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大汗造成壞死性筋膜炎

超馬女將邱淑容法國截肢 駐法代表處全力協助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909/58/15lap.html

更新日期:2008/09/09 16:26 鍾錦隆

台灣長跑女將邱淑容在法國參加超級馬拉松比賽,不幸罹患壞死性筋膜炎,而且有生命危險,目前在法國當地的醫院接受緊急治療,消息傳來,引發台灣各界的關心,外交部已經指示駐法代表處提供邱淑容和她的家人一切必要的協助。

長跑好手邱淑容8月13日到法國,參加全程18天、1,150公里超級馬拉松縱貫賽,在比賽的最後兩天,發現自己的雙腳破皮,當時陪伴在身邊的丈夫盧華傑曾經勸她放棄,不過,邱淑容還是堅持跑完了最後兩天的賽程。

邱淑容8月31日因為腳底破皮,傷口引發敗血症,被直升機轉送到法國南部蒙貝列的醫院,住院後雙腳被截肢,並在醫生指示下進行麻醉,一直在加護病房裡觀察,有生命危險。

外交部發言人陳銘政說明外交部對邱淑容的協助:『很遺憾我們得到這個消息,我們在第一時間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們駐法國代表處立刻就跟家屬盧先生保持連絡,然後也派(駐法)副代表在第一時間到醫院去探視。』

陳銘政說,外交部並且協助邱淑容的2個女兒趕辦簽證,前往法國。

邱淑容的遭遇也引起了馬英九總統的關心,駐法代表呂慶龍8日特別致電邱淑容的先生盧華傑,轉達了馬總統的慰問之意,祝福邱淑容早日康復,並強調如果需要任何的協助,代表處會全力配合。

※※※※※※※※※※※※※※※※※※※※※※※※※※※※※※※※※※※※※※※※※※※※※※

運動大汗造成身體的傷害,
我們在這邊,已經聊過非常多次了。
雖然有不少人仍然抱持著懷疑,甚至否定的看法,
不過,
這仍然無損於事實的呈現。

大量失去津液所造成的亡陽狀態,
讓人的肌肉乾燒,體表土不生金,抵抗力衰弱,
所以引發了一連串的嚴重外傷。

其實,就算是急救,只要讓中焦大量快速的回填津液,
建立中焦津液轉氣的機制,
應當是不至於演變成為截肢的不幸。

運動大汗絕對傷身,
別再說你不相信了。

再談不孕症:男子脈浮弱濇為無子

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的【辨血痺虛勞病脈證並治】篇中,
已經明白的指出,在虛勞的狀態下,
男人會出現不孕的病證。

如【13.24】

男子脈浮弱濇為無子,精氣清冷。

指的就是現代人常聽到的「精蟲數過少」,「精蟲活動力不足」等等問題。

而由虛弱所引發的「亡血失精」,以及「病失精」等問題,
也在前面的【平脈法】的條文中,
多所揭示。

以虛勞論治不孕證,這已經是仲景兩千年前就立下的治則,
無需懷疑,更經得起重覆的驗證。

在大量勞心勞力的勞動之後,脾中津液大量短缺,
形成機能運作亢進,但是物質形態的養分短少的乾燒狀態。
在乾燒狀態下,脾的亢進,引發了必需抽用腎中收藏的水精,
以供給全身活動需要的機制,也就是我們所認知到的「土剋水」。

在腎中收藏的水精遭到脾於亢進狀態下的大量抽用,
就發生了「失精」的問題。
這些藉由食物中由脾所消化而形成的津液,透過腎的收藏,
進行再一次的濃縮和純化之後,就提練成了所謂的「精」。

這些水精,可以再變化成為人體中的骨髓,膽固醇,三酸甘油酯等等,
擔任人體重要的生物機能發動的動力,或者是進行身體損傷的修復,
是生命體中最精華的養分。

換句話說,只要先阻止脾中乾燒的狀況進一步惡化,
並且給予適當的養分補充,腎中的水精,就不會再因為被脾的抽用而流失,
亡血失精的問題,自然就能獲得解決。

昨天的文章在貼出之後,有些朋友問起:
為什麼其他運動員並無不孕的問題?
或者是說:
為什麼有的人反而在常做運動之後,不孕的問題獲得改善?
甚至提到:
古人也多重勞動者,為什麼並沒有如運動員般的不孕問題?
以及:
多作運動,似乎會提升性能力?

這個問題,已經從「虛勞而不孕」,延伸到了「運動是否引起人體的虛勞證」。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會流大汗,讓人氣喘,心跳加速的運動,
極容易引發人虛勞的病證。

但是,問題並非只限虛勞一項而已

因為長期從事大量流汗的運動,造成痛風的例子,
也是屢見不鮮。
前中華國家代表棒球隊的總教練,徐生明先生,
在帶兵出征的時候,因為常年的痛風以及濫用止痛藥,
造成腎衰竭,而遭到洗腎的例子,只是運動傷害的冰山一角。

在更多的例子之中,因為大量流汗,造成肺系統,
也就是肺與大腸的失津而燥,結果引發大腸癌,
甚至肺癌的病例,更是不勝枚舉。
輕者,也會引發常年的排便不正常,大便細軟,無力排出。

而腎中的水精被快速抽用之後所引發的乾燒,
進而引發攝護腺腫大,腎衰竭,尿蛋白過高,
造血指數降低,腎結石等問題,就要另外討論了。

人體在一日之中,當然需要適當的肢體活動;
肢體活動能夠促進人體的健康,這更是不在話下。

問題就在於:
若是從事會大汗,會氣喘,會心跳加速的運動,
究竟利與弊,孰重孰輕,那就需要進一步的評量了。

而腎中的水精若是在大量流失,卻不是因於脾的亢進,
或者,脾的亢進程度尚不達一定程度之下,
腎會因為乾燒產生大量逆流的能量,入胸腔壓迫肺與心臟的正常運作,
引發心絞動,冠心病,甚至中風的可能性,
更是大幅度的提升,達到接近「必然」的程度。

今人崇向流大汗的運動,又常熬夜晚睡,
三餐飲食,都是不自然的食品,少油少鹽,
對於虛勞的問題來說,是雪上加霜。

古人的飲食天然,作息規律,
只是日間勞動較耗體力,
相較今人的揮霍健康,這還真是小case。

如果還是不相信流大汗的運動會傷身,
那就盡管去做吧!

不孕症:虛勞令人無子

助孕毀奧運 求子七年辛酸史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27/4/14v1f.html

更新日期:2008/08/27 04:32 張國欽/專訪

結婚九年的張泰山與吳靜宜,由於誤用助孕藥物引發禁藥風波,夫妻倆因這起京奧禁賽事件,硬生生把多年來求子若渴的隱私,被迫攤在陽光底下,小倆口內心難免有「為什麼我們要一個小孩比任何人都痛苦」的無奈。

張泰山的禁藥事件,讓愛妻吳靜宜道出倆人多年來為「作人」所受的煎熬;她說:「有朋友懷孕都不敢跟我講,因為他們瞭解我和泰山一直想要小孩,後來從旁聽到,只能淚水往肚子裡吞。」

為了早日有寶寶,大張泰山三歲的吳靜宜,早在七年前的婚後第二年,就去看過醫生,從那時起,她中、西藥都嘗試了,期間還曾因藥材的關係,不時吃到水腫,人常常忽胖忽瘦。吳靜宜為了懷孕所忍受的身體病痛,接近的親友都知道,張泰山更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每個月只要時間一到,就有人問我『有沒有』(懷孕),我總是委婉的回答『不要再問了好不好!』」吳靜宜說。

張泰山知道友人的好意對老婆是無形的傷害,加上吳靜宜已卅五歲,泰山只好收起男人的自尊,今年初再去找醫生作檢查。

儘管張泰山年初檢查時精蟲數量夠,但品質卻比三年前第一次檢查時差,於是,他接受醫生建議,服用雌性激素。吳靜宜無奈的說:「用之前那麼小心,沒想到還是出問題,為什麼我們要一個Baby比別人都痛苦!」

因為「禁藥事件」,讓倆人把隱私公諸於世,這自然非其所願,但吳靜宜說:「碰上了就得面對,逃避也沒有用,畢竟名譽比隱私更重要。」

對這對夫妻來說,倆人在二○○八年八月,都遭遇到人生最大挫折。張泰山的無心之過惹出京奧禁賽事件;吳靜宜除了在台北、台中兩地奔波,忙著蒐集倆人這幾年來的看診資料,她最愛的姊姊本來已被痛風纏身十幾年,不料奧運期間又被檢查出罹患腦瘤,讓她蠟燭兩頭燒,同時要為丈夫與姊姊操心。

吳靜宜說,張泰山回台之後告訴她,在北京時,每當中華隊早上要出去比賽,他都是醒著的,卻要故意裝睡;從北京回來的那一晚,泰山把中華隊球衣收進皮箱時,難過的心情更是無法用言語形容。所以她知道,這次意外真的對張泰山造成很大的打擊。

但吳靜宜舉姊姊的例子安慰張泰山說:「至少我們還健康,何況我們只是遇到挫折。」,這才讓張泰山心情好許多,小倆口前兩天還一同與「黃金戰士」陳致遠,為了關懷盃少棒賽四處去拜訪廠商,尋求贊助。

張泰山與吳靜宜為了「做人」,意外惹出禁賽風波,但吳靜宜仍堅持會按原定計畫,在年底時進行人工受孕,吳靜宜打趣的說:「泰山是被驗出Clomiphene的禁藥,所以希望我們可以生一對龍鳳胎,將來嘛,男的就叫可利,女的就叫米芬(音譯),好讓他們知道,爸媽當初為了要寶寶所發生的這段故事。」

※※※※※※※※※※※※※※※※※※※※※※※※※※※※※※※※※※※※※※※※※※※※※※

為什麼要一個小孩比任何人都痛苦?
因為虛勞。

奧運選手為國爭光,算得上是功在國家。
但是,職業運動員的身體,卻往往是比一般常人還要糟上好幾倍,
而並非如一般人所以為的:
越運動,越健康。

失精而無子,這等於是為國家奉獻的代價了,

結果中華民國的合格醫師們,無論中、西醫,
卻沒有人可以伸出援手,為我們的選手分憂解勞。
專業性何在?

職業選手常年在大汗的狀態下,進行專業的訓練,
也造成身體重度虛勞,失精的問題。
要調養這方面的問題,當然需要正統的中醫學來協助,
才有可能把狀態調整至最好。

只要夫妻命中註定有子,必能達成。

不談藥方,光是以我聽到過的例子來說,
持續一年三餐不間斷的喝粥,不用任何藥方,
就能破解不孕症,成功得子。

光是喝粥,
一年的調養就已經非常足夠,
竟然在用藥的狀況下,還拖了七年?

西醫開給奧運國手的藥方,竟然有違反運動大會藥檢的成分,
這種西醫,專業性究竟在哪裡?
拿了執照在執業,自己難道不會覺得羞恥嗎?
怎麼還有臉敢再度面對上門求診的病人?
還受得住別人叫他一聲「醫生」嗎?

選手們奉獻出自己終生的身體健康與幸福,結果尚有國家榮譽可言,
以一般常人來說,
流大汗的運動,千萬做不得!

三合一疫苗殺人又一例

疑施打三合一疫苗 嬰高燒後癱瘓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25/8/14rfs.html

更新日期:2008/08/25 12:51 簡大程

宜蘭一名小弟弟,在6個月大的時候,到衛生所施打三合一疫苗,隔天卻開始發燒,逐漸出現中度肢體障礙,到好幾間醫院求診都沒治好,宜蘭聖母醫院的醫師懷疑是施打疫苗的後遺症,藥害救濟基金會也判賠80萬元,不過小弟弟的父母無法接受,決定訴願,要政府給個交代。

2歲正應該是活潑好動的年紀,任小弟弟卻只能戴著復健器材,癱坐在母親懷裡,因為在他6個月大的時候,到衛生所施打了三合一疫苗,隔天卻開始發燒,導致中度肢體障礙。家長:「我就帶他到衛生所,衛生所的人說小孩可能須必須帶到大醫院去。」

父母急得帶他到各醫院求診,還來回宜蘭台北求醫,後來轉到宜蘭聖母醫院,經醫師告知 才發現有可能是施打疫苗的後遺症。家長:「醫師到最後才跟我講說,可能是應該是預防針出了問題。」 家長向宜蘭縣衛生局和藥害救濟基金會求助,經過診斷,不排除是注射後感染也不排除是疫苗問題,判賠80萬,不過衛生局強調,小弟弟的病情應該和疫苗無關,也暫時不會停用這款疫苗宜蘭縣衛生局副局長楊忠興:「全縣的所有小朋友接種以後,都沒有發生任何的副作用,所以說沒有停止使用的必要性。

過了1年多,小弟弟已經有中度肢體障礙、行動不便,雖然無法斷定是施打疫苗引發的後遺症,但小弟弟的父母也不願意收下賠償金,打算申請訴願要政府給個交代。

※※※※※※※※※※※※※※※※※※※※※※※※※※※※※※※※※※※※※※※※※※※※※※

在我們的身邊,沒有被鬧上新聞的案例,
不知道還有多少?

每次看到這種新聞,心裡總是有許多的不捨和憤怒。

我真想請問宜蘭縣衛生局副局長:
你家的孩子也打了疫苗了嗎?你敢讓家裡的孩子也打同樣的疫苗嗎?

我們的政府,什麼才要開始把能解除民生疾苦,
尤其是與衛生健康有關的政策,
落實到我們這些尋常百姓的身上,
而不是消化了預算,肥了西藥廠就了事呢?

行政院衛生署政令說明:拒絕施打疫苗仍可正常就學無礙

以下是大門君針對未施打疫苗之學齡兒童,
是否能夠正常入學一事,向行政院衛生署詢問,
所得到回覆信件。

現轉載全部原文如下:

※※※※※※※※※※※※※※※※※※※※※※※※※※※※※※※※※※※※※※※※※※※※※※
★去函

請問幼兒於初生後未接種疫苗是否不得入學乙事,
使多數家長於被強迫下,讓幼兒施打疫苗,
或學校以孩童未接種疫苗之理由禁止孩童入學受教育,是否合乎規定?其法源依據為何?
若為事實,又問,憲法中明訂人名有納稅、服兵役及受『國民教育』之義務,
其以未施打疫苗禁止孩童入學是否有違憲之疑?
本國之法令是否強制要求施打疫苗?

※※※※※※※※※※※※※※※※※※※※※※※※※※※※※※※※※※※※※※※※※※※※※※
★回覆

有關台端詢問本國之法令是否強制施打疫苗乙事,答覆如下:

一、預防接種可說是最直接、有效及經濟的傳染病防治措施。因為隨著疫苗的使用及全球各項 疫苗接種計畫的推廣,已使得部分傳染病陸續受到有效控制,甚或消除、根除,大大的降低了該等傳染病對人類健康的威脅。因此,各國政府莫不積極的推動各項預 防接種措施,而世界各國之疫苗廠,亦不斷地投注心力研發新疫苗上市,期能達到有效預防及控制傳染病的目標,而我國亦然。

二、我國之傳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七條雖訂有「兒童之法定代理人,應使兒童按期接受預防接種,並於兒童入學時提出紀錄。…」但對於非醫療特殊情形而未接種,仍採輔導補行接種措施,以期提升校園學童免疫力,預防疫苗可預防傳染病。惟並無禁止孩童入學

三、由於預防接種已屬國際趨勢(歐美先進國家對於國外移民及留學者,均訂有相關之預防接種要求),另基於傳染病防治及確保國家防疫網,如兒童非因醫療特殊情形不適接種,仍請家長配合按時完成接種,以維護其健康,避免受該等傳染病侵襲之苦,亦� Q其日後求學之需。
感謝您的來信,祝您健康、快樂!

行政院衛生署 敬復

※※※※※※※※※※※※※※※※※※※※※※※※※※※※※※※※※※※※※※※※※※※※※※

這已經是我國行政院衛生署正式回覆人民對於法令執行的說明,
也清楚點出:
對於未施打疫苗者,並無禁入學一事。

根據原發問的命題,我們也可以了解到:
目前中華民國的各項法令之中,
並無強制兒童施打疫苗的法規,也無禁止事項,
或是刑法,行政法的相關處罰條例。

不想為孩子打疫苗的家長朋友們.就盡管大聲的說「不」吧!

中華民國政府並無強制兒童施打疫苗的法規,
更沒有處罰的條例,也不會影響任何兒童就學的權益。

這是來自於中國民國行政院衛生署所做的正式回覆。

也談「情志對人的影響」

我們在對於各種人的活動與現象進行觀察的時候,
也會用五行的特性,來作歸類的聯想。

像是在心理與情緒的變化,也就是「情志」上,
會認為有以下的推理聯想:
心主喜,喜勝悲;喜傷心。
肝主怒,怒勝思;怒傷肝。
脾主思,思勝恐;思傷脾。
肺主悲,悲勝怒;憂(悲)傷肺。
腎主恐,恐勝喜;恐傷腎。

不過,就人心的變化來說,因為情緒的變化與影響,
不若其他生理作用機制,有著單純的必然性,
而是可能根據其人當下的一個念頭,
就有十萬八千里的轉向,也不會有順序變化的規律。

所以,這五種情志在彼此之間的生剋效果,
似乎就不是那麼的明顯而必然。

尤其是在「相生」的部分,往往較難讓人能夠理解。

以我自己來說,這個「相生」的部分,如果是就人心的負面能量來觀察的話,
應該也是能夠達到一個相生循環的狀態。

思慮太過,容易產生「無法盡如己意」的悲愁;
悲愁太過,容易產生「無法佔有」或是「喪失已得」的恐懼;
恐懼太過,容易產生「不滿現實」或是「不得甘願」的憤怒;
憤怒太過,容易產生「為所欲為」的快感;
快感太過,容易產生「自我認同不得遂行」的思慮。

剛好最近有朋友問起我對於情志方面相生的看法,
所以就把我們聊到的部分,
在這邊和各位朋友分享一下。

情志不得舒發,平復,對於身體機制的破壞,
是既深豈巨的。
數月的調養生息,可能抵不上一次數秒鐘的情緒的波動。

身體尚無大恙者,且需多加注意,
若是已有傷病在身的人,那就更不可不慎了。

淺淺聊先天性全身脂肪失養症(Berardinelli-Seip Syndrome)

全身冒紅疹 足月兒瘓脂肪失養症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21/8/14j3b.html

更新日期:2008/08/21 12:20

高雄有一名剛出生30天的嬰兒,因為身上多處長出紅疹,家長帶著嬰兒就醫,檢查發現,小嬰兒罹患先天性脂肪失養症,脂肪細胞無法正常代謝,血液裡的血清竟然濃稠的像奶油一樣。

剛出生30天的嬰兒,臉頰、肚子、細細的腿上,一點一點的全是小紅疹,原本家長不以為意,但沒想到紅疹越冒越多,家長送醫檢查才發現,小嬰兒竟然得了罕見的先天性脂肪失養症。高醫小兒科部長趙美琴:「病童抽出來的血,血清像奶油一樣,凝固的血清,血液裡的含有很高的脂肪。」

醫師觀察發現,小嬰兒食慾好,但體重卻沒有明顯增加,抽血檢查,嬰兒血液竟然濃稠的像奶油一樣,三酸甘油脂是平常人的46倍,而且肝臟嚴重腫脹,堆積大量脂肪。趙美琴:「這種先天性脂肪失養症,是基因突變所造成,脂肪細胞代謝異常,這些脂肪就跑到身體的血液裡頭。」

醫生趕緊用降血脂的藥物,控制嬰兒的病情,現在小嬰兒血液裡的血清濃度接近正常,體重也明顯增加,但醫生說,這種疾病可能無法根治,只能繼續靠藥物控制病情

※※※※※※※※※※※※※※※※※※※※※※※※※※※※※※※※※※※※※※※※※※※※※※

我們常常聊到,津液,尤其是以脂肪的型態存在,
是身體的養分濃縮的精華狀態。

身體裡的津液竟然會遊離在外,尤其是在血管之中大量的出現,
或者是在肝臟裡大量堆積,
這很明顯就是腎系統藏納水精的功能太弱所導致的。

我還是得說,這個狀況,八成會是打了肝炎疫苗,
導致肝臟發炎,而肝臟在乾燒的狀態下,大量抽用腎中水津,
並且向外輸出,使得水精無法藏納至體內,所以造成的問題。

這種出生二十四小時之內就會打進體內的毒素,
也就是肝炎疫苗,
因為在體內毒發的時間,幾乎與出生的時間相同,
所以才會被認為是「先天性」的疾病;而這個說法,
同時也掩蓋了肝炎疫苗危害人體甚鉅的事實。

腎中藏納津液的效率太差,就是腎的運作效率不好;
而講到這邊,藥方幾乎就是呼之欲出了。

根本不需要「一輩子」的控制,更大有機會能夠「完全根治」。

疫苗造成許多假性先天性疾病,讓人在嬰兒時期就得接受一輩子的藥物控制。
在這種共犯結構下,除非政府有作為,強力主導公共衛生政策,
反對人民遭受過度醫療行為,阻止疫苗濫用,
否則,要看到我們全國的國民可以遠離毒害,難!

有空、有力氣反菸的人,如果能把這些時間與精力拿去反疫苗,
才是真正的作功德,有佛心來著。

在一堆政治社會新聞話題熱炒後,還有人記得臺灣仍有疫情嗎?

近10年最大規模 北市爆發本土登革熱感染群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20/2/14ftt.html

更新日期:2008/08/20 08:00 記者陳惠惠/台北報導

北市爆發近十年來最大規模本土登革熱群聚感染,已證實十一人遭感染,都住在社子島社中街一帶,衛生單位至今仍找不出感染源。

繼上周社子島一對夫妻證實感染登革熱後,衛生單位立即做疫情調查並擴大篩檢兩百多人,又找到八名感染者,加上醫院通報一名病例,累計已有十一人感染

衛生署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說,從採血檢驗結果來看,這十一人都是感染第一型登革病毒,且已過了病毒血症期,推測感染時間前後應該不超過五天,是同一波疫情。

為找出感染源,疾管局也做病毒基因比對。

施文儀表示,從比對結果看來,這波疫情與緬甸志工團的境外感染無關,與高雄市楠梓區疫情也無關,目前仍持續在做各種比對,希望能找出感染源。

疾管局指出,台北市一九九八年曾出現十六例登革熱本土病例,都是散發病例,在一九九九、二○○一、二○○二及去年分別出現一到四例不等的本土病例,從未像今年如此大規模爆發疫情。為了撲滅病媒蚊,疾管局已附社子島噴灑殺蟲劑,但因前幾天連續午後雷陣雨,恐影響成效。

由於疫情規模歷年罕見,施文儀提醒,北部的登革熱病媒蚊是白線斑蚊,喜歡棲息在戶外, 社子島自行車道又是不少民眾假日休閒處,應盡量穿著淡色的長袖衣褲,身體暴露空氣部位要塗上防蚊液,避免被病媒蚊叮咬。

除了台北市,高雄市登革熱本土病例數已增加到五十七例,施文儀形容:「目前登革熱疫情是南北兩頭燒」。高雄市有五十六例集中在楠梓區,三民區一例,與楠梓區有地緣關係

另外,高雄縣也有三例本土病例,台南市、桃園縣、彰化縣及基隆市也各有一例,累計今年本土登革熱病例共計七十五例。

※※※※※※※※※※※※※※※※※※※※※※※※※※※※※※※※※※※※※※※※※※※※※※

預防開學腸病毒疫情擴散 呼籲學校消毒課桌椅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19/1/14ekg.html

更新日期:2008/08/19 19:05

九月一號學童就要開學了,高雄縣衛生局表示:依據歷年來腸病毒監視資料顯示,開學後可能出現第二波疫情,今天呼籲全民常洗手、學校開學之前應該徹底消毒,特別是小朋友的課桌椅和遊戲器材。(溫蘭魁報導)

為了全面防堵腸病毒,高雄縣長楊秋興帶領一群幼稚園的小朋友大跳洗手舞,還教導他們「濕、搓、沖、捧、擦」正確洗手五步驟,每個人也撐起防護傘,象徵共同抵禦腸病毒。

今年腸病毒疫情異常嚴峻,全國目前仍有346例腸病毒重症,平均每週增加三例,顯見仍然沒有斷根;高雄縣衛生局疾病管制課長劉碧隆表示:高雄縣已經連續六個禮拜沒有新增病例,六個禮拜以來,重症都維持在39例,疫情雖獲控制,但是,根據往年監控資料顯示,開學後可能出現第二波疫情,呼籲家長和學校,開學之前,一定要將環境清潔消毒,特別是小朋友的課桌椅和遊樂器材。

由於各小學九月一號就要開學,衛生局建議學校最好在8月29號開學之前先進行消毒工作,讓校園更安全,學童更健康。

※※※※※※※※※※※※※※※※※※※※※※※※※※※※※※※※※※※※※※※※※※※※※※

臺灣的民生議題,永遠都是最不被記憶的重要議題之一。

暑假的腸病毒不是消失了,而是因為放暑假,學校也不通報了,
所以整個話題的熱度就下降,就從新聞的版面中被遺忘,
被一些政治社會話題炒作後,無影無縱。

登革熱也是我早在去年底就說過的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
甚至還提過,很有轉成出血性重症的可能。

到九月底真正解除警報前,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只希望有緣能讀到文章的朋友,再多注意一下周遭的環境衛生,
還有飲食方面的保健才好。

淺淺聊「甲溝炎」(凍甲)

趾甲嵌肉,好痛甲床重建,斷根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18/2/14ao8.html

更新日期:2008/08/18 07:40 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雙腳「凍甲」(趾甲嵌入肌肉)可能讓人寸步難行,卅多歲男子深受所苦,竟想出穿小一號鞋子好讓腳趾甲受傷脫落的怪招,說是要以小痛換大痛,醫師看了都傻眼。

「凍甲」病名為「甲溝炎」,這名男子因修剪趾甲修得太深,國中時,兩腳的大拇趾甲就常嵌到肉裡面,總是痛得坐立難安,後來不曉得從哪裡聽來「偏方」,他故意穿很緊的鞋子,讓腳趾甲自然瘀血、斷裂。

但斷裂趾甲一段時間又長出來,男子只好一再「穿小鞋斷趾甲」,十多年後,終於痛下決心找醫師治療。

台北振興醫院整形外科主治醫師嚴炯誥說,男子來看診時,左右兩腳大拇趾長得歪歪斜斜,且不完整,可能是不斷讓趾甲脫落,甲床根部的生長點被破壞所致。

嚴炯誥第一次看到甲溝炎病患,用如此形同「自虐」方法迫使趾甲脫落,「病人說,凍甲痛到想把腳趾頭剁掉,可能也是想不出辦法的辦法吧!」

嚴炯誥說,穿太窄、太緊鞋子,會讓趾甲紅腫、瘀血,三到七天趾甲會壞死脫落,皮膚傷口會癒合,但半年後,趾甲又會長出,還好男子來就醫,甲床還沒完全萎縮,還能做人工趾甲,解決凍甲苦惱。

造成甲溝炎的原因,主要是鞋子穿得太窄、太緊,或趾甲不當修剪,越剪越深,但也有人是先天腳趾甲的甲面過寬,或趾甲自然會長成卷甲

甲溝炎形成前有一些症狀,嚴炯誥舉例,像剪腳趾甲時會流血,趾甲和肉的交接處有肉芽組織,超過一周還好不了,或按壓紅腫處有膿,不碰傷口也會劇烈疼痛,這些都是趾甲深嵌的表徵,有任何一種就應趕快就醫。

※※※※※※※※※※※※※※※※※※※※※※※※※※※※※※※※※※※※※※※※※※※※※※

「先天」趾甲會把腳趾肉刺穿,
這其實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這等於是在說,上天造人,在系統中是有根本性的瑕玼的。

這可能嗎?

爪為筋之餘,肝主筋。
脾主肌肉。

這個道理很明顯:
如果你的脾系統太弱,肌肉強度不足,
肝系統中的爪,也就是指甲或趾甲,就會開始侵入肌肉。

話說回來,現代人的飲食太隨便,很多該吃的營養,都吃不夠。
動不動就說怕胖,怕高血壓,怕高血脂,
所以米飯也不敢吃,動物性油脂也不敢用。
長久如此,脾胃的強度自然是要衰弱,肌肉的彈性和強度也就一定會喪失。
喪失到最後,就連自己的指甲和趾甲的生長,都擋不住。

我在幾年前,也是個很容易「凍甲」的人。
如果沒有隨時修剪趾甲,尤其是姆趾,
一定很快就要把我的腳趾肌肉刺得紅腫化膿。

那段時間,也是我生活作息最不正常,飲食攝取營養最糟糕的時期。

後來,我開始調養自己的身體,尤其是強化脾胃的力道之後,
凍甲的問題自然就離我遠去,再也不曾發生過了。

所以說,多吃白米飯,多吃肉,多散散步,強脾健胃,
凍甲就一定會好轉。

患者不懂生理機制,也不懂病機,如此自虐,尚有可憐;
一個身為醫師的人,一樣搞不清楚這個問題究竟是怎麼產生的,
這就太過分了。

淺淺聊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

信不信由你 年輕醫師:冤親債主來索命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810/2/wuq.html

更新日期:2008/08/10 15:50 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世界上真有冤親債主嗎?真會讓人倒楣,甚至重病不起嗎?一名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年輕醫師透露,他的經驗是人不能太鐵齒,因為他真的遇上了。

該名醫師表示,六年前被確診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時,是他人生最背的日子,人躺在病床上,但還是有一連串的衰事上身。在接受電腦斷層前,打了顯影劑,但體內嚴重缺水,造成了急性腎衰竭,整個人臉色發青,險些一命嗚呼。

更奇怪的事,每天到了下午3時,就突然不明原因發燒,體溫升到38.5度,直到隔天清晨,才逐漸退燒。但到下午3時,就體溫又高了起來,連續好幾天,醫師也找不出原因來。

病中夢見恐怖婆婆 一頭撞來

就在這個時候,該名醫師夢到了一個老婆婆,容貌猙獰,一副要他性命的模樣,一頭往他身上撞來,最後他與該名婆婆頭頂著頭,相互對峙著,如果相鬥的公牛一般,當醫師醒來時,一身都是汗水

原以為只是一場夢,沒想到一兩天後,同樣的夢境又來了一次,該醫師才覺得不對勁。奇怪的是,醫師妻子也夢見了這名婆婆,兩人還在夢中大打出手,這時,醫師才覺事態嚴重。

目睹觀世音收服 病情奇蹟好轉

由於該名醫師在大學時就參加了佛學社,認識了不少法力強大的師傅,經過高人指點之後,才瞭解這個婆婆就是坊間所稱的冤親債主。這名婆婆可能是醫師好幾代之 前先人的小妾,死後一直未能進入宗祠,也沒有牌位,累積了幾世的怨念,最後找上了他,讓他生病,不明原因發燒,希望他可以幫忙超渡。

該醫師表示,住院期間的一個晚上,親眼目睹觀世音收服老婆婆的過程,只見老婆婆被強押上一朵蓮花,幾度想掙脫,不過,但最後還是隨著觀世音,往天空飛去。

隔天,醫師每天下午3時的莫名高燒,就不藥而癒,病情越來越穩定,靠著服用口服化療藥物,沒多久就出院回家,靜養一段時間之後,又返回醫院,開始看診。

該醫師指出,修習佛法一段時間之後,自己多少也有點感應力,有天覺得一位女病友可能會出事,打了電話關心,病友母親接電話時則表示,女兒狀況不錯,外出買東西;沒想到,隔天再度去電,女病友就已經往生。

該名醫師表示,住院時,太太不斷地幫忙唸著佛經,看似小事,卻能安撫他焦躁不安的心情,說也神奇,只要妻子一念,有如清泉灌頂一般,一股清涼從上而下,原 本發燙的身軀舒服許多。對病人來說,擁有虔誠信仰是一件好事,如果出現不明原因的發燒,或是做了奇怪的夢,或能依不同的信仰祈禱或作法來消災解厄,不要太 過鐵齒。

※※※※※※※※※※※※※※※※※※※※※※※※※※※※※※※※※※※※※※※※※※※※※※

無知,造成人無端的恐懼,令人不敢正視自己的問題,
甚至失去勇敢活在當下的力量。

無知,萬不該是醫療人員在面對疾病時的唯一態度。

西醫師面對疾病的全然無知失措,
只有再一次的暴露西醫學對於疾病的無能、無知,
也所以我們才會有一個遇到疫情,只會要求民眾祈禱的衛生署長。

白血球是人體動用津液所製造而成的細胞,
主要是靠脾系統與腎系統的合作而產生。
若是脾系統的促進製造機制過於亢進,
腎系統的津液可能會發生供應不及的現象,造成津液的存量不足,
形成所謂的「虛」的問題。
所產生的白血球,可能會過量,甚至可能會不夠成熟。

下午三時之後為陽明時段,此時開始發燒,
很明顯的就是胃中有熱不解。
高燒不退更是陽明有熱的標準反應之一。

發燒直清晨方退,又有多夢,盜汗的現象,
這更說明患者體內陰虛不足,脾中失津的嚴重性。

病灶至此,治療方法已經昭然若揭。

當然,這種病更不需要做任何移植,因為這只是自體機制的失調,
絕非組織臟器受到不可修復的外力破壞。

只要將脾系統的運作機制減緩,配合能將津液固守於脾胃的藥材,
白血球不正常快速製造的問題就會被解除。
由正統的中醫醫理來看待這樣的病證,
病機到治則,一清二楚。

遇病必稱冤親債主,
上天又何需將醫術傳予世人?

病證確鑿,豈有裝神弄鬼的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