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第一期公告欄(2008/06/17更新)

已經完成報名的朋友,請多留意自己的信箱。

聚餐時間:七月五日
聚餐地點:Mo Mo Paradise 
歡迎攜伴參加!

報名與詳情,請洽活動股長

地點:
第一期講座舉行場地為:
臺北市中崙高中701教室。
交通方式與所在位置請參考:
http://www.zlsh.tp.edu.tw/onweb.jsp?webno=3333333372

第一期的場次時間為每週六上午九至十二點。

每回三個小時。
自九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正式開始,
本期講座共二十四回,至九十七年七月五日結束。
中間如遇事暫停,則順延一週,直到二十四回為止。

其中九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
以及九十七年二月九日(年初三)兩次週六,各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一月十二日,因選舉活動,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因選舉活動,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四月五日,因清明連假,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因選舉活動,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四月五日,因清明連假,休息一回。
九十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因基測活動,休息一回。

有志習中醫者,最好不要行醫

問診不周 未會西醫 推拿成癱 中醫判賠963萬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103/78/r5c0.html

更新日期:2008/01/03 04:09

未照X光檢查 成為關鍵

〔記者劉志原、林相美/台北報導〕國內昨天出現首宗中醫推拿醫療糾紛、須賠償病患近千萬元的判決!法官認為,中醫有必要時須與西醫會診,做X光檢查,引起中醫師不滿,並可能引爆中醫與西醫對醫療的論戰。

原任職資策會的工程師蔡郁彬,因脖子痠至北市和平西路一段建成中醫診所就醫,接受「頸部旋轉拔伸」,他的脖子喀喀作響後十二小時竟四肢癱瘓,中醫師與醫院昨天遭台北地方法院判處九百六十三萬餘元高額賠償。本案為國內首宗醫師因推拿而遭判賠案。

被告中醫師:無法理解

承審法官指出,中醫師應詢問病患病史等狀況,若發現病患有異,應與西醫會診,必要時以X光檢查。因國內現行法令對中西醫有諸多限制,被告的中醫師王靜修說,看中醫要西醫會診或先照X光,這是不可能的事,他無法理解。

此外,王靜修認為:「病人不講自己有什麼問題,醫師怎麼會知道,且法官依行政院衛生署醫審會鑑定報告,認定我有疏失,但醫審會都是西醫,如何能鑑定中醫?」法官回應,「醫審會是科學鑑定,科學不分中西醫」。

五十八歲的王靜修現任職北市理想中醫診所,他說,中醫在此案中被歧視,將推拿視為西醫的整脊,他自己也受很大委屈,當時他有問病患狀況,病患僅說脖子不適,若醫生沒問出病人病史就要賠償,醫生會有防禦性醫療,將不敢放手救人,自己行醫卅年,一直都很認真為病人,本案是蔡某自己身體的問題,且判決對中醫不公,他將上訴。

台北地院審理認為,王靜修未善盡「詢問義務」,問診時未察覺蔡某就診前兩週曾有四肢無力情形,即由助手推拿,應與醫院負四分之三過失責任,連帶賠償蔡某九百六十三萬餘元,至於蔡某未主動告知,應自負四分之一責任。

卅三歲的蔡郁彬九十一年癱瘓後,已回台中縣老家休養。蔡某主張,九十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晚間,他至建成中醫就診,在接受醫生王靜修問診後,由助手陳俊嘉熱敷及推拿,他頸部被左右擺動還喀啦喀啦作響,兩個小時後頸部劇痛無法站立,買藥吃仍無效果,先後至中心診所及榮民醫院就診,並於次日中午緊急手術,經診斷,他因「脊髓硬膜血管破裂」而四肢癱瘓,因此向醫院及醫師求償一千二百九十九萬元。

病患未說病史 負1/4責任

台北地院審理認為,依據醫審會鑑定報告,蔡某癱瘓與做推拿有關,法官認為,醫師未察覺病患兩週前曾有四肢無力情況,八十二年間也曾因脖子痠麻至新竹醫院看診,未將病史納入醫療裁量,以致無法判斷病患脊髓神經狀況,即採風險高的頸部旋轉拔伸,造成蔡某癱瘓,醫院與醫生應負四分之三責任。

建成中醫指出,醫院雖沿用原名,但新東家三年前已經買斷經營權,而此事發生於九十一年底,與目前的建成中醫無關。

※※※※※※※※※※※※※※※※※※※※※※※※※※※※※※※※※※※※※※※※※※※※

先不說責任在誰身上,光是讓西醫來審中醫,
就足以讓中醫萬劫不復。
也難怪市面的執業中醫不用經方,不治大病。
只因這張執照,無法殺人不負責。

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誰想惹麻煩?

正統的中醫藥學或許真的沒有失傳,
只是不再讓眾人享受真學問的威力所在罷了。
試問:看到現今法律這麼規定,誰還敢出手?

藏諸名山,可也,
失之鄉野,亦無不可。

倘若如此,也不過是時代的訣擇。

西醫定義菸害的理由,竟是這樣的「科學」!

暴露二手菸環境 少女經痛風險加劇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27/4/qmnf.html

更新日期:2007/12/27 04:39  黃天如/台北報導

 長期暴露在二手菸環境中,可能導致青少女經痛加重!中國醫藥大學日前針對一群高職女生進行研究,證實暴露二手菸者經痛的風險是未暴露者的一倍;家中有三人以上吸菸者,嚴重經痛的比率更是家中無人吸菸者的一.五倍。

 家中有孕婦或小朋友,儘量避免抽菸的道理多數人都懂;其實,正值青春期的「大孩子」,也要小心二手菸的危害。

 中國醫藥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郭憲文表示,為瞭解二手菸與青少女經痛的關聯,去年中旬至今年六、七月間,他隨機選取南部某高職二二一名十六到十八歲,無重大內科、婦科疾病史及吸菸習慣的女學生為對象,進行為期半年的追蹤記錄與研究。

 郭憲文說,為求更「客觀」地瞭解這群女學生的經痛情況與二手菸暴露是否存在正相關性,研究期間每個月他都會要求個案定期填答國外學者設計的MMDQ(Menstrual distress Questionnaire)經痛量表,並逐一記錄每一個人的分數變化。

 同一時間,他也定期透過問卷調查,分別瞭解女學生有無與吸菸習慣者同住?若有為幾人?以及居家環境中看不看得到菸蒂?數量大概為多少?最後再利用generalized estimatingequations(GEE)模式控制其他變項後,分析暴露二手菸與MMDQ分數的關係。

 郭憲文說,研究證實,青少女在家庭中暴露二手菸的發生率約為五○%,而GEE分析發現暴露二手菸者發生經痛的風險是未暴露二手菸者的一.○六倍;換言之,至少六%的經痛可能跟暴露於二手菸中有關。

 由MMDQ分數來看,暴露二手菸者出現較嚴重經痛情況者(MMDQ高於四分者)是未暴露二手菸者的一.一六倍;家中有三人以上吸菸者,其落在MMDQ高分組的機率更是家中無人吸菸者的一.五倍。郭憲文強調,哈佛大學於兩千年也曾在中國作過類似的研究,跟他們的研究結果一致,證實青少女暴露二手菸與經痛加重有明顯的相關性。因此,家中有青少女者,大人們吸菸須更小心。

※※※※※※※※※※※※※※※※※※※※※※※※※※※※※※※※※※※※※※※※※※※※※

有點「科學」概念的人,
大概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實驗設計得有多麼粗糙,
結論有多麼粗糙。
如果把這個實驗拿去全國小學科展中發表,
肯定會被其他國小的同學嘲笑。

萬萬沒想到,這個竟然是一所醫藥大學的教授所主持的實驗!
令人震驚!臺灣高等學術機構的水準竟然是如此!

這種實驗已經先預設「二手菸與經痛有密切相關」,
所以才可能做這種,二手菸的影響可以凌駕其他變因的設計。
這不就是先射了箭,才描靶心嗎?
這種實驗,做出來,怎麼可能不會符合當初的預想?

難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二手菸才與經痛有密切相關?
生活中沒有其他的因素嗎?考試的緊張?熬夜?性經驗?
家人感情的狀況?感情的問題?作運動的狀況如何?
營養的攝取?是不是常喝冰涼飲料?常吃寒性食物?
是否吃了過多的蔬菜水果?是否常吃反式脂肪與工業鹽?
是否攝取足夠的天然糖類?
有沒有惡性減肥?常喝碳酸飲料或是咖啡?
三餐是否定時定量?肉吃得夠嗎?米飯呢?
其他因素的密切程度又是如何?難道可以忽略不計?
實驗對象已經是「某高職」了,怎麼可以說是「隨機」?
該地區是否有共同的環境因素?
高職女生與高中女生的作息相仿嗎?未就學的女生呢?

只有百分之六的經痛「可能」與二手菸有關,
那麼其他的至少百分之九十四是怎麼回事?
要怎麼證明二手菸的確控制了這百分之六的經痛?

結果只是在最後強調了,與外國人到中國做的實驗,
結果一樣,所以自己設計的實驗也是對的。
但是,有沒有可能是犯了相同的錯誤?
做一樣的實驗,得到一樣的結果,就可以令人放心了嗎?

受實驗者在作問卷的時候,有沒有誠實作答?
有沒有受到作答的暗示?有沒有誤解題意的可能?
這些因素會影響準確性有多少?

實驗數據就算證實與受實驗者的環境有關,
難道就可以推廣到其他人類身上嗎?合理嗎?
作出「二手菸可能與經痛」有關,
那麼「看電視新聞可能與經痛」有關,是否一樣可以成立?
上課與經痛也可能有關?爬樓梯也與經痛有關?
打字上網也與經痛有關?還有什麼事情與經痛無關?

這個,就是西醫的「科學」,
把自己覺得有關的東西,湊起來,
做一些數據,證明有相關,那麼它們就是相關的,
就算只有百分之六。

這種思考,最後就形成了,每人一套理,人人都有理,
但是人人都沒追求到真理,
所以讓人感嘆真理無法越辯越明,書都念到背上去了。
天天都有不一樣的醫學報告,天天都發現新的疾病,
人人都在為新的疾病而感到恐慌,卻找不到新的出路。

最可怕的是,新聞寫一寫,大家隨便看一看,
然後就被謠傳為「吸到二手菸會引發經痛」,
接著又是對於吸菸者大張撻伐,除之而後快。
是否也有人假借醫學報導的名義,行撕裂社會和協之實?
發表這樣的實驗結果,難道真的不用對於社會現象負什麼責任?

這些,都是可以好好的,
以「科學」的方法來靜思的問題。

甜滋滋滷羊肉

最近買了一些羊肉,
除了拿來燉當歸生薑羊肉湯之外,
我又想,是不是拿來做什麼料理好呢?

所以就設計了下面的食譜。

甜滋滋滷羊肉。

羊肉:1000公克
洋蔥:1.5大顆
薑:375公克
醬油:200㏄
米酒:500㏄
麻油:50㏄
水:1000+1000㏄

羊肉是帶皮帶骨的土羊肉,
下鍋前先在水龍頭下沖洗一下。

醬油是標準的純釀造醬油,
我不喜歡什麼淡味或是低鹽的,
吃起來很沒味沒勁的,浪費錢。

米酒是朋友家自製的產品,又濃又香。
如果是用一般市售的米酒,
說不定要用到800㏄以上。

麻油也是用純釀的胡麻油。

水的部分,先在鍋內放1000㏄,
等到煮滾,放下所有食材之後,
再逐漸加入剩下的1000㏄。

洋蔥的部分,我挑大概兩手抱拳的大小,
切開之後,切成細絲,
這樣滷起來會很快就完全化開。

薑的部分,其實是我拿煮過當歸生薑羊肉湯後,
已經煮過的生薑,放進來再利用。
一方面也因為是煮過的生薑,辛味比較平和,
薑獨有的甜味會比較多的關係。

煮法很簡單,就是先將所有食材處理好,
先把水煮開到大滾,放入食材後,
再依次加入所有的調味料。
重點在於加入米酒之後,鍋蓋不要全蓋,
要讓酒味隨著燉煮的時間而漸漸散去,
留下酒的熱力,但是漸少酒的辛竄效果。
然後就是轉成小火,
並且逐漸小量的把剩下的1000㏄水加入。
燉煮約2.5小時,就可完全。

滷羊肉吃起來完全沒有羊肉的腥臊,
滑嫩而甘甜,淋在白飯上,
讓人胃口大開。
雖然不滾燙,
吃的時候卻感到背後微微的在發熱,
熱力慢慢的從胃中往四肢發散開來。

羊肉吃完之後,滷汁還可以用來滷豬小排等等,
也是很香甜美味喔!

常見的誤治

最近常常在身邊的例子中,見到誤治。

西藥的誤治就罷了,已經見怪不怪;
用中藥方的誤治,就可怕了,
因為常常有人是因為覺得自己服的藥方「對證」,
而且深信不疑,反而失去重新檢視的能力,
一錯再錯。

這邊我還是想要強調一下:
我不贊成以「某某病就吃某某藥」的方式來服藥,
或是以為準備兩、三首方,就可以年年到頭保平安。
的確沒錯,有些藥方會很常用,
尤其是在外感初起的時候,病證很單純,
如果「辨證準確」的話,科中吃個兩、三回,
就能完全收功。

問題就在於:辨證準確,這四個字。

如果病人的證那麼單純,
每年日常感冒會用到的藥方只有十方、八方這麼少,
仲景恐怕就是千古大笨蛋了;
一本《傷寒雜病論》寫了這麼厚厚一大本,
還覺得有些病證無法完全收錄進來。
連他都寫不出「日常感冒應用篇」,
我還沒見過後世有哪位先生能夠把醫藥理論,
寫得比仲景還要精簡至要的。

再者,湯、丸、散,效力各有不同;
若是能夠作湯的,仲景硬是要作丸,
那麼仲景恐怕也是絕世大豬頭一個。
為什麼有的方只做丸,不做湯?
為什麼有的方先做丸,再加水化開?
當然自有其「不可不為」的絕對理由。

如果小看仲景立論的細密思路,
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學醫者終難大成。

感冒初起,最常見的誤治,
就是「該不該發汗」。

一般來說,兒童的正常體溫偏高,陽盛陰弱,
若是感冒初起,比較容易自出汗,
這個時候,如果用到含有麻黃的藥方,就要小心,
因為很容易把人發到汗盡傷津,
壞病由此而生。

成人的正常體溫略低,若是在冬季,體表緊,
通常在感冒初起時,不大容易有自汗的狀況。
所以反而要考慮是否要動用含麻黃的藥方,
用麻黃打開毛孔來排汗除邪氣。

最近看到一個家長對自己生病的孩子,
感冒超過一個禮拜沒治好的狀況下,
還連番用了一堆含麻黃的藥方,
結果恐怕是讓孩子汗盡傷津,連續高燒不退,
連行為、表情都不對勁了,還會在睡夢中胡說八道。

這就是除了傷津之外,還加上有燥屎在胃中,
阻礙心神不出,人會陷入昏迷狀態。
但是有的人卻把這種狀況解釋為「中邪」、「看到髒東西」,
又犯了致命的大錯。

因為在這二十一世紀,看不到的世界也早就進化了。
如果還拿數個世紀前的結構來理解這種看不到的世界的活動,
那就真的只能說:落伍了。
這些不是醫學,所以我也就隨口聊聊,點到為止。

如果在這個時候強用大寒藥,燒會以很快的速度猛退,
病人會突然全身冒大汗,體溫會降到可說是冰涼的程度。
燒是退了,
但是代價就是把病邪隨著寒藥拉入體內,
大傷五臟,後患無窮。

病人原本就傷津,寒涼藥又傷正陽,
將來病人會變得陽氣極虛,
動不動就在頸部以上冒大汗,身體卻沒什麼汗,
而且四肢末端、掌心冰涼,不易溫暖,
人會變得燥動不安,無法安靜、專心。

這也就是西醫常說的「燥鬱症」,
當然,就是感冒沒治好的壞病。

若是津液傷盡,陽氣未有大傷,
肺中會先受到外浮的陽氣壓迫,發為咳嗽。
而體內津液已傷,脾胃的運化不暢,
一般飲食入體內,也會因為濕熱相搏而為痰。
痰入脾中,化為過敏,入肺中,化為鼻涕不止,
在胃、肺之間,則為氣喘。
至此形成壞病、雜病,久久不退。

經方多有效,殺人就有多快,
有心研究醫學者,應當小心。

2007年冬至戰績

二十二日度過了今年美好的冬至。
託各位朋友的福,
原諒我在這一天不外出也不工作的任性,
專心在家大吃大補。

若要說冬至當天最忙的事,
頂多就是在廚房裡弄食物吧!

今年的冬至也是一樣,
羊肉湯以及各種肉食,連續吃一整天不間斷。
當然,還有大把的腎氣丸。

今年腎氣丸也是以抓小零嘴的方式,
吃了四百顆以上。
今年的冬至在氣溫的感覺上,只算是微涼,
所以我也沒有特別以酒送服,
反而只用溫涼水吞,效果也還不錯。

連續大吃一整天,會變胖嗎?
我的經驗是:不會耶。
整個人吃得暖呼呼的,倒是真的。

後來聽說在當天還有工作,
或是有勞動的朋友,
身體很容易出現不適的狀況。

希望大家每年都能過個好好的冬至節,
準備好體力,平平安安迎接新的一年。

今年的大寒前後,恐怕會真的很冷,
請多吃點肉,注意衣物加減,
多關心身邊患病的親友。

老人家的骨本保養

老人家最常需要照顧的問題之一,
恐怕就是前一陣子被炒作過的「骨質疏鬆」吧!

我們知道,腎水是人體天生帶下來的資本,
隨著年紀增大,這是一定會逐漸消耗,
至減少到最底的時候,就是打包回老家的時候了。

在後天的飲食之中,我們也會攝取到食物中的養分,
食物中的養分可以幫助我們少抽用一些天生資本,
而大多數的生理機轉,其實也都有賴於飲食的協助。
所以我們才會說,胃氣為後天之本;
能吃得下,短時間內,生命就沒有立即的威脅。

不過,我們又知道,土剋水,
也就是說,脾系統在亢進運作的時候,
腎水就會受影響,無法收藏攝取的養分,
甚至還可能需要動用腎水,上供給脾系統運作。
這個狀況,如果加上老年人的腎水本來就偏少,
只會雪上加霜。

就西醫的作法,如果骨頭不好,
就會給你「加鈣」;
加鈣還不夠,還要鎂鋅銅錳。
真蠢。

腎主骨,腎屬性為水,
如果腎中本來就缺水,你再給它一堆重金屬,
最後通通只會變成腎結石,人會死得更快。

要怎麼防止「骨本快速流失」呢?
很簡單,就是「開源節流」。

「開源」不容易,因為腎本來就難補。
如果不是很有一番巧妙的搭配,
食物很難被人體自我精練成入腎的養分。
當然,比較有機會的,就日常飲食來說,
就是動物性的油脂。
不吃肉的人,就比較沒機會補到了。

「節流」比較好作,就是補脾胃津液。
比較偏顏色白,觸感有一點點滑的食物,
多半都有不錯的效果。
雖然不易有立竿見影之功,
不過也算得上是亡羊補牢了。

像是山藥,豆漿,薏仁。
另外若是再加上芝麻、胡桃、海帶、蘆筍,
效果也會不錯。

如果在年輕的時候,仗侍著年輕體壯,
常常餓過頭,又愛吃冰涼飲食,
脾胃經常處在虛燥熱的情形下,
脾胃中的津液大量耗失,
得要「超抽地下水」,也就是動用腎水來救急。
在年輕的時候,會常有胃潰瘍的情形,
這種「發炎」更嚴重的,
還可能會出現胰臟炎、膽結石。

到年老的時候,腎水庫存量不足,
脾胃加腎的問題就會一起來。

陰虛的問題,常見於以下幾個證:
容易扭到筋,容易骨折,
容易乾咳、夜咳,
喉嚨常覺得卡卡的、不清爽,
背後會莫明抽緊痛,胃悶悶的,
容易水腫,傍晚容易發熱(也就是潮熱)。

趁著還沒有真正成「病」的時候,
做點保養,總是比較好。

青龍湯準備好了嗎?

咳不停 A型流感進入高峰期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19/69/q7sz.html

更新日期:2007/12/19 15:19

天氣轉涼流感即將進入高峰期。門診病患爆增,不少人是全家大小通通感染。專家呼籲未來兩週將是A型流感流行期,患者可能發高燒不退,全身酸痛咳個不停,嚴重的話會併發支氣管炎和肺炎
一整排的門診病房,就是看感冒的號碼跳最兇,氣溫下降,流感發威,咳嗽發燒的病患大牌長龍。很多民眾是全家大小一起來看病,一旦得了流感,病人可能高燒不退,而且持續三四天以上,家人同事通通被傳染,班級請假的人數也變多了。
醫師呼籲,未來兩週,將正式進入流感流行期。
再不打疫苗真的要來不及了,流感進入高峰期,預計會一直持續到春節。專家提醒,A型流感已經出現變種病毒,三年不見的H3布里斯班株將捲土重來,嚴重的話還會併發中耳炎,肺炎和細支氣管炎。目前還有45萬劑免費疫苗,也呼籲抵抗力較弱的老年人和小孩,儘快接種。

※※※※※※※※※※※※※※※※※※※※※※※※※※※※※※※※※※※※※※※※※※※※※

拉警報!邊咳邊等 流感流行 診所擠爆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19/1/q7x6.html

更新日期:2007/12/19 16:00

疾管局宣布,台灣本週正式進入流感流行期,類流感患者數比起上週增加了3%,全台有13縣市疫情都超出警戒值,依據門診觀察,部分耳鼻喉科診所,一整晚因為感冒就診的患者數便高達二、三十人,症狀包括咳嗽、發燒以及流鼻水等症狀,有些診間擠爆,病患已經被擠到診間外等候,還得等上一小時才輪到。(徐韻翔報導)

聖誕節將屆,一如預期,在耶誕節前一週左右,流感患者數目開始激增,疾管局宣布,台灣這一週正式進入流感流行期,國內有一半以上的地區,13縣市的疫情通通超出警戒值,疾管局監測組組長曾淑慧表示,依據定點醫師監測資料顯示,連續六週的類流感患者數陸續增加,比起前一週,本週的類流感患者數,又再添3%的病患。

流感疫情發警報,各地有些小診所也開始跟著擠爆!台北市大安區的耳鼻喉科診所,一個晚上就有三、四十名包括預約和直接前往看診的病患,小小診間擠滿了人,帶著口罩的、咳嗽的,大家都「中獎」掛了病號,有些診間較小、病患太多,許多為已經被擠到診所門外等候,一等,就得等上三十分鐘到一小時,一堆人是邊咳邊等。

醫師呼籲,流感疫情逐漸發燒,民眾要更加提高警覺注意衛生、防範感冒,沒有打流感疫苗者應儘速接種,以利發揮保護力,有疑似感冒症狀,則儘速就醫,避免引發重症。

※※※※※※※※※※※※※※※※※※※※※※※※※※※※※※※※※※※※※※※※※※※※※

我個人覺得,準備兩罐大小青龍在手邊,
絕對好過打了會讓人受傷害一輩子的殺人疫苗。

沒打總比有打好」,這是不會錯的。
因為感冒了可以治,神經細胞被殺死了,
卻很難恢復到完全。

如果有人覺得:
疫苗是人家研究出來的,打了多少有幫助嘛!
雖然打了還是可能會得流感,
不過,如果打了疫苗又得流感,
到時候再來治療就好了嘛!

那簡單。

請把上文之中,
「打」代換成「準備」,
「疫苗」代換成「大小青龍湯」,
那不是一樣會讓人安心,
又沒有「侵入性治療」的風險,
更沒有副作用?

反正都是「求安心」而已,
根本不在乎有沒有效果,
那麼,當然要找風險最小的方法啦!

各位朋友,你說,是嗎?

如果有在研究中醫藥的朋友,請千萬注意:
有的人一看到「發炎」,
就會馬上想到「要清涼退熱」,
結果就猛加一堆清涼藥,敬熱藥而遠之,
卻忘了,發表補正才是主力。

目前為止,我見過處理西醫所謂「發炎」,
能夠又快又好的藥或方,
用的都是一般所謂的「大熱藥」。

我曾看過有人為自己的喉嚨痛開了一堆涼藥來「消炎」,
搞成鼻塞、頭痛、流鼻涕,甚至拉肚子了,
還覺得「這樣好了很多」、「變化都在預料之中」。

這分明就是壞病啊!

就好像,
明明當下就不會有疼痛感,
一個小時以內就可以痊癒到完全沒事的外傷,
搞了大半天還沒好,不但跟著痛了半天,
而且隔天還有後遺證。
我想,這絕對不是高明的結果。

請大家別再這樣惡搞自己了。

最後再補充強調一次:
我看過的,目前市面上的科中大、小青龍湯,
配方並沒有與《傷寒雜病論》中的記載相同,
吃了沒效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看錯科--根本就看錯醫生

看錯科》小兒白血病 醫急割睪丸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16/2/q0w4.html

更新日期:2007/12/16 07:30 記者魏忻忻、劉惠敏/台北報導

四歲男童兩年前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最近睪丸腫大,就醫後切除睪丸,病理報告卻顯示是白血病復發,兒科醫師覺得遺憾,如果先做化學治療,男童也許可以保住睪丸。

小朋友常說不出自己哪裡不舒服,前台北馬偕醫院副院長黃富源建議,熟悉兒童的小兒科醫師,應是兒童就醫第一選擇;林口長庚兒童醫院內科部主任黃璟隆指出,孩童處於成長發育狀態,即使症狀與成人相同,病原卻可能完全不同,需要兒科醫師為孩童健康把關。

黃富源昨天在中華民國兒童保健協會舉辦的「兒童醫療權益研討會」,發表常見小兒誤診案例,以上述被切除右側睪丸的四歲男童,若一開始就給兒科醫師看診,醫師除了檢查睪丸腫塊,應會詢問男童病史,若知道男童曾罹患白血病,睪丸腫大是小兒白血病復發症狀之一,就不會先考慮切除睪丸。

黃富源又舉例,曾有五歲小孩咳嗽、流鼻水、兩側小腿肌肉痛得不得了,至某醫學中心看診,診斷為關節炎,但X光卻顯示正常。後來轉到兒科門診,才發現喉嚨紅腫、肌肉痠痛應是流感症狀之一,後來實驗室診斷證實是流感

還有一歲男孩被認為包皮過緊,在外科就診後準備割包皮,父母帶他至兒科尋求第二意見,兒科醫師拉了拉他的包皮,龜頭隨即露出,免去皮肉之苦;也有九歲女孩發燒、手腳長疹子,診所醫師以為是異位性皮膚炎,但用藥無效,兒科診斷是腸病毒感染導致的手足口症。

還有女孩時常尿床,被母親帶到泌尿科求診,吃藥後仍沒改善,後來給小兒專科醫師診治後,才被診斷罹第一型糖尿病。

台灣兒科醫學會秘書長林應然說:「小兒科醫師跟獸醫師很像,對象都不會表達、溝通,因此經驗很重要。」小兒科醫師除基本訓練外,還要受兩年專科訓練;近四分之三家長將生病的孩童送至耳鼻喉科、家醫科,因為沒有足夠的小兒科專業訓練,經驗相對不足。

黃富源建議,青少年、兒童第一次就診先給小兒專科醫師診斷,進行綜合判斷。他也指出,現在很多醫師都幫患者洗喉嚨、洗鼻子,建議割包皮、剪繫帶等,其實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無謂的治療

※※※※※※※※※※※※※※※※※※※※※※※※※※※※※※※※※※※※※※※※※※※※※

其實,光是把四歲男童的睪丸切掉,
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夠嚇死人的了。

還沒有經歷過青春期的兒童,
連牙都還沒有換過,
怎麼有人能夠這麼武斷的說:
這個男童的睪丸已經不能留下了?

嚴格來說,如果是以西醫的診斷來看,
白血病,或是稱血癌,其實並沒有「特殊性」可言。
換句話說,病人往往沒有非常固定的表現症狀,
也沒有常見的典型可以做準確的歸類,
最主要的,是連成因都不清楚。

不過從正常血球變少,不成熟白血球增加,
以及這個病例中的睪丸腫大來看,
這樣的病,多半難脫心火弱而不能生血,
腎中有邪而水精不能上輸有關。

若是要以中醫學的方向來談論的話,
就不容易了。
因為中醫學的原則之一還是「隨證處方」,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看到實際的病人的證,
不好做任何的論治的動作。

在資料之中,也看到有所謂「肝脾腫大」的例子,
如果我們又知道,腎主二陰,肝經環陰器而行,
那麼對於男童睪丸會發生腫大的狀況,
也就比較能夠理解了。

就大方向來說,若是能將身體的水精導向心火,
一方面藉由利尿而將水精回收入裡,
同時以能夠入髓的藥材補足屬正的水精,
應該就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苦寒西藥傷心,要真正的斷絕致病原因,
恐怕還是避免使用西藥,才是保健之道。

在文中又舉到了一個流感的例子,
這剛好可以對照我們之前所聊到的例子。

咳嗽即為氣逆不出,
小腿肌肉為陽明胃之部,酸痛為肌肉中有水氣,
導致氣血虛弱不行,
鼻涕就是肺中有寒濕。
又是一例標準的青龍證。

要病人知道自己該看哪一科,
這個邏輯本身就很不對勁。
不同的醫科,
卻對於同一具身體有完全不同的解讀和認知,
這種「醫學」,更是不對勁。

若是科學的特徵之一,在於重現性,
那麼,西醫學的重現性,也真是夠差勁的了。

標準青龍證

怪病襲美 感冒變肺炎致死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12/2/pskp.html

更新日期:2007/12/12 07:20 編譯陳世欽/報導

美國近來發現一種突變腺病毒造成的呼吸道疾病,症狀類似感冒或流感,卻會在咳嗽、發燒等症狀出現後迅速惡化為致命的肺炎,且這類肺炎患者不限於老人和小孩,連許多免疫力正常的青壯年人都被擊倒,必須送往急診室戴上氧氣罩。

華盛頓郵報十一日報導,衛生官員發現,這種新出現的病毒已開始在美國擴散;今年初至今,德州、華盛頓州、南卡羅來納州、紐約市等地至少已有一千零卅五人感染這種腺病毒,數十人住院,其中又有多人必須送進加護病房,至少十人不治。

傳染病專家吉伯特今年四月就發現,包括青壯年在內的許多人罹患一種可怕的肺炎,人數多得異乎尋常。他表示:「最驚人的是,一些原本生龍活虎的青壯年很快就被病魔擊倒。」部分病人出現咳嗽、發燒等症狀一、兩天後病情急轉直下,送到醫院急診室時,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吉伯特說:「他們無法呼吸,如果醫護人員未能及時輸送氧氣,他們可能性命不保。」

官員指出,這種病毒目前看來不致引起大規模的致死病例,多數出現感冒症狀的民眾並無死亡之虞,病情也不會惡化,不過這種病毒似乎正在擴散,官員無從確定它的威脅程度輕重。美國疾管局的一名官員說:「這種病毒足以使各個年齡層的患者出現嚴重的呼吸症狀。民眾必須切記,一種擴散中的病毒可以使人病情非常嚴重。」

這種病毒是第十四型腺病毒的一種變種。第十四型腺病毒一九五五年首次在荷蘭檢出,曾在歐洲和亞洲零星傳染,但從未在美洲傳出疫情。美國疾管局的檢驗結果顯示,目前流行的病毒與當年的病毒略有不同,意味它已經突變,以致毒性更強。

這是可能造成嚴重危害的病原體隨時可能出現的最新例證。范德堡大學傳染病專家謝夫納表示:「病毒會突變並變形。若非新病毒出現,就是已有的病毒發生突變。」

有關這種病毒的幾個疑點包括,為何突然迅速擴散?為何更危險?引發嚴重病情的間隔期多久?哪些人最容易感染?威脅是在惡化或減輕中?美國疾管局的厄德曼表示:「我們不清楚為什麼病毒與嚴重的病例有關,不確定它往後會不會製造更嚴重的問題,更不知道此後會不會出現更多嚴重的病例。」

專家已知的腺病毒共有五十一種。這些無所不在的病毒會引發多種症狀,包括感冒、急性結膜炎、支氣管炎、腸胃感冒與呼吸道感染,不過腺病毒鮮少致命。

※※※※※※※※※※※※※※※※※※※※※※※※※※※※※※※※※※※※※※※※※※※※

幸好你我從小生下來,聽說讀寫的就是中文;
會中文,讀起中醫就是事半功倍,

這是何等的幸福。

認識了正統的中醫,就不會把感冒當成怪病;
還沒真的碰到怪病,就先把自己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