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真的不能打

你知道嗎? 流感疫苗含汞
更新日期:2007/10/01 16:40 記者:記者韋麗文、李樹人/台北報導
給家長說明未告知

你知道今年衛生署首度提供給國小一、二年級學童施打的免費流感疫苗含汞嗎?官方、醫師都說OK、沒問題,但有些消息靈通的家長已提心吊膽,害怕心肝寶貝打了疫苗之後,會否過敏或增加自閉症的風險。

疾管局今年向國內外四大藥廠,總共採購了269萬劑流感疫苗中,還是以含汞流感疫苗為主,不含汞的疫苗所占的比率並不高。且提供給國小一、二年級學童的多劑型疫苗更全數是含汞的。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表示,多年來許多嬰幼兒施打的疫苗都含汞,因此才未在家長同意書特別說明流感疫苗含汞;但未來採購疫苗會朝向不含汞努力。不過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汞是有毒的元素,對過敏體質的孩子有疑慮,萬一出問題讓人擔心。他認為官方應事先詳盡告知家長。

部分家長心有疑慮

長庚兒童醫院小兒心智科主任張學岭指出,導致自閉症的原因為何,至今還沒有定論,因此更無法推論汞是不是導致或誘發自閉症的原因,雖然確實很多人在討論含汞疫苗與自閉症的關係,卻始終缺乏大型研究證實,世界上也沒有一致的看法。

張學岭說,門診時常會有自閉症孩子的家長,要求進行微量元素檢驗,若是檢驗出體內含汞量較高,家長就會把孩子帶去毒物科,進行螯合療法,試圖將體內的汞排出。

醫生:愛孩子還是要打

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指出,疫苗添加汞,是做為保存劑使用,以疫苗中的微量汞,注射流感疫苗是安全的,就算把常規接種的所以疫苗含有的汞全部加總,也在安全範圍。他強調,「愛他就要打」。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說,自閉症孩子的通常會驗出較高的汞,但是汞從何處而來,是否真的是疫苗導致,並無證據,也從來沒有傳出過疫苗的汞傷害,請家長放心讓孩子接種。

※※※※※※※※※※※※※※※※※※※※※※※※※※※※※※※※※※※※※※※※※※※※※

如果中藥因為含汞、含馬兜鈴酸、含……就不能吃的話,
各位,為什麼官員又說,可以打同樣含汞的疫苗?

藥廠要賺錢,官員們便賣力的把國民的命給賣掉。
好個大有為政府。

有汞不OK,有汞卻OK,都是同一批人說的。
這也是我們的大有為政府。

「多年來許多嬰幼兒施打的疫苗都含汞,因此才未在家長同意書特別說明流感疫苗含汞」,
也就是說,多年來,農產品都含抗生素、荷爾蒙,藥物與重金屬殘留,及其他有害物質,
因此各項農產品與食物的標示之中,就不需要特別規範說明,也不必限制使用?
真是完美的邏輯!

現在官員們也自白了,
他們已經讓這麼多年來的幼小國民全部暴露在汞中毒的高度危險下。
明知道含毒,還打那麼多隻含汞藥劑,好像在開玩笑一般。
如果還有父母堅持要為小孩子打疫苗,
我會認為這些父母根本就想直接殺人,和孩子有仇。

「愛」?留著死後向老天辯駁,再說吧!

小心廣告手法做到這麼「厲害」的廠牌

天天喝豆漿 28天改善血太油

 更新日期:2007/09/17 08:45 記者:周琪霏/整理報導
八成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飲食油又甜 天天喝豆漿九成五獲得改善

經由捐血者的驗血統計,發現乳糜血的問題日益嚴重,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首次針對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進行飲食習慣調查。調查結果發現八成有乳糜血的捐血者飲食習慣「油又甜」。連續4星期飲用具有健康食品認證的低糖高纖豆漿,並搭配北醫營養室設計之健康飲食準則。九成五的參加者成功改善乳糜血,一圓捐血夢,會中並邀請民眾分享成功經驗。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營養室 蘇秀悅主任說明,在這次的調查中,有乳糜血的捐血者,多為30-50歲年齡層,佔五成以上;且八成五都是男型捐血者。其中八成五的比例,屬於體重過重或肥胖,身體質量指數(BMI)超過24公斤/公尺2標準值。顯示體重過重與乳糜血症的相關性,也是身體健康的警訊。

蘇秀悅主任說明,乳糜血的成因主要是因為不當的飲食習慣造成,除油脂攝取過多外,過多的精緻醣類攝取,尤其甜食、飲料,都是造成乳糜血的原因。

根據2006年台北捐血中心調查,平均每月有2千袋乳糜血,造成捐血民眾的愛心浪費。為協助民眾改善乳糜血,台北捐血中心、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營養室與統一企業於七月初合辦了『拒絕血太油 認證豆漿宅配送』活動。邀請捐血民眾中有乳糜血症狀者報名參加,活動由北醫營養室設計符合乳糜血民眾的健康飲食準則,並搭配具有健康食品認證,可有效降低膽固醇的低糖高纖豆漿,進行一個月乳靡血改善計劃。2007/9/1於台北市南海捐血站抽血驗收,結果有高達九成五的乳糜血問題民眾因此成功改善血太油問題,順利完成捐血夢。

※※※※※※※※※※※※※※※※※※※※※※※※※※※※※※※※※※※※※※※※※※※※※

商業手法與醫藥綑綁,這是最讓人無法忍受的一件事。
因為醫藥是人們解除病痛時,無可替代的必需管道,
絕對不應該被「推銷」任何的消費。

尤其是把單純的食品硬要搞上使人誤認為有醫療效果,
甚至由政府出面做認證,用醫療專業者的形象做替身,
更是害人。

由一般的「西醫藥實驗」標準來說,
只要受驗者在連續使用該藥物一段時間之後,
如果原病情有任何細微的緩減傾向的可能,
甚至是沒有變化,都可以被認同是「有效」,
能夠「抑制」病情擴散。
這樣的結果,大約只要有十分之二的例子出現,
就可能被視為是「非常有效」。

而各種藥物的實驗反應,或是製造的合成反應,
也可以在實驗中多次重覆進行,
取「看起來最漂亮」的那次送交政府核可;
甚至與將來大量生產或正式應用時,狀態有「細微」的差異,
都是被認可的。
也就是說,無論任何實驗數據看起來有多麼漂亮,
出了實驗室之後,甚至是在該次實驗之外的結果,
是否仍然能夠這麼完美,都是一定要打上問號的。

這是公開的秘密,也是人人應該有的常識。

這家食品廠牌深諳此理,
先去弄了一個幾乎是有申請就能拿到的「健康食品」認證,
再和醫療機構做利益結合,替自己的產品背書,
用一般常見的西醫藥實驗手法,
假造出產品具有療效的幻象,誘人上當。
而事實上,宣稱或者暗示食品具有療效,
這已經是連在臺灣都公然違法的行為。

這種純利益結合的商業活動,公然違法的行為,
竟然還被當成「新聞」處理,
連購買媒體打廣告的經費都省下來了。
就行銷來說,可以打上滿分;
至於泯滅良心的部分,就看看老天的算盤會怎麼撥了。

一家食品公司不力求自己的產品用料更天然,
製造過程更合乎衛生,讓食用者使用的時候更放心,
而竟然花了大筆的預算以及功夫在旁門左道上頭;
當大筆的生產成本都消耗在包裝以及行銷上的時候,
還能剩下多少的成本,真正使用在產品的製造?

如果是由我來看,
我打死都不會去吃這家公司所出產的任何食品。

口瘡=要退火?

最近聽到一位朋友提起,
親人因為生了口瘡,
找了醫師看診,
拿了一些「清涼退火」的藥和方。

我聽到了,不敢對這位朋友說什麼。

一般來說,口瘡通常會被一般人當成是「上火」的指標。
也就是說,只要生了口瘡,
就會自認為是「我上火了」、「火氣大」。
有的人會喝一堆「清涼退火」的青草茶,
有的人甚至去抓一些號稱會退火的中藥,自己配來吃。
不說「一般人」,就連很多有執照、有學歷、長年執業,
甚至很有口碑的中醫師,
一看到口瘡,仍然會反射動作般的馬上開出涼泄的藥方來。

沒錯,當人體的機能過於亢進的時候,
尤其是在胃部出現機能過亢的問題時,
如果又夾雜了濕氣在其中,
就特別會容易出現生口瘡的情形。

但是,也正如我們之前一再提到的,
氣與血,陰與陽,是成對而需要相互平衡的。
除非真的是有外來的能量干擾,
或者是體內堆積了不正常的物質,
才需要先以「排除」為優先考量。
否則,「養正」仍然會是我們最優先的思考。

我們都知道,胃是盛裝食物的第一門關。
如果碰到消化機制上有了問題,或是吃了不對勁的食物,
都有可能讓食物或是水精停滯在胃中。
尤其是負責將物質能量化的脾,
如果沒有得到心火足夠的能量加持的話,
胃中的食物或是水精無法被加熱而上升到肺裡頭蒸著,
這也會嚴重影響到胃裡的運化效果。

尤其是嬰幼兒,胃氣很強,
胃中的能量狀態幾乎一直都是處在高峰,以應付肉體的快速成長。
如果因為吃了西藥或是不對的飲食,傷了同屬太陰的脾或肺,
「能量化」或是「蒸著」的機能都會受到影響。
濕熱停在胃中,無法入肺蒸著,
只好循胃經上升至環口一帶的口腔內膜堆積;
等到超過皮膜金氣能夠壓制的程度,就會破口,形成口瘡。

簡單的說,與其把原本就對人體有益的津液破泄掉,
不如強化脾與肺的能量,讓水精能夠散佈於五臟四肢,
病證自解。

若是習慣性的動不動就「退火」,
把原本正常的胃機能折損掉,
將人體應該吸收的水精破泄出去,
人體就會日漸虛弱。
沒有水精吸收,胃就會越想提高能量,加強食物蒸著至肺的效果,
但是因為缺乏可供運作的津液,脾與肺的機能又未能恢復,
熱與濕就越容易在胃中滯留不去,水精只好又上至環口處,
生成口瘡。

這就是火越退越大的標準惡性循環,
也就是一般人或是一般醫師開藥的思考盲點。
不止火越退越大,健康水準也會越往下坡變化。
正氣被破泄到一定的低水準之後,百病因由叢生。

要怎麼解?答案已經都在上面的內容裡了。
找到真正理解中醫藥理的專業人士,
他們一定都會有適合病患的處置方式可供解決。

至少,在我自己所知的範圍裡面,
碰到口瘡,用大熱藥而痊癒的速度,
絕對遠超過用一堆涼泄藥方的效果。

五穀為養:再談幾個中醫觀點的飲食邏輯

在《內經》的『藏氣法時論』中,有過如下的記載:

毒藥攻邪,
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
此五者,有辛酸甘苦鹹,各有所利,
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耎,
四時五藏,病隨五味所宜也。

很明顯的,在人們一天的飲食之中,
穀類是最重要的食物,因為它們養足我們的身體;
水果在身體機能在運行之中,能有輔助的功能;
肉類對於身體機能的增益,居於主要的地位;
菜類則是用來填充身體其他的所需部分。

大致來說,穀類的攝取是一定不可欠缺的,
而以此為準,接著需要重視的是肉類的攝取,
再來是水果,然後是青菜,以這兩者做為從旁的輔佐。
也就是說,一日的飲食,如果不吃穀類、肉類,
或是穀類、肉類的攝取不足,身體的補養就絕對會有問題。

所謂的「輔佐」的意思,就是說:
如果少量搭配一些,主力效能的表現會更好;
就算暫時不足,甚或是偶爾缺少了,也不會妨礙整體的效能。
就像一般機動車輛常會添加的「油精」一樣。
加了油精,車子的性能可能會更好。
但是,就算加了油精之後的效果再怎麼好,
也不可能會好過原廠在設計製造之時,所賦予機械在其天性上的極限;
如果因為油精能夠讓機械的表現更好,而不加汽油,只加油精,
不要說表現提升,恐怕車子根本就要報銷,喪失機能了。

當身體需要米飯的時候,如果刻意的不攝取,或是攝取不足量,
那麼首先會受到損害的,就勢必是脾胃系統了。
如果要說到養生,對於穀類攝取,尤其是米飯,就更不應該輕忽才是。

就中醫的飲食營養觀點來看,
純素食絕對是有害健康無疑;
只要一日中的飲食沒有足夠的肉類,身體的機制就難以健全。
相對於五果以及五菜的「助」或是「充」,
五穀以及五畜的「養」以及「益」,才是真正的主角。

坊間有說法指出:
不吃「澱粉」類的食物,可以維持體態苗條。
在探究其效果如何之前,我們要先知道:
「澱粉」是一種純物質,並非「物種」,它是沒有「物性」的;
用「澱粉」類來定義物種的性質對於身體的反應,
這也是毫無意義的。

事實上,若是將「不吃澱粉類食物」引申成「不吃穀類」的話,
那才是最可怕的陷阱!

上面我們提到了「五穀為養」。
也就是說,如果不讓五穀類的食物做為「主食」,
亦即:佔一日食物攝取量的最高比例,
身體的補養絕對會出問題。
如果是為了體態而喪失身體機能的健全,
做出這種本末倒置的事情,那就太可怕了。

更何況,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一句之中更指出了,
只要是人體當下有需要,服用適當氣與味的食物,
就能夠補足人體的精華,增益人體的氣機。
在「物各有其性」的大原則之下,
白米自是難以被其他的穀類以及食物所取代。

關於白米,最近還有其他的論點指出,
白米是「死亡食物」云云,就中醫的觀點來看,
這真是不可思議的離奇言論。

白米再怎麼精緻,也只不過是
「把稻米的穀粒打去外殼、胚芽之後的產物」而已,
它仍然是稻米穀粒的一部分,仍然保有自己的物性。
就像我們吃雞腿的時候,很少有人連大骨一起吃下肚一樣
(不過我偶爾是會把雞腿的骨頭吃掉就是了)。

如果有人說:
吃雞腿不吃骨頭,雞腿肉就毫無營養價值。
各位可以想想,這有道理嗎?這合乎基本的邏輯嗎?
如果有人吃雞腿的時候,會把雞腿上的雞皮剝掉再吃,
那麼,我們又是為了什麼非得堅持把稻米穀粒上的硬膜吃進肚裡不可?

至於鹽以及油,那就不需要多說了。
我已經不止一次的提到過,現代人吃的油都是人工合成油,
鹽也已經不是天然鹽,這些經過人工加工而改變純物質組成狀態的東西,
通通都是「毒」,這些由近代西方科技所誕生出來的怪物,
才是真正的「死亡食物」。

現代人吃油以及鹽會造成病變,不在於其行為本身有誤,
而是錯在「吃到不對的油以及鹽」。

如果人類應該要多吃生菜、水果才會健康,
以食文化之博大精深,全世界絕無能出其右的中華民族來說,
實在該當最早因為高血壓、心肌梗塞、痛風、腦中風、
各種癌病變、不孕等健康問題,而招致滅絕的民族了。

但是,現今世界所僅存,歷史超過五千年以上的文明古國,
卻只剩中國而已,這又是為什麼呢?

我在這邊提出的論點與推理,都是最基本的自然環境的現象,
以及淺顯易懂的邏輯道理;所有人都可以在日常家居之中,
輕鬆的用生活體驗來驗證其合理性。
因為勢必要符合普遍性的原則,才能算是真正的「科學」;
因為中醫,它正是一門不折不扣的科學。

就算是我們未曾聽聞過的論點,也只需要用「普遍性的道理」來檢驗即可。
縱使我們不了解那些艱澀的專業術語,
我們也可以輕鬆的透視在語言包裝之下,其內含道理的真假所在啦!
就算各種論點「日新月異」,也無足驚怪矣。

人參,津液,與退乳--從物種討論藥性

許多母親在哺乳的時候,會很擔心的一件事,
就是不小心吃到會「退乳」的食物或藥物。
其中,人參就是被認為會有這樣的效果的藥物之一,
不過,也不見得所有的「參」都會有這樣的作用,
而經過配伍之後,也不見會出現退乳的效果。

事實上,被稱之為「參」的藥物不只一種,
一般我們常聽到的就有粉光參(花旗參)、高麗參、黨參、沙參。
但是這些都冠上「人參」藥材,卻並不屬於同一物種。

我們知道,被歸類於同一物種者,
大抵上就是外觀、生長習性相似的生物。
這可以說是一種「約定俗成」的分類,因此,也會在不同的時空下,
及有變動,甚或有不同的分類認定。

因此,如果我們以「長得相像,生活習性相像的物種,
彼此之間應該會有相同的性質。」來思考的話,
我們似乎可以說:在西方生物學中,被歸類於同一分類之下的生物,
彼此的「物性」應該會也相近。
而一般來說,依分類層次來看,將生物進行至「科」以下的層級分類時,雖然偶有歧異,
但是在「科」的層級,卻少有變動。
所以,就我個人的看法來說,會大膽的以西方生物學的「科」,
做為認識物性的輔助工具,在「中西合併」、「科學化」、「近代化」的前提下,
從西方生物學的角度,來合參中藥學裡的物性描述。

回到前面的話題。
大抵上我們目前入藥所用的參,如粉光參、高麗參,
都是屬於五加科的植物;
中國傳統所用的黨參,以及沙參之中的南沙參(高山沙參),
則是桔梗科的植物。

我們知道:
乳汁原本就是藏在中焦的食物精華。
其生成以及在體內循行的方式,
不妨搜尋這邊以前的一些文章,可供比對。

基本上,當下焦的能量隨著胎兒產出而下降之後,
位能差恢復至上焦大於下焦時,乳汁會停止在胸部的堆積,
並且透過心火的加熱,化為乳汁而泌出。
也就是說,有幾個主要的機制會妨礙乳汁的泌出:
一、中焦脾胃中原本的津液就不足,無法上供上焦泌乳。
二、心火弱,有乳汁充滿的漲乳感,但是無法被加熱泌出。
三、下焦虛燥熱,位能差類似於懷孕的狀態,因此乳汁仍然被卡在胸部。

「參」在《本經》中的物性記載為:微寒。
屬於五加科的粉光參、高麗參,藥性的作用點偏向太陰,
手足太陰分別是肺與脾系統,因此與上述的三點機制較無關聯。

而桔梗科的藥材,主要的作用點會偏在心肺之間,
也就是說,如果是屬於桔梗科的藥材,性又偏寒涼者,
就有可能同時涼到心火,而出現上述的第二點妨礙狀況,
造成乳汁無法泌出,也就是「退乳」的現象。

在桔梗科中,黨參、南沙參、知母、貝母、天門冬、麥門冬等等的藥材,
都是偏涼潤的性質,
也因此,這些藥材都可能會造成「退乳」的反應。

至於所謂的「參苓白朮散」之中,
因為白朮的比例較高,而白朮偏溫熱,作用點又在脾,
依照火生土的機制思考,脾土的能量受到藥力提高時,
心火的能量也會因為不需分化力道供應脾土能量,
所以獲得了間接的提升。
在配伍之後的綜合效力之下,雖然有人參入方,
但是並不會有上述妨礙機制的形成。
因此,在配伍之後的效果為何,還是需要深熟藥性、藥理的專門人士指導,
會比較妥當。

淺聊我以為的四診

在我的認識裡面,把脈使用的時機,
大概是病人的神志不大清楚,無法清楚表達,
或者是有些「真的」很不會關心自己身體變化的人,
問他「頭的什麼部位痛」、「是緊痛還是脹痛」也說不清楚的人,
在這種時候的最後手段。

我所認知的中醫師,在一般的狀況之下,應該都能夠靠問診來掌握病情。
然後再以此為基礎,用「感知」來了解病人的狀況。
像是說,當病人一走進房間,就能夠和病人「共鳴」,
同時感受到身體在某些部位的變化,這是我認為的,大致上「望而知之」的內容。

什麼是四診?
可能會有很多人會搬出許多「望聞問切」的「技巧說明」來解釋。
像是臉色如何如何,舌狀如何如何,
聲音如何如何,脈象又是如何如何。

這些都是四診的技巧之一,沒錯。
只不過,我所認為的四診,還有在這些技巧之外,
另外一種「感知」上面的體會。

那就是「共鳴」。

四診不過都是與病人「共鳴」,讓自己的身體產生與病人相同的感受,
進而了解到「原來病人就是這些部位,是以這樣的感受在生病的。」,
簡單的說,就是被病人「傳染」一樣的病,
藉此來認為病人不適的狀況為何的一種過程。

就以把脈為例好了。
我所經歷到的把脈,是當手搭在對方的脈上時,
身體馬上就會在某些部位出現不適感。
像是曾經在搭過某位朋友的脈的時候,
馬上能夠指出朋友在左側腹大腸約與肚臍同高的位置,
有水流腸鳴的感覺。
而朋友過去一直忽視這個現象,在不以為意的情況下,
就難以靠著「問診」而得知。
脈象對我來說,可供參考的比例,自然就會佔得較低。

另外也有,在把另外一個朋友的脈的時候,
右手前臂的筋肉突然有抽緊的感覺,
在對話之後也證實,朋友在前兩個小時才提了很久的重物,
右手臂有些用力過度。

聞診方面也有類似的效應,
像是只要和朋友通電話,我就能感受得到,
朋友現在喉頭不清爽,痰多,想咳,頭緊痛。
而望診方面,只要對方一進房間,不需開口,
馬上就能感受到畏寒,頸後強痛,是很清楚的外感證狀。

中國人的戲劇裡面,很喜歡把古代郎中塑造成,
一坐下看診,二話不說,就要搭著脈,自顧自的搖頭晃腦,
不發一語,然後才像算命一樣,「猜」對方生了什麼病。

在我的體驗裡面,以脈診所「傳染」的病氣的力道,最強。
如果一整天要以脈診,像一般的現代醫生一樣,看一兩百診,
恐怕醫生自己會先病死在診間裡面。

「四診」不是特技表演,是救人命的功夫,
也是有一定程度「職業危險」的一種動作。
奉勸有些喜歡看人「表演」把脈如算命的「特技」的人,
以及動不動只要把脈,不接受任何診斷法的人,
如果想要活命,也如果真的遇見了一位認真看診的醫生,
趕快把不值錢的偏見丟掉,全力配合診治吧。

懷孕相關的一些飲食建議

說起懷孕,雖然不是生病,
但是也算得上是身體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所以在照顧的方面,的確與一般的身體情況時相比,
會稍有不同。

在《傷寒雜病論》之中,
已經有不少對於懷孕期間幾項主要問題,
像是小便不利、孕吐、出血、疼痛等等的處治法,
也有在懷孕期間,孕婦一般的保養方。
如果能夠碰上熟悉於經方的醫者,
相信應當是能夠安產無憂了。

在這裡岔個題外話。

常常有人在爭辯:孕婦在臨盆的時候,
究竟需不需要先行將會陰剪開?

我個人認為:當然不需要。

因為孕婦在會陰一帶的肌膚本來就有足夠的彈性,
可以擴張至應付胎兒的產出;
若是沒有足夠的彈性,那麼在妊娠之中就先培養好。
因為沒有正確的照顧孕婦的知識,才會讓孕婦多受一刀之苦,
這本是西醫學貧脊之過,不應該由全體孕婦來承擔。

需要在臨盆時「剪一刀」的人,
日後就絕對會出現漏尿等問題;
先將身體調整至「不需要剪一刀」的程度,
漏尿的問題就絕對不會上身。

我們再回到飲食的禁忌上。

其實總的來說,飲食大致上仍然是以「對證」為大前提。
也就是說:
每個人的身體特質本來就有傾向上面的不同,
某甲禁用的食材或藥材,或許是某乙的保命仙丹。
一些通常傳說之中的「孕婦禁用」或是「孕婦慎用」的食藥材,
只要在擁有正確而充足的專業知識的人士指導下使用,應該也不成問題。

套句廣告詞:「聽大家說,不如聽專家說。」
只是也請記得:
再怎麼道聽途說,也別聽西醫的「專家」瞎說。
搞不懂經血怎麼變乳汁的醫學知識,根本稱不上醫學,
就更別提能夠完整的給予孕婦應有的照料。

話雖如此,簡單來說,除了藥方之外,在飲食方面,
還是有一些大方向可供參考,多加注意,
平時在妊娠期間,或是產後,
都可以有一些幫助。

大致上來說,「顏色重」或是「氣味重」的飲食,
會比較不建議食用。
以一般的中醫藥的分類來說,
顏色或是氣、味「重」的藥食材,多半是會往下焦走,或是往血分走。
這對於需要在下焦孕育胎兒的孕婦來說,有可能會加重負擔,
所以才會比較不建議使用。

除了注意平常就建議應該要注重的飲食習慣,
也就是多米飯,足夠的肉類,極少量的蔬果之外,
有些飲食倒是可以考慮多做一些攝取,
例如豆漿,就很能夠幫助脾胃攝取足夠的水津,奉心化血,
又不會造成太多的刺激,是一種很好的食物。

再來像是動物性膠質多的食物,像是豬腳,
對於血分的生成,安胎,以及產後乳汁的分泌,都會有幫助;
產後胎兒會較少出現胎毒,皮膚也會潤澤,白裡透紅。
真個是「一人吃,兩人補;產前補胎,產後補奶。」。
擔心懷孕期間會明顯掉髮,或是皮膚會變差的愛美媽媽,
不妨參考看看。

有人曾經向我問道:
聽別人說,薏仁或是紅豆好像會造成流產。
那麼,
孕婦能夠吃薏仁嗎?可以吃紅豆嗎?

我的看法是:
在受孕三個月之後,
以一天喝不超過200㏄,也就是一碗之內,以五碗水對一碗薏仁的煮熟而成的薏仁水,
會有助於避免孕婦出現水腫或是預防小便不利的問題。

在紅豆方面,
紅豆雖然有通利血分的作用,但是功用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猛烈,
只要喝的是以同樣五碗水對一碗紅豆,悶煮紅豆至煮透但是不破爛而成的紅豆水,
每天不喝超過一碗,反而有助於孕婦避免便秘或是水腫。

附帶提到產後與「水」的問題。

其實我們在過去就曾提過,
以一個正常人來說,平常就最好能夠避免洗澡,
特別是洗頭,以免耗氣耗血。
產婦才剛經歷過氣血大量的消耗,自然是很不適合洗澡與洗頭。
如果覺得已經因為不洗澡、洗頭,明顯造成不適感的時候,
身體的部分,建議可以多採用擦澡的方式,
避免大量接觸水以及受寒的機會。
洗頭的部分,只好盡量選擇正中午人體陽氣最盛的時候,
速戰速決,也盡量延長洗頭的間隔,
「不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洗頭』」!

至於在飲水方面,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限制,
溫熱的白開水就很足夠了,飲用的方法,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更千萬別喝到什麼「黑豆水」,在產後氣血兩虛的狀況下,
還吸走了身體寶貴的水精,小心反而出事。

倒是產婦要禁用麥類的食物,尤其是大麥茶,
以免涼了心火,乳汁無力泌出,
還有可能讓水津倒退回胃中,連乳房也一併「縮水」。
各種寒涼的食物也要避免食用,以避免類似的結果發生。
反過來說,偏「辛」、「麻」的食物,反而會讓脂肪被加熱過度,
跳過化成乳汁的階段,直接化成血而下降,也算是一種「退乳」,
一樣需要小心。

換個角度來看,像是芝麻這種能下降又富含水津的食物,
就是很好的催乳兼補身的食物。
不一定非吃麻油雞不可,不過麻油雞倒是有它受到愛用的一定的道理;
若是吃膩了的話,不妨來碗香香甜甜的芝麻糊或是核桃糊。
當然,豆漿照喝,白米飯照吃,效果仍然很好。

擔心懷孕會讓身材走樣的媽媽們,其實是多慮了;
餵母乳就是最好的「瘦身妙方」!
脂肪就是母乳的來源,懷孕期間母體之所以會增加體重,
也就是為了讓胎兒出產之後,心火能夠馬上由下降至下焦,
改回到以上焦為主,加熱並化開胸部的脂肪為乳汁,直接泌出。
持續保持餵母乳到自然停止為止,對媽媽與幼兒,都好。

岔個題。
有的時候看到新聞說,某某女星在懷孕時依然保持好身材,
我的心裡想的卻是:
可憐的孩子,你的媽媽一點都不愛你,不肯為你多「存點本」,
出來後八成是沒有母乳可喝了吧!

當然,產後不餵母乳,甚至打什麼「退乳針」,
然後還反而去亂減肥的,更是無知加愚蠢。
這個世上最不需要「減肥」的人,就是產婦。
產婦減肥不但是脫了褲子放屁,效果又沒有比較好,
更嚴重的是還傷了身體,又犧牲孩子吃母乳的權力。

盜亦有道,
作生意賺人家的錢就好,不要非害死人才罷休。

外燃機與內燃機:從胃來看發燒與退燒

用熱機來比喻的話,
人體就像一座精細的內燃加外燃機。

主要能量來源在機器外部產生,所以稱之為「外燃機」,
就像是以前的蒸汽火車頭,或是近代的核子反應爐。
一般的汽機車等,能量來源在引擎之中燃燒產生,
所以都是「內燃機」。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將兩者的運作結合,
並且有如此配合完美的內外燃機,
據我所知,只有人體。

「外燃」的部分,就是先天的「腎氣」,
人體藉由心火,直接引導三次元以上的能量進入人體,
在腎之間激發出命門之火,維持身體各機能在常規之下運作。
(三次元以上的能量非醫學能單獨研究與論斷,
 所以我在文章之中常會略過不談。)
「內燃」的部分,就是後天的「胃氣」,
人體藉由心火的熱能將胃中所盛的水穀抽出純能量,
上輸脾以散精至四肢五臟,讓身體機能獲得不間斷的驅動力。

內經說「諸陽之會,皆在於面」,
「……若飲食汗出,腠理開而中於邪。中於面,則下陽明。」。
又說「四肢者,諸陽之本也。」。
我們又知道,脾主四肢,胃屬陽明,
所以我們可以了解:脾機能若是強健,諸陽有所本;
諸陽的運作狀況,也將會透過胃,反應至面。

所以我們會認為,
正常的人一定是四肢溫度較面部溫熱,
而面部溫度較四肢涼。
反之,四肢發涼,或是面上發熱,便會認為是異常的狀態。
其中,我們一般俗稱的「發燒」,
嚴格的定義,應當是指「面部出現異常的高熱」。

我們在這裡一再提到的「能量位能差」的概念也告訴我們:
人體會自體暫時性的提高運作效率,也就是提高正氣,
就是為了要將自體能量高於外來的異常能量,使得異常能量能被排出。
人體陽氣的極盛系統,就是太陽系統;
所以太陽系統也就是人體最重要的免疫力第一關。
太陽經的陽氣平時越強盛,外部邪氣就越難以藉由位能差而入侵體內。

縱使太陽失守,依序還有陽明和少陽會啟動防禦機制;
如果是三陽證的外感,人體的作法一律都是提高陽氣以去除邪氣,
基於「諸陽之會」的原理,所以面部的溫度一定會連帶的較平常為高,
也就是「發燒」。
反之,如果入三陰,表示三陽已經失守,陽氣沒了根本,
人體的免疫力停擺,所以四肢會開始發冷,也就是「陽失其本」。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
「退燒」的原則絕對不是「壓抑運作提高的身體機能」,
而是「借用外來的能量注入身體機能想要提高的部位,
使得身體的機能強度得以輕易超越外來邪氣,將邪氣推出。」。
只要外來邪氣被排出體外,人體暫時提高機能的必要性被移除,
燒自退。

西醫學之中沒有這一層的論述,更沒有認識身體純能量部分的概念,
當今西醫學對於這個世界的純能量層面的哲學基礎趨近於零,
所以西醫學斷然不可能治療感冒,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也因此,任何與免疫有關的疾病,只有西醫學向中醫學請益學習的份,
斷然沒有「中西醫合作」這種事。

至於要怎麼「退燒」,就要視外感位於三陽的哪一層次,
才能決定要怎麼扶正氣,去邪氣。

太陽經是三陽之中最強盛者,
如果邪氣已經入太陽經,最基本的作法就是「提高少陽、陽明的能量」,
使得陽明、少陽的能量提高之後,先藉位能差流入太陽經,
間接提高太陽經正氣能量之後,再與同樣位處太陽經的邪氣交戰,
產生第二次位能差的流動,讓被「補」到正氣的太陽經推出邪氣。

太陽經如果失守,免疫機制的第二道防線就會退到陽明。
陽明直接連面,所以通常陽明的燒也有可能會異常的高。
我們在之前許多文章中曾經提到過,胃袋就像一個蒸鍋,
而胃袋本身會在腎系統提供津液之下,持續被心火加熱。
也因此,退陽明經的燒的前提,就在於加入適當的津液,
並且移除在用藥之前就已經被蒸乾的水穀,
將這個「蒸鍋」的能量與物質通道都恢復正常。

三陽經最後一道,就在少陽。
少陽經作用的特色,就是具有「雙向調節性」。
能夠將身體各部位的能量做動態性調整的平衡:
輸送津液至能量過高的部位,或是提供能量給物質偏多的部位。
因此,要加強少陽的運作能力,
就是要同時強化「人體抽出純能量上升」以及「將純物質向下輸送」的兩種機制,
該上的能上,該下的能下,就能輔助原本少陽的能量要執行的工作,
才得以讓自體少陽的能量專注於排除外來邪氣。

如果能夠看懂三陽處理外感的特色與途徑,
退燒不難,看懂各經方組方之理,更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