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藥害範例

感冒就醫 男子打針後暴斃 醫師:疑心肌梗塞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21/17/olyf.html

更新日期:2007/11/21 15:44 記者呂國寶、吳佳瑾/基隆報導
基隆一名男子因為感冒肩頸痠痛到診所就醫,醫生幫他打了陣痛解熱劑,沒想到打完針以後,男子全身發紫,倒臥在診所椅子上動也不動,緊急送往大醫院急救,最後不幸死亡。家屬懷疑醫院是否涉及業務過失,不過,醫師說處理程序一切合乎標準,懷疑男子可能是心肌梗塞死亡。

心急如焚的家屬守在醫院急診室外頭,等到的卻是壞消息,怎麼也沒想到,只是因為感冒到醫院診所打針,男子竟然會暴斃身亡。

死者太太說,「他已經去那邊看好多年了,他本來身體都很健康,為什麼會變這樣,我不會講,我不知道為什麼變會這樣。」

幾小時沒見,如今卻早已經是天人永隔,死者太太忍不住掩面痛哭,因為現年58歲的曾姓男子身體健康,平常還在碼頭擔任搬運工人,昨天晚上因為感冒覺得肩頸酸痛,到七堵路上的這間診所看病,醫師替他打了止痛消炎針,不料,幾分鐘過後,男子突然臉色發紫,昏倒在診所椅子上。

診所負責人說,「(曾姓男子)突然呼吸困難,臉色發紫,我們馬上給他急救,叫救護車送到這邊來。」

打針打到暴斃死亡,怎麼會這樣?診所醫師說,死者事前表明對針劑沒有過敏情形,而在發現異狀之後,也馬上替病患進行急救,最後卻還是挽不回男子的性命。

診所負責人說,「我們的猜測,天氣冷,或許是跟心肌梗塞有關。」雖然醫師推測男子可能是因為天氣冷導致心肌梗塞,究竟確切死因為何,還是必須等到法醫進一步解剖才能確定。

※※※※※※※※※※※※※※※※※※※※※※※※※※※※※※※※※※※※※※※※※※※※※

「處理程序一切合乎標準」,
這就是西醫執業的保命符,不死金牌,
病人想因為藥害而求償,只怕是緣木求魚。

西藥多苦寒,治感冒的唯一手段就是引邪入裡,
把病邪拉到心臟裡,讓心火與病邪相搏,
自生自滅。

僥倖心火獲勝,感冒好了,但是卻拖累了心臟;
心搏力道日弱,血壓就高了,
脾胃運化水精的力道也弱了,好的膽固醇也變得不好了。

不分輸贏,病邪伏於少陰,入腎則破壞脊髓、腦、神經,
累積至一定強度,直接在少陰裡反撲,
脊髓炎、白血病、腦部病變之類的藥害病就出現了。

心火不足,心臟直接停止跳動,即死。

重勞動者,平素肌腠較開,氣旺而血虛,
肩頸痠痛,就是太陽經失津的標準反應。
受到外感就表示陽氣已弱,心火不夠力,
太陽經中寒水又素有不足,
在此狀況又被誤下成壞病,
直入太陽之裡,即為少陰,
所以才有這樣的悲劇出現。

就算對於藥劑沒有過敏反應,
這種狀況還是非常可能出現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
因為這是六經傳變,才不會管你究竟過不過敏。

西醫師在殺了人之後,還不知道人是怎麼死在自己手上的,
換個角度來說,這樣的人生,憑藉著無知,
才有可能產生出活過一天又一天的勇氣吧!

感冒一場,絕對好過癱瘓一輩子

實習護士打流感疫苗 手腳抖!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22/11/oo8d.html

更新日期:2007/11/23 01:09
注射流感疫苗又出現怪症狀,高雄市一名20歲的實習護士,10月在醫院接受流感疫苗的施打之後,陸續出現噁心、嘔吐起紅疹和手腳不自主嚴重抖動的症狀。高雄長庚醫院診斷為肌躍症,和免疫誘反應或藥物作用有關,至於是不是流感疫苗引起,疾管局已經展開調查。陳姓的女護專生10月到醫院擔任實習護士,因為屬於流感的高危險群,也接受了全院的流感疫苗施打,沒想到幾天後女護專生轉往下一所醫院實習的時候,出現莫名的手腳抖動症狀,經過醫師診療,診斷出肌躍症的判斷,研判病因可能是免疫誘發反應,或藥物的作用產生,不過無法確定是否和流感疫苗有關。

目前和女護專生同期施打同一批流感疫苗的人員中,並沒有出現類似反應的其他個案,至於女護專生的病症是否由流感疫苗引起,也必須進一步釐清,按照病患說法只能確定女護專生接種疫苗後出現不適的情況,疾管局也針對這個案例,展開追蹤調查。(民視新聞鄭博暉、陳凱茂高雄市報導)

※※※※※※※※※※※※※※※※※※※※※※※※※※※※※※※※※※※※※※※※※※※※※

坦白說,感冒不過就是感冒,
不小心染上,只需把病治好就好了;
除非是連番誤治,身體狀況向來不佳,
從三陽入三陰,陷入死證,才會出事。
沒事沒病自找麻煩,把病邪塞進體內深處,
引狼入室,玩火自焚,能怪誰?

急性藥害的比例不用太高,十萬分之一就夠;
只不過現在看來,還打不到十萬支疫苗,
就已經出現好幾例的藥害傳出,
而且還多的是醫護人員自己受害。

每個人的身體,就這麼一副而已,
一旦出問題,不是統計數據上的幾萬分之一,
而是百分之百,遺害一輩子的百分之百。

西醫藥人員冷眼坐在實驗室裡,
把個人的藥害淡淡的加上個「幾萬分之一個例」的註解,
這樣就算完事了。
因為這些人連感冒都醫不好,
怎麼可能有能力研發防禦的方法?

已經受害的人,誰要來解決他的問題?
誰又能夠後續的傷害,家庭的破碎負起責任?

與其都是不可知的後果,幾萬分之一的機率,
要賭上感冒幾天,幾天的身體不適,
還是賭上一輩子的組織、神經受損?

已經這麼多藥害例子被爆出來,
如果還有人自願去打流感疫苗,
而沒有喚起任何一點質疑的思考反應,
那也真的是不值得救了。

不說什麼醫理,只說基本邏輯與利害權衡,
流感疫苗,絕對打不得!

講座共通綜合消息(2009/07/10更新)

目前進行中的『中生講座系列』有:

☆.臺北場第三期
(最新內容請看這裡
☆.臺中場第一期,
(最新內容請看這裡
☆.新竹場第一期,
(最新內容請看這裡

以及『輕講座系列』:

☆.臺北輕講座,
(最新內容請看
這裡
☆.媽媽講座
(最新內容請看
這裡

的成員招募。


以下是共通的注意事項以及施行細則,
並且會隨時直接更新於下。請以最新更新內容為準。

系列說明:

◎中醫生活講座(中生講座):

以中醫的陰陽五行理論為基礎,以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為本,
了解中醫怎麼理解人體的健康與治病的原理,
討論在生活之中的保健之道。

內容範圍包含輕講座的內容,
再加上對於藥材、方劑、醫理的進一步深入介紹。

以帶領各位朋友綜觀整本《傷寒雜病論》的方式,
更能了解中醫藥在臨床實戰方面的進退原理為何。

在平時能夠做到自我保養,
在病時能夠知道什麼樣的治療與用藥才是正確的。

◎中醫輕講座(輕講座、媽媽講座):

輕講座的設立,有兩個目的。

之一,是因為在假日時段,朋友們可能要安排休閒活動。
利用平日下班的時段,聽一點輕鬆的,不一樣的演講,
轉換一下心情。

之二,是我希望在這裡,以更好消化、好吸收的內容,
以講解身體陰陽五行運作模型為主,來介紹常見疾病的分析理解
還有平日的保養。

輕講座的內容會比中生講座更輕鬆,所以帶到《傷寒雜病論》的內容也會更少。
不過將會更集中在陰陽五行的運作原理說明,
算是比中生講座更基礎,更容易了解的內容。

一週只有兩小時,內容也更基礎精簡。

最適合怕假日起不了床,怕講座內容消化不良,
但是又想了解中醫的身體觀、養生觀的朋友們。


參加資格:
不限。從沒學過,一無所知,更好。
唯需高中程度的國文基礎,國中程度理化知識。
凡對中醫藥學有熱忱與毅力,
能夠自律,切實遵守規定者,一律歡迎。

報名:


有興趣的朋友,請在本文下方以「隱藏回覆」的方式,
告訴我你的:
一.真實姓名:
二.行動電話號碼:
三.電子郵件信箱:
四.想參加的場次:

各講座公告欄底下,也可以接受報名!

使用YAHOO、MSN等免費信箱收信的朋友,
還請多多留意自己的信箱,因為這些免費信箱寄丟信件的可能性非常高

同樣是免費信箱,我建議可以使用GMAIL
(http://mail.google.com),
比較不容易出現郵件誤寄、漏失之誤。

下面「隱藏回覆」的內容,在這個活動的參與者中,
只有你我彼此看得見內容文字,個人資料不會輕易外洩,
敬請放心。

看見你的回覆貼出後,在該欄位上排的「回應」二字旁,
附加了一個小鎖頭的圖案,那就是「隱藏回覆」成功了。

所有個人資料除了使用於與此講座直接相關的必要事務之外,
絕對不會挪為他用,或是向任何人外洩,敬請放心。

時間:

◎中生講座:
每回三小時,一期共二十四回,

總時數七十二小時。

◎輕講座:
每回兩小時,一期共二十四回,
總時數四十八小時。

地點:
依各場公告為準。

費用:

◎中生講座:
每期新臺幣兩萬四千元。
第一、第五、第九、
第十三、第十七、第二十一回講座時,
各收
新臺幣四千元。

◎輕講座:
每期新臺幣一萬兩千元。
第一、第五、第九、
第十三、第十七、第二十一回講座時,
各收
新臺幣兩千元。

請假與收費:
全程一律不予退費
請假者事後仍可向我,或是我認定的代理者,
拷貝錄音回家自行進修。

其他注意事項:
1.本講座是學術研討,現場絕不看診、不開方。
  違者請勿再參加
2.學員可自由錄音、錄影講座內容,
  唯任何講座相關內容請勿自行散佈。
  這是中華民國法律所保障的範圍。
3.如有缺席不補講,請自行跟上進度。
4.所有規則都是以良心為本,基本上我無法一一查核,
  我也不會主動查核。
  但是老天有眼,請秉良心遵守
5.因為個人特質等因素,講座不保證人人有所大成,
  但是中醫藥這種學問,接觸一天,就有一天的功力。
  我還是鼓勵大家多接觸、常接觸,保持興趣與熱誠。
6.本講座所著重的特色在於「現場的互動」,
  也就是說,歡迎隨時有問題,現場立刻反應討論。
  如果只是乖乖的看我表演三小時,不敢打斷我,
  可能會沒辦法挖出很多有趣的內容,連我都可能會睡著。
  這是與看文章、讀書之間,完全不同的刺激與感受。
7.目前應部分遠道未能參與講座的朋友的需求,
  開放『輕講座』的內容錄音,供朋友自修。
  錄音的購買辦法,請隨時參照最新的公告。
8.本來我是開放朋友們來試聽的。
  但是近來我發現一些利用試聽的作法,有違公平的精神。
  所以我決定,一律不開放試聽了。
  想參加,請繳費。

為了痘痘殺胃氣--這就是西藥的飲鴆止渴術

治痘藥命! 英:服羅可坦26自殺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14/8/o719.html

 更新日期:2007/11/14 12:06 記者:張倍綺

網路上被稱病患為「治痘仙丹」的治痘用藥「羅可坦」,在英國傳出有26人服用後自殺,國內雖然還沒有類似案例,但皮膚科醫師指出,因為羅可坦會干擾腦中血清素,因此可能會出現憂鬱症狀,加上有導致畸胎、肝腎負擔等副作用,管制使用相當嚴格。

滿臉痘花叫人好憂鬱,吃藥治痘卻也可能要人命?被病患稱為「治痘仙丹」的羅可坦,在英國報導有26人服用後自殺,藥物監督局登記自殺未遂也有19人。三總皮膚科主任趙昭明:「可以降低我們體內雄性激素,造成油脂降低,所以可以治療青春痘,在治療同時可能造成,體內(大腦)血清激素降低,血清激素降低的時候,可能造成憂鬱問題的出現。」

即使再嚴重的痘痘,都可能被治好,相對的副作用也很高,羅可坦不只可能導致畸胎,長期服用對肝腎也有傷害,膽固醇會攀升也要監控,因此國內管制得很嚴,非皮膚科醫師不能開藥,病患還得簽下同意書,確定了解副作用才能使用。趙昭明:「有很多自費買這藥的病人,用這個藥大概病人會憂鬱,是因為剛開始使用,其實效果還不明顯,可能比較沮喪的情形會有。」

藥品仿單上雖然已經註明孕婦,憂鬱症患者不適合使用,但因為國內還沒有出現和羅可坦相關的自殺案例,擔心病患病急投醫,治療痘痘,羅可坦並非第一線用藥,已經出現憂鬱症狀的病患,建議最好不要使用。

※※※※※※※※※※※※※※※※※※※※※※※※※※※※※※※※※※※※※※※※※※※※※

諸陽本於胃,會於面。

這是我們在這邊已經提過很多次的概念;
我們也一再的從西藥殺人的案例中,
看到西藥背離自然的發展錯誤,
以及所造成的人間悲劇。

為什麼敢號稱「再嚴重的痘痘,都可能被治好」?
很簡單,因為此藥能夠重創胃氣,
大瀉脾胃血,造成脾胃失津,
胃氣無血可供附麗,
胃氣散盡,諸陽失本。

當然,無論是實火、虛火,
便再也不可能上升至面,發為皰。
連讓人活下去的胃氣都快沒了,
哪裡還有治不好的痘痘?

有人認為,西藥一樣有「治療」的案例,
所以西藥被認為是「有效」的藥物,
這也無可厚非。

我只能說:飲鴆也能止渴。
別讓今天的治療,成為明天的負擔。

為什麼這麼多種西藥都能夠大瀉脾胃血?
原因也很簡單:
西藥多苦寒,
再者,西藥多粹取。

苦寒性唯下行,不是瀉氣,就是瀉血,
久服、多服,終究是氣血兩失。

粹取物質,物性盡失,
脾系統無能運化、散精,
徒增負擔,多傷脾氣、胃血。

殊不見西醫開藥,除了一大把花花綠綠,
最愛再來一顆胃乳錠;
藉胃乳涼瀉胃氣下行,避免苦寒之氣久留胃中,
殺人過速。

西藥傷胃的理由,就在這裡。

所謂「膽固醇攀升」的作用,
又是傷胃害脾的最好證明。

膽固醇者,水精也。
脾氣足,能散精,就沒有一種膽固醇是壞的;
脾氣弱,失運化,就沒有一種膽固醇是好的。

脾氣喪失,水精失運化,
膽固醇哪裡有不攀升的道理?

最可惡的是,西醫左手開藥殺人,
右手還逼病人立書切結「後果自負」,
強盜殺人,還逼被害者宣告「我是自願送死」;
全世界最可怕的恐怖分子,
可能也只做得到宣誓自殺而已吧!

西醫自己都說:
「血清激素降低的時候,可能造成憂鬱問題的出現。」
這不是明知西藥殺人,
卻仍然昧著良心開藥殺人的最好證明?

「血清激素」是什麼?怎麼來?怎麼去?
它與什麼臟器有什麼交互作用?
什麼臟器亢進能給血清邀素什麼影響?
什麼臟器衰退能給血清激素什麼影響?
血清激素提高會帶給生理與心理什麼影響?
血清激素降低會帶給生理與心理什麼影響?

真的能把這些都徹底搞清楚的西醫師,
恐怕連自己都要為自己的殺人如麻而顫慄!

風氣相搏,則為「泡泡龍」

罕病「泡泡龍」 敷藥健保不給付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05/11/no22.html

民視 更新日期:2007/11/05 23:09

台北市有一名7個月大的小男孩,因為得了先天性表皮溶解水泡症 ,也就是俗稱的「泡泡龍」,身體長滿了水皰和血皰,現在更是得了敗血病,全身滲血,已經命危。不願意放棄的爸爸媽媽,儘管健保局不給付,但是每個月還是自掏腰包,拿出12萬元幫孩子買敷皮膚的藥。皮膚潰爛泛紅,塗滿了藥膏,包裹了紗布,泡泡龍寶寶冠宇才7個月大,有6個半月都住在醫院,現在更是得了敗血病,滲血很嚴重。

媽媽說,為了讓寶寶用最適合的藥物,每個月得付出12萬元來買敷藥,不過這些健保局都不補助。

小冠宇得的是先天性表皮溶解水皰症,俗稱「泡泡龍」,因為皮膚脆弱,或形成腫大水皰或血皰,嚴重的話,水、血皰還會阻塞進食,造成營養不良、肢體萎縮。

泡泡龍沒有根治方法,只能每天換藥包紮,避免感染,一旦嚴重感染,很可能造成死亡,不過由於這是個罕見疾病,政府和民間的支援都不多,病患與家庭得靠自己奮鬥,自己想辦法。

※※※※※※※※※※※※※※※※※※※※※※※※※※※※※※※※※※※※※※※※※※※※※

《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卷二,「平脈法第二」有云:

風氣相搏,必成癮疹,身體為癢,癢者名曰泄風,久久為痂癩。

看得懂這段話,有正確的中藥用藥知識的人,
不必什麼高明的醫術,都會知道,
「泡泡龍」,也就是「表皮分解性水皰症」,
應該要怎麼救治。

而且我強烈的懷疑,
這種病症,根本不是什麼先天性疾病,
而是後天注射苗疫所造成的藥害又一椿。

相信各位朋友多少都有長水泡的經驗。
水泡是怎麼發生的?
多半都是皮膚有小範圍而長時間的磨擦生熱,
或者是局部受到高溫灼傷所導致。

原因很簡單,就是「高熱」。

高熱刑金,體表皮膚的金氣不堪高熱的破壞,
所以角質化的身體組織又被加溫液化,
形成水泡。

照道理來說,幼兒初生,胃氣甚強,
連乳汁這種成年人難以消化的食物,
都能每天飲用數餐如常,毫不費力。
只要飲食充足,再透過睡眠下降精氣入腎,
這種血虛生風的病證,幾乎是不可能出現在幼兒身上。
人人都聽過:一眠大一寸。
幼兒全身的肌肉骨髓,就是這麼的旺盛而充足,
哪來的血虛,又從何生風?

若非是有極為強烈的胎毒未清,
就是疫苗透過靜脈注射,直接引邪進入心臟。

心不受邪,心胞代受之;
心火受阻,不能生脾土。
心火不生血,脾中無血可統,
幼兒旺盛的脾氣流散全身肌肉,
肌肉的高熱由內往外刑皮表之金氣,
所以才會引發體表水泡不斷,
甚至咽喉內的肌肉都會潰爛。

這樣的幼兒在年紀稍大後,
會因為體表金氣長期處於開放的狀態之下,
稍有淋浴、入水,就會引水由體表直接入於肌肉中,
但又因為肌肉高熱,土氣阻水,
形成肌肉之中水火交搏,所以流出的汗水會是黃色的,
也就是中醫之中所謂的「黃汗」證。

除了外用藥物,阻止皮膚因為潰爛而引發外因感染之外,
根本之道,仍然是要以補益為重,
並且同時除去毒素之害,才能獲得根本的改善。
金能制風,只要多吃顏色為白色,性質黏滑的食物,
像是山藥,乳汁,雞蛋,豆漿,等等,
比起吃什麼勞什子的笨蛋西藥,
更能有效阻止風氣相搏的病證持續發生。

憂鬱症是脾胃病

婦染鬱疾 每天喝水八公升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102/78/niy5.html

更新日期:2007/11/03 04:09

〔記者胡清暉/台北報導〕一名五十二歲的中年婦人,因夫妻感情不佳、在豬腳店端菜工作常被責罵,陸續出現頭痛、疲倦、失眠等症狀,且總是覺得口渴,每天要喝水八公升以上,是一般人的四倍,差點造成水中毒,四處求醫都無法確診,直到後來轉介至精神科,並會診腎臟科,才研判為罹患憂鬱症。

根據精神健康基金會所做的「生活滿意度」調查發現,推估有四百四十八萬人對生活感到不滿意,其中,更有高達一百四十七萬人曾經有過結束生命的想法。

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蔡長哲認為,猛喝水卻解不了渴的症狀,經常出現在罹病五至十年的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

另外,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主治醫師陳俊澤分析,臨床約有五%至二十%的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合併有原發性劇渴症,原因可能與長期服用第一代抗精神性藥物、抽菸、發病在五至十年有關。

根據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案例研究,一名慢性精神分裂症的四十一歲男性患者,發病十七年,多次住院,且菸癮極大,常因抽菸口渴,猛灌冰水,甚至直接以口對著水龍頭牛飲,就曾因喝水導致體重在兩天內從六十七公斤上升至八十五公斤,暴增十八公斤。

※※※※※※※※※※※※※※※※※※※※※※※※※※※※※※※※※※※※※※※※※※※※※

「憂鬱症」是影響心理的疾病嗎?
當然它也是的。
但是,如果不知道在治理上,
要由「脾主思」的角度來切入的話,
只是消極的用西藥把腦神經衝動阻斷,
最後只會真正的把人逼到瘋掉。

脾主思,又主四肢、肌肉。
要健全脾的機能,最好的方式,
就是適當的活動我們的四肢肌肉,
做平均而平和的收縮運動,
來幫助脾的氣機與血分能夠暢達至四肢末稍。

我常打比方說:
要治療憂鬱症,最簡單又省錢的方法,
就是叫病人去跑操場;早五千,晚五千。
每天把自己餓到只想大碗吃飯,大口吃肉,
累到倒頭就睡,自然就不會想東想西,
也就沒多餘的心力去憂鬱了。

「煩渴不解」,
其實就是「憂鬱症是脾胃病」的最佳證明。
而且,據上面報導所述,
「可能與長期服用第一代抗精神性藥物」這句話,
也透露出,西藥傷害人體的作用點在何處。

西藥之中,所謂「抗精神藥物」的作用,
其實很簡單,
就是想盡辦法大瀉脾中血分,
讓脾的氣機無法被血分留存於脾中,
而向四肢游移。

多麼原始又野蠻的手法啊!

脾中無血,脾中因缺血而虛燥,
使得氣機游移不安,簡單來說,
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脾氣不好」。

「脾氣不好」是什麼?就是容易動怒。
各位不妨去查找一下,
衛生署是怎麼定義各種抗精神藥物的副作用?
多半都會有「造成易怒、衝動」,
嚴重的還有「落髮」、「性無能,性冷感」,
甚至根本就是「引發憂鬱」。

西藥只瀉不補,只管破壞,毫無建設,
尤其是精神類的疾病,服了西藥,
絕對是死路一條。
全世界這麼多精神科醫師膽敢在心知肚明下,
仍然開出必定致人於死的殺人藥劑,
這種狠勁,讓人不得不戰慄。
回想起來,在二戰期間,德軍、日軍將人體生體解剖,
毒氣、低溫密室殺人,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脾主思,這是因為,脾位於中焦,
直承心火觀照,才能統血、思慮。
瀉去脾血,脾氣游移,心火無法透過脾而與大腦做肉體上的連繫,
這就是我所謂的「阻斷神經衝動」。

大腦只是一個大型天線,統合全身的神經衝動之後,
以無形的通道,透過脾系統,與心系統交通,
讓心系統作出反應的判斷,並且在照映至脾系統後,
再回傳至大腦,交由大腦往下透過脊髓,
命令全身肉體細胞發生反應。

憂鬱症的肇始,來自於脾的氣機衰微,
無法反射心火照映而至全身所致。
若要論治,自然就是強健脾氣為先。

西藥的抗精神藥物,在大瀉脾血之後,
脾氣游移,造成暫時性的病情好轉假象;
但是脾氣無血可供附麗,氣機只能消散流失。
氣機流失後,更加無能統血,
脾中血分堆積不運,氣機相對的水準更加低落,
也就是說,西藥的藥效一過,
憂鬱症所引發的不適感將會更加強烈。

脾血瀉盡,毛髮又為血之餘,自然會大量掉落。
血不能化精,無法收納入腎,
當然會造成性無能、不舉、冷感。
而反覆散去脾氣,脾血失運化的狀況只有更為加重,
結果當然又是會引發憂鬱的惡化。

前面提到的「早五千、晚五千」,
當然是一種誇張說法,
重點只是要點出:
四肢運動,就能強化脾氣暢達;
脾氣暢達,脾血自然能潤澤四肢。

不說藥物的話,
光是多吃肉類,食用大棗、菊花、烏梅、全小麥等食物,
就已經比吃西藥來說,有著莫大的助益啦!

雜談「紅眼症」

紅眼症恐慌 眼科門診人數增多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026/57/n1yg.html)

 更新日期:2007/10/26 09:27 記者:【陳怡妏/台北報導】

 流行性結膜炎「紅眼症」感染情形趨緩,之前流行時許多民眾擔憂不已,也在醫院眼科門診中引發「紅眼症恐慌」,求診者大增,醫師都會遇到紅眼民眾詢問是否罹患結膜炎,但這當中有不少人都只是過敏或乾眼症,平常根本不會看醫生,卻因為紅眼症流行而恐慌不已。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眼科主治醫師謝靜茹表示,最近診間有紅眼狀況的病人大增,而且天天都有非流行性結膜炎患者,紅眼原因多半是季節性過敏、乾眼症,有的人眼中甚至只有一點紅。

 謝靜茹表示,急性流行結膜炎的症狀與其他眼疾症狀其實不難分辨,如果只有紅眼、感覺刺痛情形,沒有眼皮水腫、眼分泌物增加症狀,應該只是乾眼症;過敏性結膜炎者會有眼紅、眼皮腫情形,但不會有黃綠色分泌物;而真正的急性結膜炎症狀,有眼部疼痛、眼睛癢、結膜下出血、眼瞼紅腫、眼分泌物增多,特別是黃綠色分泌物、畏光、視力糢糊等。

 謝靜茹說,根據門診紅眼症人數來看,流行期是從九月中旬開始,十月第二、三周人數爆增達高峰,目前感染人數已經趨緩,感染者以學童為多,20到40歲族群也是感染大宗。

※※※※※※※※※※※※※※※※※※※※※※※※※※※※※※※※※※※※※※※※※※※※※

在今年初的文章,「強圉大淵獻年疫病大勢」,
(http://tw.myblog.yahoo.com/il1942/article?mid=3982&prev=6272&next=7873)
我們就已經提到過,今年會是流感嚴重流行的一年。
尤其,今年是厥陰風木司天,「風」病會特別常見。
從日本年初的麻疹大流行,到現在臺灣似乎很熱門的紅眼症,
無一不是風病。

簡單的說,雖然有日本的醫界人士指出,
明年可能會有更嚴重的麻疹疫情,
事實上,如果就內經的六氣主客的角度來看,這是不可能的。
在六氣交盡之後,明年的主氣易位,
風病就不會是流行病的主證了。

肝開竅在目,眼睛有異狀,
主要就會先思考肝方面的問題。

秋氣主要為燥金,天乾物燥,
身體的血氣本來就比較少。

再加上本月初的時候,柯羅莎颱風來襲,
強烈的低氣壓造成身體血氣向外妄行,
全臺灣的民眾應該都多少受到影響,
多數人應該都有血氣偏少、偏燥的變化。

剛好碰上今年風病流行,血虛則氣強,又生風。
《論》中記載:
風氣相搏,必成癮疹。

眼睛紅腫發癢,尤其是眼白發紅,
就是肺金過燥,肝中缺血不得藏。
反正現在青菜也貴,
大家不妨就專心的大口吃肉,
多補補血吧!

除了加強多吃肉食之外,
多吃白米飯、山藥、雞蛋(尤其是蛋黃),
以及牡蠣等的貝介類,
有助於斂氣澀精,避免疾病的發生。

此外,下週四,十一月八日,就是立冬了。
時序進入冬季,燥金之氣逐漸轉弱;
到十一月二十三日,節氣為小雪,
走入六氣之末,這種紅眼症的病例就會大幅減少,
換句話說,也就沒什麼好特別擔心的了。

有關於「推薦醫師」的雜談

有的時候,朋友們問起我:
能不能推薦在他們住所附近的中醫師。
我都只能回答:
抱歉,我沒辦法推薦。

這倒也不是說,在市面上,
真的沒有任何能夠信賴的中醫師。
而是因為,
我從來沒有讓市面上的任何一位執業中醫師看過診。
既然連我自己都沒有親身體驗,
我就更不可能做任何的推薦或是建議。

如果我自己生病了卻不是去找那位我推薦的醫師看診,
而我自己卻還敢向他人推薦或建議,
我認為,這非常的不負責任,
其心可誅。

話雖如此,固然我沒有親身的體驗,
但是卻常聽見朋友談到自己的經驗的時候,說道:
某某在網路上「很有名氣」的醫師,
實際上看診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例如說:
看診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三至五分鐘左右,甚至不及;
不理會、不重視病人主述病證的狀況,
有的還會反駁病人的主觀感受經驗描述;
會販賣、推薦病人吃「營養食品」;
並不自己親身進行四診,而是交由其他的醫師代行;
醫師不怎麼觀察病人,
而只是看著病歷就埋首開藥。

我之所以只提到「看診的狀態」,
這是因為:
醫師是否能把病人的病情治療好,
有的時候,並不完全是醫師單方面的力道,
就可以辦到。

診、療,這是醫、病雙方都要盡全力去完成的事情。
病人自己都不對自身的生命積極、負責,
或者,醫師在碰到病人之前,病人已經開過刀,
切除過臟器,甚至使用過破壞性很強的西藥。
這些因素,都是醫師很難以著力,
卻又是深深影響病情進展的關鍵部分。

當然,因為我沒有真的去讓這些醫師看過,
所以我也不能確認,
該位醫師在當場的確是沒有做好診察的過程。
不過,我倒是覺得,如果我在這邊提出來,
供所有朋友們參考,做為自己在尋找合適自己的醫師時,
一些重要的判斷依據,
這應該也是有意義的。

另外,或許朋友們在網路上看過的文章多了,
也會直接問起:有沒有值得推薦的經方派的醫師?

關於這個話題,我的想法是:
雖然在學術上,會有所謂經方派或是時方派等的區別,
但是我認為,在實務上,
幾乎是沒有純粹的經方、時方之別。
真的完全只依據《傷寒雜病論》中的方子來開藥的醫師,
恐怕是沒有;
就算不是完全照著《傷寒雜病論》裡的方子來開藥,
也不能就說不是經方派的手法。

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經方或時方派醫師的區別,
只有「是否認識了真正中醫學」的醫師的區別。
真正念通了《內經》、《本經》、《論》的中醫師,
自然就會知道,要怎麼才能把病人真正的治療好。

有的藥方,一看就知道不合於《內經》、《本經》的道理,
有的論治手法,很明顯背離於《內經》、《本經》的論述,
對於敢用這樣的醫學知識執業,
可以說是只靠運氣在治病人的醫師,我也只能說:
人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經方、時方的區別,可能只有在研討某首藥方,
或是對於某病證的判斷與處置等的事項上面,比較有意義。
再說得更直接一點:
這件事是不需要一位「病人」去在意,
也應該是沒有能力可以判斷的。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說,卻也不是在告訴大家:
完全不要關心醫學的知識,
不要在意醫師究竟做了什麼處置。

就像仲景在《論》中的自序裡所提到的:

留神醫藥,精究方術,
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
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

至少,若是真的不小心碰到了庸醫,
例如說:
知道自己有太陽證外感,
就不應該被開涼泄退火的藥方。
在遭到誤治之前,能先保全自己的生命,
避開危難。

醫學造詣在不及於救人程度之前,
這仍然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
也是我在這邊,透過文章,
與各位朋友聊了這麼多有關於中醫學內容的用意之一。

我認為,中醫學是很值得所有人,
尤其是你我炎黃子孫,去好好深入研究的一門通識科學。
上過幾堂物理課,並不需要非得成為當代物理學大師,
但是可以知道水往低處流,熱漲冷縮等等的普遍性道理。
相同的,念過中醫書,並不需要非得有開方論治的能力,
但是可以認識萬物各有其性,風暑濕燥寒熱,六氣之變。

若是有心要通達於中醫學領域,有所大成,
那就又是另外一番不同層級的決心和努力了。

祝福各位朋友,都能找到合適於自己的醫師,
保持健康的身心。

雜談科中品牌差異

前兩天與一位朋友聊天的時候,
這位朋友說道:
上次我服了小建中湯,但是沒有出現期望中的效果。

我聽了朋友的狀況,覺得應該在辨證上是沒什麼問題的,
所以又問起了:
是哪個牌子的?
這才知道,與我平常慣用的品牌不同。

後來又聊了一會兒,提到,
應該是太陽病的桂枝湯證的例子,
服下科中後卻沒有得到理想中的效果。
再細問之下得知:朋友所用的科中,
也是與我平常慣用的品牌不同。

雖然在效果的層面上,不見得能完全歸咎於品牌的問題,
不過至少這件事情可以告訴我們:
就算是同一首方,如果用了不同的藥廠品牌的科中,
也可能會因為各種的因素,
像是:藥材的來源與品種不同、炮製過程的不同、
組方比例的不同、最後加工手法的不同,
造成藥效的不同。

就算是科中,如果要講究效果的話,
我認為,勢必也要對於品牌以及服法,
再加以深入講究才行。

雖然我曾經聽過,有的人對於「科學中藥」這個名字之中,
「科學」二字,很有不認同的意見,
但是對於我來說,
當我身在臺北,所能買到的某個廠牌的某首方子,
能夠與同一個時候,
在臺中或是高雄所買到的同廠牌、同一首方子,
具有相同的效果,
這樣,就已經很科學了。

除去組方比例的不同,
以生藥製作中藥方時,最為讓人傷腦筋的,
就在於:藥材的品種、藥材的品質、煎煮的方法。
這三大項要因的變動,很能夠深切影響到藥效的好壞;
而我認為在其中,又以藥材的品質,最為難以掌握。

先不說刻意造假、仿冒,
就算同為真品的藥材,也是有因為生長條件的不同,
而有效力略好或是略差的分別。
我們在上菜市場買菜的時候,對於不同的食材,
總會用不同的方式或是條件,來鑑別其新鮮、優劣的程度,
當然,藥材也不例外。

若是換作餐廳的廚師,想必也會對於進貨的食材的品質與品種,
來決定料理的方式。
如果貨源變了,食材有所變動,料理的手法、食譜的比例等等,
勢必也要有相對的變動,
否則,同樣的一道菜,風味肯定不同,這是無法端上桌賣錢的。

有的時候會聽到朋友說:我會在我家附近的藥行配藥來服用。
但是對於我來說,若是並非很肯定該家藥行的藥材品質穩定,
而且能夠排除品種的問題,
更沒有老闆有意識或是無意識的「賣假藥」的狀況,
我是絕對不會冒險,
敢放膽子在「確認藥效」這件事情上頭偷懶。

說得直一點:
有人敢把連自己都不知道品質好壞,
甚至不知道真偽的藥材吞下肚,
但是,很抱歉,我不敢。

名貴的藥材,像是吉林參、蟲草、鹿茸,
因為價貴高昂,利潤大,造假、仿冒的狀況也多,
不是鑑別藥材的老手,根本無從防範其騙人的花招。
就算是較為平價的藥材,像是葛根或是柴胡,
品質優劣之間,差異也非常的大,明顯足以影響藥效。

總的來說,生藥煎湯,效果是會大於科中。
但是,這個結果是要建立在:藥材的狀況有相同的水準之上。
若非如此,在無法確立生藥煎湯的所有變因之前,
科中在便利性之外,仍然會是我的第一選擇。

以下談到的用方感想,是我的個人經驗,並非唯一的準則,
就算朋友們有不同的親身體驗,也不妨姑且參考看看。
桂枝湯與小建中湯,我會選擇明通;
白虎湯或是甘麥大棗湯,雖然比例稍異於經方,
但是我還是會選擇使用順天。
小柴胡、小青龍,明通與順天的比例都與經方相差過多,
若無調整,通常是吃不出經方的效果。

其他的成方,或互有高下,或相差不多者,
我都只限於明通與順天之間做比較,
在這邊恕不一一談述;
其他品牌的成方或是單味藥,我的個人經驗不足,
就無感想可供分享了。

傷寒六經恐怕得要是經絡

近來在網路上讀了一篇文章。
我先轉貼一小篇段落於下:

毋庸諱言,六經病與臟腑相配,還存在一些問題,
這就是喜多村直寬說的「動輒彼是紐合」。
因為既以太陽、陽明、少陽為三陽,
太陽病明明有許多條文是肺的病(如桂枝加厚朴杏子湯證、麻杏石甘湯證、小青龍湯證),
但因為肺為手太陰經,就放不進去;
同樣,手太陽屬小腸,而小腸的作用是分清別濁,
其病變與消化系統關係更密切,要放在太陰病,又因是陽經,所以為難。
其他的陽明(手陽明大腸、足陽明胃),少陽(足少陽膽、手少陽三焦),
少陰(手少陰心、足少陰腎),厥陰(手厥陰心包、足厥陰肝),
基本沒有大問題。
故肺雖為手太陰,從臨床實際出發,卻隸屬於太陽病,
小腸雖為手太陽,則隸屬於太陰病。
從原文看,這是沒有辦法的處理辦法。

這個段落是出自一位近代名家的著作之中。
因為我沒有看過整本書的全文,所以不好單獨對這段文章下什麼註腳。
不過,我倒是想要來聊一下:
傷寒的分類與傳經問題。

在《論》中,是以「六經」: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
來把外感做六個深淺層次的分類。
它可以單純的代表受感的部位,
也可以做為病情輕重的判斷依據。

如果單就由陽至陰,由強至弱來看的話,
這似乎與一般來說的排序:
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
有一處不同。

我們都知道,臟腑不是獨立運作,
經絡也會與彼此,以及其他別經臟腑交錯聯絡。
就一臟一腑一經之證來斷言病屬何經,
以我的說法來說:未免流於小器。

少陽,其實是我覺得很重要的一經。
就好比說,有人認為桂枝是太陽經藥,
入肺、入心、入膀胱之類云云。
我卻想說:桂枝入少陽經,能由陰生陽。
厥陰出少陽,陽氣源源不絕,何患太陽有邪?

或者應該更進一步說:
病在太陽,藥不一定要施在太陽。
內經有提到,仲景也說過,治肝先實脾;
說是治肝,但是藥味的力道卻可能多在強健脾胃,
這一點也不奇怪。

同樣的,既然有所謂「肝乘脾」的說法,
就表示,肝有病,證見於脾,這是很普通的現象。
就連陽明都分有:正陽明、太陽陽明、少陽陽明,
光說個「發燒」或是「腹瀉」,也不可能判定此為何經之病。
蓋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陽證、陰證皆能令人瀉,尚且分熱利、寒利。
既然有此普遍性的現象存在,硬把肺臟有變限定為肺病,
不亦怪哉?

六經傳變,重點就在於:
身體是經由經絡串連而成;
既有橫寬,也有縱深。

經絡所及,影響所及,
就因為有縱與橫的因子在交錯,
所以病證在身體之中來往,變化極多。
就因為變化極多,不可勝數,
所以才需要在進退攻守之間,找出一套準則。
這套準則能夠發揚,能夠彼此融會,
它的原理必需簡單而清楚,
才能夠將各種變化還原、歸類成為基本的應對條件,
符合特定條件的狀況,就必然是能夠用對應的原理處理完全。

我們都是透過證來認識病,
中醫說到的病,就已經是「一組特定的證」。
在這麼多證的排列組合之中,
又必需先整理出各組的共通特徵。
如果有人能夠把病證用不同於六經的方式做歸納、整合,
成為一套簡約而具有普遍性的條理,
並且實際運用於「把病給好」之中,
那麼,不以六經來論治,當然也就無所謂啦。

六經貫穿臟腑,少陽通達陰陽。
如此而已。
與其煩惱此六經可能非彼六經,
不如先擔心:自己可能還沒真正的認識清楚六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