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醫學客觀嗎

於你我的身體之中,還有很多機能與相互反應,就算直到了現在,仍然是無法透過解剖,或是適當的儀器被測量出來,若是我們只依據幾年、有限人數的觀察結果,或者是實驗室裡面的數據,化學成分的分析,就斷然否定某種藥物對於身體的某種反應是全無相關,或者正面相關,其實也很難稱得上是完全的客觀,但是,這卻是我們當今世上普遍應用的西方醫學所得以建立和施展的重要基礎,評判效果的主要標準。

「天氣悶」與身體的濕平衡

所謂的「天氣悶」,通常是指體外的濕度高,在此同時,若是體內的濕度並未同步升高,則體內的壓力差將可能轉成負壓,引發外來能量流入體內,更進一步來說,如果在高濕度的負壓之下,還要再加上體外溫度升高,則負壓的象度將會增為兩項,所以身體必需更加強保持出汗,升高體壓,以對抗外來壓力,這和身體受到「外感」能量的壓力時,所產生的反應是一致的,而我們就此也可以知道:體內要保持正能量的「濕」與「熱」,才是持續啟動身體自發微汗的必要兩個條件。

人體的熱平衡

大家從小就從課本上知道:人類是恆溫動物,會自動啟動身體的各種組織的機能,來維持身體溫度的恆定,所以,當我們碰到低溫的外來因素,身體就會開始發熱,而碰到高溫的外來因素時,身體就會開始散熱,而如果這樣的描述的確為真,那麼,為什麼我們會在身體需要散熱的時候吃冰,而在生病發燒的時候躺冰水袋呢?如果沒有分清楚:來自體外的刺激,也就是「外因」,以及源自體內機能的反應,也就是「內因」,這兩者的不同,那麼我們很可能就會做出「抱薪救火」這類的舉措了。

非「啤酒肚」,乃「冰水肚」

所謂的「啤酒肚」,其實我想應該要為之平反,稱其作「冰水肚」,可能會更為貼切,因為:當人體驟然喝下低於室溫甚多的冷飲時,脾胃內臟突然受寒,便會在刺激之下,大量燃燒津液以平衡溫度,但是因為飲料的溫度太低,在胃、腸中無法即時提升至身體能接受的溫度,所以下腹部為了避免受寒,而開始在局部累積脂肪,大肚腩便因此產生了。

暢快飲用啤酒

暢快飲用啤酒,可以算是夏日一大樂事,但是「暢快」與「大口牛飲」實在不必要畫上等號,更不需要視酒如仇,猛灌冰冷啤酒數升,卻光喝不吃,最後只得灌出一個大肚腩來,反之,一般的鹹味的小菜也好,如果能夠搭配毛豆則更佳,在飲用啤酒,享受啤酒所帶來,能量行走體表的力道,同時又能利於水氣的下行,達到真正的「舒暢」的深層感受。

啤酒

啤酒在人類的歷史中,出現甚早,先民從很早開始,就已經普遍的飲用,至少能推論至公元前五千年之前,而直到今日,啤酒仍是一般餐飲之中廣受歡迎的佐餐飲品,甚至在夏日,略經冰鎮的啤酒,還能讓人感到消暑,這就得要歸功於啤酒所謂有助於利尿的功效,而對於啤酒來說,「啤酒花」不但左右了這項功效的力道,更是啤酒之所以能稱為啤酒的主要原因。

「風」的定義

「風」是高速流動的能量,春風生萬物,而風亦為百病之長,津液在經過運化分解之後,分子因為吸收身體機能的能量而逐漸拉大分子間距,由固態轉液態,液態轉氣態,加上不停的流動,就會生風,身體會容易產生「想活動、想表現」的力道,起居行止容易感覺到活力,身體活動後較容易感受到溫暖,但若是身體內臟虛乏,體外風邪乘隙入侵,體內同樣會有風,這時人就會無端發熱,覺得頭痛。

汆燙蘆筍

夏季之中清涼的記憶,似乎總是脫離不開「蘆筍」的香氣,很可惜市面上的包裝飲料之中,一如常見的狀況:「蘆筍汁」中不見蘆筍,想要從市售量販飲料之中找到鮮美,實屬不易,不如趁著當令,買一些鮮摘的蘆筍,快炒、汆燙皆宜,偶爾食用一碟,對於涼潤大腸,稍稍消解在大汗之後,令人容易燥渴,小便減少的夏日暑氣,也不錯,只不過,若是身體狀況屬於偏向大便細軟濕溏,或是平日已經常喝冷飲,就要節制食用了。

鹹豆豉拌炒苦瓜

不少朋友或許也嘗試過:以鹹豆豉來和苦瓜這樣苦味較重的食材一同大火拌炒,以鹹制苦,也可以收到去苦澀而增甘甜的效果,這在一般的狀況下來說,可能會比直接加入甘味的調味料的效果要來得更好,只不過,當前我們所看到市面上在販賣的鹹豆豉,大多並非真正完全以古法釀造所產生,這對於身體來說,非天然的不良影響的機率,也就大幅提高了,也值得我們多加留心才是。

苦瓜的料理

夏天常見到苦瓜當令問市,但是偏向苦澀的口味,往往讓人卻步,或許有的人會為了「健康」的因素硬逼自己吞下,但是「忍耐」卻並不是健康的心理調適方法,倒不如在調理的時候,多選用鹹鴨蛋,以較多的油,把鹹蛋黃炒勻而成蛋黃醬後,與蔥白爆香,再和充分汆燙過的苦瓜、鹹蛋白拌炒至著色入味,最後以適量的海鹽調整口味,悶至軟透,用屬「水」的鹹味來和緩屬「火」的苦味,並用蔥白受熱後轉甜,屬「土」的甘味來中和,善用物性的自然本質,兼顧健康與天然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