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喝四物湯 長出濃眉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24e7h.html


一名陳姓男子的左側眉毛半年前開始脫落,原本正常的眉形,尾端卻稀疏無毛。中醫師診斷為「斑禿」,因氣血運行不暢,毛髮缺乏營養而脫落,以四物湯在內的八珍湯促進血液循環,3個月後已長出眉毛。

不過,西醫認為,男子眉毛脫落可能與壓力有關,也可能是脂漏性皮膚炎等皮膚疾病。

收治個案的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中醫師林在裕昨天指出,男子除了左側眉毛脫落外,頭頂正上方也有銅板大小的掉髮,亦即鬼剃頭。問診發現,男子脾氣暴躁,嗜吃油炸、辛辣食物,屬於「肝鬱化火」,其斑禿與情緒不安、勞累過度、睡眠不足有關。

林在裕說,中醫認為,眉毛粗、濃密、潤澤,代表人體氣血旺盛,眉毛稀短、細淡為氣血不足,治療以降肝火、補氣血雙管齊下;肝鬱化火的人容易急躁易怒、口乾舌燥、頭暈脹痛、面紅目赤、胸悶心悸、耳鳴或失眠,治療時利用柴胡、牡丹皮、山梔子降肝火,調節自律神經失調,重新開啟縮小的毛細孔,運送營養供毛髮生長。

另以四君子湯、四物湯組合的八珍湯補氣血,促進皮膚周邊血液循環,加速毛髮新生;傳統認為,四物湯是女性專用,男性病患聽到要喝四物湯,難免覺得怪,但四物湯有助於補充血液不足。

不過,林在裕說,若眉毛曾受傷產生疤痕組織,皮膚沒有毛細孔,很難長出眉毛。

台北書田診所皮膚科主治醫師賴庭瑋說,圓形禿等毛髮脫落與壓力有關,也有因脂漏性皮膚炎的皮膚疾病,造成毛髮脫落,建議患者可就診,釐清病因。




我們經常在聊到,四物湯千萬不能亂用,而且,最好少用。

四物湯的結構,比較適合用在「強制打散體內一團走不散的瘀血」的問題。
通常,按照人體正常的新陳代謝機能所推動的血,
應該都要先要「致新」,才有力道「推陳」。
除非像是突然發生的大堆瘀血,像是外傷所產生的瘀血,
用這樣的藥材結構來推,才比較有可能可以避免掉害處。

簡單講,四物湯只能「推陳」,不能「致新」。

所以,反過來說,如果是經血,那就很不適合把經血當外傷瘀血來看待,
而應該是要研究如何「致新」,也就是加強中焦收集津液的能力,
再引導津液化血後,推行到血液應當流通的路線之中。

硬把體內的血液打散到體表,變成眉毛之後,
體內卻沒有被加強到「致新」的根源。
那麼,體內少掉的血液,又該從何處而來,又會演變成什麼樣的問題呢?
這,就變成了別的科別的醫生的問題了。

四物湯的濫用,恐怕還將持續好一陣子吧!


基因矛盾兩則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 … 2390&type=國際

姐捐骨髓 竟讓弟基因變成女的? 【5/7 16:43】 

〔本報訊〕媒體報導,在中國深圳有一名37歲的男子,為了要裝修自己的新家操勞過度,而罹患了急性白血病,聽到消息的姐姐,為了救活自己的親弟弟忍著疼痛將自己的骨髓捐贈出來,但沒想到原本姐姐好意的捐贈,竟在一次的檢查中意外發現弟弟的幹細胞類型,竟然從原本男性的「XY」變成女性的「XX」。

 在去年5月,這名現年37歲的王姓男子,日前在重慶潼南買下了一間房子,所以他一下班就千里迢迢從深圳跑到重慶裝修,而這樣操勞了2個多月後,竟在一次返家途中發現自己四肢無力,身上還逐漸出現瘀斑和瘀點且牙齦出血不止,經過檢查後發現,王姓男子因太過操勞罹患了急性白血病。

 由於王姓男子除了罹患急性白血病之外,還患有嚴重的B型肺結核,必須要趕緊接受骨髓捐贈的移植手術,而王姓男子的姐姐聽聞弟弟罹患重病,就立刻捐贈出自己的骨髓,之後的手術都相當順利,男子也恢復了精神。

 不料,就在要出院時醫院再對王姓男子做一次健康檢查,意外發現王姓男子的幹細胞基因,竟變成女性的基因,從原本的「XY」型變成「XX」型,讓王姓男子擔心自己會不會變成陰陽人,對此,醫院表示,雖然幹細胞變成了女性的基因型,但為一改變的只有骨髓這個器官,其他並不會改變。




http://news.chinatimes.com/tech/0,5249, … 67,00.html

耐高海拔 藏人擁有獨特基因
2010-05-15 中國時報 【楊芬瑩/綜合報導】
 中美科學家十三日聯名發表於〈科學〉(Science)雜誌的一篇基因研究論文顯示,獨特基因型態,使西藏人能適應高海拔地區氧氣稀薄的生活環境,而不需要產生大量血紅素,來提高血氧濃度,藏人也因此對各種高原疾病有天生的免疫力。由於血紅素過高亦是中風等心血管疾病的要因,該研究將有助於心肺疾病的新療法。

 美國猶他州立大學與青海大學研究人員,收集卅一名生活於高地的西藏人、生活在低海拔地區各四十五名華人與日本人的基因資料,交叉分析出藏人特有的基因變異後,發現藏人可維持血液中較低的血紅素濃度,應該和兩種基因EGLN1、PPARA息息相關,此外,自親族遺傳此二基因的多寡,也與藏人個別體內血紅素高低情況呈正相關趨勢。

 這個發現的特別之處在於,其他世代生活於高地的族群,如世居安第斯山脈、東非高原等民族,卻不具備類似藏人的這種特殊的基因與遺傳特性|能在低血氧濃度的情況下,維持如常的生理機能與活動量:也就是說,藏人獨特遺傳特性,使他們比其他人更能有效的利用身體較低的血氧量。

 本論文研究員之一的喬德(Lynn Jorde)說,這個發現目前只能解釋藏人的高原適應性,因為一般人在相同的環境下,降低血紅素濃度只會帶來更大的適應問題。




別再研究基因了吧?

後天能改變基因,這個也是你們「科學界」自己有發現的結論,也是事實。
怎麼翻臉又不認人了?

不知何為「免疫力」,如何「調節」?

手腳爛裂!半年看20位醫師 才確診角化症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1uzm3.html
自由 更新日期:”2009/11/15 04:09″

記者徐夏蓮/台中報導

44 歲的國中數學女老師吳亦嵐,今年2月開始手掌長水泡,但水泡破後,皮膚出現劇癢、變厚的症狀,接著裂開、流血,且一再重複。不到2個月時間,連腳也如此。她在半年內,看了20位皮膚科醫師,最後才找出是自體免疫疾病引起的皮膚角化症,對症治療,服用免疫調節劑3週即明顯好轉。

吳亦嵐老師昨天在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教授王世叡舉辦的皮膚過敏病友座談會上現身說法,指出她曾去看知名皮膚科醫師,坐下來不到1分鐘,話還沒說完,醫師已經開好藥,告訴她可以走了。

有醫師說她是富貴手,也有醫師說她是長期使用粉筆的職業病,但卻又無法解釋,她的腳又沒拿粉筆,怎麼也跟手一樣又爛又裂又流血?還有醫師教她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是罹癌,讓她連「身後事」都向丈夫交代好,數度痛苦到想自殺。

吳亦嵐說:「有同事安慰我,表示曾有同學跟我一樣,洗米時,米粒還會卡在手上的裂縫,得用牙籤挑出來。」雖然她至少不必洗米,不會發生這種事,但是半年就用掉600個OK繃貼住傷口,腳更纏到像木乃伊一樣,以免傷口裂更大。

直到有同事上網發現,有人的病況和她很類似,她為此專程跑到中山附醫掛過敏免疫風濕科,才知道原來是罹患自體免疫疾病引起的皮膚角化症,光擦藥好不了,得要服用免疫調節劑才行。

吳亦嵐說,7年前,她因為帶升學班的學生壓力太大,曾高燒90天找不出原因,但又莫名其妙好了,當時醫師就曾提醒她可能是自體免疫系統出問題請她注意。

手腳爛裂、流血的痛苦,也讓她自省:「學生不會寫作業、考試考不好,不一定就是學生不肯用功、不願用心,老師也要反省自己的教學方法和態度。」也因這半年的病痛,曾讓她沮喪到想自殺,卻也因此讓她發現,老師和醫師其實很像,對待學生或病患要有耐心。如今她對學生比以前更有耐性,因為她曾在就醫時,飽嚐「話還沒說完,就被打發走」的痛苦,不想讓別人也有同樣不愉快的經歷及「有口難言」的痛苦。


2.18
風氣相搏。必成癮疹。身體為癢。癢者名曰泄風。久久為痂癩。

14.46
風氣相搏,風強則為癮疹,身體為癢,癢者為瀉風,久為痂癩;氣強則為水,難以俯仰,身體洪腫,汗出乃愈。惡風則虛,此為風水;不惡風者,小便通利,上焦有寒,其 口多涎,此為黃汗。



微發汗,瀉其風就會好的病,弄到病人想自殺,西醫有優秀到哪裡去嗎?
同樣的病人,碰到不同的西醫,也是各有千奇百怪的說法,
這又怎麼能怪中醫,在碰到相同的病人的時候,會有各自不同的解釋?
又怎麼說能,西醫比較「科學」,比較有「一貫的訓練方法」?

說穿了,不過都是強辯。辯解其無能,怕丟失面子罷了。

節錄一封回覆大陸執業中醫的信

李兄:
醫術的精進,這的確是急躁不得的。
多研讀一天,自然就有一天的功力。這是我自己這幾年讀書的心得。
李兄是有心人,我相信只要繼續秉持著「對得起病人」的心,
總是能夠在醫術上,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以我自己的心得來說,目前讀三經(傷寒,本經,內經),
感覺到了像是在練武學內功的狀態。
有時只是一個俯仰之間,突然就能貫通數條進退法則於一理之間,
那種進步是內化之後再自動如泉水般湧出的,擋都擋不住。
希望李兄也能很快就體驗到這種讀書上的快樂。

李兄傳來的網站(http://lbzshl.blog.163.com/blog/),我稍微看了一下。
雖然尚未完全讀遍,但是就我讀到的內容而言,我覺得,
仲景的醫理,並非在刻意堅持數術的原則之下所編寫的。
例如,三陽三陰,就像我曾說過的,少陽厥陰成對,這是「陰陽界面」,
一刀畫分陽陰兩界於一線之間。
漫漫長夜的盡頭是厥陰,而厥陰之後的少陽,正是新的一天的開始。
人體的氣的流向,也正如三陽三陰編寫順序一致,
由太陰→少陽→陽明→太陽→厥陰→少陰,而復歸太陰,只是流向相反而已。
進退之間,條理一致而分明。

我常說,學醫的重點之一,在於「身體感」。
若習醫者未能將條文與自己的身體感結合為一,而只是把條文死背起來,
再隨意組合排列,自以為又成一理,以「前無古人」而竊喜,
這樣學來,終難大成。

讀書至今,連見到古人如葉天士、傅青主所立之方、理,
都不免失笑,責其不明究理。
放眼當今世人,雖然多聰明能人,但是其造詣又豈能到明、清醫家於百分之一?
而明、清的醫理衰敗,又豈餘先秦、兩漢大成時期,仲景、扁鵲的萬分之一?

學醫是自我精進內化的過程,本來也無需與他人相比。
條文排列組合無盡,新創異說,自然容易。
但是
天地運行法則只有一種,要能參透,必先力行。

此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也。

願共勉之!

本草淺說 [細辛]

本草淺說】細辛

張貼者: 紫林 on 2010/5/12
標籤: 中醫細思路
問:細辛根莖橫走,一莖直上,花開葉下,用帶根全草,生長於林下或是山溝陰溼之地,這樣的生物特徵是對應著怎樣的藥性呢?

答:細辛和半夏很像,不過,半夏是從中焦往上焦開,細辛則是從下焦為起點,一路開到上焦,能夠把很細微的津液,從三焦的通道送上來。

問:那麼,細辛藥性的起點是不是從腎的最外,但是還不到膀胱腑的地方開始出發,就是腎臟的門口出發?

答:是的,另外,細辛這種馬兜鈴科的植物,也會牽涉到心臟,那個津液是從腎臟就開始透過三焦通道,往上拉,所以如果腎中的津液夠的話,應該還會有把心臟血管給鬆開的效果,就像半夏能夠把胃到肺之間的通道打開一樣,所以喉嚨不舒服的時候,兩種藥材都會有效。

問: 你有說過,花是氣的極致,果是血的極致,所以花開葉下的生物特性如何反應在藥性走向上?

答:細辛這味藥材在「送津液」的效果上,可以不受花的限制,一路開到頂,這個花,應該比較像是「心臟」的感覺。 就是說,一般津液大概在心臟會有一個被搏出的反應,但是細辛能夠突破這點,所以甚至能夠開到九竅。

問:那所以按照你剛剛的描述,他幾乎可走進督脈?

答:是的。細辛是一個「散精」非常有效,而且效果又好的藥材,細辛是我認為少數有機會可以「修復」神經的藥材。用這個藥,加上適當的導引,我認為甚至可以處理許多眼疾。

問:本經有說,治百節拘攣,何解?

答:能夠把肝、腎這兩條路線的津液都重新填充一次,得津則潤。

還是虛勞

打鼾普遍存在 不可小看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1usb1.html
台灣新生報 更新日期:”2009/11/12 00:07″ 【記者李叔霖/台北報導】

打鼾跟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有很大的關聯性。署立豐原醫院耳鼻喉科主任楊啟坤表示,雖然打鼾是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但打鼾與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是一體兩面的,幾乎所有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都會出現打鼾,也有一部分會打鼾的人本身也罹患這種毛病。

楊主任指出,據統計,成年人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男性及兩成左右的女性患有此毛病,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其發生率亦跟著增加。

打鼾這個問題,除了影響到「枕邊人」而造成家庭問題外,也會對自己身心產生重大的影響,這樣的健康問題可不能輕乎。

打鼾的成因簡單來說就是呼吸氣流通過狹窄的上呼吸道而產生聲響。上呼吸道的組織包括鼻、咽及舌頭,這些組織相當柔軟,入睡後人類的肌肉張力明顯降低,使得呼吸道塌陷而窄縮,倘若加上鼻黏膜肥厚、鼻中膈彎曲、軟顎肥大、扁桃腺肥厚、舌根肥大脖子短等等結構上的問題,雪上加霜的結果,上呼吸道更形狹窄,鼾聲隆隆之外,甚至可能引起暫時停止呼吸,形成所謂的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

楊啟坤主任進一步指出,打鼾和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對於健康造成的影響,除了夜間睡眠不安穩外,反覆的上呼吸道阻塞長久下來會引起缺氧及高血酸,造成交感神經興奮而引發肺高血壓、心律不整及心室衰竭等等心臟血管系統病變。

此外,長期的夜間期間缺氧及睡眠喪失會導致白天倦怠、嗜睡、易怒及人格改變,有的病人更因白天嗜睡而不慎造成交通事故,所以民眾千萬不可忽視它的存在。




身體體表的血少而燥,肌肉當然就會沒有足夠的張力,所以塌陷。
至於鼻黏膜肥厚,鼻中膈彎曲等等的問題,
這就幾乎等同於厥陰區塊的血液缺乏的描述。

血少失津,血壓當然就要高。




基因非天生 後天可改變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1wz0u.html

基因非天生 後天可改變
更新日期:2009/12/15 18:20 林怡秀
【台灣醒報記者林怡秀報導】基因是天生,註定無法改變?那可不一定!中央大學系統生物與生物資訊研究所副教授王孫崇研究發現,後天環境如飲食、壓力即生活習慣等,也有可能改變基因,導致基因體上的化學反應產生變化,甚至還會把這樣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

由王孫崇帶領的研究團隊與加拿大、瑞典、澳大利亞、美國等研究人員合作,進行雙胞胎基因研究,共分析114對同卵雙胞胎與80對異卵雙胞胎。王孫崇表示,因為無法直接做人體的基因試驗,所以用大規模觀察來取代,證實基因體上甲基化的分布差異。

什麼是甲基化?王孫崇說,甲基化指的是基因體上的化學反應,過與不及都會對人體造成不利影響,如癌症的發生就是甲基化太多的結果。

而研究發現,即使是DNA序列完全相同的同卵雙胞胎,隨著時間增長而表現出顯著差異,也就是雙胞胎的甲基化因後天影響產生了差別,讓原本基因完全相同的兩人,長越大差別越顯著。

王孫崇指出,此項研究的重大發現,就在於後天的生活習慣能改變基因體上的甲基化,甚至傳給下一代。他舉例,從母體出生後的基因,若三十年間抽煙喝酒從不間斷,就有可能使甲基化產生變化,並把這樣的基因遺傳給自己的小孩,而這樣的基因,與當初遺傳自母親的基因已經有所差異。

王孫崇說,像是維他命B群、葉酸及綠色蔬菜等,有利於甲基化,但脂肪、喝酒則不利於甲基化。還有壓力與生活習慣等,也都會影響到基因的甲基化表現。

「遺傳性疾病」,「基因的缺陷」,「一定要預先做篩檢」,「無法根治」,

這些西醫最常用的鬼話,

現在竟然都被西方科學自己一次拆穿。

下次要是有醫生對你說,這是基因的問題,無法根治,

你就可以回嗆說,你還在用這種鬼話騙人嗎?

你不知道基因是可以在後天被影響的嗎?

據說現在成績好的醫學系學生,都去搞美容,整形外科去了。

成績差的,才要看這一般的內科。

後段的,沒被刷掉的,才去選沒什麼人選的心臟外科之類的。

想想,你被一個在班上的成績差點被當掉的人,

拿你的心臟翻來翻去的,不會覺得很毛嗎?

虛勞,缺血,還有什麼別的嗎?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1v35u.html

吃芝麻護髮? 嘜憨啊
台灣新生報 更新日期:”2009/11/17 00:07″ 【記者蘇湘雲/台北報導】

多吃芝麻,有助保護頭髮,減緩禿髮現象?體質不適合的話,芝麻吃越多,禿髮可能更嚴重。中醫師吳俊廷表示,芝麻屬燥熱之物,而許多年輕禿髮患者有「肝鬱」、「血燥血熱」等問題,有時還合併「溼熱」,上述體質患者若攝取太多芝麻,猶如火上加油,可能讓禿頭現象更惡化。

吳俊廷醫師解釋,「肝鬱」、「血燥血熱」、「溼熱」患者就好像體內管路不通,此時應該要疏通體內燥熱、肝鬱現象,而不是猛灌東西下去,這樣做反讓問題更棘手。

最近天氣轉冷,許多民眾喜歡吃薑母鴨、羊肉爐、十全、八珍等藥膳補身,或吃麻辣鍋取暖,吳俊廷醫師提醒,若禿頭問題是「肝鬱」、「血燥血熱」、「溼熱」等引起,多吃補藥對改善禿髮於事無補,甚至可能補越多,毛髮越少。

吳俊廷醫師補充,年長者掉髮增多大部分是因血虛、腎虛,中醫理論有「髮為血之餘」、「腎之華在髮」說法,所以毛髮問題主要和「中醫的腎」有密切關聯。另外,中醫也有「血盛則髮潤、血衰則髮衰」、「營血虛損…毛髮枯而不潤」等論點,也說明了與「中醫的血」息息相關。所以傳統醫學治療原則以「固腎」、「補血」為主,一般常用的方劑有濟生腎氣丸、七寶美髯丹、斑龍丸、四物湯、歸脾湯等。

吳俊廷醫師說明,像七寶美髯丹就含有何首烏、當歸等成分,有些人認為何首烏有助護髮,事實上何首烏要和其他藥材搭配才能顯出較佳效果,單純使用何首烏的話,效果非常有限。

吳俊廷醫師另指出,以西醫觀點來說,掉髮原因有雄性禿、圓禿、感染、藥物引起禿頭、休止期禿髮、瘢痕性禿頭等。其中雄性禿為最常見,現代人壓力大,飲食較油膩,口味比較重、有些人又習慣過度吹整頭髮,加上熬夜、作息不正常,更加重掉髮危機。

醫師提醒,頭髮潮濕時特別脆弱,此時不宜按摩或過度梳頭,以免頭髮更容易受傷。吳俊廷醫師強調,無論求診中西醫,找出潛在病因最重要,且一定要看醫師,千萬不可隨便找秘方,不但沒效,還可能傷害身體,延誤就醫時機。




會說芝麻燥熱,這個人大概是無視《神農本草經》,自認為已經超越本經的水準了。
你不把大量的津液往下送到腎裡面,讓血在下焦能夠留存,不然這個「血之餘」,「腎之華」,
是要怎麼長出來?

英最重男人成功減重292公斤 故事改拍電視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 … 1y42s.html

更新日期:2010/01/03 10:35
英國男子(柯菲爾德)成功減重292公斤,從過去的381公斤、躺在床上動不了的大胖子,成為現在不到九十公斤可以輕鬆登山的壯漢。

41歲的柯菲爾德是一家酒館老闆,每天喝啤酒配零食,體重在不知不覺中增加。肥胖讓他失去了健康也失去行動能力,他只能整天躺在床上像個廢人。

三年前他終於下定決心接受了胃繞道手術,他母親還賣掉房子,替他籌錢開刀;誰想到手術完了之後,苦日子才要開始,長期大吃大喝的柯菲爾德已經食物成癮,他發現,要控制食慾非常困難。不過他最終還是克服了障礙,減重成功,去年他動了第二次手術,切除減重後多出來的皺垮皮膚。他的故事已經被英國電視台拍成連續劇。



胃繞道手術的「功效」,常常被誇大報導,但是似乎很少人去追蹤這些手術後的人,究竟能活多久。

胃氣是後天之本。
腎氣微,還可以撐幾年,胃氣衰,七日不進食則死。



我從來都是看重病發作的人在暴瘦。


現今世人都愛暴瘦,莫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