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與「粳米」的「價值」

「薑」與「粳米」,若要說起「經濟價值」,恐怕真的是極為渺小,這兩者不但全年均極為容易取得,種植方法容易,產量大,價格難被哄擡,隨處可見,甚至就連「造假」混充的價值都沒有,平日只要透過家常煮食來攝取,不必萃取,就很有效果,若是做成「保健食品」,恐怕炒作不易,難有「商機」,但是,若論起「薑」與「粳米」的「保健價值」,一者能夠振奮人體陽氣提升,一者能夠涵養太陰脾胃津液內斂,對於仲景所著《傷寒雜病論》中,以「養太陰」為主軸的思想來說,是如此的寶貴與重要,極難被取代。

甚至就算以今日的科學角度來看,美國國立的國家生物技術信息中心(NCBI),也收錄了多篇的論文證實:薑所含有的數種成分,對於抗氧化、抗發炎、抗衰老、提高免疫力、溫暖內臟與四肢、抗過敏性喘咳,都有正面的效果,而且,能夠溫暖四肢的薑油(Gingerol)在受到加熱並脫水之後,則奇妙的能夠轉變成為能夠溫暖腸胃內臟的薑酚(Shogaol),與止下痢的薑酮(Zingerone),與仲景使用生薑發汗止嘔,以炮製之後的乾薑溫中回陽,不謀而合,中醫藥兩千年前就以「定性」的科學方式研究藥理與病理機制,先進而完整,生薑與乾薑的區別與使用,在《神農本草經》中已經提出:「主胸悶咳逆上氣,溫中,止血,出汗,逐風濕痹,腸辟下利,生者尤良。」,更是在《傷寒雜病論》中發揮到極緻,實在值得我們深入的學習與思考。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833188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6709450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1954187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1851089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1441866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8692598

生薑、乾薑之別

張仲景作《傷寒雜病論》,善用生薑、乾薑之別,對於從醫治風邪在表,以至於溫裡救逆以逐寒邪,可以說是無一不靠用薑以成功,薑之於人體保健的重要性,也能從中華食的文化已用薑為材料超過兩千年,可以窺見,若是稍舉仲景善用生薑、乾薑之別的幾例:

1.以「炙甘草」加「乾薑」,作為人體「復其陽」的第一方「甘草乾薑湯」。

2.前方再合上「人參」與「白朮」,作成治療上吐下瀉有奇效的「理中湯」。

3.前方若以「炮附子」代「白朮」後,即成為急救人體大虛大寒,四肢冷逆,可謂有起死回生之效的「四逆湯」。

4.甘草合乾薑,再結合數種通條上、下焦以及表、裡各處水氣的藥材,便成為醫治心下有水氣的「小青龍湯」。

另外,則以生薑發汗逐風寒:

1.以「生薑」、「炙甘草」、「大棗」,組成穩固脾土中焦的基本組合,散見《傷寒雜病論》全本各處。

2.以前條組合為基底,更作成「桂枝湯」等,治療風邪在腠理之間的諸多感冒藥方,主在助體表已開,但汗出不透的感冒患者。

3.合「半夏」之力,通治各種但見嘔吐不止的感冒病證,如「小半夏湯」,「葛根湯加半夏」。

4.四肢冷逆而但嘔卻不下利,生薑結合「橘皮」同樣可以救逆於危急之間。

薑在今日已經成為全國皆可輕易取得的材料,更是深入家常,作為食材之一來取用的作物,物美而價廉,卻又能屢建鉅功,仲景多選生薑、乾薑入方,捨去諸多珍材奇貨,除了表現出仲景醫理與藥理的深厚修為,更可以看到醫家化大道於家常,民胞物與的胸懷。

食薑歷史

今天來閒聊一點小故事:「薑」在我國開始食用的時間很早,用量也大,從東周春秋戰國時期,孔夫子就有「不撤薑食」之語,意謂每餐都要有適量的薑來佐餐,可見一斑,而《神農本草經》一般認為成書約在東周先秦之間,自然也把薑列入「中品」藥材之中來介紹,不過在這個時期,中原文化的主要活動地區都在華北黃河流域一帶,而一般所認為的薑的原產地多在長江以南的濕熱之地,在秦始皇帝修築此期人類文明史上第一條高速公路--「馳道」之前,從極南之地要大量、快速的運送生薑供應中原地區,應屬不易,而此時中原地區嘗試栽種生薑的活動也可能才剛剛開始,產量還不夠充沛,新鮮的生薑則因為富含水分,容易腐壞,所以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說,入手的多半已經是乾製過的「乾薑」,而「生薑」對於溫暖四肢,加熱橫紋肌的作用,又是乾薑所不及的,所以對於特定的作用來說,真可如《神農本草經》所說的:「生者尤良」,而至東漢末年,張仲景作《傷寒雜病論》之時,此時華北地區栽培生薑的活動應當已屬普及,生薑、乾薑的來源穩定,運用自在,至此可謂運用薑功以臻大成,回想中華文化使用「薑」來作保健、醫療,具有超過兩千年的歷史,而近來濕寒日重,脾土容易受邪,平素胃氣虛寒,太陰不養的人,便會常發上吐下瀉的感冒狀況,更可證明:薑能溫陽助胃氣,強壯中氣,實在是一餐不可無薑!

善待身體,和自然共處

我們用中醫藥的觀念來維護身體的健康,與自然的絕對法則調和,我們所學到的,是一種善待身體,和自然共處的觀念與方式,那並非表示我們立刻就能變成金剛不壞,或者只需依靠服藥,醫治什麼新病陳疾皆能立竿見影,事實上,隨著季節、天氣、飲食、作息、情緒等等的變化,我們只要活著,便依然可能會得病,受到邪氣的入侵,因為,這才是自然,才是體現了自然法則的一絲不苟,不要害怕依照中醫理念生活之後還是會生病,更不要因此而羞於啟齒生病,或者因為「依照中醫理念還生病」而覺得緊張,洩氣,想想:每天上診所看醫生、吃感冒藥,作息混亂,這些身體越來越糟的人,都不覺得丟臉了,我們以貼近天地運行的理念在活,更沒理由不挺起胸膛,但也無需因此驕傲,生病是身體在提醒我們:我們需要更正確的善待自己的身體,自然的法理是這樣的深具包容,又這樣的雷厲風行,人生在活,絕對不能脫離天行運轉的鐵則,如此而已。

壬辰年大寒節氣的養生

經過冬至的陽氣最低點之後,到大寒,以今年來看,也就是明年二〇一三年的一月二十日,是氣溫開始走向最低點,也是陽氣開始觸底反彈,逐漸爬升的時期,陽氣未壯,寒氣正厲,對於人體來說,冬至之前的「養陰」是否確實,就反應在這段時期中,人體對抗寒氣的能力上頭,而且,每次的節氣都是人體的陰陽能量轉換的一個關頭,卻又以大寒,臨交界兩個不同年度的五運六氣的時間點,為最劇烈的轉換點,身體狀況不夠穩定的人,在這個時間點便特別容易遭逢身體狀況的大幅衰落,輕則突發病證,重則有生命危險,傷輕者易成久患雜病,傷重者則難癒,在未來的一個月中,請朋友們特別留意才好,嚴禁生冷飲食,勿犯風寒。

廣義的「甘味」

「甘」味的食材,對於身體來說,是能夠補益脾胃的最重要的食物味覺,而廣義來說的「甘味」,其實可以理解成為:「食物在其最新鮮,或者是經過適切的天然的加工之後,所呈現出來的氣與味」,而並非我們在今日將「甘」與「甜」混為一談的狹隘理解而已,只要取法天然、新鮮,甚至連自然的鹽,都能「回甘」,因此,除去醬油、醋之類,必需經過發酵製作的調味料,或者是諸如辛香料等的乾貨,必需經過乾製、薰製、腌製的工序,絕大多數的食材,一定是講究「新鮮」,才會讓人感受到「甘」味,進一步做成料理,也才對身體具有益處,所以在日常生活之中,從食材的挑選開始,就務必講究新鮮,並且由自己動手調理,這才能確保食的健康,畢竟,「食」為「人良」,日常吃食的第一優先目的,應當為:能夠讓我們的身心越來越健康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