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氣」之「上火?篇」

有的人會覺得:明明經常發現自己的身體會發炎、長痘子、咽乾口乾舌燥、愛喝冰水、口苦口臭、晚上睡不著、好幾天不大便、動輒發熱流大汗,退火、消炎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是屬「寒」的體質呢?其實,身體無時無刻不在動用陽氣,只是日夜之間的運行方向不同而已,就像「太陽下山明早依舊爬上來」,夜間的太陽只是沉潛在地球的「裡」面,並未消失不見,也從來沒有變弱,但是,無論陽氣怎麼運行,無論我們是成人或幼兒,後天的陽氣在身體運行的中心點,都是在「胃」,而手心、腳心,就是觀察胃氣是否在正常運行的最佳「監控點」,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提到:「胃氣不足,則手足逆冷」,手腳心不能經常保持溫暖,就是胃氣不足,就是陽氣不足,就是有寒,就是身體機能不足,就是虛弱,道理非常簡單,我們自己對於自己的身體,也非常容易觀察與判斷,是一條「反之亦然」的邏輯定理,這麼明白而簡單的道理,仲景用九個字就說破了,一看就懂,沒有其他各種的「可是」、「或者」、「說不定」,牢不可破,沒有例外,不必存疑,如你我能識普通中文者,一定能明白,醫理大道至簡,莫勝於此,至於談到應用的方法,若不說「治病」,單就「保健」來看,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以粳米作成「白虎湯」、「附子粳米湯」,調和胃氣順潤緩降,平熱固精,用乾薑作成「甘草乾薑湯」、「四逆湯」,恢復人體根本的內臟機能提升,起陽救逆,我們借用這樣的原理,日常以大量的米飯做主食來引陽氣回歸,補益強壯內臟,以乾薑煮成茶飲來相佐,輔助提振陽氣發動,無端發熱則大口吃飯,虛冷畏寒便常喝薑茶,這就是調和陽氣的最根本、最容易,也是最重要的大法,仲景的醫理大法之中,沒有不傳之秘,不必苦行苦修,至珍至寶都在你我的廚房灶頭而已,只看你我是否願意正確認知,堅持下去。

「陽氣」之「飲食篇」

「陽氣」是推動我們人體機能的重要動力,就像汽車引擎之中的汽油與空氣混合後,藉由讓混合氣體點火爆炸來推動輪軸,輸出動力,而在引擎的高速運作下,車輪會轉,機具能夠發電,大燈會亮,能吹空調,液冷泵浦可以運作,雖然引擎在運作的過程之中,引擎外殼的溫度難免會隨之升高,但是我們的人體機能設計精良,已經擁有了良好的冷卻系統來處理這個問題,讓引擎的效能得以持續提高,外殼溫度卻不會因此而無限制的上升,但是一般我們所認知到的一些「退火」的觀念和手法之中,直接把「機能升高」視為「溫度升高」,更是把「引擎裡面」的動能給「退」掉,讓動能衰減來造成降溫,雖然就外觀來看,引擎外殼的溫度是成功的下降了,但是動能不足也導致了輪子跑不快,大燈點不亮,空調不能啟動,甚至液冷泵浦無法有足夠的動力運作,連帶導致了引擎的溫度動不動就拼命上升,而我們又再次給予錯誤的「退火」降溫手段,引擎的效能因此越來越差,最後就是永久的熄火,無法再啟動,一位好的引擎技師絕對不會把引擎的效能以及外殼的溫度給搞錯,一具出力五百匹馬力的引擎在全力運轉時的外殼溫度,應該和出力僅五十匹馬力的引擎的外殼溫度不相上下,我們天天在使用我們自己的身體,當然也不能動不動就以退掉我們的「陽氣」來換取「降溫」的效果,把「減掉生命能」視為「正常」,當我們的身體的系統出現疑似「過熱」的情形時,請先檢查:原因是否為「機能不足」?還是「冷卻液」不足?

「陽氣」之「流汗篇」

「陽氣」是一個我們經常聽到的名詞,但是我們通常卻很少仔細的去學習:究竟什麼是「陽氣」?大抵上,我們也很少聽到有人能夠「清楚」而「淺白」的把這類的名詞給解釋出來,所以我們可能會認為:「中醫藥」的學說的內容,本來就是模糊玄奇,大家都說不明白的一回事,甚至會誤以為:「中醫藥」是不「科學」的,既然,這是一個在中醫藥觀念之中所使用的名詞,我們在使用之前,自然應當要做比較清楚的認知才好,我在這邊先提出一部分,有關「陽氣」名詞與「流汗」現象之間,「大家說」與「我們說」之間的差異,我們的說法一定是各位在日常之中,很少聽過的說法,不過,還是希望朋友們有機會的時候,可以先從實際的身體感變化之中,去比較:我們的身體,究竟會從哪一種邏輯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