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的一點點閒聊

前兩天才傳出中東地區的伊朗發生了規模強大的地震,
昨天台灣地區的台東就發生了規模達6.4的強震,造成了損傷。

不知道有沒有朋友和我一樣,覺得這兩件地震並不是單一的偶發事件?

地震的起因,這個不好說清楚,只能說:
只要有人類,就一定會有地震。

不過,當某地傳出地震的消息之後,
根據我非正式不科學無責任的觀察發現,
往往在三日左右,該地所屬板塊的對側,
就會發生規模相近的地震。
這個「擺動」會繼續重複,兩到三次左右的地震,都還是有感而有一定威力的。
當然,強度會逐減下降。

我們都知道,大陸板塊可以看做是浮動的鋼體。
當這塊鋼體在一側受到碰接、擠壓的時候,
會往另一側反彈,這個也是可以理解的物理現象吧?

我從小就有點納悶:
為什麼我們在報導外國地震的新聞的時候,
不「順便」提醒一下台灣的同胞,
近日內要提高對於地震的警覺?

比起出門忘了帶傘來說,
遇到強震而對於人們造成的傷害,鐵定是更大的吧?

當然啦!這一些都是我自己的閒談,並非要危言聳聽
不過希望當下一次,再有聽到國外發生地震的消息的時候,
大家可以順道來關心一下,一週內世界其他各國的地震消息。
畢竟我們都是在台灣土生土長,從小就是這樣搖到大的,
多關心地震一點,也是很自然的嘛!

【轉載】比爾蓋茲為台灣發聲 MIT No.1

比爾蓋茲為台灣發聲 MIT No.1

【2006/4/1】

網路最近流傳比爾蓋茲替台灣拍廣告片,還有人遠從德國寄給台灣友人,證實這支長達三分鐘的廣告裏,比爾蓋茲親口替made in Taiwan No.1現身說法。原來,這是外貿協會拍的台灣形象廣告,比爾蓋茲不收一毛錢友情上陣,說服力比台灣任何一位名模、政治人物、偶像明星,都更具效果。(戴瑞芬報導)

比爾蓋茲真的為台灣拍廣告!網路最近流傳這支三分鐘長5MG的台灣形象廣告,在歐洲,日本等全球各地,人手一支使用的手機,腳踏車,電腦等,最暢銷的第一品牌都是Mad e in Taiwan,還有比爾蓋茲現身說法,強調台灣高科技行銷全球。

網路熱烈討論,這支比爾蓋茲加持的廣告,卻不是外交部,新聞局的用心之作,原來是外貿協會拍的,但沒有錢可上媒體登廣告,沒想到透過網路引起網友很大的迴響,網友說,之前電影ID4取笑Made in Taiwan,現在透過比爾蓋茲,讓Made in Taiwan更具公信力。

比爾蓋茲為台灣發聲,網路郵件從德國,日本各地回寄到台灣,證實Made in Taiwan的訴求,得到很大的迴響和感動,台灣的政治人物應該好好反省,拼口水不拼經濟,到底為Made in Taiwan作了些什麼。

新聞來源:中廣

※※※※※※※※※※※※※※※※※※※※※※※※※※※※※※※※※※※※※※※※※※※

初談中醫診斷模型.續

這篇文章,一樣是在Blake君同一篇文章底下,回響的另一篇感想。
同樣的,可以請各位回頭參考Blake君與其他先進的感想,
都十分的精彩。

※※※※※※※※※※※※※※※※※※※※※※※※※※※※※※※※※※※※※※※※※※※※※

關於哲學的部分,我是在這篇文章之中提到自己的感想。

我覺得比較大的問題,在於西方受基督教勢力的影響下,
不被允許談論到靈魂、純能量、非物質的領域,只能認識「上帝創造萬物」而已。
所以在希臘羅馬時代,還有柏拉圖等人會提到死後的世界,輪迴的想法,
但是在基督教勢力「統治」歐陸之後,一切都只有聖經中的天堂與地獄而已了。
一開始的基督教勢力,霸道到毀滅全歐洲的人文成果,
讓歐洲過了一段不算短的黑暗時期。
後來在藝術活動上,因為依附了宗教活動而獲得鬆綁,
但是在關鍵的哲學觀方面,卻因此斷根了。

西方談四素說,其實還有第五元素;而「五」這個數字,非常重要。
西方在認識世界運作的哲學中,還沒由四跨進五就受到腰斬,可惜了。
個體數字為「五」時,所有個體彼此之間的關係都具有「唯一性」:

A強則B強(A生B;如土生金)
B強則A強(A為B生;如火生土)
A強則B弱(A剋B;如土剋水)
B強則A弱(A為B剋;如木剋土)

這就是五行生剋的全部描述。

我記得這個在拓撲數學中有證明過,五是能滿足這個條件的最小自然數
它的原理來由就是地圖製圖中很有名的「四色猜想」,
只不過後來被證實,平面地圖要真正做到最少色,還是要用到「第五色」。
這邊是證明的過程
我們可以說:「四」能讓車子行走,但「五」能讓世界轉動

相對來說,中華文化在宗教方面,一向以來的態度都是較為開放的,
至少是相較於政治上的信仰
(政治獨尊儒術;同樣的,所謂的儒術並不代表整個儒家思想,也不是諸子百家的全部。
 至少陰陽家、道家可以討論身體運作的模式和理論,儒家就說不出個所以然了。)來說,
更為自由。
因為保存於不同的領域(儒家→政治,陰陽家、道家→醫學、宗教),
所以保持了中華文化在整個哲學思想觀上,仍然保有一定的相互刺激的活力。

不過,也許是因為在醫學和宗教之中,都可以看到陰陽與道家的思維,
所以中醫無形中也被覆蓋了類似宗教般的神秘色彩。
我自己不認為這完全是負面的,至少它代表中醫在看待「人」這個系統的運作時,
並沒有排除掉非物質活動的因素。
而這個部分,是西方哲學最欠缺的部分,
也是我認為之所以西方醫學在後來「只能」走向唯物的解剖與量測
(西醫會「要求」人類正常的體溫要在37.5℃,
 但是中醫只會問病人「手腳的溫度是否高於額頭」。),
最主要的原因。

換個角度來說,西方醫學在外科上,的確較容易有相當的成就出現。
大概像是有人被子彈打到,手臂被砍斷之類,西醫在當下能夠做到的,
應該會比現代大部分的中醫要好上很多。
這一點,我還是很信服西醫的研究和技術。
只不過,若是說到內科方面,西醫就像感性工程一樣,必然是個死胡同。
可以分科合作嗎?
我覺得,西方哲學是霸道,應該不太可能做得到這點。
雖然這可能會是個很理想的醫療系統。

提個有關感性工程的小小題外話。
想當年在學校,有老師很熱心於感性工程的研究,常找我們學生去填問卷
(這個老師知道我會一點日文的時候還很興奮,
 可能也是與感性工程是由日本人先提出,所以重要的研究資料應該都是日文為主有關吧?)。
不過坦白說,我自己覺得這個老師設計東西的美感不怎麼高明,
自然就不認為他設計的問卷,能問出什麼關鍵性的資訊了。
昨天看了緯來日本台「我們都是新鮮人」這部日劇,
裡面剛好提到,人類在接收各種外在資訊影響下,容易受到暗示,而做出某種傾向的反應和選擇;
這個內容,剛好也是一般在討論問卷設計時,很常被提出來的重要議題。
所以,現在市面上浮濫的民調結果,大家當做娛樂話題就可以了。
因為,事實上的信心水準都是低得很可笑啦~

其實在建立模型的最後,我覺得最有可行性的,應該是專家系統。
當然,沒有純科學,就不會有應用科學與科技;
專家系統背後,一定要有相當成熟的模型做基礎。
也許中醫的專家系統我沒辦法親眼看到,不過在追求的過程當中,
應當能夠發現到更清楚的模型才是。
這一點,Blake君已經說出來了。

初談中醫診斷模型

這篇文章,是因為在Blake君的BLOG裡,看到他所發表的文章
十分的精彩,也提到很多很有趣、很值得深思的路線。
我讀了之後,有所感想,所以在那裡做了回響。

現在想把文章在自己的站裡也保留一份,所以在這裡重貼了一次。
有些文章的段落,可能在參照Blake君的原文之後,會比較好理解。
YAHOO的部落格無法用RSS追縱非YAHOO網域的BLOG,
所以不能用串連到原文,很可惜。

如果有緣讀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建議也可以上Blake君的BLOG閱讀。

※※※※※※※※※※※※※※※※※※※※※※※※※※※※※※※※※※※※※※※※※※※※※

說到模型,又讓我再次想起一個日本人用內經做的氣象運算程式

我個人是沒去「驗算」過它的過去和未來是不是都準(畢竟要花錢買…… orz),
不過,內經中可以整理出「模型」,這是肯定的;
很多陰陽五行九宮八風之類的名詞,其實並沒有那麼虛幻。
我覺得只是我們後人失去了解讀它的智慧而已(不是「智能」)。

由這個不見得很有邏輯的理由,我會認為
本於《黃帝內經》寫成的《傷寒雜病論》,依此類推,應該也能建出一套模型。」,
也認為
既然《傷寒雜病論》可以建立模型,那麼它所為依據的《神農本草經》,
 應該也可以建出有實用價值的模型。
這個也是我的研究目標之一。
至於大師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可能只在於:
並非由大師所建立的模型,在發表的時候不容易被承認;
和模型是否正確、有意義、可實用,應該不會是正相關。

我覺得,現代人不缺乏運算的工程技巧和工具,只是少了清明的解讀智慧。
正好我之前也曾經在自己的文章提過醫學的發展,一定會受到哲學觀的限制
西方一兩千年來在基督教勢力的一言堂底下,沒有什麼哲學家出現,
所以我很主觀的斷定,用西方貧弱的哲學基礎所發展出來的醫學,
尤其是內科醫學,一定會有問題。

另外,在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之中,
也談感性工程(Kansei Engineering;「Kansei」是日語的「感性」發音)。
不過我自己倒是覺得這個工程會走入死胡同,所以並沒有很關心,
但是就意義上,這應該可以做為前面Blake君所提到,
在說明一些人類感性判斷的狀態時,人們仍然會希望建立起可供具體評比的象度。

只不過我看到的總是,由這個工程所建立的模型可以做很好的事後解釋,
卻做不到產生好的事前分析,以引導設計師做出對的設計。
這一方面同樣回應了Blake君所提到的,模型的價值所在,
一方面也是我覺得這個工程會走入死胡同的最大原因。

在中醫上,尤其是《論》之中,我認為並非是在辨證上有「資料欠缺」的問題,
而且當一個人身體出現偏差表現時,
要能夠在最少的技術背景(例如:把脈。能不用就不用。)之下,
發現最具鑑別性,而且最容易觀察的「證」。
如果我們說有人「飲水一斗,小便亦一斗」,但是不說這個人的小便顏色如何。
那麼,有可能是這樣的病人,小便都是固定的顏色,
而從飲水的量上頭來判斷,又比看小便的顏色簡便,所以只提飲水量的問題;
也有可能是這樣的人,小便可能色黃,也可能色清,
顏色並不具鑑別性,所以略過不提。

其實,我自己倒是認為這不會是最嚴重的問題。
因為根據重複驗證,如果一五一十照著《論》的條文,
做出正確的辨證,正確的用藥,人是會照著描述產生變化的。
因此我認為,我們似乎更應該多花一點精神在「《論》中寫了什麼」,
才會對建立診斷模型有更多的幫助;
在《論》中沒寫到的藥方應用,或是人體證的描述,
或許會隨著模型建立的日趨完整,而有更清楚的描述。
只不過,若是回歸我前面的想法,那應該對於模型的是否正確、有意義、可實用,
並沒有關鍵性的影響了。

【轉載】橘委呼籲:ETC車上機最多用五年能退就退

橘委呼籲:ETC車上機最多用五年 能退就退

【中央社 】

(中央社記者黃名璽台北三十日電)親民黨籍立法委員劉文雄今天說,目前ETC車上機(OBU)只能用五年,根據遠通對政府的承諾,五年後要變更為「多車道自由車流」,但是紅外線技術做不到。呼籲民眾不要裝車上機,能退機的趕快退機,以免屆時權益受損。

劉文雄(不分區)表示,遠通電收對交通部提出的營運計畫簡報中,提出紅外線系統「多車道自由車流」已獲奧地利認證的資料,根本是胡扯的。資料顯示,辨識交易正確率驗證結果達百分之百,「連現行專用車道都有百分之五到八的扣款失敗率」,紅外線系統根本做不到的多車道自由車流技術,又怎麼可能達百分之百成功率呢?

資料還顯示,車輛偵測正確率及違規執法正確率雙雙達到百分之百的驗證結果,他批評遠通電收「非常離譜,一切都在騙人」;車輛分類正確率也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七四,「紅外線做不到的技術,何來成功率?

他表示,檢察官取得這份資料後隨即展開調查,經查證,德國萊茵公司根本沒有做過紅外線認證工作,「這份報告到底從哪裡來的?」廠商沒有技術,政府官員不知反省,匆忙把ETC(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推上路,吃虧的都是無辜消費者。

Da har madsen tre sjekkpunkter du bør følge. Levitra er d’info handelsnavnet på medisinen vardenafil som brukes til å behandle erektil dysfunksjon.

劉文雄呼籲用路人,若依照遠通電收對政府的承諾,五年後將變更系統為多車道自由車流,並可採計里程、非現行計次收費,「等於車上機只能用五年」,期間還有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問題,ETC 前途多舛,建議民眾不要購買車上機、不要儲值,能退機的趕緊退機。950330

※※※※※※※※※※※※※※※※※※※※※※※※※※※※※※※※※※※※※※※※※※※

腎氣丸的成分:發想

我們在仲景所立下的腎氣丸方子中,
看到了八味藥味的組成,以及服用上的指示。

組合起來的效果,被命名為「腎氣」丸,
可想而知,這個方子,是對於腎氣,也就是腎的機能,
是有助益的藥方。
那麼,這八味藥各自的作用,
又是怎麼辦到「對於腎氣有助益」這回事的呢?

在拆解藥方的過程當中,我自己覺得,
首先要能夠把各藥材的功能給推理出來。
再來就是要能夠模擬出這些藥材各以多少的力道,組合成什麼樣的循環關係。
推理出了循環的模型之後,再來對照仲景對於這些藥方,
希望能解決身體何種病痛的描述。

一來,我們可以對於藥方的功效,以及各個藥味的性質,
有再進一步認識的機會;
或許我們可以找出這首藥方對於其他身體病證的應用機會。

二來,我們可以嘗試去理解,仲景對於身體的病理機制,
是如何認識,並且是如何去解決的;
體會仲景的邏輯思考,或許就能夠更仔細的觀察病證,
有更進一步掌握身體健康的維持與改善的方法。

對於拆解藥方這件事來說,通常我們會從變化應用十分多樣的「桂枝湯」來做起;
在傷寒外感之中,桂枝湯是很重要的一首藥方,
若是能夠徹底認識了桂枝湯,對於認識其他仲景的方子來說,
我認為,是非常有幫助的一件事。

不過,我在這裡卻想要嘗試,對於腎氣丸來進行了解。
腎氣丸的方子,不但有許多不同的組成版本,不少前人先進,
也已經對於這個方子有了許多的看法和見解。

當然,我在這裡並不是要特別批判哪一家的說法,也不是要自立山頭來湊熱鬧。
這很單純的,是我自己念書的心得筆記,做一些記錄。
因為我自己覺得,除了用眼睛閱讀、觀察,用心思考之外,
動手寫下想法,也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的方法。

綜觀婦科的問題

婦科問題,我也是不知不覺中,做了一些研究。
而且坦白說,知道得越多,心裡越難過。

現代所謂的「最新科技」、「最新營養概念」,一連串,都是殺人術!

做母親的生產後不哺母乳,還打西藥的退奶針,種下日後乳癌的遠因。
生產時不採自然生產,反而還在致命的關元上一刀畫開,日後氣血必定大虛。
嬰兒還沒足歲前,就被施打一堆不知從什麼生物身上培養出的怪異病菌,因而猝死者,不計其數;
就算沒死,未成熟的肝功能已經在過勞解毒,肝火不足之下,近視人口必定大增。
從小喝牛奶長大,甚至離開嬰兒期還在喝,長期破壞脾與腎系統功能,把人變成外強中乾的空殼。
現在哪個小朋友早睡早起?從小就虛耗腎氣,真陽不養,真陰不藏,身心無法協調。
太小就接觸電視、電腦,心神過耗,對於心智發展都不好。
從小到大,冰品、可樂不斷,尤其是對於女性,這都是傷害生育系統的頭號殺手。
那就更別提不計其數的黑心食品,過度使用的農藥,政府允許使用,但是其實根本不能吃下肚的人工添加物。
還有各種西醫西藥的強勢濫用,正統中醫藥被西醫,甚至是學中醫的其他人給消滅。

這種痛,是很深沈的。

光是說一句「要多用豬油炒菜,多吃肉類與米飯,少吃青菜,不吃生菜」,
就得碰上多少人用「現代的營養概念」來質疑。
光是說一句「低於體溫的食品不要吃,可樂、汽水要戒掉」,
可能一百個年輕女性中,根本不會有十個人要理會你。
縱使這一百個人中,或許有九十個人以上,月經來時都會痛得想死掉。

現代女性真的很辛苦,因為除了傳統的社會角色之外,也有男性的社會角色要扮演。
女性不是在家養陰,氣血自然會不調,疾病當然一定會多,身體就更是需要照顧、調養。
藥物不一定人人、天天有機會正確的認識,但食物卻是和日常密不可分。
若是飲食都在錯誤的觀念之下無法獲得照顧,又要怎麼談養生呢?
已經患病,那就一定得要服藥,用正確的藥方來治療;「通治」的調養方,可能力道已經不夠。
尚未患病之前,恐怕吃得正確,要比服藥方,還要來得更有迫切性。

真要說調養方子,我還是首推「小建中湯」,要說解經痛,我還是首推「當歸芍藥散」。
小建中湯可以天天吃,月事時更是可以吃,平常血分的新陳代謝就好,怎麼會有推不掉的污血?
當歸芍藥散我是親眼見識它的效力,能讓人在前一分鐘還抱腹打滾,到能夠馬上起身行事如常;
痛經時就服,難排的血塊是可以用計秒的速度被排出體外,就更不需要什麼止痛、收縮劑了。
有這兩首方,女性就必定月月安;月事順利,自然不易有生殖系統方面的毛病。

若是以我所認識的仲景藥方來說,我會這麼建議。

甲木課題的一年

今年才剛開始,國內就出現不少交通方面的問題,
有各種交通建設的弊案,也有鐵路疑似遭人為破壞的事故。
日本無獨有偶的,也發生幾起與飛安有關等,航空交通業的問題。
美國突然發狂似的大規模轟炸伊拉克;印尼從抗議示威,演變成流血衡突,還有死亡的犧牲者。
失控的暴力事件,也是令人怵目心驚。

如果對照今年初入春時的天氣現象,
我們大概可以了解到,今年在陰陽升降上,是較有問題的。
在木氣,尤其是甲木的膽氣上,「決斷」之力不彰,「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的力道減弱。

如果這是今年的「課題」的話,
我們或許更應該以「金」的收斂,加強我們「治節出焉」的自制力,
以肺所藏的「魄」,來堅守我們應守的本分。
另一方面,今年若是能以金的「肅殺」之氣,斷絕社會各種暴力或脫序的治安現象,
相信對於今年的國泰民安,應該會有較明顯的幫助的。

在健康上,要注意因為飲食失去節制而產生的消化不良、痞脹的問題;
濕、熱內鬱的問題,也要多加注意。
外邪方面,傷風的狀況可能較多;固表以金氣制風的方面,也可以多留心。

四季變化,九宮八風流傳,無非就是時時告訴我們,
我們還有很多自我修為的課題,應該要再加油、再努力。
如果能因而讓自己的身、心都有所體悟、精進。
那麼,年年都是好年。

願和各位朋友們,共同勉勵。

腎氣丸的使用例:大便帶血

大便中帶有血,坦白說,可能的狀況有許多種。
我在這邊提出來的,是數種狀況的一種;
當然,反之亦然,腎氣丸也不是所有的狀況都能夠對應。
腎氣丸不是神藥,並非各種疑難雜證,有病就治,這個還是我必須要強調的。

只不過,我自己覺得,一首藥方在組成之中,
若是能夠了解到仲景立方的用意,用藥進退的根據為何,
自然能夠認識到在仲景明示的範例之外,可以應用的其他病證

我自己在讀書的過程當中,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心得。

這位朋友的大便中帶血,不帶有其他的疼痛狀況
在大便之中帶的血,有的時候量還頗多,但是大便並無乾硬或不暢
狀況較嚴重之時,甚至肛門稍有用力,就有血絲排出。

我問了一句「平時,是不是因為忙碌,會忍尿,不太常小解?」朋友回道:是。
後來這位朋友平時開始注意喝水,並且改掉忍尿的習慣之外,
並且注意,以溫熱水早晚服用腎氣丸之後,一週內就不再犯了。

在看過這個例子之後,我的推理如下:
平常慣於忍尿的人,體內的濕氣無法順利代謝,除了會膀胱過勞之外,
首先就是會讓不喜歡濕氣環境的脾系統功能受阻;
脾系統就像除濕機一樣,不停發熱,但是濕氣仍然不斷,
這股濕熱之氣,就會傳於下游的系統,也就是肺系統。
肺臟是嬌臟,容易受邪,也容易外傳病邪;肺會外傳的頭號對象,就是它的「腑」,也就是大腸。
大腸長久以來的濕熱,讓組織處於類似發炎的充血狀況,
一旦血管失去彈性,或是因為其他因素而進一步發炎,血管就會破裂,形成出血。
所以,就在沒有其他疼痛的狀況之下,發生出血的現象。

這位朋友,平常也有鼻腔不通暢,容易鼻塞的毛病,這是我會做出這番推理的重要佐證之一。

朋友身邊的人,起初一直要這位朋友去看西醫,甚至說要開刀。
試想,這種因為身體系統失調而出現的警訊,會因為挨了一刀而好轉嗎?
身體沒事就被切開,真的不打緊嗎?

腎氣丸的使用例:閃到腰

在《論》裡的描述下,腎氣丸並沒有對於外傷使用的案例可以參考;
而且,事實上,《傷寒雜病論》本身就不是一本談論外科的醫書。
不過,在我見過的例子中,卻也在外傷上,見到功效。

有位朋友,在一次工作的勞動中,因為用搬重物的用力不當,
讓腰部後側有閃到,發生痠痛不適的情況,嚴重的時候甚至不得動彈。
雖然讓人推拿,卻不見好轉;貼的、抹的都用了,依然疼痛。

之後朋友開始服用腎氣丸。
每個小時五顆,溫熱水服用。
開始服用後,腰部的痠痛就漸漸消失,
三天後就不致於影響生活,五天後就沒事了。
也就是說,因為外傷導致的「腰部痠痛」,
與因為虛勞而發生的證狀,或許可視為一同;
合證狀,應該就能收到預期的效果。

當然,腎氣丸算不得傷藥,三天才讓痠痛緩和,也不算高明。
不過,我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是:
身體內部系統的問題,會反映在肢體外在的機能上;
同樣的,若是肢體的特定部位容易受傷,多半也能思考,
在身體內部的對應系統上,可能一樣也是較虛弱的部分。
物心不二,這應該還是不變的道理。

用傷藥,有可能一時片刻馬上就解證,
但是很難保傷者不會再次受傷;
若是在傷癒之後,能夠加強身體系統的調適與補養,
這應該才是根本解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