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生食」的食材

對於「生食」這件事情來說,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之下,我們還是會建議:煮熟之後再食用,會比較好,但是,有很少數的食材,我認為「生食」是無妨的,像是,足夠新鮮的魚肉類,山藥,山葵,雞蛋,蔥,薑,蒜,這些食材對於消化方面的力道的需求較少,較不直接傷害身體,而若是對於脾胃較寒、津液較少的人來說,或許就有可能要在食用的同時佐酒,會較為理想。

多吃米漿粥「降火」

我們很常聽到人家說:「這就是上火」、「這樣會上火」,其實所謂的「上火」,簡單的說,就是「人的心火無法準確的依附至脾土之中」,但是,對於人體來說,最原始、最根本、最高級的動能,就是心火,而「降火氣」這件事情,除非能夠確知「熱」的源頭,的確是來自於身體無力自然代謝的不良物質,也就是,這確實是中醫所認為的「邪熱」,否則,「寒涼」的降溫手段,幾乎可以說,就是在消滅人體賴以「好好活著」的根本動能,勢必傷身,而根據《傷寒雜病論》中「白虎湯」的組方藥材來說,其最主要用在「讓心火回歸脾土」的藥材,正是「粳米」,也就是我們日常所吃的「白米」,也就是說:我們只要在日常三餐之中,多吃白米飯、米漿粥,就是「避免上火」的最佳預防手段。

「米漿粥」同煮的材料,越少越好

通常朋友也會問到我:「吃粥的時候,搭配什麼菜色會更好?和某些食材或是藥材同煮,效力會不會更強?」而我通常也會再次強調:「如果想要享受米漿粥本身所帶來的好處,配菜越少越好,同煮的材料,越少越好。」我們通常都會很急迫的想要把最多的好處吃進身體裡,也會因為一些說法的影響而以為,同時吃進越多種不同的食材,「均衡」的效果越好,但是,根據《黃帝內經》,陰陽五行生剋,此消彼長的觀念,再以我們從《傷寒雜病論》中所看到的例子來發想:每一種食材的本身,就已經像是一個小小的宇宙,食材能夠自然的在世間誕生、成長,就代表,他自己本身即是一個帶有特定能量的完整的結構,能夠在世間的某種特定環境下生存、調合,如果想要將更多的不同極端的「個性」融入到一個團體之中,那就必需對於每一種個性的「協調」的可能性,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以及細膩的安排,否則,就像我們想要把寒帶的松樹與熱帶的椰子種植到一塊,結果,恐怕是兩者都無法好好生長,所以,與其囫圇吞棗式的,把所有我們自以為「很好」的材料,通通在一餐之中吃下,不如在每一餐之中,只專心的吃下很少種類的材料,讓他們都有充足的空間,在我們的身體之中,順著他們的本性,好好的發揮我們所需要的能力。

米漿粥的用量

有些朋友問起我:「一天可以吃幾次米漿粥?一次可以吃多少?」我的回答則是:「餐餐吃,天天吃,能吃幾餐,就吃幾餐,能吃幾碗,就吃幾碗,只要不吃到飽脹難受,『主食』這種東西,絕對沒有限量。」白米是五穀類主食,已經是我們日常最好的五臟補養來源,原本就適合每餐大量的食用,而「米漿粥」又是將白米煮化至最容易被我們消化、吸收的狀態的食物,更沒有理由不能大量、經常的食用,而根據我和朋友們聊起來的經驗:通常,只要按照我們的烹煮的標準來食用,不但沒有一般人認為的「體質會變濕」、「胃酸會加重」等等的問題,腸胃消化道的問題,代謝排便的問題,以及其他原本狀況不穩定的各種身體的機能的問題,西醫眼中的「數據的不標準」的狀況,只要「開始做」、「正確做」、「持續做」,都會感受到一定程度的變化。

春夏養陽,秋冬養陰

「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這是古人認為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養生基準,如果違逆這樣天地運行的規則,從百病叢生,以至死亡,不在話下,而養「陽」的最根本,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黃帝內經》建議我們,春夏的時候可以盡量跟著太陽升起的時候一同起床,多從事活絡四肢的活動,在春天的時候可以緩和一些,在夏日則可以加大活動量,保持情志的暢達,疏緩壓力,不要事事斤斤計較,現代人更應該注意要少開空調,避免各種寒涼瀉下的飲食,多接觸陽光,不要害怕自然流汗。

在夏至之後,太陽照射北半球的時間日漸縮短,人體的陽氣活性隨之開始減少,到了秋季開始,縱使氣溫仍有殘暑,但是人體對於能量「內藏」的傾向開始明顯,已經不適合再貪戀寒涼的活動與飲食,以免寒氣趁虛入裡,從秋分之後,入陰的機能強度更是高過出陽的力道,這也正式進入「養陰」的時段的開始,而最簡單的「養陰」的概念,就是「好好吃」、「好好睡」,避免各種會導致流大汗的活動,注重飲食原料的自然與新鮮,多用五穀主食為養,夜間盡早靜休、就寢,而這樣的原則,同樣也適合對應到日夜的作息原則:夜間與冬季,絕對不適合做任何會流大汗的運動。

「養太陰」的原則

朋友問起:「什麼是養太陰?」其實,我們在這邊和各位朋友聊起的各種飲食與作息的原則,都是我本於《傷寒雜病論》、《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的條文原則,所引申出來的內容,這就是我認為的「養太陰」的方法,也是《傷寒雜病論》對於疾病的治療和預防的中心思想:人的肉體的各種層面的健康,都要以太陰脾土為根本來建立,像是一般人最在意的「免疫」能力,消化的問題,睡眠的品質,老化的速度,孕婦的養胎,產前產後的保健,幼兒的成長,無一不與脾胃的機能有密切的關聯,如果我們要將「養太陰」的具體內容,歸納成簡單的原則,我想,可以列出以下的幾樣來說:

 

1.嚴選天然的食材進食。

2.多吃米、麵等穀類主食。

3.避免生冷的飲食。

4.適量的活動四肢。

5.日作夜息,春夏養陽,秋冬養陰。

喝粥「提高身體代謝效率」

有的人會覺得:喝了米漿粥,很快就會覺得餓,或是很快就會覺得想要跑廁所,所以就比較抗拒吃粥,覺得喝粥之後「很麻煩」,不過,換個角度來想:若是我們吃下去的食物,很快就能夠被身體吸收,並且達成以新代陳的目的,這不就是很多人在追求的「提高身體代謝效率」的最佳表現嗎?這不就是很多人希望藉由通利大、小便來達到他們所謂「排毒」的作用嗎?那麼,還有什麼理由拒絕讓我們藉由喝米漿粥來讓身體的代謝提高呢?

從六經流轉時辰圖看「養太陰」

《傷寒雜病論》中告訴我們:「榮為根,衛為葉」,也就是說,身體的健康的根本,是來自於體內儲備了充足,良質,而且流轉不停的津液,之後才會有強盛的活力與能量,我們可以從「六經流轉時辰圖」中看到,身體的養分,也就是「陰」的部分的儲藏,是從太陰,也就是「脾」開始,循序漸進的,累積到一定的存量後,才能進階到少陰的「腎」,同樣的,也要等到腎獲得一定的休養之後,厥陰「肝」才能開始進行真正的保養與補充,「太陰脾土」可以說是我們身體內臟養分方面的核心,確保健全的第一步,脾土沒有獲得足夠養分,腎、肝,都很難有足夠的養分可言,所以從另一方面,《傷寒雜病論》條文中認為:「補肝」要先「建中」,要治療婦女病,要照顧孕婦、產婦,也要先「建中」、「養太陰」,我們從這邊也可以獲得了解。

六經流轉時辰圖

我根據《傷寒雜病論》對於「六經」在人體流轉的描述,整理、製成了這樣的圖表:

◎少陽:3時(寅)~8時(辰上)◎太陽:9時(巳)~14時(未上)◎陽明:15時(申)~20時(戌上)◎太陰:21時(亥)~2時(丑上)◎少陰:23時(子)~4時(寅上)◎厥陰:1時(丑)~6時(卯上)

以下則是我根據《傷寒雜病論》對於身體的論述的條文,引申而成的「六經流轉」的養生建議:

★從晚間9時開始適合從事靜態活動,宜避免勞思勞心,就寢時間不宜晚於晚間11時。

★兒少最好從9時便開始就寢,這是成長的黃金期,與其半夜苦讀,不如把功課留待早起再做,事半功倍。

★從晚間11時開始到深夜3時的五個小時,是後三陰涵養能量,令內臟休養的黃金時段,最適宜躺臥入睡。

★3時之後就適合起床活動,最晚不宜超過8時,以免整日陽氣不易提升,昏昏沈沈,越睡越累。

★胃氣弱,胃中津液少,容易在3時之後開始感覺困乏,發潮熱,狀況通常會持續至晚間8時左右。

★晚間8時以前用完晚餐主食,能保護胃氣沉潛,並使得身體在夜間能有充分的養分填補內臟。

★容易在半夜1至2時狂咳不止,無法躺臥者,主要因為心下有水氣,致使後三陰無法於此時交會、並合。

★8時、14時、20時為陽氣交換時段,能量回歸胃中重新融合、轉換,類似季節中的「長夏」,若在此時感覺略有困乏,適合稍作休息,或輕度進食。

「陽明」時段的養生

《傷寒雜病論》中定義的「陽明」時段,是從下午的3時到晚間的8時,而胃屬陽明,胃氣的強弱,更左右了一個人是否容易維持健康的最重要的根本關鍵,如果胃氣弱,胃中津液少,便容易在3時之後開始感覺困乏,或是開始逐漸發熱,即所謂的「潮熱」,而一般人們偏好的「下午茶」文化,我們或許可以說:這正是人體會希望藉由進食,來應付胃中津液不足以產生活力的問題,所自然形成的一種生活習慣,若是經常感到體力困乏,卻又因為怕胖等因素,刻意到晚間8時之間都不進食,這麼做的結果,只是虛耗胃氣與胃中僅存的津液而已,更拖累了從晚間9時起,以太陰為始的後三陰內臟的休養,長期下來,對於身體維持穩定的運作而言,十分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