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芍藥與桂枝

這個類別的文章,主要是寫下一些我自己在讀書或是嘗藥的時候,
在自己心裡或身體上所得到的反應或聯想。
不一定都正確無誤,但是希望留下自己的記錄,
能夠做為日後再反思,或是向其他同好先進請益的扣門磚。

另外,我認為在中醫之中,無論是概念也好,病證也好,身體的機制也好,
很少單獨談到單一的功能或是效應。
所以才有像是「陰與陽」,「氣與血」,「十二經」,「五行」等等,
成組,至少也是成對的描述出現。
因為如此,所以我會想嘗試在談藥味的時候,也至少另外再提及一項,
一同做為類比或對比。
再多加至少一個象度,可能會讓形容更加立體。

一開始想要聊的,就是常常被認為是「酸」味的芍藥,
以及在「桂枝湯」與「小建中湯」中一同使用的桂枝。

曾經在Blake君的blog中,見到談及烏梅藥性的文章,提到:
今人談桂枝湯的時候也會提到說芍藥和甘草的組合是酸甘化陰用於收斂,養陰。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解釋,那用烏梅不是更好?(笑)

想想,的確。

芍藥真的是酸味嗎?我自己再怎麼嘗,也是只有一絲淡淡清幽的苦味而已。
這真的是誠如明朝的張志聰先生在《本草崇原》中說的:
性功可以強辯,氣味不可訛傳。

在我心目中的芍藥的作用,是「加強血分回流的推力」。
這和我認為的桂枝的作用,剛好是相對的。
如果這樣想,那就和芍藥的「苦味=火的味道」相合了。

另外,在《本草崇原》中,對於《神農本草經》裡的芍藥,
是這樣描述的:
氣味苦平,無毒。
主治邪氣腹痛,除血痺,破堅積、寒熱、瘧瘕,止痛,利小便,益氣。

在中醫裡面認為的五味與五臟與五行的搭配,
認為是「苦→心→火」這樣的組合。
也說到「心主百脈」,所以,只要是能量上的「氣動力」,
或是物質上的「血分」,都會和脈這個通道有關,
也就是,都由心所主宰。
所以說,芍藥的苦味,其實是本於「心」的作用點來思考的。
當然,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中醫很少只用一個層面或是一個象度來看待一件事情,
所以,芍藥會直接發生作用的位置,也不會是只在一條經脈,或是一個臟系統而已。
只是我們可以用這個苦味,來當做思索的出發點,整理整個體認它的理路。

人體的機制作用,都是建立在「動的循環」的前提底下,
也就是「推入的力道」以及「拉出的力道」兩種力量的均衡作用。
芍藥所提供的作用,所謂「除血痺,破堅積」等等,
都是一個因為人體循環上的「不動」所產生的問題。
而,破解這樣的「不動」,卻並非是「向外推出」,而是「向內收回」。
就這樣的作用機制來看的話,「桂枝」可以說是剛好相對的,
也就是說,「桂枝」提供的,是「向外推出」的力道。

可能是因為這個「向內收回」的性質,才會被硬加上「酸=收」的說詞,
來合理化芍藥在氣味與作用上的線索。
但是酸比較能夠理解為「減少出去的力道」,
而芍藥的苦則比較偏向「加強回收的力道」。
就結果來看,可能很像,但是就實際應用上來說,這絕對是不一樣的機制。

所以在桂枝湯中,除了使用桂枝,加強人體在循環上「由陽入陰」的動力,
還需要配合芍藥,把回收的力道也一併加強,
這麼一來,就可以達成動力上的有放、有收,
在人體最外側的太陽經上,可以用桂枝把邪氣推出,又能藉芍藥來回收正氣,
而不會傷害到人體原本的正氣,在結果上,就是成功「排除」了感冒的外因。

另一方面,在小建中湯中,芍藥的用量被加倍了,
這是因為,小建中湯主要是以「補養」為基本思考。
剛剛也說到,芍藥能夠提供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
而「動力」這個詞,在古代的中醫書籍中,我認為,
是「氣」這個字義的集合之中的一個子集合。
因為芍藥能幫助回收的動力,所以在《本經》中的描述,認為芍藥能「益氣」;
也就是說,芍藥減少了人體自身動力在回收血分上面的負擔,
同時也加強了「回收養分」的效果,所以能達到補養的目的。

既然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獲得了輔助,肝系統,也就是「藏血」的機制系統,
自然在回收效率上會變好,達成了養護肝的結果。
小建中湯雖然是「小」小的「建」立起「中」焦的機能,
其實,對於養護肝系統,也有莫大的助益。
所以我們也可以發現,調整芍藥和桂枝的比例,
可以找出一些「發散」與「補養」的作用,在應用上的思考理路。
另一方面,也可以大致把芍藥與酸有關的說法,再次做出澄清。

怪病不怪:腹痛與皮膚病

今天看網路的新聞,發現到有這麼一則記事:『腹痛多年醫不好 追查竟是「皮膚病」
有鑑於之前的一些新聞常常會隨著時間被刪除,所以這次我先將報導貼在下方(順便改一點錯別字):

原報導出處:http://tw.news.yahoo.com/060203/39/2tjbx.html

肚子痛很可能是皮膚病引起的,這種怪病可能您連聽都沒聽過。最近,就有一個病患多年來腹痛不斷反覆發作,但就是找不出原因,後來醫師才發現,他得的是一種十分罕見的遺傳疾病「多樣性紫質症」。
40歲的陳先生,像這樣的腹部巨痛,已經不知道出現第幾回了,這次痛得實在受不了,被救護車緊急送醫。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就是反覆的腹痛發作通常就來急診一下,給一些止痛藥症狀會緩解,那但是回到家又開始痛起來,就這樣反反覆覆一個晚上好幾次。」
肚子痛,很多民眾會直接找內科或腸胃科醫師治療,但陳先生的病很不尋常,因為讓他不斷腹痛的原因竟然是皮膚病。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這個病他是一種血紅素裡一種元血紅素他的生化合成異常,導致很多個器官的疾病。」
醫師說這種怪病,叫「多樣性紫質病」,除了會肚子痛,病患在不同年齡還會有不同的症狀。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在神經學方面會造成筋攣或是抽搐,甚至會有一些的神經病變,那在皮膚的話會有反覆的起水泡,大水泡、小水泡,尤其是在手掌腳掌的地方。」
多樣性紫質病都來自家族遺傳,醫師說到目前為止根本無藥可醫,只能針對症狀治療,多年來不斷發作的肚子痛竟然是皮膚病作祟,陳先生真是想都沒想到。

※※※※※※※※※※※※※※※※※※※※※※※※※※※※※※※※※※※※※※※※※※※

會怪嗎?乍看之下是很怪,但是其實一點也不怪,而且,合理的很。

所謂「少見多怪」,如果是對於不諳醫學的人士而言,自然是不適合這麼形容;
但是,如果是一個號稱以行醫為常業,並且在一個單位居主管地位的人而言,
如果不屬「少見」,那就是根本這門「專業」技術在內容上有問題。
是一個無法真正應用實際的壞知識。
所以「遺傳性」、「無藥可醫」、「控制」、「緩解」、「支援性」等等不負責任,
推卸醫療無能與過失的字眼,被大量使用於西醫的說詞之中。

腹痛這回事,我們常常會歸於「血分(陰)不合」的方面來思考。
有話說「不通則痛」,而腹部是相對於背部的「陰」,
又是各個臟器主要分布的場所。
所以,這個現象就能給我們一些思考病因是在「陰」、「血分」,
也就是「物質」層面的線索。

又,如果會出現「水泡」的狀況,這通常會思考到「動力(陽;氣)過剩」,
或是「物質(陰;血)不足」;特別是在手掌或是腳掌的地方,
是一般我們認為四肢端末,相對於軀體的「陽」的地方,
表現出「陰」(相對於手背、腳背)的位置。
這一點,和我們前面得到的第一個線索,是合致的。

如果病人還會出現筋攣或是抽搐的狀況,那常常會稱作「筋急」,
也就是說,身上的「筋」欠缺潤滑,偏向乾燥,所以失去彈性,
就會變得緊繃,人體因而出現僵直的狀況。
這一點,又和前兩項線索合致。

看到這裡,我想,如果對於中藥使用上有一些認識的人,
相信就可以解決問題了。而且,用的藥極其簡單。

中醫在「辨證」,其實就像是「推理小說」一樣,
針對一些看似不相及的蛛絲馬跡,找出它們背後所隱藏的意義,
將身體回應的訊息正確解讀變成身體病況的描述,還原真相,
再根據這些「證」來用藥。

就這個方面來說,當然,除了在必要的知識上有一定的研習之外,
再來就是對於身體的關心,在觀察上的細心,以及尊重生命的愛心。

中醫不崇尚「新」的技術或器具,這樣是有好處的。
因為醫者不會被過多資訊負荷(Information Overload)迷惑,
也不會受到器具本身一定會有的誤差而誤導,
避免「硬體限制」(Physical Constraints)所漏失(Lost)的重要資訊。
(有關於這邊前後的專有名詞部分,
 可以參考西方人他們自己研究的「人因工程 Human Factors」這門學問。)
只用望、聞、問、切,每個人身體基本上會有的感官來辨別病況。
就「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樣是更合理的選擇。

我們也可以這樣反過來思考:
世界上哪一個器具的構造,可以比人體更精密?
如果沒有,那我們為何要追求「Down Grade」器具的開發或使用?
再者,當各種科技與工程都在追求簡化操作與資訊判讀,
以避免認知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或儀表忙亂(Display Clutter)時造成的負面影響;
唯有一般人民看到的西方醫院或是醫術,是在追求更多的儀器檢測與資訊收集。
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說,這是在開科學的倒車

不尊重生命,忽視生命的力量,其實就已經背離了中醫之道;
在背離中醫之道上,想要追求更精進的中醫進展,
我想,大概只有「緣木求魚」差可形容吧!

兩火并合與心腎相交

「兩火并合」和「心腎相交」,就我自己來看,是這樣想的:
「心腎相交」之後,會在中焦,也就是在胃的地方,會有「兩火并合」的效果。
所以兩者是有關聯的。不過兩者並不完全是同一件事情。
就邏輯來說,就是「心腎相交」的集合中,包含了胃中「兩火并合」這件事。

中醫裡面的「心」,就我的認識來說,其實應該是在解剖上看不到的。
「心」是身體裡面的一個純能量的動力;
這個能量依附在解剖上看得到的「心臟」上面,
但是因為這個能量是自己能產生能量和動能的,是全身動力的主源頭,
所以特別把它獨立出來討論。
解剖上的心臟會不停的搏動,在有生之年中,它都能自動運作。
甚至大腦的機能失去了大部分,肉體仍然是有生命跡象的。
所以中醫裡面認為,「心」才是人類生命動力的主宰。

也就是說:
古書上的「心」,我們可以理解成「心動能」,是解剖上看不到的。
古書上的「心胞」,我們可以理解成「心臟」,是解剖上的一個器官而已。

好比車子的引擎,是在火星塞不停的點火之下,讓引擎內的油氣可以不斷引爆;
而引爆之後的動能,能夠轉出一部分成為火星塞點火的電力。
原則上,只要引擎轉動之後(無論是用手轉、推動,或是用電池驅動電動機),
油氣不停供應,引擎就能不停轉動。
古書上說的「心生血」,就是心臟內可以把汽油經化油器變成油氣噴霧,
可以轉化為動能產生的來源。

又,「脾」就像化油器,把汽油轉化成油氣噴霧,才能送進心臟之中作用;
而「胃」就是油箱,外界進來可做為燃燒的物質,先在這裡盛裝。
(「可燃燒物質」通常也意味著「高揮發性」;
 只是在身體裡,是「胃」本身能分泌高酸性液體,讓物質活性化。)
「肝」就是油汽回收系統;當油汽在動力系統循環之後有尚未利用到的部分,
就回收並收集起來,可以再供產生動能之用。

回題一下。
「心」是人體中,唯一能夠「自體發熱」,能夠送出能量的地方。
所以書上有提到「心主百脈」,也說「心不受邪」。
因為它只一個動能,沒有形體,所以不會生病,要的話也是「心胞受之」。
所以「心臟」可能就是古書上說的「心胞」。
同時,因為癌症的發生,是身體某個部位的能量太低,運作動能不足,
肉體失去生命力,而發生的病變。
「心臟」如果運作動能不足,就表示「心」的能量不足,
若是這種情況下,心臟應該會馬上停止,人即刻死掉。
因此,只有「心臟」是不會發生癌症的。

從這邊也可以看出來,只要身體有「寒」,就容易生病,是不健康的警示。

另外,書上也提到,「心」和「小腸」是相表裡的,
也就是說,這兩個部位是在同一系統之中,有直接正相關的運作關係。
身體之中,小腸的溫度,也是直接來自心(心動能,而非單指「心臟」這個器官而已),
所以小腸的溫度也會很高。
心和小腸一起作用,才是正常的食物消化,並產生身體所需能量的作用。
心和小腸一起產生的作用之中,對於胃而言,
就是「幫助把胃中的物質分化出去,提供做為能量的產生」,
這個現象,就是「兩火并合」。

「腎」在身體之中比較是負責「非燃料」的外來物質,
像是冷卻液體、潤滑液體等等。
「膀胱」則像是冷凝管,在主要動能經過的地方,提供大量的冷卻水。
(所以膀胱經是身體中相當長的一條經,從腳到頭頂。)
心能夠被適當的冷卻,就不會過熱而失調,就是「兩陽夾一陰」的「離」卦。
腎裡有一點火當動力,可以鼓動冷卻水在全身運行,這就是「兩陰夾一陽」的「坎」卦。
這個才是「心腎相交」。

虛寒的人可以服用小建中湯和腎氣丸是沒錯的。

用小建中湯的理由在於:
當「小」小的「建」立起「中」焦的能量之後,
讓吃進來的食物更容易被消化、吸收;
一方面也可以負擔原來上下兩個火源因為有不足,所以造成補養效果的不足。
有「致新」以「推陳」的效果,就是讓「新陳代謝」變好了。

腎氣丸是特別補養下方的火,
如果是有腰痠的狀況,或是小便排水不正常時,特別可以思考服用它。
前面也說過,因為「心不受邪」,又,兩陽也需要一陰來養,
所以如果能從下方把那個「一陰」鼓動上來合陽,
一樣可以幫忙兩火的調和,甚至是加強「兩火并合」的效果。

如果是吃小建中湯的話,科學中藥是可以的。
我會一次吃三平匙(標準藥匙),一天中可能隨意吃個三到五次。
如果是腎氣丸的話,因為有一些是我覺得科學中藥沒做好的地方。
例如:用了熟地而不是生地,有的加了肉桂而不是桂枝,
或是附子不夠力……等等。
以我來說,我是會去值得信賴的生藥行,請他們依照仲景的古方,
用生藥直接做成丸子來服。

我的想法大致上是如此。

菸的妖魔化

我真的不太懂,世界上有太多健康長壽的人,
一再向世人證明,每天來點菸酒,活得輕鬆又愉快,
不抽菸的人一再死於肺癌,
怎麼還要岐視抽菸的人?還要硬說抽菸會致癌?

這則報導看了真的很讓人不解,
也讓人深深覺得:這個社會要進步,
就應該要少一點人做這些無益於眾人的事情。
台灣的社會一直說有兩千萬人,也那麼多人有高學歷了,
社會上表現出來的水準和進步程度,不應該只是目前看到的這樣而已。

菸是一種很奇妙的「食品」,
它進入人體之後,會以比較溫、燥的氣體,
不循一般的氣體流動方式,在身體裡轉一圈之後出來。
它對於調整人身體裡面的濕氣,甚至是痰,
都有不錯的幫助。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氣喘」。

患氣喘的人,只要平常能夠多點吸菸(涼菸不算),
就有機會可以利用菸在身體裡通行各處的好處,
一方面舒緩肺與胃之間的通道,減少可能會塞住痰的危險,
二方面,能夠用菸的燥性,將痰慢慢「蒸發」掉。
吸菸不見得「一定」能夠讓氣喘不再發,
但是會讓吸菸的人再發率下降,是一定的。
真的要說「緩解」,菸的好處和功效,絕對大於各種西藥。
再怎麼說,一輩子「菸不離手」,總是強過「罐不離手」。

小朋友的身體發育都還不成熟,自然不太適合吸菸;
但若是滿了十八歲,合於政府的規定年齡後,
假使真的找不到好的中醫師(不會亂用麻黃劑處理氣喘),
建議可以開始吸菸。
比一天到晚亂吸又昂貴又沒效,還會刺激下次發作更猛烈的西藥,
實在要強上太多了。

吸菸會致癌嗎?當然是不會的。
這點大可以放心。
會說吸菸與致癌有關,那代表說話的人一定搞不清楚癌怎麼發生的。
如果連癌怎麼發生都不知道,怎麼能夠研究得出解決方法?

如果真的要為了全國國民好,
就應該要解除在公共場所吸菸的過度限制,
免除不合社會正義的賦稅,不要再做岐視吸菸者的宣導和不正確報導,
讓大家可以比較自在的吸菸。
相信要為了氣喘而一天到晚抱著擴張劑噴罐的人,
就不會再看到了。

兩火并合

陽明是什麼?
這是個很有趣的問題。
《內經》中提到過「兩陽合明」,也說它是「兩火并合」。
除了像我們之前有提過的,陽明是一種不冷不熱的,溫溫的陽氣,
另外一個意義,就是它是兩股陽氣上下交匯的中間點。

所以在用補藥的時候,我們會有兩個最主要的方子:
小建中湯和腎氣丸。
它的作用,就是在讓上下兩股陽氣在中焦的胃裡相匯的時候,
能夠恰到好處。這樣,人不但不會生病,
更會活得很有活力,活得很自在、舒服。

簡單講,小建中從中焦的胃氣補起,托住君火,腎氣丸從下焦的相火補起;
兩頭的正火旺了,氣血就會通暢,就沒有虛寒的毛病了。
哪邊正火不旺,就補哪邊。這個可以算是用補藥的精神所在。
《論》中舉出使用小建中湯的狀況,
都是有「腹痛」或「諸黃而小便利」以及「心中悸」等現象,
正好都是中焦失運化、氣血不行造成的毛病;
而如果同樣是虛勞,但是腰痠痛的話,就用腎氣丸。

腹中急痛,如果不是因為吃到壞掉的食物,
而是因為氣血不通的話,
解決的方法,就是要讓脾胃的運作溫度提高,效率加強,
能夠產生新的氣和血,把塞住的地方「頂」出去。
舉例來說,尤其像是女人月經痛,多半就是該推出去的舊血推不動,
卡在身體裡,所以才產生。
所以同一個問題裡,會用「當歸芍藥散」來推出舊血,
或是用「小建中湯」來生出新血。
一推,一拉,合起來說,就是「推陳致新」。
這也是在搭配補藥的時候,很重要的原則所在。

甚至,如果心火不足,水氣有邪氣在推的時候,這股水氣會衝過胃的關卡,
一直頂到脾,心的下方,這個就叫做「奔豚」,
好像有隻小豬到處亂衝,一直往上竄,結果去撞到了心的位置了。
這個時候用的是桂枝加桂湯,就是要強力幫助上焦的君火的「火勢」,
才不會讓火被水澆息了。

小建中湯,正是桂枝湯多加一倍的芍藥之後,與飴糖一同煮出來的甜湯。
正因為芍藥加倍,再加飴糖,所以它更能「守護」住中焦的關卡。
「小」小「建」立起「中」焦的陽氣,就是「小建中」湯的意義。
正因為是「兩陽合明」,而且需要「兩火并合」,
所以,「小小」加溫,這樣的程度,最剛好。

另外,腎氣足,命門之火旺,就能鼓水精上行,
和上焦心火透過脾土往下傳之後,
於中焦「兩火并合」,故為「陽明」。
哪一邊火不足,都無法剛好在胃裡完成「陽明」,運化一定不會好。

所以,光是一個胃的虛實,我們就可以看出身體中許許多多的毛病。
正因為五臟是相關連運作,而不是獨立來看的。

一般只把腎氣丸看做是補腎方,甚至是利尿劑,
我覺得,其實都太小看了。

吃得好,就是補

人,每天都要吃飯的,有吃到熱騰騰的、自然的食物,
人才會有健康的基礎。

不過,現代人常常吃些「濃縮」的,「加強配方」的,
「特別添加」的,「精製、提練」的,「抽取」的。
這些食物,講穿了,無論廣告說得有多好聽,一律都是對身體造成負擔。
只有吃飽的作用,卻對於健康反而有害。

如果是在外頭吃飯,在吃食上就有更多可以討論的東西了。
量是問題,質也是問題。
以我自己的標準的話,「不是肉原來形狀的都不叫肉」。
舉例來說,像是麥當勞的漢堡肉,我就不叫它是肉了,
等重的炸雞腿還比較好些。
當然,最好要像肉排、魚排、整隻雞腿這樣的狀態。

炮藥也好,煮食也好,重點就是要「存其性」。
外觀、氣、味,都不能失去,否則身體不會「認識」它。
我在另一篇章「五臟與五味」裡也有說過,可以參考一下:
人工的阿斯巴甜和精白糖和紅糖是不一樣的東西。

健康的飲食,是要挑食;不挑食有時候可能更不健康。
舉例來說,如果喝到一口白蘿蔔煮的湯,整天的元氣就都報銷了。
250克的原形狀肉塊只能「擋得住」佐料碟般大小的熟青菜,
超過的,都算是對身體有害。
生的就不用說了,就連水果也要和「生的青菜」算在一起。

自古以來,人們就是吃熟食、用火煮、以辛香與鹹味來調理食物,
吃出味道,才有健康。
中國人最懂得吃,也是世界上現存最老的文明古國,
兩者之間,其實是有很深的關聯的。

整天像牛、羊一樣嚼著苦澀的青草,好像回到上古時代,
這樣怎麼有辦法得到健康呢?

淺淺聊氣喘(二)

上次才聊到了一點氣喘相關的想法,
沒想到今天又看到一篇報導「兒童輕度氣喘 25%可完全緩解」;
接著又來了一篇「北高學童罹病率 是花蓮三倍 氣喘鼻炎文明病」。
看了真是讓我大大搖頭啊!
實在不捨小朋友在小小年紀卻要和這種惡疾拔河,

根據我在上一篇聊到的內容,
兒童只要注意不要再去碰到真正引發疾病的來源,
根本就是會自己在青春期之後好起來。
用「完全緩解」這個詞,不免太狡猾了。
病好了,有功;病沒好,大家也要認命。
如果連有政府發給執照的專業人士也自稱無能處理,
那麼,和路旁如你我一般的黎明百姓,又有什麼不同?

在台北、高雄這些比較都市化的地方,
自然碰到西醫的機會多,用的藥可能也比較「有效」,
小朋友種下惡因的機會,當然就是大大提高。
飲食上的錯誤觀念,更可能已經是全國性的健康威脅了。

一方面,資訊發達,接受錯誤觀念的機會多,
而且自詡為「高知識分子」的父母,面子上更是拉不下來,
承認「其實我一無所知,不了解健康究竟是什麼,而且還被人耍著玩」的事實。
聰明反而被聰明誤。
而且這個錯誤的果,竟然還是結在自身以外,無辜的孩子身上!

小朋友是國家未來的力量。
一直拿小朋友的身體病痛來當長期飯票,
讓人擔心國家未來的國力之外,更讓人害怕,
自己國人傷害自家人的力量,竟然有這麼強大!

塵「滿」(這個怪字一直打不出來)根本不會是問題!
人類在地球上,就算只計算有歷史記載的時間好了,
也早就超過兩千年。
難道兩千年前的人類就會死在滿天飛揚的粉塵和微生物之中嗎?
教科書上一直口口聲聲號稱,工業革命把大家的衛生水準都提高了,
結果人們反而容易被這種小蟲子擊敗?好怪的邏輯啊!

我相信飲食也絕對是有大大的問題,
當然,生病時候用的藥,更是有問題。
有的社會知名人士,明明家裡就還有患了重病,可能隨時撒手人寰的家人,
一面還在電視上強力推銷某些號稱「對健康有好處」的飲食或藥物。
不說別的,以一個人對於社會上責任來說,是不是還有虧欠的地方?

大家拼命在用媒體上或是醫藥人士口中在推銷所謂的「健康、有益」食品或藥物,
可是又有誰能夠同時警覺一個事實:

有哪一家的推銷員竟敢號稱自己家的產品會傷人、沒有功效?
賣瓜的,哪個不說自己的瓜甜?

另外有一個小疑問,也可以深思看看:
密集的出現同一類內容的報導,
巧合乎?安排乎?

淺淺聊氣喘

今天看到了這篇報導,主要是在說氣端的用藥。

的確,氣喘是一個很值得重視的病證。

氣喘的發生也許有很多原因,
不過在近代最常見的,多半就是因為吃了西藥的感冒藥,
所以留下的後遺症。

如果以我所認識的中醫,來看氣喘或是所謂上呼吸道過敏這件事,
其實多半就是脾胃的系統,甚至可以說,比較偏重「胃」的問題。
胃的狀態失去正常,就會發生相當多的毛病。
中醫認為,人有先天之氣和後天之氣兩種氣,
(就是「能量」,這邊不是指真正的「空氣」;雖然有的時候是指真的「空氣」)
兩種氣能相互調養,人就會健康、強盛。
先天之氣,是指腎氣;後天之氣,是指胃氣。
而人如果先天之氣失調,會常常生病,生活上會有許多不舒服;
但是,如果失去後天之氣,人就無法吃進任何食物,是會馬上死亡的。

就像在我們之前一篇「從『打嗝』聊起」中提過的一樣,
胃有它基本上正常的運作溫度和濕度。
胃它最適合的溫度,是不冷不熱的溫,是最不熱的陽氣,
而它也是陽氣之中,稍稍比較會帶一點濕的陽氣。
正常的胃的狀況,是會有微微的溫熱,而且稍有一點濕氣在裡面。

胃的另外一個功能,就是能把人吃進來的飲水和食物,
承接下來,並且透過胃的運作,把能量先送給肺。
所以一般也會認為,胃和肺之間,是有一個直接的能量通道。
(只是這個通道,解剖學上是找不到的。)
這也是通常所謂「土生金」的概念。

如果胃突然受到極寒冷的食物或藥物的刺激,
胃裡頭的那一點微微的濕氣,就會發生變化。
有個很簡單的物理實驗:
冰冷的飲料倒入溫熱的杯子之後,是不是會在杯外產生水滴?
本來我們肉眼看不見的水汽,突然就變成看得見的水滴了。
胃裡頭的水也是一樣,會因為這個緣故,
而讓原本在裡頭是氣狀的濕氣,冷凝成為無法被身體利用的水滴。
這種無法被利用的水滴,中醫的概念裡,一般會叫它為「痰」。

如果是比較接近消化道的痰,我們或許可以靠一些力量,把它咳出來。
但是,如果這口痰是比較接近胃與肺的能量通道上的話,
這個痰就會停留在肺與胃之間,來回滑動。
這口痰如果是比較滑向胃的那邊時,人比較不會特別感覺有什麼不舒服。
但這口痰如果因為一些外來刺激,例如胃又受到極寒的刺激,
它就會滑向肺那邊。
而肺裡頭是專門處理空氣的系統,其實它是很不能處理濕氣或是痰的,
當痰把肺裡頭原本需要處理空氣的通道都塞滿的時候,
人就會突然覺得吸不到氣,呼吸困難。
這個,就是我們觀察到的「氣喘」。

這個外來的冷的刺激,最可怕的,就是西藥的「退燒藥」。
小朋友的體溫本來就可能會比成年人高一點,
我們也知道一個基本的物理概念:
越是高溫的氣體,水汽飽和量也就越高。
當西醫的退燒藥,這麼寒涼的外來刺激跑進胃裡的時候,
胃裡頭被急速降溫,也就同時產生了大量的水滴。
就比例上來說,產生量可能大於成人。

如果小朋友被帶去「傳說中開藥很有效的西醫」那邊吃藥,
就越可能會發生這種後遺症。
因為西藥中「越有效」的藥,多半就是劑量越大、越濃縮、越傷身的藥。
小朋友的身體是受不了那麼重的藥劑破壞的。
至於這些西醫知不知道那樣的藥,或是那樣的劑量,能不能開給小孩子吃,
那就不是我能夠說的了。

總之,當小朋友不燒了之後(多半是自己把汗排完就不燒了),
這個水滴卻因此留在它不應該會發生的地方。
也許一次、兩次看不出來,或許是當時已經很嚴重,
只是沒有受到另一波的刺邀,而沒有明顯的發作,
總之,並不會有人發現,小朋友已經受了內傷。
而且往後氣喘起來,因為已經不是在「案發第一現場」,
也不會有人承認,自己就是造成小朋友氣喘的主因。

小朋友在進入青春期之後,是有一個機會,可以自然痊癒。
因為在青春期中,小朋友的腎氣會快速的發展、強盛,
在身體之中的各個器官、系統之中運作。
讓小朋友身體的能量以及血都充足起來,就是「轉大人」了。
這口痰,如果運氣好,有可能在這波人體唯二的快速生長期中,
被腎強力的調節濕氣的能力,帶出身體之外。
如果這口痰實在太大塊,或是在青春期中隨便亂熬夜、亂節食,
或是仍然不停的在吃「很有效」的西藥感冒藥,
破壞了原本的腎氣應該有的強度,那麼就會好不了。

說到治療。
西藥是絕對治不好的,因為幾乎所有的病,包括感冒,
在西醫眼中,都是絕症,無藥可以讓人痊癒。
就是一天拖過一天,拖到不能再拖為止。
一般西藥使用的所謂「氣管擴張劑」,就是這個道理。
這種藥又乾又熱,會進到肺裡作用,暫時把氣管強制撐大。
但是把氣管撐大,只是讓這口痰有空間養得更大而已;
一旦人的氣管被撐到極限,再也撐不大的時候,
痰卻還在無上限的成長,自然肺就再也容不下,
一口氣便這樣被堵住,不會再上來了。

就算用中藥,也要對證才行。
一般人常聽說「小青龍湯」、「定喘湯」可以治療,
其實根本是錯的。這篇報導當然也寫錯了。
甚至應該嚴格說:只要是含有麻黃的藥,通通都沒辦法有效。
因為麻黃和西藥的擴張劑,根本是同一種東西。
只是西藥有包裝,不像中藥是把麻黃直接丟進湯裡去煮而已。
既然是同樣的道理,所有含麻黃的方子自然也不可能會讓人痊癒。

用一般所謂的去痰藥材,自然也不是好方法。
這口痰並不是固定於單一系統之中的,
就像前面說過的,它是在「土」和「金」系統的能量聯絡道上在游移。
因為痰是會跑的,就沒辦法用一般只能打固定一個單點,
或是系統特定區域的藥方來處理。
這幾乎就等於亂槍打鳥一樣,而去痰藥材對於身體,真的就很像子彈一樣強烈。
恐怕這個「鳥」還沒打到,身體卻早就彈痕累累、傷得更嚴重了。

其實針對氣喘以至上呼吸道的過敏,在《傷寒雜病論》裡頭,
就已經把平常保養一直到急救的方子,通通列出來了。
如果病人能碰上善於使用這些方子的醫師,
相信這類的病證是不會成為跟隨一生的陰影的。

煮粥的小事

煮粥,的確不是什麼大料理。
小時候都看媽媽煮粥,看起來也好像很容易。
不過,自己下廚,就會發現,還是有些竅門在裡面。

首先,米無論是生米直接煮,或是煮成飯之後才下水,
總是不要用外力打碎,比較好。
這點算是我自己的龜毛啦!不是什麼法則,
只是我自己覺得,打碎的白米,就不太叫「白米」了。
煮至化開的白米,才算得上和水「完美的交融」~

煮的時候,水放多少,其實都OK,
不過至少還是要兩倍米量以上的水,比較好照顧,
否則攪拌不易,鍋底就容易有焦巴了。

什麼時候是起鍋時機呢?
要煮到鍋裡的水在鍋邊產生的水漬,是白稠狀,
不會自己「流」下來,而是用要勺子「刮」下來的,才算。
這代表已有米粒開始被煮化開來,交融於水了。
有的時候看到外面餐廳在煮的粥,似乎只是泡水飯的程度,
米還是米,水還是水,
這樣吃下肚,其實反而對於消化不太好。

當然,如果能把米煮化至看不太出來是米粒,更佳。
只是,那要花很多時間照顧鍋子了。
美食、時間與餓肚子之中,就看廚子和食客要怎麼選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