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熱夏季養生之「合時令、應地宜」

今年夏季濕熱較重,三焦腑的中焦段如果有濕熱之氣久留,不能發散,對於三焦水道的推送來說,也會較為吃力些,甜食有讓津液留於脾胃三焦的力道,若是胃氣力道稍有不足,與濕氣結合,負擔自然可能就會加重些,此與時令有關,而之前說過的一些食材,像是絲瓜、瓠瓜、茄子、黃豆、芹菜、蛤蜊、海鹽,對於整理三焦,或是令中焦津液下行的力道,多半都能幫上一些忙,也算是天地之間應氣而生,合於時令的調理之道,古云:上天有好生之德,誠然也。

石膏

「石膏」是在傳統古方的中藥方劑之中,很重要的一味藥材,對照於仲景在《桂本》之中,應用在「大、小青龍湯」或是「白虎湯」等相關加減的條文中,可以知道,《本經》所認為石膏具有「產乳」的效能,應是對照於:石膏能夠將體內既有的已化氣之津液再次凝結回來的力道而言,雖然石膏本身不帶津液,也就是不能補益,但是可以輔助補藥的力道,一如氧氣雖不能自燃,但卻極能助燃,而在日常食品的應用上,「豆花」、「豆腐」是最佳的去煩熱、助津液的例證了,此外,若是難以取得真正由石膏所製成的食品,以二氧化碳充填至白開水中而成的氣泡水,大致上也可以視為與石膏煮水同效,單獨飲用,即可以略為減輕煩熱的問題。

「暑」的原因

悶熱的天氣之下,體內的熱與體外的熱,體內的津液濕度和體外的空氣濕度,體內的氣體密度與體外的氣體密度,彼此之間的差距都變小了,沒有辦法產生很順暢的對流,也就是說,在身體的三種有形能量象度:「溫度」、「濕度」、「密度」,都缺乏了基於「高低差」所產生的流動狀態,而這種「接近,或完全不流動」的狀態,會是我們所認為,對於「暑」這種能量特性的較合理解釋。

牛蒡

我們常吃的牛蒡,是取用這種菊科植物的根,而菊科的植物就我們一般的理解來說,通常是會與脾和肝之間的合作機制,有連帶的影響關係,就像藥用植物之一的「白朮」一樣,能夠幫助我們增進脾的化消力道,並且提供給肝比較充足的津液,而牛蒡雖然在力道上和白朮略有不同,但是對於脾胃較虛弱卻又有虛熱問題的人來說,偶爾用牛蒡入菜,可以幫助緩解胃口不佳,腸胃吸收不好等等的一些問題,讓肝臟收藏津液的效果能夠提升,比較不容易覺得疲倦。

「濕熱」的問題

以我們比較常見到的例子來看:真正有所謂「濕熱」的問題發生時,多半是因為有一些過去被我們自己包藏在內臟裡面的不好的物質,因為時長日久,而逐漸透出不好的能量,來到容易被我們觀察到的地方,成為一種「證」,這有可能是發為在身體特定區域或組織的紅腫化膿,或者是經常透出不好的氣味,而大概也只有在這樣的狀況發生時,我們才會比較積極的思考,是否能夠藉由各種涼潤而通利小便的辦法,來減輕這類的問題。

芹菜

傘形科的芹菜,在這個炎熱的季節之中,算是合於時令的蔬菜,而本於傘形科植物對於三焦的影響力,若是因為我們貪吃冰冷的食物,反而造成胃中濕氣與虛熱難以排解,所以食欲不振的話,少許的芹菜末佐餐,比較有助於我們把中焦的濕熱向下引導,由小便利出,而對於一般的食材來說,也能夠使得比較容易讓人過敏的食物,獲得稍微減輕引發不適的可能。

黃豆的功效

黃豆的製品,像是豆漿、豆腐、豆干、味噌、納豆、豆豉,都能補充我們身體內臟的津液,並且給予體內的津液一個很好的下沉、內藏的動力,幫助我們把已經循環到身體外層的其他養分一併回收進來,若是在太陽下山以後的夜晚的時段,我們能夠多吃一些非基因改造、避免人工添加物、以自然加工方法製造的新鮮黃豆製品,對於幫助我們恢復體力來說,會是一個很好的輔助。

人參果的食用

人們常稱為「人參果」的茄科水果,也另有「香瓜梨」的名稱,成未成熟的時候色白,果肉極度苦澀,至到變黃熟透之後,外皮柔軟,有時還會帶有一點紫色條紋,而果肉才會變得香甜多汁,這對於屬茄科,又形似長圓的人參果來說,對於夏日之中,經常因為燠熱而胃口不佳,卻又容易大量流失津液的人體,偶爾吃上半顆,也有協助留存中焦津液,預防燥渴,避免肌肉過度削瘦的效果。

冬瓜子的作用

我們經常食用的食材之中,有一樣是「瓜子」,雖然瓜子多半來自於特別種類的西瓜,不過對於冬瓜來說,「冬瓜子」經過適當的配伍,更可以是一項能做為通利身體積水、排膿的藥用食材,只是我們通常在調理入菜的時候,因為口感,以及處理不易的關係,會把冬瓜子給去除乾淨了,我們若是能夠將冬瓜子收集起來,洗淨,曬乾,在做料理的時候,以少許的冬瓜子做為佐料,大火拌炒入菜,可以增加口感,也可以收到利水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