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太陰下墜力」

「水」於體內,無所不在,我們知道「水」是最適合進入腎系統的養分型態,卻又因為聽人說到「土剋水」,便以為:任何液態物質,都會先被土系統給吸收、留存下來,所以我們會擔心土太濕,會擔心脾傷了腎,似乎吃了點食物,只要進了脾,就可能對腎不好,因此,鹽,不敢吃,甘味的食材,更不敢吃。

其實,我們換個角度來想:脾的養分吸收,在正常的機轉下,到了一定的質量限度,便會自然產生「太陰下墜力」,不會任其無限制的吸收,並且開始將有餘的養分往下傳送至「少陰」,這就像是在大自然裡頭,大地必先濕潤了,飽足了,透徹了,各種液體,便將各種好物質留下在大地之中,並將各種雜質交由大地吸附、分解,經歷層層滲透濾過,而成為純淨的地下泉水。

這也是應用於我們的腎系統之中,一個「秩序」的觀念,而像這樣一個自然界中也同樣存在的,並且具有普遍性的「秩序」,是身體在調理的過程之中,絕對要遵守的最高原則,也就是:各種養分,必先經由口,納於胃,化於脾,最後才降至腎。

Ligue 1 Results

Ligue 1 Results Half of the season of the French Ligue 1 has already passed, and many interesting events have already happened. It is interesting to discuss not only the top half of the standings, where the teams are fighting for t…

详情

蛋白質的高度土性

當特殊的蛋白質擁有了一種「一般的高溫都不會令其化消」的物性時,等於擁了有超越人體能夠處理的高度土性,而這樣的蛋白質若是來自於物性屬土的物種的時候,體內有限的火力,與木系統的疏泄力道,也不能令其分解,這便成了一個極度的土性,在我們體內無限度的「剋水」的非常見現象,它的後果,就是造成體內屬「水」性的系統的津液被沒有限度的耗用,因而使得水系統的津液出現極度的「虛」的問題,而出現了組織空洞不實的現象,但是水系統的津液在人體之中,又是極其難以補益的區塊,這就更凸顯了這個問題在人體之中極難解決的特質。
與其思考怎麼處理這樣的問題,不如一開始就不要令其發生,因為這個問題的出現,在大自然之中,應當並不是一個常態,甚至並不應該出現才對。

多吃米麵主食,輔以肉、蛋、黃豆,外加少許熟食葉菜

蛋白質含量較高的食材,像是豆漿、豆腐等等黃豆類的植物食材,以及蛋、豬、羊、雞、鴨、魚等等的動物食材,會在我們體內以較長的時間,以及較大量的消化能量,來進行化消、運行,並且吸收,最後提供給我們身體更進一步擁有更多「吸附」養分的津液基礎,讓我們進入一個好的循環,為下一次更大量的養分化消和運行,做好能量提供的來源,以及吸附物質的依據,這是一個極高濃度的津液,我們會稱之為「精血」,也是我們身體之中的「終極高湯」。

但是當身體在進行較強烈的運化機轉時,負責進行的脾胃系統,隨著機能的提高,運作溫度卻也會連帶提高,當我們遇到化消時程較長的食材時,反而又會增加體內原有津液的耗損,甚至有可能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所以,我們會藉由同時攝取大量的米麵主食,乘著溫度提高的趨向,讓米麵反而能夠變化成為協助蛋白質運化過程之中的良好媒介,讓養分最後能確實的接受引導,進入體內。

精準的善用物性,以及所謂「寒熱」的性質,搭配身體機轉的自然變化原則,令身體維持在高效能中,依然有恆定的中等溫度,將其套用至用餐的實際之中,最後我們所得到的結論,就是很簡單的「多吃米麵主食,輔以肉、蛋、黃豆,外加少許熟食葉菜」這麼一段話而已。

今日小語120322:以乳化劑的效果「吸附」的蛋白與米漿粥

我們曾經聊過:蛋白在高湯中會吸附湯液中的碎末狀雜質,將湯液練成法式料理中所謂的清澈琥珀色終極高湯「consommé」,但是蛋白也會隨著加熱的過程拉長,而漸漸的固化,不再具有流質的特色,也失去進一步吸附的能力,而相反的是,米粒經過長時間加熱燉煮之後,卻是漸漸的由堅硬的固狀,流動性質漸漸的提高,轉為變成糊狀的形態,並且更增加了令各種物質與氣味能夠吸附其中的能力,就像是天然的「乳化劑」一般,結合各種不同特質的養分於其中。

以「發揮吸附性質」的角度來思考的話:蛋白與米漿粥,於低溫與高溫環境中,各擁擅場。

主食「吸附」油脂

脂質含量較高的食材,消化上較為不易,在體內代謝的時程也較長,但是熟透而含水飽滿的米麵主食,卻能很容易的與包含了油脂等等的各種養分,一起結合,變化成為身體較能接受,也較能輕易化消的食材型態。
雖然物性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主食對於在身體之內,將各種物質「吸附」之後,使其變得容易代謝的物性,對於現代人所擔心的各種代謝方面的問題,卻早就默默的提供了一個對身體既溫和,又全面的解決方案。

充分攝取主食

我們每餐吃食各種不同物性的食材,多方攝取,仍是要以脾胃出發,從脾胃開始回歸,而所謂的:能化消,能出新,能兼容,這些機轉,其實都是脾胃「土性」的本質的發揮,所以,配菜不必多,不必雜,甚至是只有一道食材配伍適當的料理,若是能夠被足量的米麵充分吸附,身體自然就可以將食材之間的效力,做到最妥善的利用。
身體所吸收進來的養分要靠主食,要能排出體外的各種物質,包括二便,以及精血,也都是以大量的主食為基底,才能夠被身體運化而出,若是我們的身體在這些物質的排出方面有需要調整的問題,那麼,主食的充分攝取,將更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改善因子。

最適合讓身體快速吸收、恢復體力的「米漿粥」

我們所謂的「米漿粥」,也就是臺語所說的「泔糜仔」(ám-muê-á),既然有如此廣泛的「中和」、「調和」、「平緩」的作用,而在仲景的《桂本》之中,也一再的使用「粳米」入藥湯,或是啜飲「熱稀粥」,來做為平復胃氣而能順勢緩降的手法,那麼很自然的,若是當身體有所謂「腸胃型」的外感不適的時候,於此當下,最適合讓身體快速吸收,並且恢復體力的,便會以「米漿粥」為不二選擇

既有協助身體恢復機能的好處,那麼,對於中醫的觀點來看,以同樣的手法來進行事前的預先防範,便是不讓人覺得唐突的「意外」好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