

在烹調食材的手法之中,在料理的過程的最後,略勾芡汁於其中,可以使得食材更加滑口,為料理增色,提升湯汁的濃厚風味,鎖住食材的香氣,保留溶於汁液中的養分,甚至能夠略為保持料理在食用時的溫度,並在消化的時候,令食者覺得較為平和舒緩。
若要說到米麵主食,甚至是我們所謂的米漿粥,之於脾胃的好處與重要性,於此相去亦不遠。

多走路至發微汗以幫助消化

「多走路至發微汗以幫助消化」雖然像是老生常談,但是其在背後可能的真正意涵機轉卻是:藉由四肢「外環」少陽的力道,對於「內環」少陽三焦的中焦段所連通的胃腑,進行津液運化的協助和提升,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借力於「木剋土」的自然生理規則,卻同時做到讓土能夠發揮出其「灌溉四方」的本來功能,並且達成「內外環少陽交通轉換」,以促進所謂「調和榮衛」的多重好處,妙用十分強大,實在不可不令我們應當要重新檢視,並且深思這個小小動作,在背後所包含的多重生理機轉模型,以及對於身體益處的價值。

用餐後做些能夠讓自己「發微汗」的四肢活動

我們會在《內經》中讀到:「脾主四肢」,又知道,脾合於肌肉,也主要負責消化分散津液,也就是所謂「運化」的作用,這些身體機轉的原理,也可以說是告訴我們:我們可以透過適度的活動四肢,像是和緩的伸展體操,或是能讓自己「發微汗」的散步,來有效幫助我們脾系統的運作順暢。
所以,若是覺得自己有任何在消化、腸胃方面的問題,建議大家:不妨在用餐後,花個三十分鐘以上的時間,做些能夠讓自己「發微汗」的四肢活動!

料理手法的原理

在我們日常經常接觸得到的飲食之中,先除去污染與化學藥劑的濫用不說,光是人工調味劑的充斥,以及不當的烹調手法,就已經足以讓食材本身因為津液流失,造成了空有「質」,而「氣」與「味」都已經不足的現象,這個現象日漸普遍,結果造成了:身體吃進了這樣的食材與料理,幾乎只在於具有靠著「質」而填飽空腹的效果,卻沒有能夠讓身體吸收到「氣」的能量強度,也沒有藉由「味」而引發津液流轉的引導效果。
在料理的手法裡頭,經過高熱快速的調理之後,我們通常會透過點下少許的「鍋邊醋」來將食材的香氣凝聚,而會用好的鹹味調味料,像是食鹽,魚乾或是海帶的高湯,來讓食材的津液緊實,令人食後容易運化。
明白氣、味的特質,以及其之於食材、飲食,甚至與人體互動之間的原理,料理的手法將不再只是硬記死背工序,而是一種自由調整食材物性,使其與我們身體能更加調合的妙方。

飲食之中的「勿以惡小而為之」

純淨的天然食品,就算零點零一毫克的成分,我們也要盡可能的保留下來,不因為其含有量的輕微,而自以為它們對於身體無足輕重;非天然的人工化合藥劑,就算零點零一毫克的成分,我們也要盡可能的將它排除在我們的環境與飲食之外,不因為其他藥劑與污染已經嚴重且普遍,而自以為不需在乎。

這不過就是古人所告戒我們的:「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的基本精神而已,若是我們連日常生活作息飲食,都沒辦法將這件事放在心上,那麼,身在號稱高等教育已經普及的今日,真的又可以讓人記憶起這句:「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古人所給予我們的殷切教訓。

「茯苓白朮戎鹽湯」與除濕

體內「邪」的濕氣佔據了「正」的津液的空間之後,便有可能阻礙了我們吸收與存放津液的機能,對於我們來說,怎麼樣把濕氣排出,就是我們所謂「養正去邪」的工作之中,最根本的一個原則,而我們除了仰賴對於脾系統原本機能就含有的「燥濕」,也就是「化消」這個機制之外,透過攝取「能夠輕易混合濕氣」以及「能夠改變濕氣性質」的食物,就變成了我們在除去體內的濕氣,尤其是已經累積在體內陳久,擴散到許多其他深層臟器的濕氣時,兩個很有力的手法。
就像是仲景在《桂本》中提出的「茯苓白朮戎鹽湯」一般,白朮加強了化消的力道,戎鹽改變了濕氣的性質,讓濕氣加速與身體組織脫離,重新移動進入到身體排水的通道之中,並以茯苓混合了濕氣,增加濕氣在體內的流動性,使濕氣能夠在體內的水的通道之中,得以順利通行、排出,靠著三者合作,便能除去深藏在內臟的水氣,方簡而力專,效果確實。
對於我們日常的生活飲食來說,若是我們能趁著化消力道還沒有受到明顯影響的時候,便能多吃品質好的菌類食物,多採用天然製成,保留各種微量元素在其中的食鹽,這便是能讓我們提升身體對濕氣新陳代謝的保養良方。

此消彼長的「正邪」「脾濕」

「正」與「邪」這樣的概念,都是基於我們所謂的「一個整體」,也就是觀察同一個內臟系統之下,所得到的結果,也因此,我們所謂「脾」的「濕」,它可能同時指稱了「正」的津液,或者是「邪」的濕氣,這個意思就是說,如果「正」的津液減少了,在此同時,「邪」的濕氣勢必就會相對的增加,並且,身體若是在這樣的傾向之下,「正」便會漸趨減少,而「邪」卻會日益增加,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之中不斷的耗用「正」的津液時,同時就會出現「邪」的濕氣入侵的可能性。

幸好的是,這樣此消彼長的必然態勢,是相對的,所以我們可以藉由大幅度的讓身體吸收「正」的津液,來恢復身體的耗損以及過去的傷害,活潑了我們體內的機能,這也同時避開了「邪」的濕氣影響身體機能的風險,這樣的細微變化,雖然在每日的生活之中,我們可能不容易明顯的感受得出來,但這卻是我們維持身體正常機能的一個重要的碁礎:讓身體每天都習慣於「好」的循環習慣之中,這是日積月累的成效。

「正」「邪」「脾濕」

「脾濕」是我們很常聽到的一種中醫上的說法,但是在《桂本》以及《內經》之中,許多條文又告訴了我們:「太陰濕土」這樣的定義,而這也表示了,其實脾系統的特質與機能,就是來自於其本身的「濕」的性質,而之所以我們會在這邊提出來定義上面的說法,是因為所謂的「濕」,它只是一種能量性質的指稱,卻不能正確的指出這樣的「濕」是否一定對於身體的機能有益,或者是有害,所以聊到這邊,我們就可以順勢提到這個觀念:「正」與「邪」,也就是說,如同《桂本》在另外的篇章之中也說明了:「……濕氣在內,與脾相搏,發為中滿……」,這句話就是告訴了我們:若是有外來的,對於身體不利的濕氣,於入侵體內的時候,往往其最先結合的,便同樣是具有「濕」的性質,也就是同質性最高的系統,即為脾系統,讓我們可以透過這件事實而認識到:雖然同屬「濕」的能量,卻可以因為來源的不同,以及與身體是否協調的差別,對於身體,也就有著正面與負面影響的大幅度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