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人參配藥吃 愈補愈大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22/4/27vlh.html 

銀杏人參配藥吃 愈補愈大洞 

更新日期:2010/06/22 02:50 邱俐穎/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邱俐穎/台北報導】 

保健食品與藥物併用小心導致反效果。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昨天公布,大蒜、人參、銀杏和紅麴等四種常見保健食物與某些藥物併用可能有副作用,嚴重者甚至造成昏迷,提醒民眾避免交互服用,以免影響健康。 

食品藥物管理局表示,保健食品大蒜、人參、銀杏及紅麴和某些藥物混用可能引發腸胃不適、血壓上升、增加出血風險等不良副作用,或加重、降低藥物療效而導致昏迷的危險性。 

例如,普遍認為有預防心血管疾病功能的銀杏與利尿劑併用,會造成血壓上升,如果和含Trazodone成分的抗憂鬱藥一起服用,可能因過度鎮定而昏迷。 

有「藥王」之稱的人參有降血糖功效,如果與降血糖藥物混用,可能導致血糖過低;可抑制感冒病毒的大蒜如果和含Ritonavir成分的抗病毒藥物一起服用,可能引起腸道不適。 

另外,食用現在正夯的養身聖品紅麴也不能大意。如果與免疫抑制劑和含Ritonavir成分的抗病毒藥物一起服用,可能有增加橫紋肌溶解症的風險。 

「不只是保健食品,民眾飲食上如果食用這些相關食品,只要跟藥物合併服用,就可能發生上述副作用」。食品藥物管理局食品查驗登記科科長王慧英提醒,尤其病人,平常飲食就要多注意,像腎臟病人就要避免食用富含鉀離子的楊桃。 

王慧英也強調,保健食品並不能代替藥物,民眾如果身體不適,就醫才是正常管道。詳細藥物混用資料可上食品藥物管理局網站http://www.fda.gov.tw查詢。 


銀杏也好,人參也罷,其實說到日常我們所食用的食材也一樣, 

這些都是有其獨特「物性」的材料。 

凡是物體,皆有其物性。 

所謂「物性」,就是其獨一無二的特質。 


既然有其獨特的性質, 

那麼我們在選用的時候,就一定要注意到: 

這樣的特性,是否與我們當下的狀態,能夠相合。 

如果不是,那麼,任何的食材或藥材,都可能對於身體,產生負面的影響。 


縱使是「人參」,也不例外。 


銀杏在特定的狀況下,的確能夠解決身體之中的一些問題。 

也因為是在「特定的狀況」之下,才有好處, 

所以, 

若是在「特定的狀況」之外,壞處就不可避免了。 


換個角度來說: 

在一般的狀況下,銀杏或許在與人參同用的時候,會對於人體有負面影響。 

但是如果是在特定的身體狀態下,這樣的影響可能反而是正面的。 

又, 

如果在特定的銀杏與人參的比例之外,又加入了特定的藥材或食材, 

那麼,所謂的負面影響,又可能會被扭轉成為正面的。 


話說回來, 

這麼多的食材或藥材,我們又要怎麼去注意呢? 


那就需要以「物性」為依歸了。 


每種食材或藥材,其中所含有的所謂「營養成分」,或是所謂的「有效成分」, 

幾乎不可勝數。 

而不同的排列組合,以及比重之下,若是在交乘上其他的食材或藥材, 

所產生的變化,幾乎可以說是「無限多」種。 

若是再加上每位食用者個人當下的身體特徵, 

要從這樣的方式來確認食用後的效果,幾乎是不可能。 


因此, 

中醫藥的原則,就是從「物性」以及「證」來做比對。 

只要有相同的「證」,就代表該具身體在當下,擁有一致的主要特徵。 

而經過「物性」的認識,就能確認其效果與何者身體特徵相符合。 


從「定性」的方式來認識,而非「定量」, 

反而更能鎖定出食材或藥材的適用範圍。 


誤以為擁有「數據」才是「科學」, 

這反而是弄錯了何謂「科學」的定義了, 

這應該是你我都要多加注意的一個盲點。

我所認識的陰陽數字學: 二極成對

在我們有了「整體觀」之後,

就可以把這個整體做「二極」的分別。

有光就有影。

一個整體的出現,必定包含兩個迥異極端。

而這兩個迥異的極端,卻又是被單一的維度畫分之後,

同時並存的。

雖然整體是相同不變的,

但是當我們畫下衡量的維度的著眼點不同的時候,

所呈現出來的二極,又會包含了這個整體之中,不同的局部。

任何的「兩面」,一定都是「成對而並立」的存在。

雖然我們都知道「二極」可以用「陰陽」來命名,

但是在討論這個成對的「二極」的時候,

卻往往被忽略到:

一定要在「同一個整體」的前提下來討論,才有意義。

而且,必定是同時存在的一組對立描述。

例如:

當我們描述的「一個整體」,鎖定在用「溫度」做為衡量的維度的時候,

才可以用「冷熱」來描述溫度的「二極」,

並且把「熱」歸屬為「陽」,「冷」歸屬為「陰」。

如果是「高度」做為衡量的維度,

那麼「高低」才是一個成對的二極描述,

而把「高」歸屬為「陽」,「低」歸屬為「陰」。

所以說,討論「熱」的時候,無論你提出的是「高」,或

我所認識的陰陽數字學: 一個整體

所有物體,一定都是用「一個整體」的方式來理解。

也就是說,

沒有一個其中的組織可以單獨發生效果。

「綜效」是非常重要的。

這就是「一個整體」的「太極」。

也就是:整體觀。

整體觀是整個陰陽學的最核心。

如果沒有整體觀,就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有了整體觀,我們才能將性格迥異的二極,

都視為「?」(全屬於)在「一個整體」之下。

才能包容所有的現象與實況,並在承認其為一個整體當下的完整內容的前提下,

去做修正以及改善。

單獨承認一些局部,就是否認另一些局部。

但是在一個整體之下,任一局部,都是無法成立的。

當一個整體的局部被切割獨立出來之後,

又必需得視其為另一個整體。

而這一個整體,勢必又包含了其你所承認,以及不承認的局部。

也就是說,

這個「承認」以及「不承認」的兩個極端,

其實是以「你的主觀」為衡量的維度而產生的。

但是,不會有一種存在體,是只有你「承認」的元素所構成。

就像我們永遠得不到純屬N極或是S極的磁鐵一樣。

所以,任何的切割是沒有意義的。

我所認識的陰陽學的基本架構:一到六的數字學

我所認識的陰陽學的基本架構:一到六的數字學

世間萬物,只要是自成一個完整的循環機制體系,

就可以用這「一」到「六」的數字學來理解,

甚至是創造其架構。

這一到六就是:

一個整體」,

二極成對」,

三層剖析」,

四象定位」,

五運生剋」,

六氣主客」。

這是一個思考的習慣。

也就是說,當你要分析一個問題的時候,

就一定要按照這樣的層次與手法,順序的進行理解。

創造的時候亦然。

也是要用這六道手續,把一個問題的基礎創造出來,

並且隨時進行修正與檢討。

總綱

這邊的用途,是以要做為陰陽學基礎原理說明為目的。

所以這裡的內容,可以視為以下所有應用的總綱,

也是要了解應用的技術之前,一定要具備的一些基礎。

因為東方的學術,尤其是中國的陰陽,

以及根據陰陽,所往下衍生而成的學理結構,

都是由陰陽這個圓心向外,用不同的扇形角度,輻射而出。

所以說,

如果沒有站穩這個根基,

很多事物的原理,就會完全無法了解。

反之,如果掌握了陰陽學的基本精神,

要通達其他的各種學問,不過就是彈指之間的功夫。

甚至,改良,以至於創新,

就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打到頂、收到底的辛夷

在植物入藥的部位來說,常見的,是以根入藥。
黃耆、甘草、當歸、人參,都是如此。
有些是以果實、種子入藥,像是五味子、大棗。
而有些是以樹皮入藥的,像是厚朴、黃柏、杜仲。
用花入藥的也不少,像是菊花、旋覆花。

但是,如果以花入藥,卻又限定只用「含苞的花蕾」的,
就不太多了。

辛夷,是其中的一種。

辛夷花綻放的時候,相當美麗,
從它另外一個名字,紫玉蘭,就可以知道。
花帶粉紅的紫色,開滿枝頭,非常壯觀。
所以有的地方又叫此花為「迎春」,取其花開於早春之意。

在本經的描述之中,辛夷是:
味辛,溫。主五臟身體寒風,頭腦痛,面黚(音同錢,淺黑黃色)。
久服下氣、輕身、明目、增年、耐老。


辛夷是木蘭科的植物。
雖然木蘭科的植物在中藥裡頭,並不算特別壯大的族群之一,
不過所屬的成員,像是:五味子、厚朴,
在桂本《傷寒雜病論》中,卻都十分的獲得重用。

在我對物性的定義中,木蘭科的植物,主要作用在是心與小腸之間。
花,又是一種植物「氣」的極致表現。
所以,在藉花入藥的時候,我們是想要採取其能量上升至頂的效用。
而用花朵在綻放之前一刻,含苞的花蕾部分,
又是希望能採取能量其在「升到頂」的最強烈的部分,
持續引導「向上」的動態。

從所屬、顏色、性味,綜合起來分析,
辛夷其實是「把心氣引升到最頂點」的一味藥材。
人的心神之氣能夠透發至頂,行氣於外,則人必能神明清楚,面色光澤。
若有各種風寒外邪入裡,則必能退行消散。
因為氣能行至頂,物極則必反,所以才能收氣下行。

如果對照一下有關於桂枝的描述:
味辛,溫,主上氣咳逆,結氣,喉痺吐吸。
利關節,補中益氣。
久服通神、輕身、不老。生山谷。

在「通神明外行,引氣至頂而後下」的方面,兩者的差別,其實不大。
換句話說,在藥方的應用之中,一為花蕾,一為嫩枝,
取用部位的旨趣,也有相似之處。
或許古時因花苞嬌嫩,採集不易,因此難以重用。
但是現時在有規模的種植下,辛夷的取得,也不至於如此的遙不可及。

桂枝與辛夷,兩者都能引火氣上行至頂,
而最主要的差別,至多就是:
桂枝為「少陽開關」,引的是少陽相火上行。
而辛夷主心與小腸,引的是少陰君火上行。
如此而已。
同屬《本經》中的「上品」,實非偶然。

至於,
只把辛夷當成「通鼻子」藥材的看法,
那還真是辜負了辛夷迎春,
能通神下氣的英秀之性了。

一莖聳立的升麻

升麻在桂本《傷寒雜病論》中,應用的次數並不多。
若不含加減,則只有兩方:「麻黃升麻湯」與「升麻鱉甲湯」。
用量不大,最多也不超過二兩。

可能是在漢朝,對於升麻的應用尚不普及的關係,
不過在《神農本草經》之中,升麻已經是名列上品的藥材之一,
而其中對於升麻的描述,則是:
味甘,辛。
主解百毒,殺百老物殃鬼,辟溫疾、障邪氣毒蠱,入口皆吐出,
中惡腹痛,時氣毒厲,頭痛寒熱,風腫諸毒,喉痛口瘡,
久服不夭。

升麻是屬於毛莨科的植物,以地下根入藥。
毛莨科是常見中藥的大家族之一,
舉凡附子、芍藥、牡丹、黃連,都是家族中常見的成員。

以根入藥,我們就是要取其「由下往上」、「由裡向外」的藥效方向性。
而毛莨科的藥材,主要是在心腎之間作用。
而「甘」味能聚集津液,「辛」味則是發散能量。
整體來說,
升麻就是具有「能將津液在腎聚集,並且打上高處」的效果。

看升麻的原生狀態,
在一支獨立的草莖的上端,才有細葉與開有小花的分支。
而在接近根部的草莖下端,也有擴散開來的分支,與明顯較為茂密的小葉。
這樣的生長形態,
也很清楚的說明了升麻在人體之中,會呈現出什麼樣的動態。

我們曾經聊過,
中毒的定義就是「局部組織的津液量大幅改變」。
通常分為兩種:「大幅增加」,以及「大幅減少」。

既然分有兩大類不同型態的中毒,我們就知道:
要以一種手法,就能夠同時解除兩種中毒狀態,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升麻同時有「甘」與「辛」的兩種特質,
一方面能夠將津液聚集起來,一方面又能將津液輸送開來。
而對照於生態的模樣,可以明白,
津液是在下焦聚集之後,再以強勁的升發力道,直送至高處頂上。

而透過津液在正確的流通順路上重新分佈,
自然能夠搬有運無,同時解除兩大類型的中毒。
這樣的津液所燃燒出的正氣升發力道,自然能夠僻除一切邪物,
甚至能夠讓聚集在中焦的邪物,直接由口中逼吐而出。

而對於有津液停滯造成的太陰不和,自然就能夠順調平復。
甚至能夠讓所有能量透發的機能加強,直到能夠退除入侵的各種外邪為止。

所謂「上品藥」,在「填缺補虛」,以及「雙向調節」的效能上,
的確讓人不得不驚嘆:
老天造物的巧思,人類實在無法模仿其於千萬分之一啊!

如果能夠調整升麻在中焦升發速度較快的特性,
補足胃氣不易順下的偏向的話,
一味升麻,將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威力可以展現。

大材小用的白芷

大抵上,現下聽到「白芷」,
可能就不脫「婦科用藥」、「美白聖品」之類的印象。
這應該是和在《本經》中所謂「潤澤顏色」之類的描述有關,
也或者只是因為它的名字中帶個「白」字罷了。

若是再稍微久遠一點的印象,
至多就是加上「驅風除濕」一般,
這類模模糊糊,似是而非的說法而已。

加上,因為這味藥材,雖然確實名列於《神農本草經》的中品之內,
但是因為在漢朝時,可能是因為白芷尚屬不易取得,
所以在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中,並未加以使用。
因此,應該至少在漢朝的當時,還沒開始做廣泛的應用。

白芷其實是屬於傘形科的植物。
傘形科是我們熟悉的中藥科目之一。
平常就耳熟能詳的柴胡、當歸、芎藭,
以及食物中的胡蘿蔔、芹菜,這些都是傘形科的家族。
所以白芷也可以稱得上是「系出名門」。

在《本經》中的描述,則是:
味辛,溫。
主女人漏下赤白,血閉,陰腫,寒熱,風頭侵目淚出。
長肌膚,潤澤,可作面脂。
一名芳香。生川谷。


白芷長得十分可愛:
一莖直上的草莖上頭,像煙火爆發一般,小花、小葉如放射狀的往四周迸發出來。
所以白芷古名又叫「虈」。取「艸」義,「嚻」音。
「嚻」字的音、義都同「囂」,是「喧鬧」的意思。
仔細看看,這樣子「花團錦簇」的模樣,是不是很熱鬧呢?

其實,這也正是「傘形科」植物的共通特徵。

而從其葉片外緣有鋸齒狀的模樣,以及又名「芳香」,則可以得知,
這種植物對於「氣」的通行,有特別相合的屬性。

傘形科植物的特性,就是以中焦為中心點,在三焦生效。
其性辛、溫,又能與氣相通,
所白芷的作用,簡單來說,就是「從中焦把津液轉成氣,往外發散」。

因為能夠讓津液轉氣,並且向外行走,
所以能通調中焦升發,轉津為氣的能力。
中焦津液停滯,不能轉氣向上,也沒有質變轉血,
就直接下墜而成的「漏下」,也會因此停止。

氣能外行,輕升濁降,血就能自下。
由氣不通順而造成的濕、腫,便能消退。
而正氣能由內向外疏暢,則風氣自除。

只要中焦有足夠的津液支持,則中焦向外透過腠理,
將正氣推行至體表的能力,就不會間斷。
中焦穩健,面色肌膚自然潤澤。

如果能活用這味藥材,
對於強化中焦外行,升發正氣的機能來說,則更有如神助。
除了美白、婦科之外,
能救人於危急,似乎才是白芷所應該有的本來面目。

近期來信回覆100601-1:孕吐與養胎

來信內容(部分專有名詞已經替換,部分內容有裁切):

關於內人懷孕之問題
內人大約於四月二十五日懷孕,距今約一個月又七日。
目前在吃的方面,
之前喜歡吃的東西現在卻不見得喜歡吃,
都要先聞了之後覺得可以接受時才吃。
食量從以前就一直都不大,
不過懷孕後可以每兩個小時就吃東西。
大致上來說,
肉類幾乎沒有興趣,
原則上對於米漿粥、米粉湯與豆漿較能接受,
特別是米漿粥配花瓜罐頭。
而蔬菜水果方面大致上也都還可接受(蘋果、蘿蔔及黑豆等絕不碰),
比較特殊的是,
她對麻辣鴨血與糯米雞血之類的食物特別有興趣。
孕吐方面,
目前每天大約早晚各會吐一次,
據她描述,
把「那股氣」吐出來之後人會比較舒服,
只是總會伴隨一些胃中的液體。
前兩天晚上她覺得胃「糟糟」的,
吃了幾片鳳梨後覺得胃比較好,
後來就服用了科中的桂枝湯(明通),
不料,過了一會兒卻又把藥湯吐出來,
只是吐了之後就比較舒服,
不知道是為什麼?
排尿沒有特別問她,所以不太清楚。
排便方面,
與懷孕前相似,
兩三天才排便一次,
但糞便仍偏軟(顏色忘記問)。
睡覺方面,
她似乎很能睡。
有機會就睡,
應該說一直很想睡,
不會有睡不著的問題。
此外比較特殊的是,
她原本就比較

陳皮、陳皮,橘皮還是陳的好

橘皮,算是一味我們已經頗為熟悉的藥材了。
雖然在桂本《傷寒雜病論》中,是以「橘皮」之名出現,
但是,其實我們更熟悉的,是它的另外一個名字,
叫「陳皮」,也就是取「陳年橘皮」的意思。

橘皮採用的是芸香科植物,橘的外皮。
同樣的橘科植物,還有
橘皮,枳實,黃柏,吳茱萸,以及蜀椒。
雖然家族陣容不算是最龐大,
但是在救急回春方面,卻個個都具有不可小看的地位。

在《神農本草經》中,也對列名「橘柚」的條文,有如下的描述:
味辛,溫。
主胸中瘕熱逆氣,利水穀。久服,去臭、下氣、通神。
一名橘皮,今之陳皮。


橘子用的是果實的「皮」,這可以算是比較少見的入藥部分。
而在芸香科的植物,我們一般都會理解成:
具有在中焦,尤其是在胃中作用的特性。

原本,我們認為植物的種子、果實,會具有引導下行的特性。
但是,只用了果實的「皮」,
卻又帶有「以皮行皮」,也就是這個結構之中,
比較能夠通往外層的能力。

其他像是我們使用「樹皮」的藥材,例如:黃柏,厚朴,或是杜仲,
也會帶有這種:「在輸送通道上作用」,「在表皮作用」,
「在環狀結構(腸道)」等等的特質。

我們也認為,如果「花」是一株植物「能量的極致」,
那麼「果實」,就是一株植物其「養分的極致」。

尤其是果實的表皮。
在大量養分聚集於果肉的前提之下,勢必是有更大量的氣在強力通行,
才能發揮「氣行血止」的效應,將養分確實的保留於皮中,
形成果肉。

《本經》認為橘皮是上品藥材,
也就是說,上品藥材,通常具有「雙向調節」,以及「補虛強壯」的特性。

橘皮既然在胃中作用,又能夠將能量暢達到外圍層次。
就解剖的觀察來看,大抵上就是能走行到一般所謂「橘皮組織」會發生的皮下部位。
而胃氣能夠暢達,打到頂,再收到底,
所以胸中各種停滯不行的邪氣,就能夠被引導下行至胃中而疏散開來。
胃氣能得暢達,水穀當然也就能夠順行而下。

胃氣保持下行無阻,長久如此,
水津不滯,腐臭不生。
氣能順降,由心入脾的神氣,自然就會通達無礙。

人在世間,要能當下爭得一口氣,靠的,也就是胃氣而已。

能夠保健胃氣運轉,生生不息,能上也能下,能外又能內,
人的身體機能,自然不會有問題發生。

尤其是心下的阻礙,停滯,尤其是氣的受阻而引發的內臟腫大,
在橘皮的引導下,其實都能夠因此而獲得舒解。
無論是一般的保養也好,積極的治療也行,
橘皮,
還有許多值得受到我們重新檢視與提取的特色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