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氣丸的成分:加減

腎氣丸方除了仲景桂本的配方版本之外,
也有其他各種記載之中所描述的方子,
其他更有無數種加減方,
或是以其他藥材替代的方子。

我在這邊沒有能力說誰是誰非,
只不過,
如果我們是以仲景方的腎氣丸,
做為「不傷身體,而且有效」座標軸的中心的話,
似乎可以看看,其他的加減或改方,
會有什麼相對來說的可能。

其中常見的改變之一,就是用熟地而非生地。

以仲景的原方來說,我猜想,
或許是希望生地維持原本的能量,
以甘而涼的性質,將能量保存至腎中。

如果原方的配方比例,是為了讓「生地」能夠順利下行,
輔助腎機能的作用。
那麼,事先將地黃的活化程度提高,成為「熟地」之後,
再經過運行,是否會造成地黃能量的過度耗損?
顏色和性質已經改變之後,作用發生的位置是否仍然一樣?
如果不一樣,其他原方中的藥味,是否仍能發揮預期的作用?

另外一個是「桂枝」與「肉桂」的差異。

如果根據我之前的猜測,
桂枝應該要與附子剛好成為相對的能量循行的兩端,
桂枝由上而下,附子由下而上,以確保能量行走的順利。

如果將桂枝改用肉桂,以「根」來替代「枝」,
還能夠與附子成為相對的循行能量流嗎?
如果不能,又要如何確保能量不會在某處停滯不前?
如果沒有了循行的方向性,藥方的效果會不會有影響?

有的方子同時去除附子和桂枝。

如果沒有了附子和桂枝,同時少了一整組能量的循行流向,
對其他藥味的能量流動動力,會不會有影響?
人體本身能夠提供同等的能量出來嗎?
如果人體本身就能夠提供同等的能量,
這樣的人體,是否還需要其他六味藥的輔助?
其他六味藥的比例,是否還有調整的空間?

有的方子額外加了牛膝、車前子等等下行力道較強的藥。

如果加了加強下行力道的藥味,
那麼是不是需要相對而言,加強同樣路線,同樣力道,
但是方向正好相反的藥味,來強化藥力行走的力道?
如果走行的力道加強,是不是會對藥效產生損耗上的影響?
如果只加強下行的力道,如何能確認所有藥味的效果,
能夠在同樣的位置,以同樣的強度發生作用?

我想,仲景的腎氣丸不是不可能有所改良,
但是仍然應該要秉持原方立意的兩大原則,
也就是仲景以八味藥做出如此比例安排的思考
才有可能是將原方的效能再做提升。
否則,就只能說是一首全新立意的藥方,
而不能稱之為仲景腎氣丸的加減或是強化了。

腎氣丸的成分:八味藥的用意

繞了半天,終於要說到腎氣丸的組成原理了。

我們要先有一個觀念:
每個方子的用藥,等於就是在描述身體中的某個現象循行;
有出有進,有散有收,才是一個完整而完滿的力道。
不但和身體相配合的速度快,
而且能夠徹底改善人體的病證。

所以,無論是要解讀仲景方也好,加減、甚至創方也好,
大原則一定不脫兩點:
一、要真正確實的認清楚,身體對於某個循行的處理方式為何。
二、認識每味藥在身體之中,會產生哪些效應,並且能相串連。

如果能夠做到這兩點,
相信就能看出時方組方的可笑之處。
有的方子,一味進補,有進無出,造成能量塞車,反而劣化成疾;
有的方子在各種循行之中,隨處發散,沒有回收,洩了元氣還不自知;
更多的方子,散東卻斂西,洩南卻補北,不成邏輯。
九成九的時方方子,都有以上的毛病,不用也罷。
偶能處理一些病痛,但總是不到醫學大成的層次。

腎氣丸的藥丸之中,以八味藥材組成,
同時寫出它們的比例的話,將是如下:
生地黃:薯蕷:山茱萸:澤瀉:茯苓:牡丹皮:桂枝:附子
 8 : 4: 4 : 3: 3: 3 : 1: 3

以最簡單的方法來解釋組方,就是:
這八味藥連成了腎處理能量的循行系統。

生地黃細黏而膩的質地,
甘而涼的特性,又是於土中所生長,
類似於能量固態的模樣,就是入腎的主要能量的源頭
所以要重用它,比例用到8。

薯蕷有一種「哪裡有洞就往哪裡長」的特質,
於土中生長,又是皮黃肉白,
能夠把胃到肺這一部分的能量通道給修補起來,
幫助能量不至於在這個部分損失掉。

這一段算是能量進入人體開始的第一階段,
所以一定要有充足而健全的動能,
才能將後續的能量完整的送出。
薯蕷因為有修補的作用,所以比例需要用到4。

山茱萸是一種紫紅色,味道酸而氣味淡的小果實。
一般看到紫色,多半會代表這樣生物同時帶有
「木=青」與「火=紅」的色彩(青+紅=紫)。

而味道酸表示能收濇,氣味淡表示作用在氣分具多。
兼有木火的能量特性,表示會在肝到心這部分作用。
這段能量的回歸,可以說是腎經作用的下游。
為了要確保入腎的能量能夠傳到下游而依然完整無缺,
所以用了有補益與牽引作用的山茱萸,而且比例也用到4。

澤瀉也是類似番薯一樣的地下塊莖,質鬆,
生長在水邊,只長出一隻獨立的葉莖。
它的功能就是能把水中的精華吸入地下塊莖中,
並且往上送出。
我們用它來將腎中的水精吸入脾土,往上送入五臟。
所以它有開通水精出路的功能,比例用到3。

茯苓,我們之前已經有在這篇以及這篇提到過它的特性,
因為它能夠將水送達到應該送達的地方,
並且仍能保存原本水中的生氣,
所以會用它來開通水的循行,以求順暢,比例用到3。

牡丹皮是牡丹根部的外皮,氣味辛而寒。
牡丹花既然名為「牡」又是「丹」,表示特性上有陽性,而又色紅,
是帶有心,而是且心中之血的能量特質的生物。
自然,它的根部就是能夠提供這股能量生長出去的部分,
帶有辛味,就更表示它有發散的能力。
所以用到它能將血開通發散力道,確保血路的無礙,比例也用到3。

桂枝是桂樹梢的嫩枝,色帶紫紅,氣味辛溫而質輕。
取用桂枝在於它是陽性生物的頂端,帶有陽盛返陰的性質。
用它將整個能量氣往下、往裡帶動
因為走動力道很強,所以比例只用1。

附子是烏頭根旁生出的附根,同樣氣味帶有辛溫。
但是它和桂枝恰好相反,是生長在生物根部的旁枝,
以陰盛返陽的力道來說,最為強勁。
用它將整個能量氣往上、往外帶動
因為走動力道很強,所以比例也只用1而已。

古方用炮附子1枚的重量,我以現在的重量來換算,
覺得用到3,效果會比較準確。
經過我自己的試驗感覺,也覺得,這樣的效果比較好。
也就是說,如果桂枝的比例是1時,炮附子就會是3。

說到這裡,如果再回過頭去,
把之前所有的「腎氣丸的成分」系列的文字對照來看,
應該就能發現到:
這八味藥,的確就是能量進入人體之後,從循行到腎經中,
再傳遞出去的整個系列運作。

而這
生地黃:薯蕷:山茱萸:澤瀉:茯苓:牡丹皮:桂枝:附子
 8 : 4: 4 : 3: 3: 3 : 1: 3
的比例,就剛好能夠將能量由上游帶入腎經,並且完成腎經下游的開通之後,
不會造成有多餘的能量停留在某個環節上頭,
又能把能量引導到腎經之中,供做正常的消耗使用,
將腎能量正常耗損的速度,減少到最低的程度。

如果仲景組方的原意,的確是如我以上所推論的內容,
那麼我們再看看各種其他組方之中的用藥、加減,
實在很難超乎原組方的立意,而且是相去甚遠啊!

腎氣丸的成分:氣、水精與血

腎為什麼被叫做「作強之官」,又為什麼能夠「伎巧出焉」?
如果能了解這一點,整個腎的運作機制就能大明,
甚至對於身體運作的機制,就能透析大半。

我們在前面說過,食物進入胃中,第一道被抽取出的能量,
也就是清之清者,會直接進入肺中,被壓縮入百脈運作。
但是所有由食物中取得的能量,必定遠大於身體一時所需,
而這樣的純能量因為動能極高,無法被身體收藏,
所以一定得要將能量物質化,才能讓身體長時間運作。

好比太空梭的燃料,在攜帶時不可能是氣狀的物質態;
必先將其液化或是固化之後,在攜帶上才有效率。
人體的功能、先進度,與精密度,都遠勝太空梭,
那就更不用提,老天在造人的時候,
預先設計了多巧妙的機制在人體中。

清之清者若是在肺中沒有被利用完全,
就會被肺金的肅降作用給冷凝起來。
如果能量的品質較差,冷凝之後常會產生為「痰」;
如果能量的品質較高,冷凝之後就會成為「脂肪」。

以痰來說,如果卡在肺與胃之間,無法正常升降,
就會成為氣喘病證;
如果腎作用強大(如青春期的人體),
能將這塊卡住的痰抽入肺,再往下拉入腎中分解,
氣喘就能不藥而癒。

如果知道氣喘是這樣來的,就可以由其他路徑,達到一樣的效果。
不論中西醫,如果有人說氣喘是什麼過敏源或是小蟲子作祟,
大笑三聲可也。

以脂肪來說。女性的胸部就是脂肪最易累積的地方。
因為胸屬上焦,主要由心與肺系統掌管。
透過心機能和肺機能對於冷熱的調節,
能夠令脂肪累積備用,或是將脂肪高溫活化為奶水,哺育嬰兒。
只要心功能正常,「過期」的脂肪就會被推陳致新,化為經血,
隨著月經定期排出體外,因此自然不會有乳癌的病證發生。

人體無論是在哪個部位累積脂肪,一定都以皮下為主。
原因無他,肺主皮毛是也。
五臟六腑當然也會有,因為肺朝百脈;
肺與所有經脈都有直接的交通,能量就是以這個方式往來其間。
又為何以小腹最為明顯?因為腹屬太陰,
是由能量同質性最高的脾系統所掌管是也。
肺中累積不下,就會回推至上游的脾裡。

脂肪可說是人體的固態燃料,
那麼液態燃料呢?就是下降至腎中的「水精」。

這個水精,散見於身體各種非固狀的組織。
它可以是男子的精液的成分,可以是骨髓,可以是腦漿,
可以是淋巴液的來源,也可以是其他有養分的組織液。
甚至,可以藉經脈上行至頂,生出毛髮。
可被說是「蛋白質」的地方,幾乎就可說是水精的變化。

能夠將高度的能量濃縮液化,而收藏起來,
是不是需要夠強的「作強=耐受工作」的力道?
能夠將液化能量送入各種不同部位做不同的運用,
是不是就像成就許多「伎巧=變化能力」一般?

水精再抽出水分,以交給膀胱循環利用之後,
就成為更安定的能量,進入肝臟之中,
而成為血的來源之一了。

腎氣丸的成分:腎與水與氣

腎的主要作用,和水一直都是分不開的。
包括系統之中的膀胱,主要功能在循環身體的冷卻水,
以及排出多餘水分。
所以,腎就用「水」的德性為代表。

那麼,既然這首藥方的作用在腎,為什麼不叫「腎水丸」,
而是叫做「腎氣丸」呢?

事實上,「氣」和「水」,是有很密切的關係的。

「氣」這個字是有很多層面的意義的;
在和「血」相對稱呼的時候,會因為所意指的標的物不同,
而有不同的意味。

「氣」可能是「能量氣=無形的能量」的意思,
也可以意指「物質氣=各種氣體」。
不過在這裡,我們就算不細分,仍然可以得到相同的結論。

以能量氣來說,腎系統的動能主要是來自於肺系統的供應。
但是就像我們前面曾說過的,
整個身體能量的循行,是要靠能量位階(energy level)的差異,
來產生位能差的動能。

也就是說,動能在由太陰的肺,轉入少陰的腎的時候,
腎的動能必須要處在較低位;
而相對於能量氣的減少,
形體血(=有形的流體物質)的量就要增加。
才符合陰陽循行不斷的大原則。

由此可以照樣推理:
形體血到達足厥陰的肝系統時,會是最鼎盛的狀態;
厥陰肝系統的鼎盛,也同時代表了少陽膽系統的能量新生。

回到腎系統之中來看。
能量在由肺進入腎的時候,能量要怎麼產生遞減?
答案是:藉由膀胱釋放。

膀胱的功能之所以被描述為「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焉」,
就是因為膀胱這個冷卻系統,
在做為冷卻之用的水(=寒水)吸收了全身運作時所發出的熱能(=能量氣)後,
將此不用的廢能(或可稱為「熵」)隨同收藏於此的液體,排出體外。

而肺在上游,一方面將水汽冷凝出液態水之後,
往下游的腎輸送,也就是在「物質氣」方面的作用;
一方面,肺將純能量送入全身經脈,供全身運作利用之後,
由膀胱回收不用的廢能,並且排出(=氣化),
而這個就是在「能量氣」的作用。

因此,無論是由哪一種「氣」的意義來說,
腎系統所管理的「氣」,都很重要,也都有一樣的處理結果。
既然是殊途同歸,所以在此講「氣」的時候,
其實也不一定非得要指明為哪一種氣不可。

如果人體攝入的水量越足,在冷卻系統中的水量越足,
冷卻的效率自然就越好,
整個「氣」的運作也會更順利。
所以才會有「益氣=利小便」的相對結論出現。

我們可以看到如芍藥等藥材,在《本經》內的描述中,
「益氣」和「利小便」的字眼,幾乎都是同時出現的;
相對來說,
如果小便量過少或是過多,都可以視為是「氣」的不正常。

我們因此可以進一步的來說:
小便的狀態,可以代表一個人在「氣」方面循行狀態的好壞;
而掌握了小便的正常狀態,就可以保有人體在「氣」方面的穩定。

人體的氣足,精神就好,抵抗力就強,運作機能旺盛,
自然各種疾病就不易上身。
保有腎系統機能的強固,甚至和人體的保健,有著直接的關係。
甚至在提及腎能「納氣」的時候,也可以套用這層關係來說明。

如果有了這一層的認識,接下來我們要談腎氣丸的作用時,
就會比較容易一些了。

中文網路資訊的感嘆

看見了ondo君之前做的回應,讓我感觸很多。

因為工作的關係,
我幾乎天天要在網路的資訊大海中撈資料,
並且篩選出其中正確、堪用的部分,重新組成有意義的資訊。

網路上的資訊繁多,要找到一群同類型的資訊,
的確比以往要方便得多了。
很難想像我在瀏覽器裡一次開十幾個分頁來拜估狗大神的份量,
如果換成是以前跑圖書館,能不能有一樣好的效率。

近來我做過一些較冷門知識領域的翻譯,
只有一次真的需要跑圖書館找紙本資料。

但是,我得要偏心的說一句,如果同時有其他外文資料可看,
特別是有日文資料可參考的時候,
我多半還是不會以中文資料為主。

原因無他,日本人在做情報搜集的功力真是世界頂尖。
隨隨便便一個個人網站的內容,
資訊價值可能好過許多中文世界的所謂「專業」站。

幾乎各種冷僻的資訊都能找到日文語譯,
只要看得懂日文,可以說,主要各國語言的資訊就能略知一二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
多半會有正反雙方勢力相當的意見可參考。
少有一言堂式的資訊出現。

以「但丁」所寫的《神曲》為例,
就算手上抱著厚厚三大本新版中譯紙本,
我還是得查找網路上的日譯版本來對照,
以方便我在千來頁的文字大海之中,撈到我想要的關鍵字眼或是段落。

《神曲》的中文譯本號稱某教授花了幾十年的心血才譯成,
而我查找的日文版本,
卻是某個非學術界的個人在工作生活閒暇之餘譯出的。

文字優美程度先不論,我覺得是各有擅場;
但是在考據深度上,我認為卻是相差無幾。

《神曲》的內容大量涉獵了基督教文化、希臘羅馬神話的典故,
以及當時歐洲的時事與歷史事件。
甚至有不少但丁自創的生物、景像,以及邏輯。

整個從地獄、煉獄,到天堂的分布關係,相當清晰而有層次。
如果沒有能力解讀這些資訊,並且條理分明的在腦海中架構,
是沒辦法把整個《神曲》的世界清楚呈現的。

我不想對於這位教授的心血有所不敬,
但是卻也讓我不禁懷疑,中文世界的人是不是真的都不怎麼會做學問?
至少我在網路上,找不到可與這份日文網站資料對等的中文資料。

中醫藥的資料的發源地畢竟是在我們漢文化的領域中,
第一手當然還是以中文為主;
碰上中文資料大家流行轉貼來轉貼去,往往不加整理,
許多珍貴資料又可能是「不傳之秘」、「獨門秘方」,
網上資料的可用性當然就是大幅低落。

最糟糕的是,錯誤的資料不斷被反覆轉貼,
誇大的資訊又往往比較引人注目,
同時又很缺乏正反雙方見解的對等參照。
除非自己已經有某種程度的基礎,能進行選別,
否則一旦掉入資料大海,恐怕是難以生還啦!

六分鐘誤一生+一針誤一生

子宮頸癌疫苗 保護力僅七八成

【聯合新聞網 記者薛桂文/報導】

國內預計今年核准兩種子宮頸癌疫苗上市,但醫師強調,這並不表示接種過疫苗的人,就可免除抹片檢查的麻煩,因為疫苗的保護力約僅七、八成,婦女仍須定期接受抹片檢查,才能確保癌症不近身。

子宮頸癌是國內婦女發生率第一的癌症,每年新增六千多名病例,造成近千人死亡;由於子宮頸癌幾乎百分之百與人類乳突病毒(HPV)有關,所以,HPV疫苗的發明,被視為子宮頸癌防治上的重大突破。

不過,馬偕醫院婦癌科主任王功亮指出,目前兩支子宮頸癌疫苗產生抗體的效果雖幾乎百分之百,但因HPV已知有上百型,其中15型具有高致癌性,而疫苗只針對最常見的16、18兩型,所以其保護力畢竟有限。

王功亮說,國外研究顯示,這些疫苗雖以HPV16、18型為主,但可能對31、45型的HPV也有些保護力,但整體而言,這些病毒只佔所有子宮頸癌的七、八成,換言之,接種疫苗後,只能預防七、八成的子宮頸癌,還有兩、三成是防不了的。

為此,他提醒,民眾千萬勿以為,接種疫苗後,就可高枕無憂,還是應在有了性生活之後,定期接受子宮頸抹片(網站)檢查,只是,其檢查的頻率或許可稍減,由每年一次改為每幾年一次。

此外,美國目前防治子宮頸癌的建議是,在抹片同時接受HPV檢查,若兩者都陰性,其罹癌風險極低,不妨隔三年再受檢;但因國內HPV的檢查必須自費,每次數百元,所以醫師雖認同這項作法,但民眾若不想多付錢,還是年年做抹片較保險。

※※※※※※※※※※※※※※※※※※※※※※※※※※※※※※※※※※※※※※※※※※※

上一篇才寫完,又來一篇殺人報導可以相對照。

各位有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我可以在這邊保證,
不用「幾乎」來「幾乎」去了,
這隻疫苗「百分之百」沒有效。
因為癌症的啟動機制根本不是能用疫苗處理的。

再說得直一點,疫苗這種東西本身的可信度就非常低。
甚至可以說,接種疫苗可能就是各種疾病的源頭。
害處絕對大於好處。

挨了一針,還是得要花錢作檢查,
一隻羊剝兩次皮。
就連微軟這種全球獨佔事業,
都不敢要消費者買產品之後,再花錢作更新。

高明!夠狠!真會賺!

六分鐘誤一生

年年做抹片 子宮頸癌找上我

【中時電子報 】

Grace(台中讀者)

我是政府提倡「6分鐘護一生」的模範生,每年定期抹片檢查都OK。去年4月底,我覺得分泌物比較黏稠,剛好也到了例行抹片的時候,就順便檢查及做抹片,經醫師檢查後一切都還好,醫師怕我不放心,於是把我的抹片採樣以「急件」送檢,我想那麼多年檢查下來都說沒事,也就安心的回家了。孰料,一通驚心動魄的電話,從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醫生和老公都安慰我:「只是懷疑,不用太擔心!連續三年偽陰性的機率太少了,頂多只是細胞病變(前癌),不難處理的。」我問醫生最壞的情況如何,醫生告訴我:「切掉子宮頸」。

★再切片 竟是少見的腺癌

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到教學醫院做進一步的切片,報告出來是「零期癌」。我不死心,又到另一家教學醫院再一次切片,這次更慘,醫生說我得的是子宮頸癌(新聞、網站)中少見的「腺癌」,要我馬上開刀。我最後決定回前一家教學醫院開刀,我問醫生,最壞的情況又是什麼,醫生說:「拿掉子宮!」

至今仍忘不了手術後回醫院看報告的那一幕,當護士叫到我的號碼時,我兩腿發軟,根本不敢進去,於是老公獨自進去聽審,終於他出來了,揮揮手要我進入診間,我安靜的坐在診療椅上,聽著他們的交談。在回程的路上,我倆默默無語,還是我先打開話匣子:「不是零期癌,對不對?」終於在老公哽咽聲中得知,我已是「第一期B」。

★6分鐘真能護一生嗎?

沒人知道為什麼,像我這樣規律做抹片,竟然是如此結果!我翻遍了書,找出所有跟子宮頸癌相關的研究,太早性行為、性關係複雜,無一項是我符合的,唯一能確定的是,我應該幾年前就要檢查出來的,癌細胞長到這樣,絕不是今年才發生的,問題究竟出在儀器太爛?還是檢驗所根本沒認真做?我不禁懷疑「6 分鐘護一生」是真的嗎?我一直無法釋懷,心中一大堆問號,最後醫生只能給我一句話「妳的體質不好,運氣也不好。」

從只要「切掉子宮頸」,到「拿掉子宮」,到去年7月開刀時,子宮、卵巢、輸卵管、腹腔淋巴組織全拿光了,虛弱的我問醫生術後情況會如何,醫生說:「一兩個月內大、小便不能自主,因為開淋巴會傷到神經叢,但過後就跑跳自如了。」但如今我不但還無法自行排尿,甚至引起輸尿管狹窄及腎水腫,陸續動手術的次數早已數不清了,體內現今仍插著兩根管子,還得定期更換,身心俱疲的我已不想再問為什麼了,只因「我的體質不好,運氣也不好。」

※※※※※※※※※※※※※※※※※※※※※※※※※※※※※※※※※※※※※※※※※※※

假使真的所有婦女每個人每年都做一次檢查,
真的是莫大的商機。
大概沒有一種商品敢用這種方式做促銷,
而且做了不但保證沒用,而有可能因此發病。

這六分鐘所花的費用,都進了醫生、廠商的荷包,
供他們住豪宅、買精品、玩內線,過足奢華生活,
卻誤了自己的一生。

可憐的林小姐,不知道這種動作危害人體健康有多大,
仍然為這種殺人活動拍廣告代言,
一點酬勞,卻讓她間接成了殺人共犯而不自知。

也是誤了自己一生。

殺人養生範例

中醫中藥 腫瘤病患 要怎麼吃?

蔣志剛(慈濟醫院中醫科醫師)

當癌症病患在進行治療時,需要充足營養以維持良好體力,但也有癌患在經過放療及化療後,因副作用使得胃口不佳造成營養不良,沒有體力就無法對抗病魔,因此除了平日的營養攝取外,運用食療藥膳做為增強體力,不失為一種方法。

腫瘤藥膳的特點是針對腫瘤本身的防治,以符合膳食的基本要求,相輔相成以提高療效。針對癌患在各個治療階段,膳食的選擇也要有所不同。如腫瘤病人在術後要適當補充營養、熱量,且要調理脾胃功能。在膳食選擇上除了牛奶、蛋類之外,多食用新鮮蔬菜、水果,如紅蘿蔔、菠菜、韭菜、洋蔥、大白菜、柑桔、檸檬、山楂、杏乾等;要補充蛋白質和多種維生素,但要忌食母豬肉。

放射治療後的癌患,膳食選擇要多注意多吃滋潤清淡、甘寒生津的食物,一般多用荸薺、菱角、鴨梨、鮮藕、蓮子、冬瓜、西瓜、綠豆、元魚、香菇、銀耳等。忌服用辛辣、香燥、油炸、菸酒等刺激性物質。

化學藥物治療後的膳食,要注意增加食慾和食用營養豐富的食品。可用番茄炒蛋、山楂燉瘦肉、黃耆羊肉湯、蟲草燒牛肉,以及蜂王漿、木耳、猴頭菇、雞肫、芫荽等食品,既補血又健脾胃,可減少反應,提高療效;但要忌腥味。

另外,因癌症患者的病情、症狀、體質各有不同,所以對於飲食上則要加以注意,以免適得其反。

蔬菜、瓜果性質多寒,能清熱解渴。根據「熱則寒之」的原則,適用熱性疾病,如發燒、咽喉痛、腫物灼熱、腫脹、大便燥結等。這些食物生冷、性寒,容易使胃腸功能受到影響,故一切虛寒腫瘤病人的胃腹疼痛、嘔吐、泄瀉等症均應慎忌。

生薑、花椒、大蒜、酒等多屬辛熱,少食有通腸健胃作用,適用於寒性腫瘤病人的胃腹寒痛等症。若多食則生痰動火,刺激腫瘤,故對上焦腫瘤、皮膚腫瘤等病人均應慎忌。

葷肥厚味、油炸食物,因其質地堅硬,且難消化,易損傷消化器官,凡屬口腔、舌、喉癌症以及食管、肝、膽、胃、腸腫瘤病人均應慎用。

另外,有些藥物與膳食會有相忌作用,要注意,如:鱉甲忌莧菜;荊芥忌魚蟹;天門冬忌鯉魚;白朮忌桃子、李子、大蒜;蜂蜜忌蔥;鐵劑忌茶葉;補劑忌萊菔及鹼類食物等。

※※※※※※※※※※※※※※※※※※※※※※※※※※※※※※※※※※※※※※※※※※※

可怕!真可怕!
這麼多人捐自己的血汗錢,去蓋了一座這麼大的醫院;
裡面的有牌醫生,教導大眾的,卻是怎麼快速喪失健康的方法。
感覺上,比起直接偷搶拐騙他人的錢財來供自己花用,
還要可怕!

這是做好事,還是造業?
自以為捐了錢就是做善事,
以及自以為蓋了醫院就是做好事的人,
算不算得上是另一種「共犯結構」?

患了癌的病人,又受到化療的傷害,
身體的正氣快速流失,
連後天之氣的胃氣都要被消退光了,命在旦夕,
竟然還用一派「甘寒」來解失去正氣所造成的虛熱。

病人就在沒胃口了,哪裡吃得下這些「大餐」?
要是還能吃能睡,誰會願意這樣病懨懨在病床上被折磨?
化療讓人寢食難安,竟然不知道要先停掉這個惡化健康的殺手。
真的是叫做「莫名其妙」。

各位朋友,無論中西醫,
這就是現代醫術的主流,
讓身體氣血「俱衰」的墮落醫術。

患者慎之,醫者慎之。

中醫的綜觀性:陰與陽(二)

beelin君在一篇文章的回應中,聊到了自己對陰和陽的看法,
所以我就用這篇文章,來做一些我自己想法的回應。

我覺得,不需要硬局限陰和陽為某種特定成對的狀態或系統。
人的物質體與能量體配對,可以用陰陽相稱;
沈潛的能量狀態和激發的能量狀態,也可以用陰陽相稱。

既然陰陽成對,那麼,
陰陽在平衡狀態下的循行,就是最理想的狀態。
任一方強過另一方,都不是好現象。

醫學的研究,也不過就是讓兩者能夠回復均衡的強盛。
但要注意的是,那並非均衡的「衰弱」;
雖然,只要平衡,人就不會有什麼不適。

而比較可怕的是,
近代無論中醫或西醫普遍的操作方向,
都是讓人體的陰陽往「均弱」的方向走,而非「均強」。

話雖如此,陰和陽的平衡,也並非是「齊頭式」的平等。
我們可以從臟腑的表裡配對來觀察。

少陰就會配太陽(足少陰腎配足太陽膀胱;手少陰心配手太陽小腸);
太陰就會配陽明(足太陰牌配足陽明胃;手太陰肺配手陽明大腸)。
很巧妙的是,心胞和三焦在解剖上雖然沒有特別的定論,
但是就像足厥陰肝配足少陽膽,手厥陰心胞就配手少陽三焦。

如果我們依各自歸屬之中,表裡深淺程度,令:
太陰=Ⅰ,少陰=Ⅱ,厥陰=Ⅲ;
太陽=1,少陽=2,陽明=3。

那麼,臟腑表裡配對的狀態其實可以寫成的是:
1←→Ⅱ,2←→Ⅲ,3←→Ⅰ。
而非:
1←→Ⅰ,2←→Ⅱ,3←→Ⅲ。

這代表什麼意思?

縱使在陰陽配對之中,
仍然有深淺的能量位階(energy level)的概念;
一樣的強,一樣的弱,或是一樣的淺,一樣的深,
這樣的配對,無法有能量流動趨勢的產生。

正因為有天性上的差別,所以能量的存在模式,
是以「動」為主。
此時,保有能量趨勢的「動」的狀態,也就是「活」,
可以說是「陽」;
而失去循行能力,能量已經呈「靜」態,也就是「死」,
就是相對來說的「陰」了。

陰陽的相對存在關係看來複雜,
其實還是根據一個簡單的原則來討論:
中醫的綜觀性。

進一步來說,在各種有相對關係的系統或是狀態之中,
仍然只用「陰陽」相稱,
來表示「陰」與「陽」字義集合之下的描述。

我認為,之所以不一一命名,個別定義,
就是不願意後人在理解的時候,
任意將其拆解看待,或做出其他組合的配對。
縱使就數字來看,三陰三陽,有3×2×1的可能性,
也就是6種配對;
但是於人體的循行規則來說,有意義的,只有一種。

看來陰陽的指稱雖無刻意定義,
其實在大原則的確立之下,
已經組成了唯一存在的循行體系。

陽中還有陰陽消長,陰裡也有陰陽變化。
既然兩兩為成對平衡的循行,
自然就無絕對的主從之分啦!

史上最強破財月…

其中之一就是 換螢幕……

陪了我十年的老飛利浦17A,終於在昨天出現異狀了。
85MHz時會不停出現水波紋,75MHz時會反覆自動開機。
心想:它的時候終於也到了。

走過大概四五次主機大升級,從學校山上到家裡來回不知道搬了幾次,
從升大二的時候到現在已經工作了六七年,它也真能撐的。
十年前的17吋螢幕是非常屌的;那時候班上還有人買14吋的螢幕。
而且可視範圍接近16吋,甚至內建隱藏式喇叭,可說是超猛規格。
能上到1024*768的解析度,根本就是炫耀等級的表現。

十年相差了多久?
我的第一台數位相機:CASIO的QV-10,最高解析只到320*240;
現在的PHOTOSHOP已經出到CS2,
而我當年第一次用的PHOTOSHOP卻還是3.0,沒有LAYER的哩!

它一直到最後的色彩,都還是有接近專業級的水準。
但是頻率上不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決定不讓它拖太久,也不讓它搞得完全看不見了才換掉;
留它個光榮退役,馬上決定換一台新的螢幕來接替它。

新的螢幕還是選飛利浦。一個想法也是因為它是自製面板,
(雖然是和LG牌合開的廠;坦白說,我會避免用韓貨,民族情感因素使然。)
而且17A的表現真的太超值了,讓我想要再支持它一次。
雖然飛利浦的LCD在一些專業評比裡面,都不算是頂尖的表現,
至少平均起來也不差,大概是不挑型號也不會踩到地雷的程度。
我推薦過至少兩台飛利浦的LCD,用的人也都很滿意。

所以我就買了這台我曾經推薦過的190X6FB
LCD流行了這麼幾年,我也終於宣告從CRT的產品退役了。

雖然工作在手邊,電腦得要馬上有螢幕可用才行。
但是想說,至不濟還有可借用的螢幕,索性還是用網購的。
頂多等個兩三天。

沒想到,昨天下午訂貨,今天上午就到貨……超猛!
不但免了上街,還能無息分期,刷卡累積哩程,速度又這麼快,還直接送到家。
對於購買以規格為主要考量的3C產品來說,這麼大的東西,還真適合網購。

換了LCD,雖然尺寸升級,但是桌面空間卻相對增加了。
19吋的大範圍,一開始用,還真有一點點不太適應。
除了換用LCD,另外一個最有趣的就是:
我這塊有DVI的顯卡買了也快四年了(ELSA NVIDIA Ti4600),
這還是第一次用到有DVI輸入的螢幕……真是遲來的升級里程碑啊~

新的東西看來一切都好,但是我還是稍微有點懷念17A老飛。
這種革命情感,是超乎規格以外的。

用這篇文章,來懷念一下這不會說話,卻陪我這麼久的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