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粳米」究竟是什麼米?

在《傷寒雜病論》中,「白虎湯」、「桃花湯」、「竹葉石膏湯」等藥方,都用了「粳米」這種藥材。

但是在我們現在的用語之中,如果去一般米店和老闆說「我要買兩斤粳米」,恐怕能夠理解你的人不多。另一方面,現今市面上的米種又那麼多,究竟哪一種才是,或者,最接近漢朝時代所說的「粳米」呢?

 

查《本草備要》【粳米】條,曰:「粳米〔粳,硬也;糯,懦也〕 甘涼,得天地中和之氣,和胃補中,色白入肺。除煩清熱,煮汁止渴。粳乃稻之總名,有早、中、晚三收,晚者得金氣多,性涼,尤能清熱。陳廩米冲淡可以養胃,煮汁煎藥,亦取其調腸胃、利小便、去濕熱、除煩渴之功。」

又從對照來看:西瓜,又名「天生白虎湯」。但嘗西瓜則可知,西瓜瓜肉食之全無滯性,唯清涼利甘而已。

再回參白虎湯方:「知母、粳米、石膏、炙甘草」,正合清、涼、利、甘四性。

 

此外,古時不時興吃「胚芽米」,若非糙米,則為精米。(這也是近年來才流行,古時貧戶吃不起精米,才吃未加工的糙米)

又,精米即為中國北方人通稱之「大米」。

至於是何種「米種」呢?

蓋蓬萊米為日據時代,日本人在台灣改良出來的米種;而中國古代向來只有天然米種(統稱為在來米的粳米)可吃。

否則全天下米種太多,光是日本就可以數得出來超過十種,再加上泰國、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地都種米,長短硬軟各有不同,恐怕就不是醫藥書籍可以蓋括討論的範圍了。

若要指出何種品種入藥為最佳?恐怕還是類似在來米的米種,會較蓬萊米更為適合入藥。(蓋「在來」二字也是日語常用語,為「故有」之意。意謂原來的、舊有的。在來米與蓬萊米皆為日人命名,顧名思義,緣由即如字面之意。)

 

話說回來,白米真的是人類飲食的好朋友,是個天天吃還兼能養生的好東西。無怪我們常說:「拿來當飯吃啊?」

若白米不能「當飯吃」,中國人恐怕早就病死光光了。

現代飲食西化過頭,又聽信一般西方學說定義的「澱粉類」說法,就視白米飯為蛇蠍猛獸,用餐都不吃白米飯了。其實白米飯才是真正對身體好的食物之一,而其依照物性,還能「調腸胃、利小便、去濕熱、除煩渴」,這不正是減肥的人最需要的功效嗎?

 

說實在的,養生這回事,其實很簡單、很實在,也很家常;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才「沒有商機」。

沒有商機的東西,是賺不到錢、無法炒作,不能海撈一票的。如果大家都知道減肥時要多吃白米飯才會成功,那麼,誰還會掏出大筆的鈔票,去買動輒就上萬元、甚至十數萬元的減肥代餐、減肥課程等等商品?

這麼龐大的產銷體系瞬間瓦解,一下子要叫這些人去拿什麼來養活自己?

江湖一點訣,講破不值錢。不過這年頭好玩的也在:講破了,還沒有人要信。(笑)

 

附註:西瓜如此冷利,縱使夏天如何暑熱難耐,也不可多食。

「白虎湯」是當人在煩燥欲死的時候,拿來救急用的,加了人參,還能救中暑欲絕。平常沒病就吃西瓜,恐怕沒兩天就會出毛病。

特別是,現在的超市幾乎一年四季都有賣西瓜汁,先不論純正新鮮與否,光是其性質,就已經非常不適合讓人多食。再怎麼說,天有四時,萬物應運而生,多吃非當季的食物,本來就容易出問題。

之十一:氣、津、血三態

問一:

對氣、津、血,我的感覺是-津其實是氣和血中間的潤滑劑,氣由少陽產生,血則是經由少陰生成(所謂奉心化赤生血?)

我對氣津血的運行是這麼想像-當陰真的去到盡的時候,人就會為了負荷過度增加的陰(其實就是血)在命門那邊「一陽生」(壓大則增溫之意),這時候多出來的氣就會蒸騰而上,從中焦到上焦,橫隔膜就像我們天空的警戒線,當熱氣一過那個警戒線,就會因為肺的肅降冷凝而降雨生出津液
(這個舉動我很有fu的,你應該聽我講皮膚在下雨講了很多次了,XD,當氣破出警戒線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橫隔膜以下有細雨紛紛之感,而皮膚表面也同時有走在霧中,小水滴不時打在皮膚上之感,這時候身體會因為潛熱散去而一片清涼,如果太過就會呈現厥陰症或是少陰症),
而這個津液在我感覺不是直接奉心化赤而從心包吐出,是先從上焦往下焦流行,到膀胱藉由命門之火汽化而出,週行全身,然後在身體有累積到了某個程度,而等這些汽化的津液回到心臟後,才開始真正化血(這邊必須附註,以上過程先把一開始的氣和血初值都當零,比較好想像),
或許應該這麼說-多餘津液產生之後當然是會再立刻產生相應多餘的血,平常之人就是無法感覺到這「中間」過度期,方會輕鬆,但如果我們按下「慢動作」,放大這過度期,它畢竟是存在的,而這過渡時期越短,人的「陰陽」越協調,人就越輕鬆。

我其實想問的是:津液生成並不會立刻化血,那麼在這過度階段,津液是否就真如我所體驗先分布去該去的地方充作潤滑劑和等待生血呢?還有其他更多作用嗎?
另外就是想請你為小弟談談複方中增加生津的方劑的簡單藥性機制,以及藥彼此間是如何協調達成最高的生津效。

再來,我的體會是,一個人的身體是否會「乾燥」其實跟津液有絕對的關係,血液多,身體不見得會感覺溼潤,這或許也證明了身體上的血液其實也是從「氣態」存在,只有津液是真正的水分,而氣多血多反而都會有不同的燥。

另外,我體會中,津液過多就是「濕」,身體會希望把過多的津液乾淨和骯髒的分離,將乾淨的生血,將骯髒的排除,故濕容易生熱(不但要加大逆滲透效率,還要加速生血)
這邊要附帶問一下,上述所謂將清靜骯髒的水分離的動作,應該就是膽的工作吧?膽除了這個還有其他工作嗎?如像肝木一樣把能量分配到該去的地方?
(所以膽是人體中的RO膜?XD)


氣生津,津化血,血生氣,這是人體內不斷的循環。
所以,燥與濕在體內是天平的兩端,氣化津液的速度 > 津液化血的速度 就會有「濕態」,反之則燥,而陽明經多血多氣,如過陽明大盛,津液自然短缺(兩頭抽光)
人就會顯得「燥」,而或許也可以想像,當大腸或是胃這些臟腑的陰藉著氣的動力運作時,缺少了組織間的潤滑劑,就會因為摩擦而「痛」,而如果組織間的潤滑劑忽然太多,就會顯得滿重。
這邊,我想請問這篇的最後一個問題,請兄釋疑-過度的燥與溼都會「顯出痛」,但這些痛顯然不一樣,可否請你幫我稍微說一下,
怎麼樣的痛是由於燥,什麼樣的痛由於溼?雖都名為痛,必有形態(如觸之方痛,或是本痛觸之反舒服)、部位及伴隨症狀上的差異。
還請兄指點一二。

問二:

想增補一點早上的篇章。
並請指教。
我想,在氣、津、血之後,最後是精,而神則是統御這四樣變化的背後力量,故數有五。
但氣血其實同態,為氣,血為氣之精重者。
津與精則為同態,為水,精為水之純者。
所謂冬不藏精,春必溫病,
是因為,一般狀況下,人體藉著呼吸、飲食從外界攝取能量,這過程當然不能避免有不好的能量潛入,
而運作這些能量的過程,也會在體內造成不當能量的堆積,
到了冬天,人體隨著天氣,強迫做收藏的動作,就是為了儲存夠燃料,
在春天藉著天氣生發的力量,一舉將這些不正常的能量推出,
然而,如果冬天大幅流汗、滴血(捐血)、生氣(在氣、津、血這三樣生精的前置作業上搗亂)
等於沒把足夠的燃料存好,
等春天到了,天氣強制人體散發體內陳舊不正常的邪能時候,
人體的內藏燃料不夠了,精化成的氣不夠,那就無法順應天氣疏散卡在人體內的不正常能量,
人體就會產生種種不舒服,
這在許多人看來就是「流感」高峰期,
其實都是冬天愛玩的下場啊!
如果在冬天好好儲藏能量,每年是真的都可以藉著天氣來回春吧。
當然,按照慣例,我不可能寫沒有問題的文章,哈哈。
那就是,我現在對氣、津、血的生成、運行大致有了些概念,但對精卻指認識名字,
不知道可否請熊兄分享一下,精的生成、運行和收藏,非常感謝啊!

問三:

我剛剛忽然在想,或許"精"就是我們看到的「形體」,五臟之五行之力藉形體分別藏精,所以皮毛是肺之精、肌肉是脾之精,以此類推。
會這樣想是因為,我見過有人非常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但除了力氣衰少,舉措不便外,是很平均的瘦下去,且在醫學檢查數據上幾乎沒有異常,這顯示他正平均的用掉體內的內燃料(就是精,另,你也知道那是誰,就姑隱吧)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說精是「水」之純者也對,但要說是固體也可以吧?(這樣我們都是水結冰的人嚕,呵呵)
只是這是平常之精,後天可補(就像精子或是月經,都是週期性生產),
先天之精,藏在腦髓,用完便無可再補了,除非在產生平常之精之餘還有更多的,才可能可以「還精補腦」(也是練氣用語了)。

※※※※※※※※※※※※※※※※※※※※※※※※※※※※※※※※※※※※※※※※※※※※※※

答:

體內的津液,大約是一個無所不在的狀態。
從一開始吃進食物,由胃往上蒸著於肺,凝結後下沈入腎,再往上回流入胃。
經過了這樣一套,我所謂像是「養分的蒸餾」的作用之後,
這些液態的養分,津液,也才是真正體內可以被供作生血,甚至化成津液的精微濃縮態,也就是「精」的原料。
至於「氣」的部分,反而幾乎只要能在胃裡被「燒開」的食物,甚至是水,都可以產生。

除了細胞之中需要填充「精」之外,
一切肉體上的有形組織,也都需要精的變化而生成,或者需要精的介入後,才能正常運作。
一般肉體所需要的津液,主要都是在脾的系統之中被收藏,故曰,脾主濕。
當這些津液的量,已經足以應付所有的日常所需之後,如果還有剩餘,
就會往下被推入腎系統,在腎系統「化一物為他物」的變化之下,進行進一步的提煉,而成為「精」,
並且進行收藏。

津液在氣的需求已經滿足的前提之下,
或者是在夜晚,身體的運作進入後三陰的時段的時候,
就會有較大的量往後三陰流動,進行轉換,或者是太陰的填充,或者是少陰的生血,或者是厥陰的藏血。
就像你已經認識到的,
如果厥陰有缺血,有漏,前面兩層的陰就難以充滿,而厥陰也會無法生少陽,三陽無以為繼。

只有當人的厥陰都充滿的時候,新血藏,舊血出,濁下清上,少陽起,
人才會如朝陽東昇一般,又開始新的一天。
所以,正常來說,人應該就是在厥陰末,少陽初的時候,把舊血排出,也就是進行排便。

所以,回應你的第一個問題。
人的身體要維持「能活」的狀態,首重就是「要有一口氣」。
當身體的氣,也就是機能都可以被啟動的時候,津液就會減少化氣的比例,
開始在全身的各種組織之間填充,化成各種體液分泌物,以維持機能運轉的後續。
當這兩者都行之有餘的時候,再來就會是準備生血之用。
而當全身上下所有的氣、津、血都已經填充完成無缺之後,再來就是產生「精」了。
如果精的累積速度可以趕上人體日常的消耗所需,那就可以達成養生,甚至「煉丹」的效果。

一般來說,如果要說回陽,也就是把人的「氣」先抓回來,
就一定要談到我所謂的回陽第一方,甘草乾薑湯。

我認為的炙甘草的作用,就是把人的中焦的津液給護住,所謂的「脾胃保濕」。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最初步的津液的提供,氣是生不出來的。
而在前三陽的推移之中,如果脾胃的溫度不足,就無法過少陽、出太陽。
讓脾胃的溫度提升,間接拉高肺中所容受的氣態的溫度,非乾薑不可。

在甘草乾薑湯的結構之下,發展出來的,才是同時回陽與救津液的「四逆湯」。
維持甘草乾薑湯的結構,加入炮附子,可以提高「水生木」的機能,強迫心臟搏動。
在「氣行血止」的機制下,厥陰的血就有機會被護住,不致大量外洩。
而人參再提供能快速化氣的津液至肺中,使得附子與人參提供一對發生於心臟,作用相反的壓力,
一推一擠,附子向外,人參向內,心臟有了雙向的壓力,就能救人虛寒於傾刻間。

通常,津液在體內,因為循環的階段不同,所需要的作用不同,所處的系統不同,
所以有很多「濃度」上的差別。

如果以粗淺的比較幾種常見的藥材的話,能夠生成的津液的濃度,由稀至濃,大概是:
人參,茯苓,黃耆,麥門冬,澤瀉,甘草,大棗,地黃

而從甘草開始之後,就能夠直接被用來作為生血之用。
而從黃耆開始之前,多半在化成氣的效能上會比較好。
從黃耆到甘草之間,在化氣與化血的作用上,就會隨同時配伍的藥材,而有效果的差異。

能夠急速生血的方子中,往四肢發散的,首推「當歸四逆湯」。
而要能急速生血又要同時往太陰路線下行的,則必定要提到「當歸芍藥散」。

在當歸四逆湯中,除了大量的大棗提供當歸生血的津液材料之外,
推動津液由上焦往上的細辛,以及推動津液由上焦往下的通草,
在氣的推動之下,以「氣行血止」的作用,將新血帶往四肢。

當歸芍藥散,以茯苓,芍藥,澤瀉,填補、吸引大量的津液回歸中焦,
由白朮消化分解之後,供少量的當歸生血,並且交芎藭推出。

從這兩首藥方中,都不難看出津液在生血的需求下,會有什麼樣的配合反應。

而津液在體內循環升降之中,首先就是要先把「濕」給送入「土」中。
當新鮮的津液不斷充入土系統之後,再來就是將陳舊的津液以排尿的方式大量推出。
而為了應付土系統對於濕的需求,
首先就是要「決瀆之官」的三焦來協助輸送,才能「水道出焉」。
再來就是要「州都之官」的膀胱來負責收集,才能「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這就是回答了你問的第二個問題。

津液在體內,如果有所缺乏,或是有所不暢,都會引發不通的疼痛感。
如果是津液過量時,輕微者,可能會有「麻」感,再來可能就會產生「痺」的無法自如感。
而再嚴重者,就容易出現「煩」,也就是「不得正其位」的不安感,
甚至會有「滿」的積滯不暢的阻礙感。

若是津液缺乏,常見的可能從擾動不休的「躁」感,到拘緊的「急」感,
甚至嚴重者,就是「痛不可近」了。

這算是在你的第三個問題下,做出一些常見病證的舉例。

而有關「精」的部分,除了如之前的描述之外,
在五臟的「臟」中,的確除了以「濕土」的性質,保存水精於內臟組織之中,
在當水精充滿的時候,還能夠讓水精進一步的修復,生長體內所需要的組織。
當然,身體每日消耗水精的量甚鉅,而能夠精準回收的量又有限,
所以肉體使用自古以來就是有限的設計。

如果要修補失去的肉體,難度大概等同於突破肉體原先所設定的使用年限,
達到長生不死的狀態吧。

新階段的展開

部落格的寫作,在今年的十一月,就要滿四年了。
而就在這個星期,
瀏覽人次也堂堂突破了一百萬人次。

以一個沒有帥哥美女照片,不談美食、政治的部落格來說,
持續的寫作,以及朋友的回響,
這應該也可以算得上是難得了。

這兩天,
我開始在大陸地區,直接設立鏡射的分站。
一方面是方便大陸地區的朋友們閱讀我的文章,
最重要的,是透過直接與我互動,以及回應,
可以進行直接的交流。

其他還有許多新的展開,在策畫以及籌備中,
或許也會很快的與各位朋友們見面。

之十:濕病體驗

問:

看完你的回信之後,心中只有兩個字:「甚善!」
不知何時可追上啊,哈哈!

今天是要向你說說剛剛用藥的體驗,若其中原理有誤,還請指點一二。
今天一早起身,四肢骨節慣例有「煩疼」之感,且全身因為氣漲而重,這在以往,我都繼續練氣,任由感覺隨加強內氣而過去。
但前幾日蒙你指點氣、津、血三者不可缺一的觀念後,這幾日將此觀念對照身體變化,
因此下判斷-此骨節煩疼之感是因為體內排「濕」的動作。(於是我又決定作弊了,XD)
而四肢煩疼正符合,桂林古本卷五之二十一條,於是我就在當下立刻服用了桂枝湯,
果然,不三分鐘,四肢煩疼感消失大半,真氣上行至頭,頭頂毛孔呼吸感大增,且症狀變化為五之十九條。
當下繼續加碼黃耆桂枝茯苓細辛湯,而頭項和兩額的疼痛也減輕大半,最後症狀變化為,五之二十二條的中滿。
於是又服用白朮茯苓厚朴湯。
而胃中之溼便有部份化為屁而下大腸,另外一部份則是化為氣由胃嗝出,而溼氣的症狀便解除大半,真氣大幅流動
開始另外一波寒氣的戰爭。(寒氣部份稍後再說)

或許有很多人看了會想:啊,這個人應該是用藥用壞了吧,把溼氣從外面打到裡面。
然而馬上的,我就有支持我是用對藥的好例證出現,
跟我同寢的母親這時候剛好起身如廁,也是四肢骨節煩疼(她體內的溼氣你也早知道了)
於是我立刻與她說明我的用藥,而她就自行服用桂枝湯,
結果,她才從桌前走到床上,躺下,骨節煩疼就全數消失。
快到好像在變魔術一樣。

母親的變化其實跟我差不多,但她是表現在流鼻水、吐痰接著就是排便。(一系列變化完畢,現在又睡著去了)
這提示了我幾個很重要的觀念,在此與你分享(其實你應該早就知道,說與你分享不如說自己做記錄)

首先,身體津液的輸佈是沿著中焦—>下焦,下焦—>上焦,最後是上焦—中焦這樣的路線走的。

而一般人會在這些階段把溼氣或從尿(中到下),或從汗、涕(下到上)或從口鼻呼出,或從屁排出,
但你也知道我因為機緣特殊,所以身上隸屬厥陰的開口幾乎都被封閉了,成了比較奇怪的「無漏之身」以利練氣。
所以,我便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症狀」的變化。
道家修煉之所以極度重視無漏之身便是因為此-人的毛孔乃至全身孔竅,無一不是呼吸精氣排出穢氣的孔道,
但排出穢氣需要正氣推移,而毛孔、鼻孔出氣多會跟著「化水」。可以想想,一滴水化氣需要多大的能量?
要多少日子的蓄積打坐方可增加一分化氣的能力?但氣要化水卻非常簡單,溫度只要稍微下降,體內真氣便
凝結成水,而另外,體內若有懸浮雜質將氣化水,也將帶走大量能量。(成核現象)

講到這,便衍生出第二個體會,人身上有溼氣症狀出現的可能是因為寒,也可能是因為體內有過多雜質才有溼,
身體為了讓這些水氣重新汽化以利運行至定點排出便會大幅發熱。
所以有濕常因裡寒,但有濕症狀卻常發熱,便是這個原因,而去濕不可不注意增溫(因為把濕氣去除會讓身體耗去很多能量而寒掉)。
這也讓我有第三個體會,生病的症狀其實就是身體在自療的表現。
這其實你也早就知道,但在這次練氣的過程中,真的是一再驗證到不可以的程度。
也因此,如果不知道人體實際運行只會抱著條文,那頂多是靠運氣治療好小感冒,要治療大病,是不可能的。
因為,人體在「自我修復」的時候會產生種種痛苦,如果不是非常明白身體運行,那又怎麼會知道這痛苦背後的意義是好是壞?
其實練氣之時,身體累積足夠能量就會自行排出藏在體內的六淫,
像是排濕往往會帶著「傷於濕」的脈症,如果就此罷手,痛苦自然會消失,但那又怎麼能夠獲得更大的健康?
這也是許多修道人的障礙。
另外一提,黃耆桂枝茯苓細辛湯對於傷於暑而產生的溼氣,導致頭重胸滿有頗好的效果。
先此打住。

※※※※※※※※※※※※※※※※※※※※※※※※※※※※※※※※※※※※※※※※※※※※※※

答:

「津液」這個概念,如果在現代提出,恐怕少有人能夠爽快認同。
尤其對於許多名滿天下,各擁山頭的「師」級人物來說,承認自己過去對於醫理認識的不透徹,
這恐怕要比要了他們的命,還要可怕。

脾為太陰,主濕,性為土。所以我們常會稱「太陰濕土」。
雖說濕氣入內,因為「同氣相求」,自然是先與脾相搏。
但是在排除濕氣的條件上,除了「加熱分解」濕氣的機能需要被提高,也就是「加熱」強度需要增強之外,
體內有正的水,也就是津液,才能夠將不利於身體運作的水,也就是濕氣,給排除在外。

我已經看過太多坊間的黑話說,「你的脾胃太濕」,
然後就是把一切能生津液,潤澤身體組織的食物、藥材,甚至包含米漿粥,都說成是「這會助長濕氣」,
勸阻所謂的「患者」食用。

如果脾胃不濕,何來「太陰濕土」的說法?

我打過的一個比方就是:
當我們用一條乾燥的抹布擦拭髒污的時候,抹布一旦沾到髒污,就會很難再洗乾淨。
但是,如果我們先把抹布用清水充分沾濕之後,再來擦拭髒污時,
髒污就會很容易的隨著抹布內的清水被沖洗掉。
而在使用抹布擦拭髒污的時候,
已經沾濕的抹布的確會比乾燥的抹布,還要來得容易將灰塵吸附起來。
抹布在使用之前雖然需要沾濕,卻也只要保持到「不會自己滴出水來」的濕度,就可以了。

所謂太陰濕土的描述,大概到這邊,就已經完備了。

如果有人嫌太簡單而無法置信的話,那我還真是沒有辦法。

體內的「廢棄物」過多的時候,就會耗去體內大量的津液去「包覆」。
這時候,體內的組織因為津液量減少,向「燥」的性質靠攏,
所以反而會顯得更容易受到髒污的污染,並且在受到髒污污染之後,更難以將其排除。

就算尚未受到髒污的污染,至少也會造成體內在排除外來的濕氣入侵時,
因為體內濕度的不足,外向內為負壓的情形下,增添了濕氣排出的困難度,
所以造成了體內濕氣與脾「相搏」的現象。
久留不去的濕氣,就成了濕氣病的起因。

分享一個「聽說」來的故事。

有位女性,大約接連一個多月的時間,不斷的有漏下出血的問題。
身體雖然沒有明顯的疼痛,但是出血不止,像是連續不斷的經血一般,造成生活上的困擾。
這位女性平常在工作的時候就是拼命三郎型的完美主義者。
任何大小事都喜歡親力親為,不放心交待出去,也不放心別人的工作品質。
正好就在公司變化較大的時候,連續工作數個月都不休假之後,發生這個問題。

而在發生異狀之前,就已經有晚間不容易入睡,早上五點就早早醒來的現象。

原先被勸阻應當至少在一週之中,有一天完全的休息,
不理公事,在家放鬆,充分睡眠,好好吃喝。
但是人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還沒被宣告死刑之前,人都是鐵齒的。

後來自己想去醫院做超音波檢查,才被告知是子宮內有癌細胞。

在週四去醫院做檢查結束後當天,報告還沒出爐,只被告知有黑影,
不過這時就已經被斥責一頓,親人也早就哭得浠瀝嘩啦。
西醫的檢查,包含各種高能量的穿透,都是會破壞體內正氣的作用。
就算沒事,經過儀器的騷擾之後,原先沒事的部分,也非常可能當場惡化。

隨後這位女性被告知,每日必需安靜休息,公司的事情馬上找人交接出去。
在家以平躺休息為主,想睡就睡,想吃就吃,禁止胡思亂想,操煩公事。
每日吃米漿粥,花生豬蹄湯,白米飯。唯一被淮許的運動就是散步。
時至週二,醫院的檢查報告出爐,來電認定是癌細胞,但是其實出血早就已經好轉到快要完全停止了。

我所謂「氣行血止」。
當體內正氣過弱,已經無法將血「夾」在血管內的時候,就會發生各種出血的現象。
而正氣過弱,又遭逢大量失血,廢棄物被推出的力道,則更被削弱。

津液回歸中土,體內細胞快速填充津液,就能將「排除廢棄物」的力道提高。
而津液化氣,氣行血止,出血自停。
血液回歸脈中,排除廢棄物的問題,自然就不難解決。

不過前提就是:
不可以動刀。

動刀之後,神仙難救。

什麼是「健康的體態」?:「脾主肌」的重要性

做"猛男"代價高 肌肉越多 免疫力越低 壽命越短
鉅亨網編輯查淑妝 台北綜合報導
http://news.cnyes.com/dspnewsS.asp?rno=3&fi=\NEWSBASE\20090901\WEB1959&vi=34201&sdt=20090830&edt=20090901&top=50&date=20090901&time=16:44:11&cls=index1_totalnews

2009 / 09 / 01 星期二 16:44

做「猛男」代價昂貴,也很短命。一項研究指出,肌肉健碩的「猛男」雖然較受女性青睞,擁有更多性伴侶,但他們的免疫力卻較女性和體形瘦小的男人為弱。因此,「猛男」的壽命可能會較短。

香港《大公報》綜合報導,男人肌肉較女性發達,是因為男人需要打仗和打獵。從進化的角度來說,肌肉發達的「猛男」不但表示他的體能和氣力較佳,也代表他能夠養妻活兒、保護家園,是一個好靠山。

這種遠古的審美觀一直被沿用至今,因此女性也較受到肌肉健碩的男人吸引。這種與同性的成員競爭和向異性的成員炫耀的現象,是一種「性選擇」的進化形式。正是這種進化形式創造了鹿角和孔雀尾,同樣也是性選擇的進化形式創造了男人的肌肉。

做「猛男」好處多多。研究顯示,男人的肌肉越發達,一生中的性伴侶就越多,而且性經驗也開始得較早。然而,維持肌肉往往相當昂貴,由於競爭激烈,只有肌肉最發達的猛男才能奪得美人歸,因此男人幾乎不顧後果地投入大量資源,希望增強自己的性吸引力。

一項根據全國衛生與營養調查機構的研究數據顯示,要維持男性的肌肉不僅昂貴,而且更要以健康為代價。該機構在 6 年間調查了 1 萬 2000 名美國男女,結果顯示男人對卡路里的需求比女人多 50% ,即使經過不同活動水平的調整之後也如是。

研究還顯示,男人的肌肉量是他們攝取卡路里的最重要量度指標,比他們的職業和身高體重指數 (BMI)更重要。

另外,多肌肉還有另一個代價。由於男人花太多營養去維持肌肉強健,其免疫力遠較女人遜色。因此,肌肉越多、密度越高的猛男,其免疫力就會越低,壽命可能也較短。

由古以來,肌肉發達的猛男在短期內會有更好的求偶機會,但瘦小的男人最終在求偶的競賽卻不一定是輸家。雖然瘦弱男的性經驗可能來得較遲,但由於他們活得比猛男久,他們往往會採取「鬥長命」的策略,使在一生中得到的性伴侶數目比得上甚至超越猛男。

※※※※※※※※※※※※※※※※※※※※※※※※※※※※※※※※※※※※※※※※※※※※※※

如果你追求的是過度的苗條,或者是猛男的體格,
那麼可能就要留心一下:
這樣的身體,與「健康」不見得是有正相關的。
甚至,
適得其反,「練出大塊的肌肉」而讓健康越來越走下坡的可能性,可能會提高。

「職業運動選手」的頭銜,看起來好像代表了這個人的體能較常人優異,
也似乎代表了這個人的健康程度是高於一般水準的。
其實不然。
許多職業運動選手,或者在運動場上拿到優異成績的運動員,
平時不但傷病不斷,難以痊癒,不到老年,就已經有多種疾病纏身,
更別提老年之後,健康狀態,生命的品質,往往令人唏噓。

身體主要的氣血交換的能量通道,都在肌肉的夾縫之中,就是中醫所謂的「腠理」。
肌肉溫暖時,肌肉放鬆,能量的通道開放到最大值,
就是身體的新陳代謝交換率最好的時候。

反之,肌肉緊張,繃起大塊的肌肉,卻反而壓迫到能量通道,
雖然藉由通道截面積縮小,造成一時「流速」加快的假象,
但是流速提高,並不代表「流量」增加。
反而會因為通道不斷的縮小,流量無法提升,代謝率不足,無法得到養分交換的細胞越來越多,
而造成大規模身體機能突發性的停止運作,也就是「猝死」。

所以,提倡慢跑者死於慢跑,這類因為運動而猝死的例子,就屢見不鮮了。

過度的苗條,造成身體肌肉被消滅,同樣會讓身體的能量通道被破壞。
身體沒有一定量以上的肌肉,許多氣血的代謝機能,就無法完全。
所以,任何開刀拿掉身體肌肉組織的手術,幾乎都會造成無可避免的疾病移轉與惡化。
器官難以再生,這對於疾病來說,等於是間接宣判了永遠不可能痊癒的死刑。

「流量」乘以「流速」為「作功」。
在氣的方面稱為「衛」,在血的方面稱為「榮」。
全面性的作功量提升,一定是要在「能量通道」截面積最大的前提下,進行調整,才有意義。
否則,如果是用縮小通道來單獨提高流速,
這在中醫的角度來看,只能算是「榮衛不利」,並沒有正面幫助的實質意義。

究竟是全面改善,或是飲鴆止渴,
就看個人的智慧怎麼理解了。

牙膏有害的事實

牙膏標示不清 抗敏感含麻醉劑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902/69/1qbpz.html

更新日期:2009/09/02 16:46

消保官抽查市面的牙膏,不少進口的牙膏標示不清,號稱抗敏感的牙膏,竟然裡面摻了麻醉劑。雙倍含氟真的能雙倍防蛀嗎?印象中要預防蛀牙,就要用氟來刷牙,好像只要氟含量越高,牙齒就越健康,但其實氟本身就是化學添加物,有毒對人體有害,長期過量使用,牙齒吸收太多的氟,會出現黑黑的氟斑牙,甚至毒性會累積在體內,影響肝腎功能,造成排毒代謝變慢

不只含氟量超標,消保官抽檢市售9款進口品牌牙膏,竟然只有外盒包裝有中文說明,軟管通通是英文,標示不清就算了,像這種標榜可以治療敏感性牙齒的牙膏,也沒有說清楚,裡頭的成分硝酸鉀就是麻醉劑,用多了會降低牙神經敏感度,連蛀牙的痠痛感都會沒有,進而沒發現蛀牙。牙醫師建議,如果牙齒出現痠痛的狀況,使用治療性的敏感牙膏,1到2個禮拜症狀沒有改善就要立刻看醫生,否則等到牙齒都蛀光就來不及了。(完整影音新聞請見:http://news.cts.com.tw/cts/life/200909/200909020310708.html)

※※※※※※※※※※※※※※※※※※※※※※※※※※※※※※※※※※※※※※※※※※※※※※

廣告講得很認真,事實卻往往不是如此。

有的牙醫很認真的向家長推銷「氟錠」,讓兒童吃下肚子裡,
但是恐怕很少牙醫向家長清楚的說明,
少量的氟就是一種能夠立即致死的化學物質。

要毒死一個成人,恐怕兩條牙膏的含氟量就已經足夠。

無論如何,真的要三思。

之九:五行的物理量

問:

說真的,陰陽真是,難怪岐伯說:「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萬之大不可勝數,然其要一也。」
反覆提出想法又修正,還望你不要見怪。
昨天曾說,我認為五行裡面的四種狀態分別是,高溫、低溫、高壓、低壓,對應的是火、水、金、木。
但今天決定推反。
不是推翻,是推反。
我想,在不以動來論靜的五行狀態時,木是高壓,或者說木的本位是高壓
(可以想像若有個點具有木的性質,那點壓力應該是比周圍的點高)
也唯有如此,木才會具有「將力量發散至遠處」的性質。

不過話說回來,金雖可以說是因為本位點壓力過低方可從四面八方往內壓成一個「堅固的形」(所以秋天象金則,收)

但是,往外推和往內推其實都可以讓「土」(也就是我們)感到壓力過大,
所以,在這個「土」的世界要認清陰陽真實相,難矣。
同時,火好像是高溫,但焰心卻有著令人意外的低溫。
呵呵,還真是,面對中醫,我感覺自己腦袋就像櫻桃小丸子的爺爺那樣不夠用啊!

希望我這樣對基礎的推論不會讓你感到困擾。
思考的過程很有趣,但背後的原因是,對我來說是,我不能接受不了解最基礎就開始往上的學習。
在我看來,中醫應該是可以經過對「基礎」的思考和對人體的仔細觀察而學會,
並不是說內經傷寒論不重要,但我以為若要不斷精進,最終得放棄知道「條文」這件事情,
然後可以自己靠著對基礎的理解寫出條文,甚至寫出書上沒有的條文。(就是古籍因為戰亂遺失的部份)

我記得在大學時代,認識一個學長,他的數學強到不可思議,
大學「課程」那麼多,學過這,難免忘記那,但若對基礎的概念很強,忘記已久的「課程」,當要用的時候便可以藉著
和基礎原理的自我對話推導出來。
所以有時候問他問題,會看到他在那邊喃喃自語,然後井然有序的從很簡單,連我們都知道的基礎知識推導到那些我們感覺難到爆點的觀念。
即使那些基礎概念有時候只是大一基礎微積分才會出現的概念,但卻可以推導出研究所難度的課程。
這讓我印象深刻,因此我很相信,只要是一門「真正的科學」,是可以這樣從最基礎疊起,最後自己寫出這門科學。
科學應該是簡單的。
也因此,我最近對五運六氣特別有興趣,這當然是因為我在練功過程中發現-人真的是秉著五運六氣而生。

分享個想法和觀察,也請你確認一下是否為真。
最近,我發現進入初之氣後,許多人有「舊疾復發」的困擾。
或者說病痛在短時間有「好壞差很多」的變化。
但我以為那不是舊疾復發,而是「天氣」在為人治病,厥陰之氣有將能量推散到最枝微末節的力量。
若這時候可以應時而增加推出和收回(但要以推出稍重,不然就無法打通已經閉塞的支流水道)力道
身體是有「回春」的可能。(但我不是醫生,所以不懂開藥,XD)

今年的回春效果似乎很大啊!
不過就像我說的,這個世界+1和-1是同時存在或是伴隨出現,
在初之氣後沒有即時調整的人,反而因為舊疾去看不對的醫生,損害這難得的力量,
或許在未來氣運(不管是身體或是實際運氣)上都會有不太好的發展。
這年會是盛衰轉變劇烈的一年吧。
之後,我會慢慢用自己的思維繼續建構探討五運六氣的本質,也希望這樣的基礎功,可以在與你對談下,迅速破關。

※※※※※※※※※※※※※※※※※※※※※※※※※※※※※※※※※※※※※※※※※※※※※※

答:

木和金的力道,在體內運作的時候,有蠻多的面相,是可以讓我們多深入思考的。

一般來說,我們還是要先從能量的相生:土生金,以及質量的相剋:木剋土,來重新溫習起。
此外,我們常談到的「質能互換」,以及體內陽陰三態:氣、津、血,也別忘記了。

所謂:厥陰風木。木與風氣屬性相通,這是基礎的認知。
風既為百病之長,又萬物隨風而生,又言:血虛生風。
風氣在體內的消長,似乎可以在這幾句話的輔助下,勾畫出一個大概的輪廓來。

以土為中心來思考。
土發揮本性,在維持適度的津液濕氣的狀況之下,受到火性的加溫,津液會轉成氣,往金的系統移動。
而如果土在水性低溫的影響下,濕氣的保有量過重的時候,木性就會發動,將津與血抽往木的系統。

說穿了,在通調五臟的平衡的時候,如果能夠經常性的將土的系統維持在強健的氣血平衡之下,
其他四臟要能夠出問題的機會,的確是會小得多。

回歸到木與金的相對性質來看。

當然,任意系統的排列組合是多種的,但是處理的方式經常是特定的。
尤其是在「因為金血減少」而產生的金系統的氣大於血的狀態下,也就是仲景認為的「肺虛」。
那就必當用「肝虛先實脾」的想法,以「肺虛先實肝」的類比手法來處理。

當肝血量在增大的同時,肝的氣量相對來說會處於減少的狀態。
若是合併於【2.48】,所謂「……宗氣反聚……」,以致於「……當刺期門,巨厥。」等泄肝氣,也就是減少肝血被搏出的手法,
就不難得知,雖然是在分散不同章節的條文之中,其實大道仍是一以貫之。

對於生物也好,外邪也好,能量的發動表現,往往就是藉由「風」與「氣」的形態來施展。
如果我們知道的是「血虛生風」,或許我們就可以再引申得出「血實化氣」。
雖然在形式上,無論是風也好,氣也好,同樣都是可以得出「能量流動」的現象,
但是風是「由體外向內流入」,自體無法消化運用,
而氣則是「由體內向外推出」,自體可以將氣轉化成津,藏於五臟之中。
金氣強盛,雖然可能因為氣孔緊閉而阻礙削弱了木氣送出木血的搏動力,
但是,緊閉的氣孔卻也能同時關閉了體外風氣直接流入體內的可能通道。

或許,單純金與木的系統來看,
金氣能經常肅降化水,減輕壓力,而木氣又能保持一定的高壓,以負壓差的方式摒除外界的風氣,
這就是在人體健康的前提下,比較理想的系統合作搭配吧!

根據政府主管機關首長對於疫情的發言

楊志良:若注射疫苗死亡 媒體請先了解狀況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828/1/1q0gx.html

更新日期:2009/08/28 12:35

衛生署長楊志良昨天直言,不齒部分媒體過度報導新流感,要求不是專家就不要造成恐慌。今天楊志良再次提到,未來打疫苗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剛注射完就往生,到時衛生單位一定會作病理方面判定、用嚴謹態度向大家報告,希望媒體幫忙,不要一味下聳動大標題,讓民眾畏懼施打疫苗。

(陳映竹報導)

康健雜誌進行流感防疫大調查,與會的衛生署長楊志良再延續昨天話題,討論媒體報導防疫。他表示,現在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效果很差,大家只喜歡登未來預測會死多少人,現在克流感準備不夠,卻不說全世界到今天為止都沒有疫苗,這是身為技術官僚痛苦的地方。

現在國人最關心的就是,什麼時候能夠開始施打新流感疫苗。楊志良先打預防針,他說人體是脆弱的,一定有人剛打疫苗就往生,也希望屆時媒體了解狀況,不要衝第一下個大標題,讓民眾不敢打疫苗。

對於27日晚間,新聞談話性節目有自稱基層醫師的民眾CALL IN,表示民眾應該自備幾盒克流感在家防疫。楊志良十分不以為然,直指這人一定不是醫師,醫師不會要民眾自行買處方藥服用,主持人也要有常識立即制止,不要誤導民眾。如果每個人都吃克流感,只會增加病毒抗藥性。

※※※※※※※※※※※※※※※※※※※※※※※※※※※※※※※※※※※※※※※※※※※※※※

新流感/痛斥鄭弘儀《大話》亡國論 楊志良:就是我!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828/17/1q0go.html

更新日期:2009/08/28 11:32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新流感疫情升溫,偏綠電視政論節目卻在一旁搧風點火,本流感流行季可能會有3成民眾感染新流感,甚至爆出「亡國說」,此種言論讓新上任不久的衛生署長楊志良氣炸了,27日召開記者會,痛斥部份媒體散播謠言,涉及違法,更令他感到不齒。

鄭弘儀主持的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政論節目,前晚邀請名嘴談論新流感話題,由於有專家研判流感流行季將有3成民眾受到感染,不應輕忽,節目中名嘴因此推論,屆時3成公務員、警察、老師都要請長假,社會無法正常運作,整個國家都要完蛋。

楊志良對於這樣的「推論」相當氣憤,表達也很激動,並坦承,「就是我建議劉院長不要啟動國安機制,就是我!」雖然近來新流感疫情有嚴峻之趨,抗病毒藥物存量及相關防疫措施已準備充分,民眾不用擔憂,因此,楊志良認為疫情並未嚴重到必須啟動國安機制。

近日馬政府遭批防疫工作不力,部分學者、專家不斷要求政府應立即啟動國安機制,但是楊志良表示,「新流感將是一個長期的戰爭!」是他要求劉院長及馬總統不要啟動國安機制,他還表示對不起劉兆玄、馬英九遭到輿論指責,要是他們真的有錯的話,就是任命一個錯誤的衛生署長。還表達自己做不做官不重要。

楊志良指出,澳洲人口比台灣少,目前新流感死亡人數132人;新加坡及香港人口與大台北地區人口差不多,死亡人數分別為12人及4人;馬來西亞人口跟台灣差不多,死亡63人。他還反問,澳洲有亡國嗎?

楊志良並向媒體喊話,強調依《傳染病防治法》第63條「散布有關傳染病流行疫情之謠言」,最高可處50萬罰鍰。根據專家推估,本流行季會有3成民眾感染新流感,對此楊志良也說,絕不可能600萬人都在一週內同時感染,還說,只要防疫工作做得好,就能延緩疫情。

※※※※※※※※※※※※※※※※※※※※※※※※※※※※※※※※※※※※※※※※※※※※※※

「別扯後腿」 楊志良再槓政論節目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828/8/1q0ip.html

更新日期:2009/08/28 12:27

衛生署長楊志良昨天重砲批評,少數媒體指稱新流感,會讓台灣「亡國」,雖然署長沒有指出究竟是哪個媒體,立委邱毅點名,就是三立電視台的「大話新聞」,今天楊志良仍然沒有明說,卻指出昨天有一個醫生CALL-IN,要民眾自己買克流感,楊志良認為,醫生不可能這樣建議,認為主持人應該有常識,制止這樣的言論。

衛生署長楊志良:「而是應該怎麼講,我如果講『扯後腿』,明天又寫一堆,我有信心,別的國家都垮了,『台灣不會垮』!

怒氣已消,但還是很介意,雜誌民調不到1成民眾真正了解新流感,衛生署長楊志良忍不住感嘆,不談前一天大罵不齒,是否就是這個政論節目?

政論節目主持人鄭弘儀:「我們想像一下,1/3的人口(感染),表示公務人員也會有1/3,到時候我請教,我們的公務體系會不會癱瘓?」

政論節目來賓:「總統是不是要出來,自打兩下嘴巴說,歹勢,我請教的那個專家是王XX!」

這是26日的節目內容,楊志良開完記者會後,27日晚間,節目來賓反嗆。政論節目來賓:「我覺得這個署長會亡國,這個署長會把台灣亡掉!」

CALL-IN民眾(基層醫療人員):「(建議大家)勤洗手、戴口罩,如果買得到克流感,買1、2盒放在家裡,可能最保險、最心安!」

甚至有自稱醫師的CALL-IN,要大家買克流感,署長看到了嗎?楊志良:「我同事說有一個CALL-IN進去,說他是醫師,一個醫師絕對不會,要民眾自己去買處方藥,然後自己去服用,而且我覺得這個主持人,是不是應該有點常識去制止。」

本來用意是希望「多數媒體」幫忙,但你來我往,卻意外點燃衛生署長和名嘴之間的戰火。

※※※※※※※※※※※※※※※※※※※※※※※※※※※※※※※※※※※※※※※※※※※※※※

結論:

1.政府首長出面掛保證打疫苗之後一定有人會死,這個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大家祈禱死的不要是自己和親人就好。

2.有關疫情的任何消息,只要有人敢說,就可以「法辦」。

→如果連外國的醫療人員不願施打疫苗,疫苗的安全性的報導之類的消息都不能說,
不曉得這個和「封鎖消息」有什麼不一樣?

3.有學生感染就要全面停課,這個會影響教學,但是成人受感染停班,這個不會影響機關運作。

→只要高喊『臺灣不會垮』,臺灣就不會垮?

好吧,目前政府的政策就是要大家不要出聲,
因為政府目前已經買了很多很多剛剛才漲價的克流感,
以及打了一定會死人,而且國外有錢還打不到的疫苗,
如果國內誰敢再有與政府不同的聲音,就要「法辦」。

我看現在真的不應該啟動國安機制,
乾脆戒嚴算了。

目前我也決定,在這個部落格裡,
往後不會再寫任何有關於今年,甚至未來疫情的任何文章了。

疫情再起的時候,記得去打政府保證會死人的疫苗,
同時大聲喊一喊『臺灣不會垮』吧。

小青龍湯與大青龍湯的漢制劑量換算問題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特別提到這兩首方呢?
理由就不需要再提。
我大概已經連續提了差不多有一年左右的時間,
我們在講座中都已經早在討論明年的六氣了。

有很多訊息我不方便在公開的文章中提出,
如果來上講座又像蘸醬油一樣,沒把話聽進去,
那恐怕也是可惜了,白花了力氣、時間,和金錢,
我也愛莫能助。

其實這個問題也不算什麼特別複雜的問題,
只是因為牽涉藥方,我在提及的時候總得要小心一點。
畢竟這裡還是中華民國,我人不在海外。

以下都是單純的對於經書中的內容做學術方面的討論,
並沒有鼓勵大家自己抓藥服用的意思。

患有疾病時,請尋求正常的醫療管道進行治療。

小青龍湯在桂本中的寫法來說,
如果要換算重量,其實也很簡單,
重點只有一個,就是「所有的藥材都要等重」。

大青龍湯的部分也單純,
石膏大約與生薑等重,
杏仁大約與大棗等重。
而大棗是三枚換作漢制一兩。

以我自己聽聞的經驗來說,依照桂本的比例配出來的方子,
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