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粥養胃

之前曾經寫過一篇有關「煮粥」的文章。

記得以前,曾經用一碗熱清粥,
讓重感冒的病人迅速恢復元氣。
這兩天又一次深深的體會到,
粥對於人的身體的補養,
有多麼重要。

有的人說,生病的時候最適合喝粥,
有的人說,喝粥對胃不好。

究竟何者為是?

答案其實只有一種。不過,有一個前提,
還是老話:
粥裡的米粒要煮至化開為止。

無論是外頭館子吃的,
或是家裡自己煮的,
我經常都吃到「開水泡飯」等級的「粥」。

坦白說,只是把米煮軟,沒到米粒化開的程度,
就不能算是粥。

當然啦,既然不能算是粥,
所謂「沒有把飯嚼爛就吞下肚,因而造成胃的負擔」,
這個罪名,
就不能掛在「粥」的頭上了。

因為在真正的粥裡頭,根本沒有需要被嚼爛的米粒。

如果有人喝了粥會覺得泛胃酸,消化不良,
那麼,請先看看,喝下去的是粥,
還是「開水泡飯」?

米真不愧是五穀之中,屬脾的穀類。
尤其在煮爛成精白的糊狀之後,
幾乎就是「水精」的模樣。

作為能夠天天吃、餐餐吃也不會有問題的食品來說,
中國人懂得選用米做為主食,
是有相當的養生道理的。

仲景在白虎湯的藥方中,為了補養胃津,
使用了粳米入藥,做為平補胃津的藥材;
在潤肺下氣治乾咳的麥門冬湯之中,
也不忘記加入一把粳米,滋養胃土。

胃土獲得滋養,全身就會獲得元氣。

在不清楚身體為何不適,
又希望能夠快速恢復體力的時候,
就先來碗熱粥吧!

要記得,是「米粒要煮至化開」的粥喔!

發汗與保濕:麻黃與甘草

Blake君的BLOG中,
讀到一篇關於甘草的文章,
裡頭收錄了一段明代名醫繆希雍先生的論述。
論述的內容是:

(甘草)……甘能緩中,故中滿者忌之。
嘔家忌甘,酒家亦忌甘。
諸濕腫滿,及脹滿病,咸不宜服。

而在《論》中,對於治療濕腫的方子中,
仲景的在各種納入麻黃的組方裡,
卻依然加入甘草。

這會相互矛盾嗎?

其實,一點也不會。

如果我們放大來看,仲景的各種含麻黃湯劑中,
大約十之八九,都必定含有甘草;
而且麻黃對甘草的比例,至多也到三比一而已。
(如:麻黃湯)
剩下不含甘草的方劑之中,也必有細辛
(如:麻黃附子細辛湯、射干麻黃湯)
當然,含甘草的方劑,也有和細辛同用者。
(如:小青龍湯)

麻黃配甘草或細辛,是有理由的。

我們先來看看麻黃在《本經》之中的描述:

麻黃
氣味苦溫,無毒。
主治中風傷寒頭痛,溫瘧,發表出汗,去邪熱氣,
止咳逆上氣,除寒熱,破癥堅積聚。

麻黃最出名的功能,定當屬「發汗」了。
麻黃入藥的草莖細而中空,味辛麻舌屬金。
細而中空象徵毛孔空竅,味辛麻舌則能橫散出汗。
色黃又為土色。
所以麻黃最擅長的,
就是將脾胃中的水,經由肺的孔竅,一路抽出去

諸經寒熱,皆歸中土;
麻黃能將中土水汽橫散出竅,
所以各種外邪寒熱與積聚,自然就能被推出體外。
邪氣外除,中氣就能通暢,
也就無咳逆上氣的問題了。

麻黃既然這麼厲害,會不會有「副作用」?

當然會有!

試想:如果麻黃一路把中焦的水汽,
包含水精,全都抽光光了,
中焦不就無法將水精「奉心化赤」為血了嗎?
汗為心之液。
心失去了水精的潤澤,功能輸出就會不穩定,
因此會產生「動悸」,心悸不安的狀況。

想起來了嗎?中焦最好的「保濕」聖品,
就是甘草

縱使人體是因為水腫而使用麻黃,
也不可以盡攻而無守,將身體中的水分都攻出體外。
在攻補之間,仍然要有一定的搭配,
才能讓人體在去邪之餘,仍能保有正常的運作機能。
也因此,仲景才會有麻黃和甘草這樣的搭配組合。

在仲景解決因發汗過多而傷血與津液,
造成人體「脈結促,心動悸」時,
用的也是「炙甘草湯」。

在「麻黃→過汗而心悸」與「甘草→令中焦保濕」之間,
仲景找到了一個比例,
可以取麻黃之功,而兼去麻黃之害。

細辛也有某種程度上,和甘草相似的功能。
我們在別的文章中,再來聊聊好了。

中國四川大貓熊保護區正式列入世界遺產

中國四川大貓熊保護區正式列入世界遺產

【中央社 】

(中央社記者羅苑韶巴黎十二日專電)中國四川省大貓熊(新聞、網站)保護地今天正式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單。

世界遺產委員會正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舉行會議,今天公布八個新增加入世界遺產名單的地區,包括中國四川大貓熊保護地。

委員會指出,佔地九十二萬四千五百公頃的四川大貓熊保護地,有超過世界百分之三十瀕臨絕跡的貓熊,涵蓋祁崍山和夾金山(Jiajin)山區的七個自然保護區、九個景觀公園,此保護區是世界最大的大貓熊居住地,也是最重要的人工馴養地。保護區內同時有其他瀕臨絕跡動物,如紅貓熊、雪豹和雲豹。保護區有著豐富植物多樣性,有五千至六千種花卉。

其他新列入世界遺產的包括墨西哥三萬四千多公頃地的龍舌蘭種植地,坦尚尼亞康多阿(Kondoa)岩石公園,模里西斯路易港區,馬拉威重哥尼(Chongoni)岩石藝術區,甘比亞和塞內加爾的塞內甘比亞(Senegambia)石頭集陣,衣索比亞哈拉爾(Harar)伊斯蘭聖城,哥倫比亞馬皮婁(Malpelo)島動植物保護區等。

※※※※※※※※※※※※※※※※※※※※※※※※※※※※※※※※※※※※※※※※※※※

這真是太好了!

貓熊在野生的環境中,其實過得並不好。
除了人類在獵殺上的威脅,自然環境受到破壞,
也讓牠們的生態不斷產生巨變。

能夠有世界級的保護自然的力量來幫忙,
希望貓熊們在自己的家園中,
能過得比動物園中還要更好。

幾種豆類和身體的關係

之前的文章中,有一句話提到黑豆對於身體不好。
沒想到引發各位朋友的一陣討論。
寫成回應實在太長,不好閱讀,
我就重新整理了一下,寫成這篇。

豆本身親水,吸水,被認為是有水性的穀類;
各種顏色的豆,就代表它和相對應的五行系統感應,
在身體的不同部位運作。

黑豆色黑又表示是水性,象冬季,善藏納,
所以就等於「入腎吸水精」。
腎裡的水精若是被吸走了,這還得了?
腎之中本來是要引精華,變化水精以供身體利用,
如奉心生血,入肝藏血。
這下子在腎裡頭,水精就被吸走了,其他的系統就無精血可用啦!

黑豆的確很能吸。
古代有一種用法:
把整鼎的大補藥用黑豆去煉,
將所有藥湯的精華濃縮到一顆黑豆中,讓黑豆真的吸飽了,才把黑豆吞下肚。
反過來讓黑豆因為「過飽和」而在體內釋出藥效。
不過這種用法的正確操作程序,我就不知道了。

黃豆色黃,色黃表示土性,象季夏,善致中和,
所以是「入脾吸水精」,就等於滋養中焦。
土天性為吸水精,土氣盛而水精消,水消土長,才說「土剋水」。
入中焦又吸水精,令脾能取汁,奉心而生血,
所以才能養生。

人體本來就需要讓水精上輸至脾,讓中焦取汁,這是天性。
可以把大豆相比為威力較弱的澤瀉,能引水精上行。
所以大豆能改善中焦水精不足的問題。

所以為什麼說真正能保婦女停經之後身體的,是黃豆食品。
因為女性在停經之後,身體失去原本精血上下的循行動力,
中焦取汁奉心化赤為血,有血就不燥,能解停經後的血虛煩躁。
黃豆能引水精上行,幫助水精化赤生血,並散布四方,
協助了人體一時失衡的身體機能。

綠豆色青入肝,性寒涼。分明就是涼泄肝經之用。
肝能藏血,性喜疏達。
若肝中有實性的濕熱,讓身體大煩不止,綠豆能適度涼泄;
若肝為缺血的虛燥熱,食用綠豆反而有害。

紅豆色紅,味甘微酸(生紅豆有微酸味)。
火性本燥而無濕,所以紅豆在豆中可說是最不親水、最親血者。
它能入心、小腸之血,去水所以能行血。
所以在《本經》之中,認為它能去水腫。

這些都不是什麼標新立異的言論,或是強辯之說,
這是因為「這個東西它就是這樣長」,也就是說,這是「物性」。
人類只是順物之性去發揚,與身體相似機能共鳴。

生剋之間並不是單純的一味的助長,
從頭到尾「黑到底」,就以為是能補益腎。
五行也不是單純的直線等號,而是全面性的「性質」的整合。
「入」腎並不代表一定「補」腎;
能完整了解一物的所有性質,才算是「參物性」。

豆能去濕,不過機制不是這麼運作的。
機制的運作,要合得上藥味的物性,也要能合得上人體的天性。
用豆子把濕吸走,這就很像西藥思考,是以物性奪人體的天性。

去水之功,
要借紅豆屬水卻又不親水的性功,
或是大豆黃卷,大豆黃卷(=黃豆芽)已經吸水發芽,破水而出,發散突破之力;
大豆黃卷與赤小豆,仲景方中也都用過,用來破血利水很有效果。

發芽與不發芽,就已經是兩種物性;
要了解物性,其實還是要從觀察該物做起。

附帶一提:
脾喜燥惡濕,是因為脾中水精需要上輸入心,不可留滯脾中。
這和黃豆能引水精上行入脾,是兩回事。

以西方物種與東方物性看白芍與赤芍

中醫兔君在前一篇的回應之中,
提到了有些書中所描述的,
關於白芍與赤芍的功用分別。
其實有關於芍藥一種是否能夠分為赤、白,
不無疑義,
我在這邊也提出一點我自己的看法,
供大家參考。

中醫兔君提到的內容,
我也從書上看到過。

我好奇的是:
真的是這樣嗎?

赤芍的品種為何,物性為何,
我看過幾種說法,都不太一定。

白芍一般被定義為RADIX PAEONIAE ALBA
而赤芍則有RADIX PAEONIAE RUBRAPAEONIA VEITCHII LYNCH的說法。

如果是RADIX PAEONIAE ALBA與RADIX PAEONIAE RUBRA之別,
則兩種植物可說是極為相似的物種,物性也幾乎一致,
RADIX PAEONIAE ALBA花開白色或帶紅,RADIX PAEONIAE RUBRA也開紅花。
RADIX PAEONIAE ALBA根色白而表皮帶棕色,
RADIX PAEONIAE RUBRA亦然。

蓋ALBA意為「白色的」,RUBRA意為「赤紅的」,
意指一為泛白,一為赤色,花色不同。
就命名來看,兩種的差異僅在花色而已。

PAEONIA VEITCHII LYNCH的話,就更汗顏了。
請參看--http://www.aa.alpha-net.ne.jp/rei03/syakuyaku.htm
日本漢方只以PAEONIAE RADIX為別,不分種,但卻是不用赤芍,
也就是不用PAEONIA VEITCHII LYNCH的。

「PAEONIAE」語出希臘神話的醫神「Paian」,意為「Paian 的」。
「RADIX」意指為「根」。
可見得西方人在命名芍藥之時,亦將其視為根部具有醫效的植物。
「PAEONIA」則是意味「芍藥屬」的植物,以下仍需分「種」。

因此,就物種來論,若以RADIX PAEONIAE RUBRA為赤芍,
其實和RADIX PAEONIAE ALBA性功近似,或有高下,
但難以分為不同的藥味。

若以PAEONIA VEITCHII LYNCH為赤芍,
恐怕生長形態與PAEONIAE RADIX之間的差異更大。
蓋PAEONIA以下的品種尚有PAEONIA SUFFRUTICOSA(牡丹),
將其視為不同的兩種藥物,可能會更為適當。

註:
關於物種的意義,請參考這個日文網站

護心衛土鐵三角:草.薑.棗

胃不但盛裝了我們所攝食的水穀,加以蒸腐而消化,
也和其他四臟有直接的連通,能夠反映各臟的寒熱,
將個別的寒熱變化收歸中土,
就像將毒物埋入土裡一般,久則化於無形。

只要脾胃的機能正常,維持在一定的運作溫度,
人體的機能就可以得到適當的恆定,以及運作的順暢。

特別是在用藥調節身體的機能時,
維護住胃氣的正常,更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通常在除邪的時候,我們會仰賴身體部分運作機制,
將其效率提高,以求透過適當的管道,將外邪排除。

換個角度來說,就算是攻邪猛峻的方子,
也要加入一定程度的補養藥材,維護身體的重要機能;
補養為重的方子裡,也經常要搭配適度的,
具有發散通利性質的藥材,
以求補性不至於停滯,反而造成身體的負擔。

以方劑,讓身體進行特定機制的高效率運作時,
最需要注意的,也就是胃中養分以及水分的維持。
要怎麼維護呢?
我們從仲景的組方中,可以看到一些想法。

甘草令中焦取汁,護住心火兩陽之中夾的一「陰」。
大棗為脾之果,可視為水精的滋養。
生薑能溫暖、發散胃中能量。

草、薑、棗,三者合一,
就是最佳的「中央土灌溉四方」的滋養補益基本結構。

仲景的方子中,運用這個「護心衛土鐵三角」組合,
可說是再常見也不過的了。

無論像是桂枝湯推邪向外的方子,
或是小柴胡湯這種和解邪氣於體內的方子,
如果病人有出汗的現象,就要注意心的保濕,
因此,方子裡都需要這個鐵三角的結構,來預防在對邪的攻防之中,
因為失了津液,而產生讓心或心胞受傷的危害。

如果我們懂了這個組成的基本特性之後,
對於其他脾胃在病情變化上的反應,
就能夠運用不同的藥材和方法來保養了。

補血還是補氣?甘草

自古以來,這麼多藥味,
其中,功效最神秘的,
恐怕不是什麼蟲草或靈芝,
也不是什麼雪蓮或燕窩,
而是「甘草」。

自古以來,對於甘草的看法可以說是眾說紛云,
有人看到仲景方的「炙甘草湯」,就說它補血,
有人看到四君子湯裡面加了它,就以為它補氣,
還有人根本看不懂甘草要幹什麼,
看到一堆方子都加了一把甘草,
只有人云亦云的認為它「和百藥」,就沒了。

我們來看看,《神農本草經》中,是怎麼描述甘草好了。

甘草
氣味甘平,無毒。
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金瘡腫,解毒。
久服輕身延年。

甘草有這麼多能通治五臟六腑的能力,
會是什麼種類植物的根莖呢?
沒錯,就是和黃耆一樣,豆科植物。

甘草一樣是豆科植物,取用根或根莖入藥。
甘草的根為褐色,莖稍帶木質,被白色短毛。
花開淡紫,結色黑而光的腎形果實。

甘草既然色黃,又取用底下之根,
味甘屬土,自然就是一味專門在中土作用的藥味。

從氣平、短毛(=入肺與毛竅),
木質,花開淡紫(=木火相生之意),
色黑而光的腎形果實(=象水)等表現來看,
甘草本身正合得上中央土灌溉四方的能力。
所以能夠通調五臟六腑的寒熱邪氣,各種不適的狀況。
肝主筋,腎主骨,脾主肌,肺主氣,心主力,
自然通通都能得到能量的運輸而獲益。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甘草這種植物喜好的生長地質:沙地

沙地是土壤的初始狀態,質乾又缺乏養分。
甘草能以一介豆科植物,這種和水性這麼親的生物,
得以從這麼貧瘠的土壤中成長茁壯,
可見得它「吸取土性與水分轉為能量」的能力,
有多麼強大。

中焦取汁,奉心化赤生血
甘草在人體之中的功能,即為「中焦取汁」,
也就是「為脾胃涵養水精」。

所以,所有在組方之中,可能會因為強力排水、行血、行氣,
而產生讓心臟動悸的副作用的時候,
就要加入甘草,讓中焦取汁,可幫助心「保濕」,
達到心有足夠的水精可供生血,以免心受到傷害的目的。

反之,如果中焦不怕失水,或是有藥材能夠幫忙處理水精,
甘草就不一定會需要了。
否則過用甘草,會使中焦含水過多,
反而會造成肌肉之中也含水,形成所謂的水腫。

說甘草補氣?還是補血?
不如說它是「保濕」吧!

補氣?黃耆與人參

說到「補氣」,能夠被名列榜上的藥材,
恐怕是不計其數。
怎麼什麼藥材都「補氣」?
「補」的又是什麼「氣」?
我們不妨先就「補氣」愛用度最高的兩味:
黃耆和人參,
來看看這個問題。

首先要介紹一下,它們在《神農本草經》中的描述。

黃耆
氣味甘,微溫,無毒。
主癰疽,久敗瘡,排膿止痛。大風癩疾,五痔鼠瘻。補虛,小兒百病。

人參
氣味甘,微寒,無毒。
主補五臟。安精神,定魂魄,止驚悸,除邪氣。明目,開心,益智。
久服輕身延年。

黃耆是豆科植物,以根部入藥,
人參也是以根部入藥。
就這點來看,它們都有一樣的特性:
具有從土(脾胃)中獲得生命力,並且向上送的能力。

《內經》中提到,「水曰靜順……靜順之紀……其主二陰,其穀豆。」
豆子中不但富含有水和水精(蛋白質、脂肪等),
而且豆子多半一遇水就可生根發芽成長,
甚至連土壤都可以不需要。
豆類和水的親和性,可見一斑。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知道,以吃黑豆這件事來說,
因為豆本身屬水性,又因色黑,更能與水性合,
所以會將人體中腎的能量全部吸走
造成人體的虛空。
因此,吃黑豆是對身體有害的飲食習慣
輕則落髮失精血,重則夭壽。

黃耆是豆科植物,其根色黃,莖有木質,
開花色黃而有細毛,結實色黑似腎形。
這是標準的以木(=木質)疏土(=黃色根),
化氣(=細毛)生水(=色黑腎果)的形象。

黃耆色黃而味甘,微溫,得土的德性,而兼火氣。
什麼木對土是不「剋」的呢?
八字論命中提到,木剋土,但是甲木對戊土為疏,不論刑剋
甲木就是膽與三焦,而戊土就是胃土。
黃耆能溫胃氣,助三焦,出氣於皮毛,灌疏水精於外的特性,
到這邊就不難想像出來了。

如果有氣血停滯在肌腠皮毛之間,化為膿血或痔瘻,
或是招致了外邪風疾,
黃耆都能把水精由肌裡送達皮外,致新以推陳逐邪。

至於小孩子,就像春天新生的植物一般,
活力旺盛而生長快速,
黃耆也能用極類似的性質,由土助木暢達,
能補足小孩子在生長上的各種身體問題。

黃耆在身體的作用點,
主要就是由胃到膽的升降與三焦出氣這段。
三焦本為身體中層疏送養分的系統,
腎在收納化解水精之後,送交膀胱。
腎本身就是整合三焦與膀胱的一個系統,
水分由膀胱輸送,而水精就是透過三焦傳遞。

胃中有水穀納入的時候,
也需要膽來指揮升降,三焦來轉運。
所以,甲木少陽雖然屬木,但是於戊土來說,
卻是平行合作的性質。

胃中的能量雖然會因為甲木的運輸而減少,
但是,藉由將能量送出,
卻能充分發揮脾胃的運化水穀工作。

內經中說,「土得木而達」,道理就在這個地方。

什麼叫做「鼠瘻」呢?

內經中提到:

曰:寒熱瘰癧在於頸腋者,何氣所生?
曰:此皆鼠瘻,寒熱之毒氣,稽於脈而不去者也
鼠瘻之本,皆在於臟,其末上出頸腋之間。
其浮於胸中,未著於肌肉而外為膿血者,易去也。

就現代的描述說法,就是頸部或腋下等處,
淋巴結有病變而發生硬塊。

如果能夠參透內經這段描述,
醫者一旦碰上「脖子會變大」的病,
就知道治療的原理在哪裡,
而不會把病人交到西醫手上去切切割割了。

人參是一種生於山陰(山的背陽光處)而生的植物,
能在土中,藉由天地的靈氣生成人形,
和「人」本身的德性,真是太接近了。
所以它主要的作用,
就是從中土獲得養分,分送五臟四肢。

這種分化選別養分的機能,在人體中,就是脾的工作。
人參所補養的,就是脾吸收胃土中收納蒸腐的水穀後
分別出五臟適性,藉由肺注入百脈,補養五臟的機制

人參既是生於山陰,又用其埋在地下的根部,
可謂飽納陰氣而生長。
這也可以呼應到,我們希望其在「太陰」
作用的目的。

當然,我們不要忘了,除了足太陰的脾之外,
還有手太陰的肺。
這也是一般人們認為它能補「氣=肺所主」的原因;
一旦肺機能旺盛,氣體氣和能量氣的運送,自然就會強盛。
當人體中的物質化養分,
無法被分化成能運用的狀態(=運化,脾所司職)時,
就需要借用人參的性質,來幫忙補足。

經過這樣分析之後,
我們可以發現,
黃耆和人參的作用點以及機制,可謂大不相同。

黃耆能溫胃而由三焦出氣,
人參卻是補脾運化水精入肺,
皆言「補氣」,往往就變成一筆糊塗帳,
只說某人「缺氣」,卻不知道缺的是什麼氣,
要補的又是什麼氣。

而從藥性行走的特性,我們又再一次可以了解到,
一味藥在身體中的作用,絕非只用某個單點,
或是某個現象,就可以完全描述透徹的。
要能知曉藥性,掌握藥性,運用藥性,
還是得要從該物的物性來深入,才有機會一窺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