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

這兩天,身體真的清楚感覺到:是春天到了!

大概是過了立春開始,在洗碗的時候,
手碰到冷水不會感到那麼討厭開始,就有「春天來了」的感覺。
心裡想起,古人說,「春江水暖鴨先知」,應該是這麼回事吧?

前兩天和朋友晚上約了吃飯,喝點小酒。
席間在一轉眼中,輕輕鬆鬆就解決了1000㏄的啤酒,而且意猶未盡。
雖然以我平常的酒量來比較,的確不算什麼,
但是和朋友告別回到家,不到一個小時,卻覺得好像沒喝過酒一般,
甚至還更加清醒。
問了朋友,他的反應也是如此。

今天晚上出門,開車中突然有一股強烈的衝動:「我想要到處亂跑出去玩!」
離滿月已經好幾天了,竟然還有這種衝動,是有點不太平常。
回家之後,問了另外一個朋友,也是有一樣的反應。

四季鮮明,真的是件好事。
接下來就看今年的驚蟄之前會不會打春雷了,
如果像去年一樣有道震天響的春雷,相信今年依然會是個好年冬。

看來今年春天的能量會很強,忽涼忽暖的變化也會特別明顯;
也許週五開始的陽明山花季,花兒們也會開得特別好喔!
對人來說的話嘛……
大概就是會變得比較不安於室,
想要到處亂跑,感受一下春天的生發之氣吧!

逐水之別:黃芩與茯苓

Blake君的blog裡查找有關柴胡的資料的時候,
偶然看見Blake君在討論小柴胡湯的文章中提到的一段話:

……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改為茯苓,用茯苓可瞭解,但不甚明瞭為何要移去有逐水功能的黃芩?依黃芩主治「腸澼泄痢,逐水」可見其有把水從已經開通的地方運輸出去,且似乎主中焦以下之運輸,與白朮的功能類似。但是若無開通之處,則反增其脹滿。因此才去黃芩?……

仔細想想,「逐水」這個功能真的是涵蓋很廣的範圍。
身上原本就有的水,氣血停滯所化成的水,應該排掉而排不掉的水,
因為冷熱的變化所凝成的水……,有這麼多的「水」可以「逐」。
而所謂脾運能除濕,腎主水,肝主疏泄,好像大家都和水有關。
究竟哪味藥是在哪個、或哪些系統上發生作用,逐了什麼樣的水,
在古書中常常沒有很清楚的一口咬定。
像這個時候,就是要來玩「推理猜一猜」遊戲的時候了~

黃芩在《本經》之中,是這麼形容的:
氣味苦,寒,無毒。主治諸熱,黃疸,
腸澼,泄痢,逐水,下血閉,惡瘡,疽蝕,火瘍。

茯苓在《本經》中的描述如下:
氣味甘平,無毒。主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
咳逆,口焦舌乾。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飢延年。

看來,我們可以觀察出第一個差異點了:
黃芩之功在「逐水」,而茯苓之用則是「利小便」。

黃芩是一種外皮黃綠或是黃褐色,中層黃色,內層黃綠色,
中心黑色並且空洞的草本植物;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它會和肝系統(綠)和脾系統(黃)的運作有關,
也含有「將水(黑色)向外逐出(空洞)」的性質。
我們在入藥的時候,是用它的根部,這是取「由陰出陽」之意,
也就是「由物質中產出能量」的這段反應。
再加上它有苦(代表象徵能量的火)、寒(降低機能)的性質,
我們可以知道,它有降低過亢能量反應的功能。

一般來說,當食物在胃中經過第一次運化而下到小腸的時候,
小腸會將食糜吸收,第二次抽出以分解物體而產生的養分,
之後,再送入大腸。
大腸通常的溫度一定是要比小腸低的,因為大腸的末端就是連接直腸加肛門,
如果它不夠冷縮,這個「門」就關不住了。
附帶一提,這個「冷縮」的性質,和肺十分相似,也是和肺相互表裡的表現之一。

小腸靠著由心直接供應的高能量,一方面可以二次分解食糜,
一方面可以間接加熱大腸,將大腸中無用的食糜「烤乾」,
在加熱過程之中所蒸發的水汽,會上升入肺中「冷凝」,
而下降進入腎中過濾,再於膀胱中留存,等待氣化排出。

如果有了異常,大腸溫度高於小腸的話,那會怎麼樣呢?
大腸中的水無能蒸散,而大腸又沒有主動處理水的能力,
當高熱的廢水與廢物過量而造成大腸的壓力時,
大腸的冷縮作用低落,就只好不停的通通由肛門排出了。想憋都憋不住。
所以我們可以觀察,腹泄時,若肛門有灼熱感,糞便不成形,就是所謂的「熱痢」,
那就可以聯想到,這是大腸過熱,或是小腸能量不足所形成的。

我們前面提到,黃芩主要會在脾系統和肝系統發生作用。
再回看到黃芩能治「黃疸」的方面,就可以印證,
它能夠解由脾胃而散發至表皮的熱,也就是「土生金」這一段能量的過亢。
如果由脾系統入肺系統的能量能夠降溫,
那麼,肺系統的冷凝效果就可以相對提高,能把水經正常管道交由腎系統處理。
身體各處,尤其是腸(大腸→肺系統)、胃(脾系統),
因為過熱而無法冷凝的水汽,終於可以凝為液體水,
如此,我們便可以期待它的「逐水」功能得以發揮。
這是其一。

其二,我們提過,膀胱是全身的冷凝管,負責將冷凝水運送全身,並且貯藏起來。
因為冷凝水在吸收過全身各處系統運作的熱能,
所以貯藏在膀胱中的水,是已經被加熱過的冷卻水,比較高溫。
若是冷卻水在源頭(肺系統)就已經先從表皮散去,沒有冷凝下來,
膀胱裡就會缺少冷凝水,身體各系統就難以降低運作時產生的熱能。

又,我們知道,無論是西醫解剖中理解到的「肝醣」,
或是中醫裡所認識到的「木生火」的作用,肝都是身體的養分回收與貯藏系統。
如果肝一直處在過熱的狀態,養分便會一直在外遊離,而無法在肝中回收。
所以我們才會說「金剋木」,也就是:
當肺系統的機能在亢進的時候,身體內的冷卻水相對減少,會妨礙肝回收養分的功能。

黃芩能夠在肝系統發生作用,也就是說,它能用苦寒的性質,
暫時幫助肝對於養分的冷凝,將養分血由遊離狀況順利通過肝而降溫,才能回收。
所以,像「惡瘡,疽蝕,火瘍」這種血過熱而遊離的病狀,就能解除。
既然養分能回收,能量就不會過亢,充斥在系統中的水汽就能順利獲得冷凝,
自然也是「逐水」了。

茯苓和黃芩之用,主要著眼點就是《論》中在小柴胡湯加減中所記載的:
…心下悸,小便不利…

我們在前面黃芩部分的推理中可以發現,
黃芩主要是處理因為能量過亢,液體水被過渡汽化,無法冷凝。
但是茯苓主要是處理「心下悸」,也就是說,
這些水都是已經冷凝下來的液體,而且多半是在心的下方,
只是無法得到適當的能量排除掉而已。
水剋到火,好比對運轉中的引擎大量潑水,這會造成心無法順暢的持續高溫運作;
運作溫度不穩定,時高時低,運作效率也會時高時低,這就是「心下悸」的效應。
這個時候,如果用黃芩,並無法提供能量。
所以,需要藉由在松樹的陰濕根旁生長而出的茯苓的能量特性,
在水中加入能量而升發,以導入肺系統中冷凝。
水在順利由心下導入冷凝系統後,小便自然就會由過少而變多,這就是「利小便」的結果了。

這樣,我們就把黃芩和茯苓在排除液體水的功能,做出區別了。

附帶一提,常有書上說黃芩是安胎聖藥,其作用也是來自相同的原理。
母體因為需要多負荷體內新生子體的養分供給,所以全身在運作上,
尤其是對於養分相關的運作表現,會有經微過亢的反應。
但是,子體在子宮中成長,又需要安定,這和過亢的反應便有了矛盾之處。
如果母體的養分輸出機能過亢,子體便無法安定,因而容易過早脫離母體。
用黃芩,就是提供適當的養分與液體水在回收上的穩定效果,
所以會對於所謂的「安胎」,有一定的幫助。

健康食品?

之前一直陸陸續續出過問題和發生質疑的「巴西蘑菇」,這下子終於爆出大問題了。
不過,很可惜的,這個仍然是由日本檢查出來的,
而且台灣方面的反應很鴕鳥,只敢說「有問題的蘑菇沒有進入台灣」,
但是看看日本方面,則是積極對於所有類似產品進行檢驗,
並且由政府主動在網站上公布詳盡資訊,並成立電話詢問專線,回答民眾的發問。
相較起來,台灣的各個階層,從政府到賣場,反應依然冷淡。

當然,就算在日本的實驗的結果,也是在抽驗的三種製品中,
發現其中一種在老鼠身上,會有產生肝臟病變的反應,無法直接指出對人體有害。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的命比較值錢,
日本政府在得到結果後,立刻就做出希望製造商自動回收的結論,
而製造商也從善如流回收了所有製品。
並且對於其他使用巴西蘑菇的製品,進行進一步的檢驗。

話說回來,相較於在中南美洲已經食用上千年的可可而言,
這種由這兩年的媒體炒作出來的巴西蘑菇,食用之後對於人體的反應,
自然是無法有太多期待。
尤其是一般所謂的「健康食品」,都是把自然物「粹取」、「濃縮」、「微粒化」,
甚至這次出問題的製品,是把材料的細胞壁都打破。
我們在之前曾經聊到,中藥在炮製處理藥材的時候,最重視的就是「存其性」;
把物體打到連分子的大小都不到,用個開玩笑的說法就是:「連它娘都不認得了」,
這樣的東西進入人體之後,人體怎麼可能會和物體原本的能量的性質發生作用?

光是憑這一點,我們就可以大膽的說:
所有自稱是「健康食品」的「某某精」、「某某粹取液」,通通都不可能有任何益處,
而且還可能因為被身體判斷為「異物入侵」,而加重了肝系統代謝排毒的負擔,
或是腎系統過濾血液的工作量,造成身體機能的過勞而衰竭。

就算該材料在一般食用情況下,對於人體有好處(如:蜆),
但是一旦以非「存其性」的方式加工後,應當是無法再宣稱其效果。

西方世界的哲學觀中,對於能量的觀念薄弱,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道理,
任意破物體外形,壞其性,這也無可厚非,因為這是其「無知」之舉;
但是,中醫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中醫藥的科學發展程度又如此之高,
結果現代的中國人卻依然流行吃這類的東西,
不得不讓人憂心文化的淪喪,優異科學失傳的危機。

好吃的巧克力!

這個應當是和情人節沒什麼關係啦!
雖然在這個節日也有流行送巧克力的習慣,
不過我所謂的「好吃」,卻只是指它「夠純」,
也就是說,我指的是「黑巧克力」……
……這麼一來,也許會覺得好吃的人,就不多了吧?

我雖然喜歡吃巧克力,但是只偏好純的。
無奈台灣人的口味普遍偏甜,又愛加東加西的突顯「划算」程度,
要吃到夠純,而且又沒有其他添加的巧克力,
卻是不太容易。
之前就有耳聞GODIVA的巧克力夠純、夠香,
所以我趁著前幾天經過微風廣場的時候,順便去找找看。

GODIVA在台灣不算有很多銷售點,不過幸好大多都是在台北,
而且離我家走路十分鐘左右程度的地方,就有一家。

微風廣場裡的GODIVA專櫃,是在GF,和星巴克相鄰的轉角上。
雖然正面寬度不算太小,但是以前在經過那附近的時候,
卻總是很巧妙的都沒注意到它的存在。
這次刻意去找它,發現它就在我頗為熟悉的角度,著實給我一些驚喜。
原來很多一心尋覓的目標,總是在出乎意外的身邊。

既然是要吃純的,我一開口就直問:有沒有黑巧克力?
它們最高的純度有到85%;
(這是指可可在整個巧克力中的含量比例。
 而為了做成塊狀,其中至少必須有一定的可可脂才行。)
這真是太合我意了!
雖然它們現場有擺出許多可愛的小熊應景,我也應聲被擊沈……
不過,我的主要目標是黑巧克力啊!

可愛的小熊就……還是一起帶回家吧……

85%的巧克力,如果是一般包裝的形式,那就是秤重賣,每1公克4.1元。
因為不知道口味如何,我先嘗試性的買了最小的包裝;
秤起來是113公克,所以大約為440元。
我數了一下包裝內,大約是22片;每片是30公厘見方的面積,5公厘厚。
坦白說,超貴!每片大約5公克,就要20元!
相當於高價位的牛排(以10盎司1000元來算)的價格吧?

不過,當巧克力放入嘴裡的時候,我心裡的OS卻是:「完了!
那個濃醇滑潤的舌上觸感,
在口中溢出清幽淡苦,卻能在末尾綻放出高雅甘美的韻味,
以及最後在口齒之間利落融化的清楚質感

我知道,我的心裡很難再容下其他種類的巧克力……
我的巧克力經驗已經被GODIVA慣壞了!

我會吃黑巧克力,不單只是因為喜好而已,
而是黑巧克力本身,也是種對於身體蠻好的食物。
特別是對於心藏來說,如果每天能吃點少量的黑巧克力(不能含有奶類成分),
可以達到一定程度的助益。

好的巧克力,必須以苦味為基礎,帶有微微的自然甘甜,
最後還要有一絲絲的辛香竄發的氣息。
苦為主,甘為輔,辛益之,這正是「入心」補益的完美味覺組合。
而黑巧克力性秉溫潤,帶苦味卻不偏寒瀉,更是難得。

可可樹生於常夏熱帶,性喜高溫高濕之氣,象徵能交合火水。
惡風,因含木條達之性;畏曬,因含金收斂之性。
喜排水良好之地,仍土性使然。
夏、秋均可結果,為感火、金之氣而生。
種子直接生於幹上,秉陰陽交通之性。
可可果皮綠、肉黃,筴心內紅外白,成五之數,子色黑;
合五臟之數,兼五臟之色,類五行相生。
可可子採收後經發酵,筴心由白轉紅並生香氣,為增益火性而生土;
經焙炒,可去濕而火性益增,此為炮製之妙也。
是故,可可應能強心益智,調和氣血,利二便,悅顏色。可常服、久服。

以我自己的想法,
就算由中藥的角度來看巧克力,也是很值得常常食用的喔!

誤闖ETC車道遭罰,劉文雄:紅單給我,叫部長代繳

原出處網址:http://tw.news.yahoo.com/060211/19/2uedp.html

誤闖ETC車道遭罰 劉文雄:紅單給我 叫部長代繳

【中時電子報 】黎珍珍、高有智/台北報導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正式上路,誤闖專用車道將遭重罰三到六千元。親民黨(新聞)立委劉文雄昨天為用路人打抱不平,痛批交通部在沒有法律規範的情況下「吃人夠夠」,民眾沒必要繳罰款。他呼籲大家:「收到紅單子就拿給我,我負責叫交通部長替你繳錢!」

已儲值三千元 優惠不能回溯

此外,執政黨立委李鎮楠也在陪同陳情民眾舉行記者會,陳情人陳先生當場抱怨說,他日前到遠通儲值三千元,但獲知有優惠訊息後,曾打電話向遠通公司詢問,遠通客服卻以優惠措施系統尚未更新、公司目前無任何配套措施回答,甚至勸他暫時先使用回數票,「我配合政府政策,最後卻成冤大頭!」

與會的高工局副總工程司連錫卿趕緊連聲抱歉,但強調任何措施實施都有起點,要回溯恐怕有困難。李鎮楠聞言更氣,「那這樣是不是先買先倒楣?」他要求高公局檢討將優惠折數最少降低至九折,並呼籲在優惠措施未實施前,民眾最好暫時不要使用車上機

電子收費系統 無道路專用權

劉文雄則指出,依交通處罰管理條例,ETC並沒有道路或匝道專用權,交通部既不能強迫安裝機上盒(OBU),也不應處罰走錯車道的民眾。他認為,交通部要不就訂電子收費法,要不至少也訂個行政命令送立法院備查,在沒有制定法律或法規之前,「這三千元當然不必繳」。他並質疑,OBU必須登載車籍資料,一部車只能用一台OBU,也就是說,先生車子的OBU,太太的車子不能使用。劉文雄說,悠遊卡也沒有規定只能一個人可使用,這種規定是「逼老百姓多花錢」

劉文雄表示,遠通公司在營運計畫書原宣稱,OBU的安裝費用毋需由車主承擔。但開辦後業者卻違背承諾,即使是優惠期間,駕駛人也要花一千三百八十元安裝OBU,優惠期結束則要花一千八百八十元,而且還不能退費。他認為,「使用者付費」不是為了繳四十元過路費去裝昂貴的機上盒

「忍耐三個月」別讓廠商剝削

劉文雄指出,遠通OBU價格昂貴,抽佣和紅外線公司FEKON的獨家授權費就占了很大的部分。遠通在賣OBU給駕駛人之前,就被中間人抽佣一百八十元,若以五百萬駕駛人計算,老百姓就負擔了九億佣金費用。而每裝一台OBU,FEKON就要向消費者收取三百九十七點六元的授權費,而這特許經營期間長達二十年,台灣廠商和消費者就要被綁二十年

另外,遠通的營運計畫書中聲稱,OBU加值通過必須達到一萬個銷售點才能上路,但根據遠通自己做的廣告,目前只有三百一十二個加值點,對使用ETC的消費者而言相當不方便。

他再次呼籲民眾響應消基會的訴求「忍耐三個月」。因為交通部要求業者,若ETC收費正式啟用三個月之後,普及率未達四%,就要取消一個收費專用車道,一年內普及率未達十六點三%,業者每天將被罰款五十萬元。只要忍耐三個月,就可能有免費的OBU可用了

中醫的綜觀性:陰與陽

在中醫許多成對的描述用語之中,我們很常聽見的其中之一,
就是「陰」與「陽」這對名詞;
而「陰」和「陽」,它們也可能個別是很多相對名詞的集合,
只不過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這些名詞,它們仍然是兩兩相對的。

舉例我們常見、常想到的,「陽」和「陰」的集合來說:
陽:輕、清、無形、能量、動態的、表面的、向外的、亢進的、升發的、雄性的
陰:重、濁、有形、物質、靜態的、裡面的、向內的、收斂的、沈潛的、雌性的

根據「綜觀性」這個性質之下,有許多的名詞字義,往往它們包含了不止一個意思,
有的時候,這些名詞所指稱的,可能是一個群體或是系統的總成。
就類似於一句常被用來做為「一字多義」的例句一樣:

在「香」港買的「香」很「香」。

我們在碰到一樣的字眼的時候,便需要多思考,
它是不是有可能配合了前後的語意,而意指不同範圍之中的含義。

我自己認為,我們可以試著認識古書之中在提到「陽」或「陰」時,
可能是對應到哪一對名詞上。
雖然這樣的一字多義,在中醫的語彙使用習慣上,是很常見的,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嘗試去分析它,
讓這些語彙在我們現代的溝通中,能夠更容易理解。

陽和陰,可說是中醫的基本觀念的基本之一。
因為一個整體中,有陰也有陽,陽連接著陰,陰也緊接著陽,
所以可以形成陰和陽的循環;
有了循環,就是產生了能量的「流動」形象,也就會有生命的跡象產生。
一天中,有太陽和太陰(月亮)的輪替,
大氣中,有熱空氣(陽)和冷空氣(陰)的對流。
生命的誕生,要靠雄性和雌性的交合。
我們不但可以知道,生命力的表現,就是來自於陽和陰以相當的力量循環,
而且,只有「循環的動」,讓能量連繫住整個整體的每一部分,才會產生出生命力。

就像在太極圖中,最旺盛的陽正中央,仍然蘊藏了一點陰;
而最極盛的陰的當頭,卻也正是最末微的陽的新生。
(附帶一提,南韓國旗「太極旗」中間的太極是錯誤的。
 因為陰之極中無陽,這叫「孤陰」;陽之極中無陰,叫做「孤陽」。
 就真正的陰陽觀念來說,這都是死相,是沒有生命力的。)
像這樣,我們如果能認識到,所謂的生命力,是由相對性質的兩面所結合而成,
並且在均衡之下,相互生息不輟所產生,這樣就行了。

中醫的綜觀性

在中醫描述身體的運作,病證的狀況,或是藥物的作用之時,
往往都不是局限在單一的點,或是局部的器官來定義,
而是用成對的,或是成組的方式,來做綜合性的敘述,
進行「整體性」的觀察和照顧。
我暫且將之稱為「中醫的綜觀性」。

因為中醫有這樣的綜觀性的性質,
所以中醫不只有談物的形體,也談物的能量;
中醫不會談純物質,而是談整個物體的形、色、氣、味、習性的總成;
中醫不會只談臟器,而是談整個系統;
中醫不只談單一系統,而是談各系統的調和;
中醫不只談人體,而是談人體與四季運行的調和。

在這個綜觀性之下,會因為包含了較大的範圍,
以及更綜合的概念,
所以往往在某些細節上,乍看之下,
似乎描述得不是那麼肯定,或是有著兩可的解釋。
但是,這就像我們在使用中國字時,常常會碰到的「一字多義」,
或是「假借」、「轉注」的使用狀況一樣,
這代表了中文字在最短符碼之中,可以表露最多資訊的優秀性能。

所幸的是,我們從小所使用的母語,就是中文,
對於這個方面的性質,我們應該能夠比使用其他語文為母語的人,
更能駕輕就熟才是。

在每一門學問的背後,我認為,都會有一個「哲學」的部分,做為它的立基;
也就是說,這個哲學的觀念,主導了整個學問會朝著哪個方向去行走,
對於問題的解釋,對於理論的陳述,會用什麼邏輯來整理。

中醫的語彙與中文使用習慣非常相似,
這代表了中醫擅長使用最精簡的工具,駕馭最多的訊息的長處。
中醫語彙的綜觀性,也代表了在它在哲學的部分,
認同了在無論是在巨觀或微觀之下,循環與調和的重要地位。

正因為中醫反映了生命的基本精神與價值,所以我認為,
它是一門真正能夠觀照生命、尊重生命的學問。

經方不神奇

有位朋友,來信和我聊到:
經方派的醫師談論疾病或是藥方,
語氣都很肯定,但是多數的其他醫師,卻都語帶保留。
這是否是經方的神奇之處?

我在回信中,分享了一些我的看法;現在,我把我的想法整理一下,
寫在下面,和更多的朋友分享。

在中醫藥的運用上,坦白說,我認為只有經方,
也就是遵從《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概念和運用,
才能真正解決疾病的問題。
時方派的運用,對於疾病或是藥材的認識,都是漫無章法,
治好了便罷,只可惜治不好的情況,可能更多。

只不過,對於病人來說,雖然在三服藥內能治好病的醫術(經方),
絕對是好過要連吃兩個星期的藥才能治好病的醫術(時方);
但是對於「開業賺錢」這件事來說,
能讓病人回診四、五次的醫術(時方),
才是比病人只看診一次就治癒的醫術(經方),來得更優秀。

因此,在以營利為目的的地方(醫院、診所),
或是在教導人們將來開業賺錢的地方(教學機構、學校系所),
運用、傳授時方的比例,遠高於經方,便是大勢所趨。
也因此,在這個世上,談論、使用時方的醫師,遠多於經方者,
才會是理所當然的現象。
相對來說,談論、使用經方的人,就成了少數,甚至是異端了。

因為時方派在認識藥方或疾病上頭,
都偏離了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內容,
所以在言談之中,都免不了「可能有效、可能無效」的語調,
這其實只是反映了自身對於疾病與藥方認識不清楚、不透徹的尷尬。
而經方在使用藥方上,都是只有「有效」與「無效」,
如黑白分明般的判斷而已。
所以在言談語氣之中,諸如「大概或者也許是」的不確定,就少多了。

只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只要是人,就難免會有失誤的時候。
就算只用經方,若非真的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麼,一定還是會有在辨證上不夠完全,用藥上不夠準確的時候。
我覺得這個不算是經方的失敗,只是每個人在這門技術的修為上的深淺而已。
同樣的,對於任何的病痛問題,永遠保持懷疑和探究的精神,
只是遵從了我自認為在「經方」的領域中,
崇敬生命自然運化」的中心德目罷了。

與其說是經方的「神奇」,不如說,
經方只是「還中醫本來面目」而已。

補血?當歸與地黃

說到補血的方子裡頭,很主要的藥材,
我想,大概就是當歸與地黃這兩味藥材了。
但是,同樣都是補血,它們的差別又是什麼呢?
為什麼有的時候用當歸,有的時候用地黃,有的時候又同用呢?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兩味藥在《本經》中是怎麼描述它們的:

當歸
氣味苦溫,無毒。主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中,
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煮汁飲之。

地黃
氣味甘寒,無毒。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作湯。
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久服輕身不老。生者尤良。

這邊小小岔題一下。
其實我一直覺得,要了解藥性,一定要以《本經》為基準
把《本經》的說法想通了,再來參考一下後人對於這味藥的說法,以為輔助。
後人的說法,有的時候很對,會補足了《本經》的說法,把它解釋得更仔細;
但是,有的時候卻不見得很對,或是在任何狀況下都對。
如果通通把這些描述都讀到自己的腦子裡,就會很容易失去理解與思考的骨幹,
在千百年來的典籍中迷失。
可能是越讀越不通,或是變成對於資料收集產生偏執或焦慮,
結果,都是距離清明的認知,越來越遠。

回到這兩味藥材的性質上面來思考。
當歸的味道是「苦溫」,地黃則是「甘寒」,我們就可以知道,
它們主要會發生的作用點,應該是不同的。

當歸的「苦」和「溫」,我們各可以得到一個方向的線索,
就是它有「苦→火」的性質,以及「溫→偏動態、向上」。
我們在用當歸的時候,是用它的根部,我們從這邊又可以得到一條線索,
就是我們在用它的「由下而上→由陰出陽」的性質;
同時,它的根的外皮是黑色的,內部是白色,而花開的是紅色的,
又可以知道,它是由「白→金」(肺系統→物質氣),
向下生出「黑→水」(腎系統→流體物質)的性質,
而向上生出「紅→火」(心系統→能量的根本)的結果。

綜合上面的線索,我們可以拼湊得知:
當歸會產生助益的部分,是「血分→流體物質」這個概念的集合之中,
血管之中的「含血紅素、帶氧氣與動能的血液」。

地黃的「甘」和「寒」,我們就可以想到,
它是有「甘→土」,以及「寒→偏靜態、向下」的性質。
地黃的顏色偏黃色,而且又有黏稠的性質;
莖不但會有很多細白毛(類似毛細孔、微血管之類的管道的模樣)
也會開出紫紅色的花(最後成為血)。
綜合以上的狀態,在聯想之下,
就很類似於「食物在經過消化之後,成為很細密的食糜」的樣子。
所以,地黃會補益的部分,在「血分→流體物質」之中,
偏向於「不含血紅素、單純含有養分的血清」的部分。

我們知道,人體的消化食物、轉化成身體所需養分的作用當中,
最先碰到的關卡,就是由胃承接食物之後,由脾來負責將養分運化。

其中,食物中純粹的能量的部分,會在膽的判斷(清升)中,
透過脾而直接向上轉輸,送入「能量心」之中,
成為「物質心→心臟」轉運的直接能量,也就是含有氧氣的鮮紅色血液。
附帶一提,這些作用機制,在西醫的解剖之中,不見得都看得到。
也是中醫所謂「中焦取汁」之後,「奉心化赤而為血」的部分。

而食物中的物質的部分,在胃袋中經由膽的判斷(濁降),向下轉輸,
先在小腸之中,化為更細緻的食糜,之後,透過「能量心」輸導至小腸的熱能,
讓小腸也有足夠的「火力」,將食糜「蒸餾」抽出有營養的部分,作為身體的「營養液」。
這邊,是西醫在解剖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消化機制。

從這邊我們可以額外知道一個中醫與西醫的差別:
西醫無法觀察、描述以及解釋非物質層面的人體機制
進一步來說,
西醫無法認知「能量可以不藉由三次元物質化的管道,直接作出有方向性的運輸
這件事。
因為在觀念上,西方科學是「唯物論」,這是西方科學的先天限制,
西方在哲學方面的科學,於希臘城邦時代結束、羅馬帝國奉基督教為國教之後,
就已經完全停止發展,甚至可以說有許多成果的遺漏。是倒退的局面
希臘時代,由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所提出許多哲學觀念,
像是第五元素、靈魂概念、轉生概念、非物質活動、心靈修為與提升等的思想,
在今日的西方科學或技術發展上,大概都進入無以為繼的困境。

所以西醫在醫學研究上,勢必有很多死胡同要自我打通。
也所以,西醫對於很多人體的運轉不暢,都只能瞎說是「沒病」、「正常」,
尤其是對於精神、心智、行為方面的非常態,根本是束手無策。

如果再回顧我們前面提到的,當歸與地黃的性質,
這樣,我們大致就把當歸和地黃所生產的「血」,
又做了稍微更清楚一點的分別了。

也因為如此,當歸提供的是一種比較有動能的「血」,
所以它能在「咳逆上氣」,或是「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的問題上發揮作用。
也就是說,當「氣→能量」在失去有方向性的物質流可以依附的時候,
當歸以「有動能的血液」,能夠提供這方面的協助。
而「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這方面,
則是「血失去有方向性的動力」時,會出現的問題。
所以當歸也可以用它幫助產生「有動能的血」的效果來解決。

另一邊,看到地黃的描述中,「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
這些都是因為「有營養液的注入」,所產生的好處。
所以它能夠「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補益在物質肉體上面的損傷或問題。
另外,我們特別看到「填骨髓」這件事。
因為地黃是很純粹的「物質血」的養分與精華,所以它能夠直接幫助骨髓的生成,
我們甚至可以大膽的說:
地黃才是解決各種骨質疏鬆,或是白血球生成問題的要藥。
又因為「腎主骨」,所以才會把地黃的作用,與「補腎」結合成一起。
特別是「生者尤良」,這是因為生的地黃,含有的養分才夠新鮮、完整,
一旦蒸熟之後,因為地黃的主要效果是來自「甘寒」;
又因為,我們知道,物質的效能在正常運作溫度範圍中,溫度越低,
因為分子間距越小,所以能量的傳導效能越佳,含有分子潛能也越高。
所以,熟地黃的效力勢必不如生鮮的時候,卻只留下它的「黏膩」的性質而已了。

如果我們得出了上面的結果,那麼,
在當歸與地黃分別的使用時機方面,以及配伍上,
相信,就會有比較清楚的參考脈絡了。

【轉載】消基會促暫勿裝ETC車上機

原出處網址:http://tw.news.yahoo.com/060207/15/2txys.html

消基會促暫勿裝ETC車上機

【聯合新聞網 記者林怡秀/台北報導】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本周五將上路,不過各方爭議不斷。消基會上午抨擊政府讓4%用路人使用四至五成車道,卻讓96%民眾擠其他剩餘車道,「非常不公平」。消基會呼籲民眾不要裝機,拒當冤大頭,直到業者改善為止。董事長李鳳翱說,若開通當天仍未改善,消基會不排除發起抵制行動。

李鳳翱說,民眾用路本來就「天經地義」,沒必要再繳680元安裝費,這部分應由業者與政府解決、吸收,消基會呼籲民眾在得不到合理回應前,暫不要花錢安裝OBU(車上機)。

ETC電子收費系統2月10日正式上路,每個收費站單向開設小型車、大型車各一個電子收費車道,並保留一個小型車電子收費車道以備不時之需。消基會董事長、秘書長等人日前利用ETC試辦期,實地走了一趟後痛批政府無能,業者過分

李鳳翱表示,以中山高為例,10個收費站中,就有8個收費站的單向道路僅5個車道,從苗栗造橋之後,5個單向車道中,扣除2個ETC霸王車道,一般車僅剩3個車道,月眉更慘,只剩2個車道。根據目前已裝機的2萬輛車估算,開通前三個月,只有4%民眾使用2個車道,96%用路人卻得共用2-3個車道,民眾只能眼睜睜看著ETC車道呼嘯而過,一般車道卻龜速慢行,而且大量車潮在收費站前會先行堵塞,以致影響ETC車道,最後就是高速公路塞成一團,誰都沒得到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