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到了!來碗熱湯吧!--當歸生薑羊肉湯

22日就是冬至了,這是自古以來的代代相傳裡,
一年之中最適合大魚大肉、積極進補的一天。
因為人的身體在一年當中,氣血最為內斂;「對」的補藥是很容易吃進身體裡的。
就算只是一般的食物,只要是鮮美的,對身體有補益的,也都很能吸收它的好處。
即然是每年一度的難得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一下囉!
所以,今年我準備了一道「當歸生薑羊肉湯」,要來好好「過冬」了!

材料:
一、生薑375g
生薑是在菜市場很容易買到的蔬菜之一了。只要挑選新鮮、比較飽滿的就可以。

二、當歸:225g
當歸甚至在一些食品賣場之中,都可以很方便買到,因為它是被視為「藥材」的一種。
比較講究一點的話,可以到中藥行去買,也不錯。

三、羊肉900g
原則上最好是新鮮現宰,非冷凍的羊肉為上選。
我不太清楚在台北哪裡可以買到好的現宰羊肉,只好退而求其次,買了進口冷凍的。
坦白說,冷凍的效果是比較不好的。

四、清水2400㏄
水就不需要多介紹囉~
不過,最好是不要飲用電解過的水,或是拿來做料理。電解之後,水可能就不是水了。
尤其現在有的濾水器不是單純的吸附雜質,還會「添加」其他的離子或是元素在水裡;
依據我的「自然」原則,我是不會讓這樣的水進肚子裡去的。

方法其實不需要特別說明了,就把食材洗淨,處理好。
羊肉看情況,切成適當大小;至於當歸或是生薑,不切也沒關係。
通通丟進大鍋裡,倒入清水,開爐火至大火把水煮開,再切至中火,讓水收至900㏄,就OK了。

在食用的時候,原則上是喝湯為主;如果愛吃羊肉的話,也可以把它吃掉。
一次基本上以喝200㏄,也就是一碗,為適量。
喝了一碗之後,可以休息一下,吃點別的食物,之後再來吃第二碗。

拿足量的生薑和羊肉一起煮過之後,羊肉的羶味應該會退去得差不多了;
而且羊肉、生薑、當歸,都是很能讓身體溫和的食材,
在今年可望「夠冷」的冬至當天,相信應該更能感受到它的好處。

有機會的話,請大家一定要試試看喔!

六味?八味?

我在之前的「桂枝與肉桂之用有感」最後,提到了腎氣丸,
也就是俗稱的八味地黃丸、金匱腎氣丸……(族繁不及備載),裡頭加的應該是桂枝才對。
剛才讀到了一段文字,有了感想,所以在這邊,換了另外一個方式,
來談談腎氣丸的組成與桂枝的幾件事。

在我國的宋朝,有位名為「錢乙」的名醫,
他最偉大的成就,就是一生努力研究了小兒科有四十年,獲得許多心得和發現。
雖然他的著作很多都散失掉了,但是仍有一部由他的學生在他過世後集成的《小兒藥證直訣》,
我們在現代還讀得到。

在這部《小兒藥證直訣》裡頭,錢先生就秉著「小兒純陽」的思想,
把原本強力補腎的腎氣丸的八味組方中,拿掉了桂枝和炮附子這兩味藥,
而成為了兒科用藥

大致上來說,就《黃帝內經》對於男性與女性在身體變化上的說法:
男性大概是以八年為一個變化周期,女性大概是以七年為一個變化周期。
而兩者在第一個周期,也就是男性八歲之前,女性七歲之前,
其實都是「幼兒」,也就是說,身體還沒有很明顯的性別特徵變化。
那個時候的身體只是在不停的快速成長、發育,
為了將各個身體器官、組織的機能,建構至基本的水準。
此時不管男性、女性,都是看作全身上下都是陽氣的人體,
充滿了生機和旺盛的生長能力,像春天的小樹苗一樣,所以才說「小兒純陽」。

附帶一提,在第二個周期,也就是男性十六歲,女性十四歲,
開始出現西方醫學所謂的「青春期」--第二性徵出現。
身體進入第二次的快速發展,只不過這時候的發育重點,是在性徵的表現,
而骨骼也開始有巨大的變化,體態的曲線開始有差別;
是屬於形體,也就是「」的成長。
在這個時期之後,男性和女性各別的陽與陰,都成長至能夠穩定下來的狀態,
也就是接近完整的成人體格了。

既然「小兒純陽」,其實是可以不必「補腎氣」的;
但是腎氣丸不只是單純的補益而已,幼兒身上也是可能有其他需要應用它的病證出現。
所以在使用上,就不能再把補益陽氣的桂枝、炮附子,加在腎氣丸裡,使用在幼兒身上
更嚴格來說,小孩子如果吃了腎氣丸,就可能出現過早成熟的現象,
例如男童長鬚、生喉結,女童胸部隆起、有初經。這是會嚴重破壞人體健康平衡的。
為了怕發生意外,在這裡還是要強調一下:

未成年者絕對嚴禁服用八味腎氣丸!!

回題。
既然純陽之體不需要腎氣丸裡的桂枝、炮附子來補助陽氣,當然,
過了這個年紀,早已經不是「純陽之體」的我們,
就絕對需要用桂枝、炮附子之力,來補益隨年齡增長,只會日益衰微的陽氣。
換句話說:如果成人吃了沒有桂枝、炮附子的腎氣丸,又怎麼能讓藥發揮它應該有的作用呢?
這邊,就得到了「成人只用八味藥組成的腎氣丸,不用六味地黃丸」的第一個結論。

另外,如果組成腎氣丸的這八味藥裡,用的不是桂枝,而是肉桂呢?
參考許多贊成肉桂為治陰的醫家說法(我在前面的文章中也有引述),
很明顯,肉桂不是補益陽氣的作用,那麼在小兒用藥上,理當是不需要去除才對;
既然需要去除,這種「桂」必定能補益陽氣,而那就必定是指「桂枝」而言了。
這邊,就得到了「腎氣丸的組成不用肉桂,而是用桂枝」的第二個結論。

在很多藥方上面,用桂枝或是肉桂,的確有不少不同的實例與證明;
不過,在腎氣丸這個例子上,我們倒是應該能從這幼兒用藥這一點,
來得出兩個重要的結論。

續.桂枝與肉桂之用有感

這兩天在Blake君的Blog「紅塵一隅間拾得」裡,
閱讀了不少Blake君的深入研究,是有關「桂」這個常見的藥材或食材;
我也一時手癢,野人獻曝了一下,談了談自己的想法。
下面就是我把自己的文章拿回來敝帚自珍一下~

我手邊有一本《本草崇原》,是明朝的張志聰先生所著,而由他的弟子成書。
因為我手邊的本經裡,屬它最輕巧,所以就成了我的案頭書,隨時抓起來研讀熟習;
對於本經的內文,也多參考此書。
這本書裡是把「牡桂」做「桂枝」,而把「箘桂」做「肉桂」。
張先生的理由是「牡,陽也。」,而「箘,根也。」。
上體枝質乾而質輕,所以牡桂治陽本乎上者;
下體根荄(音「該」)質厚,故箘桂治陰本乎下者。大體而言,就是這兩種的分別。
在這邊也提供一下眾多說法之一,以供大家參考。

其實總括來說還是有幾個大體的結論:

一、嫩枝可散表治陽,去皮之根可以滋養。
甚至依《本草崇原》內的說法,張先生也是贊同「桂枝加桂湯」加的是肉桂。

至於「a.牡桂」、「b.箘桂」,要怎麼對應(或說「翻譯」)至「A.桂枝」、「B.肉桂」,
似乎就是另一個層級的問題了。
或許在「不細分」的年代之中,本身就有交雜「a=A」以及「a=B」的兩種說法?
個人學識淺薄,還不得而知。

二、在較早的典藉中,或許全桂的確不太做細分;
而後人在入藥的時候,能體察得出桂枝與肉桂的確實差異。

我的推論是:在前人「不細分」的時代,舉凡用桂的狀況,不外乎就是以下:
  1、兩種都可用,都有效。以下又可分:
    (1)但是桂枝比肉桂更有效一點。
   (2)但是肉桂比桂枝更有效一點。
  2、其實是用桂枝才有效,只是沒強調。
  3、其實是用肉桂才有效,只是沒強調。

以上面來說,我是把「混著用」的說法先放下了。
用藥之中,對於「物性」其實頗為講究。
甚至連當歸頭、身、尾,都有用法的論述(反倒是後人不分,就用全當歸了。),
更何況是如麻黃或麻黃根者,甚至做相反用途的同株植物?

「桂枝」湯如果改肉桂,功效一樣嗎?我個人沒對所有用桂的湯方做過實驗,不太了解。
不過,就自身用桂枝湯的經驗來說,該方用「桂枝」是一定有效的(可能是1或是2)。
再看到一些藥廠在配桂枝湯方的時候,都是以桂枝入藥;
現代的桂枝與肉桂定義就很清楚了,而這些藥廠在「用哪種桂才會有效」上,恐怕也早有定見。
如果用錯了,或是不好用(1之(2)的狀況),應該也會有不少醫師向藥廠反應才是。

回歸來說,借引Blake君的一句話:「實踐於人身的結果才是真道理。」

又,桂枝於麻黃湯與葛根湯中之用,我覺得仍是以「疏泄」為主。
麻黃中空有節,而葛根用的卻是如薯狀的塊根。
麻黃草之匍匐莖一本橫生,就像肺的氣管與支氣管;
葛根的薯狀塊根生善上攀的葛藤,就像陽明中土蔓枝水氣而上。
而兩者的樣子均為「草科」模樣,而非桂木樹枝的木性強烈,所以在其質過輕的因素下,
還得配上有木性但又質輕能發的桂枝,才能連接全段鼓陽氣的發散作用。
葛根主要是從陽明中土引水而上散
(因為病在太陽雖無汗,但「項背強几几」,表示身體上段太陽經陽氣不達,不得津潤。),
麻黃主要則是由肺金開表發散
(因為惡風無汗,體內陽氣不接體表,故體表不得開,以免門戶洞開,引風邪更甚;
 這是身體的自我防衛判斷。故需從太陽鼓陽氣至體表,才能散邪。),
所以各用麻黃、葛根為湯名;但在效用的部分,還是需要桂枝之木性接應助力,才能於太陽經成功。
這是我對兩方中仍需借重桂枝的看法。

另外,話頭又關聯至「桂枝」、「麻黃」與「細辛」之用,其實也很有趣。
細辛於古法上似乎只用根?不過現在也有用全草者。
細辛其根較麻黃更細、更辛,其莖卻是一本直上,葉為腎狀心形,恰似少陰(心、腎)之性,
故也能散寒,也能平咳逆上氣。
對我來說,「細辛」的作用就是「由腎抽水上行」。
因為病至少陰證,表示三陽失守,太陰脾土也已失運化,才會引病至倒數第二層防線。
所以在取津液推邪氣外散的時候,不從三陽,而直接鼓腎之陽氣接至麻黃,
循腎至肺的最短路徑,推出外邪;
不過重點在於「始得之」或是「無裡證」,表示少陰雖然受邪,但是正氣仍未損,
所以還有該防線的戰力可用。
畢竟腎水不可隨意動用之,因為此仍先天之氣的根本也。
這是我對於細辛於少陰證用法的感想。

對於肉桂的食用經驗來說,我總覺得,還是以溫暖體內、補養為主;
否則很多料理與點心,甚至是可怕的咖啡之中,就不會這麼被廣為愛用了。
如果沒事把這類的溫熱藥材拿來當點心吃,最常見的就是「上火」,
舉凡:喉頭緊、痛,身體燥熱,小便顏色可能偏紅色,甚至臉上長痘子等等。
肉桂不需要經過太嚴謹的配方,也能在日常飲食中出現,可見得它是比較「親和」的;
桂枝就需要在準確的配方與適當的時機下,才能使用,算是相對比較「嚴厲」的。

食材和藥材之間,有時其實也沒有那麼鮮明的畫分;
不過選用藥材的「眼光」來看,古人對於天地間萬物的觀察,還是很有獨到之處的。
這個,我想也是一般所謂的「科學」所學不來的。

你頭痛嗎?

「頭痛」好像是很多人的常見證狀;一旦痛起來,那還真不是好玩的。
當然,我們在這邊說的「頭痛」,並不是感冒的狀況;
如果是感冒,當然還是要吃感冒對證的藥,才會好。

但是,是否曾有在似曾相識的時間,或是狀況之下,頭痛就發作的經驗呢?
如果有的話,也許可以注意一下:是不是發生在頭的側邊?
(也就是從耳朵到太陽穴之間的區域,一直往上延伸到頭頂一帶。)
如果的確是在這一帶,無論是單邊或兩邊,也許可以嘗試一下以下的方子。
那就是:

好好吃一餐!

就這樣?

沒錯,就這樣。

頭兩側的頭痛,一般是所謂的「陽明」頭痛;
而所謂「陽明」,「胃」就是所管轄的系統之一
(「胃」叫做「足陽明」;另外一個是「手陽明」的「大腸」。)。

現代人多半都是做勞心的工作,又加上也許因為工作等因素,
吃飯的時間多半被壓縮,甚至會沒吃;這些都是對於脾、胃很傷害的事情。
胃在空了的時候,一般都是會讓人覺得「餓了」;
但是又因為常常會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把這個「餓了」的感覺壓抑下去,
結果胃變得更空,也變得更冷。
這個時候,胃只好再進一步的「警報」,就是把你的陽明經給「拉緊」;
所以,頭側的「警鈴」就響了,也就是頭開始痛啦!

我曾經碰到兩個同事,不約而同都說頭痛,
但是我稍微檢查一下,又沒什麼風寒感冒的樣子;
再問之下,才發現:
一個人中午以來都沒吃飯,一個人中午以來只吃了幾片水果,
而我發現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九、十點了。
所以我就趕緊把兩個人都拖去小吃店裡,讓兩個人各吃了一份套餐。
吃了熱騰騰的餐點後,兩個人肚子也飽了,頭,也不痛了。

「餓」、「飽」本來都是人體很自然的需求反應,
聽聽身體告訴妳的反應,適當的回應需求,人就容易維持健康。
餓了也不吃東西,身體痛了又猛吃止痛藥。
這樣下來,身體怎麼不會壞掉呢?

藥能治病,但食物,才是養生喔!

把止痛藥丟掉吧!
很多時候,其實你只是需要好好吃一頓。

桂枝與肉桂之用有感

在最早的《神農本草經》上,原本似乎並沒有很確實的指出,
所謂的「桂」,用的是桂木的哪個部分。雖然古人們用藥經驗的累積,發現桂不但好用,
而且不同的部位還有不同的特性能夠發揮。
所以就把桂樹的嫩尖叫做「桂枝」,樹幹上剝下的皮叫做「桂皮」,
樹根叫做「肉桂」,而去了桂皮的,就叫「桂心」。

就因為用途多,從入菜到入藥,皆很好用,但是各部的性質又有差別,
所以在一些並沒有寫得很清楚是用「桂」的哪個部位的古書上,就有很多今人的爭議;
而當這些今人成了現在的古人之後,又有新的一批今人來為古人,和更古的古人來分析。

《傷寒雜病論》中有一首方,為「桂枝加桂湯」,是桂枝湯再加桂而成。
後來的「加桂」,加的究旣是什麼桂,便起了不少古人與今人的論述。

就我自己實際的經驗來說:
一般在用了桂枝湯,第一個會期待它的反應是「取微似汗」,也就是由汗解。
不過我也碰過幾個例子,包括在我自己身上,我得到的卻是「尿解」。
吃了藥之後,沒多久,會有一股來得很突然的尿意;
而就在排尿的那一瞬間,幾乎是同時,證就解了。
桂枝是樹木之枝,原本就是走疏泄作用,因為性溫,味辛,所以走陽這一側。
再者,其性溫,氣、味具輕,質也輕,所以有補性,補的是氣。
所以桂枝能以木之陽氣,入太陽膀胱之水,助氣化。
參「五苓散」等散水方,其實也可以找到桂枝的應用。

在《桂林古本》中,因為桂枝加桂湯用的是誤炙之後的奔豚,
所以狀況和目前讀到其他版本的用途,稍稍有不同。
肉桂氣、味具厚而質重,其用則重補性,較無發散之利。
對於可能是「裡寒」的例子中,病證就不是外邪而來的外感所致,
所以溫裡一樣有很好的效果;甚至應該說,本來就該重溫裡,先求補益。

就這個例子來看,其實我一樣得到很好的啟示。

一、謂桂枝為發汗劑,其實應該把這個頭銜先還給麻黃。
麻黃中空有節,凌冬不凋,陽氣與由裡至外的發散性更強,所以能治證見無汗。
桂枝治有汗之證,其用除了微發汗之外,重點或許應該放在足太陽經能見到的效果,
也就是「排尿」。
當然,麻黃也能排尿,只是作用的主、副之差而已。
少陰證亦有麻黃附子甘草湯及麻黃附子細辛湯之用,可以參考。
我稱之為麻黃重排汗而次排尿,桂枝重排尿而次排汗;麻黃發而不補,桂枝發而兼補。

二、世人謂腎氣丸加肉桂,恐為不然。
蓋地黃性涼而滯,我認為七味加一味的藥材,實則牽動藥性至腎氣之中;
若改肉桂為桂枝,未能利表以固裡,將陽氣接引至太陽經,則走散之力不足,應該可想而知。
只思添加補性之藥,不見得就能發揮接引地黃入腎的力道。
以八加一味藥而遍行正經十二脈,我覺得才是腎氣丸的真意;
若要加減,也許該是本此立意著手才行。
附帶一提,涼血而生血,非乾地黃不能成功;
若以熟地入藥,恐怕未蒙其利,先受性滯之害。

不過,肉桂不可謂之不可用。只是用法和例證,可能要另外討論了。

論文:中醫剛彈說

「什麼病要吃什麼藥?」「為什麼上次我說咳嗽是吃這個,這次要吃完全不同的?」
「為什麼我說頭痛是吃這個,這次說四肢發痠也是吃這個?」
如果要真的三言兩語把中醫怎麼用藥說清楚,真的很難,因為範圍太廣了;
要真的能夠「懂」,非得下工夫去讀到通透不可。

常常聽新聞在說西藥有什麼病的「特效藥」,為什麼中醫沒有呢?
一方對一病,百病就得要百方。這個就變成是時方的思考,西醫的步數了。
如果這個病進入人體後,一天就變化萬次以上呢?
有種病,現代叫做AIDS,剛好就是這個模式。
所以西醫才說「不治」;時方中醫才說「中西聯手」。
也就是,不得不坦承,沒有能力治好。

這經方中醫、時方中醫、西醫,這三者的實力關係,究竟是如何呢?
舉個很OTAKU的爛例子,給大家娛樂一下。

卡通「機動戰士GUNDAM」裡,剛彈RX-78之所以強,不單單只是它配備了重型的火神砲,
有兩把光束軍刀,高出力的光束步槍,或是豐富的武裝、合體的能力而已。
重點在於它的裝甲特別耐打,反應速度超快,而且推力超大。

這是剛彈RX-78傷寒雜病論)具有「架構」的優勢,而不單純只是武裝的優秀。
經方正因為它的架構好(桂林本的治則總則、溫病與雜病的進退依據、六經辨證的方法),
所以各種藥材武裝)在經方思維的組合下,效力都很優越。
所以經方只要在這個基礎下,對於敵軍吉翁軍)所產生之不同的「」(敵軍的作戰),
搭配上不同的藥材,就能把藥材的效力充分反映在治療效果上。

另一邊,同樣是聯邦軍的機體:吉姆GM時方),和剛彈的樣子很像,
基本應用的技術也相同(都是中醫)。但是裝甲很薄,反應速度差很多,推力更是比不上;
因為它是把剛彈「劣化」之後,才用於量產的機種。(理論基礎的應用方式差,但容易學

如果硬讓GM裝上火神砲,恐怕裝甲會先被火神砲扯碎;
就算拿了一把高出力的步槍,發電機大概也負荷不了;
拿了兩把光束軍刀,過慢的反應速度,只怕照樣被敵軍打爆。
所以GM有很多針對特殊用途而局部強化的「特裝版本」(特效藥)。
有炮擊用、狙擊用、白兵戰用……要應用於一個新用途,就得再來一次改裝。
炮擊用的,白兵戰一定吃虧;白兵戰用的,狙擊時一定發揮不了作用。
如果要改裝一台GM又能炮擊、又能狙擊,還要在白兵戰中能吃香呢?

其實,不必這麼麻煩,去駕駛剛彈使用經方)就通通搞定了。

話說回來,剛彈的威力之所以大,
裡面也因為有資質超強的新人類阿姆羅在操控(使用經方的中醫師)。
就算同是新人類的雪拉,開起剛彈也還是會覺得身體受不了、跟不上機體的反應。
那就不用提絕大多數都是一般資質的飛行員了。
能夠充分應用經方的人,畢竟有限的;
但是,還好,一台剛彈,其實也足以扭轉戰局了。

同樣的,一台剛彈和一個阿姆羅單獨被丟進戰場,並不能打勝仗。
剛彈正因為有白色基地黃帝內經)的承載,在做強力後援,
以及其他整備和協同作戰的組員(神農本草經),才會變成敵軍眼中擊墜數驚人的「白色惡魔」。

就戰技上來說,如果你是夏亞(更高的資質),就千萬別用鋼球BALL那種水準的機體(西醫;更差的理論架構和技術)來打仗,聯邦軍會幫你準備一台紅色的剛彈的……

驚奇燉肉

本者熱愛做實驗的精神,今天又嘗試了一道新的食譜啦! 因為自己覺得效果還不錯,就先把它記錄在這邊,方便以後自己再來改良參考。 先來記錄一下材料吧! 1、豬腰內肉:約300g 腰內肉真正好吃啊!肉質結實有彈性,其實就算不調味,光是用沸水川燙過…

详情

熱豆漿真是冬天的王道!

今天的天氣稍微溫暖了一點,不過還是在冬天的寒風吹拂之下。
難得這麼美好的寒冷冬天,真想來杯熱的,是吧?
嗯……那麼,喝點什麼飲料好呢?

來杯熱豆漿吧?

平常一般的選擇,多半會是來杯熱茶啦~熱咖啡啦~不過,今天要來點不一樣的。

熱茶是很不錯的選擇,尤其是對於常期要坐在電腦前面,花大量眼力來看螢幕的上班族。
不過,熱茶的頭選,還是要完全無發酵的茶種,才好。像是中國茶的龍井,或是日本綠茶
當然啦,這邊說的都是原片茶葉去沖泡而來的,才有這個好處;
一般市面上買到的茶包,或甚至是包裝飲料、「××」小舖買的那種利樂杯散裝飲料,
就通通不含在內囉。

那麼,有經過發酵的茶種,像是烏龍、鐵觀音等等呢?
那種茶雖然好喝順口,但是效果就差了非常多。當作喝情趣的飲料,就差不多了。
全發酵的紅茶就更不用說囉~雖然不壞,但是也談不上什麼好處就是了。
『咦?怎麼沒說到潽洱?』
你買得到真正的潽洱嗎?如果是真貨,還煩請「道相報」一下嚕~

『那,咖啡呢?』
那種液體,能當飲料喝嗎?
咖啡的味道苦、澀、酸,氣厚味也厚。和一種藥的性質非常相像。
那就是專門用來讓人腹瀉的「巴豆」。
幸好,沒有人喝生的咖啡豆去泡出來的飲料;咖啡豆一定要經文火炒過,炒到乾焦為止。
這個手續,恰好就是中藥所謂「炮製」的過程。
先把該物的性質整理過,也就是,去除有害的,讓有效的強化,再來服用。
咖啡豆經過炒焦,腹瀉的效力已經失去大半,拿來喝,還好是不會讓人馬上拉到不行。

不過,咖啡仍然是個讓身體氣、血下泄力道很強的食品,
這也是為什麼在西方傳統中,會發展出「加牛奶」和「加糖」這兩項習慣。
「牛奶」會讓中氣停滯,而「糖」而能緩和大部分的性質作用
這是保護身體的兩個很重要機制。
只不過,愛喝黑咖啡的人,就享受不到這兩個好處了。

而喝了咖啡後,因為會強力的把人的氣血都向下泄掉,原來有氣血的地方,一下子全空了。
心臟突然沒有血可以進出,就會發抖;沒有氣來當動力,搏動起來就會特別吃力。
這就是喝咖啡會心悸的主要原因

但是,吃甜的吃過頭,又會讓人牙齒壞掉;而牛奶又會讓人消化不良。
如果喝的人加的是「代糖」和「奶精」的話,那就真是百害無一利了。
那兩樣算是全人工製成的東西,就好比你去啃你家的塑膠臉盆一樣可怕。

同樣的,如果你喝的是罐裝咖啡,那可以說,整罐都是人工調味出來的。
喝罐裝咖啡,大概只比喝三秒膠好上一點點而已。

總之,照一般喝咖啡的方法來喝,大概就是「極大害」以及「大害」的差別了吧?

大豆是會入腎的一種雜糧。尤其是在冬天,這個最適合進補的季節,
各種食物的好處,都會很強力的被吸收到身體裡頭。
而「腎」是補藥最不容易補進去的一個系統,卻又關乎每個人老化速度的快慢。
如果能靠平常飲食就照顧得到,那豈不是很完美?

近來不是還有一種說法:女性在更年期前後,可以喝豆漿來保健嗎?
那是對的
當然,大家還是要去買新鮮大豆去打出來的清漿,再加上二號砂糖來調味,
或是入湯做成料理來食用,才能算數。
直接喝清漿雖然也很好,但是效果比起適當調味的豆漿來說,還是會稍差一點點。

無論是吃甜的,或是吃鹹的,都能讓人充分吸收豆漿的好處。
中國數千年來把大豆製品當成生活中重要的副食品,甚至是早餐的主食之一,
真的是有它的道理的。

如果每天喝點豆漿就會得痛風,那麼中國人早在數千年前,
就會因為每個人膝蓋痛到站不起來而亡國了,
還需要等到五千年後,再讓從來不喝它的人,去研究它能不能天天喝嗎?

白醬怎麼做?

在西餐料理中很常見的白醬,應該有不少人喜歡吧?我就蠻喜歡的。香香濃濃的味道,口感又是那麼滑順。不論是單獨拿來喝,或是煮得濃稠些來拌麵、拌飯,甚至是做成焗烤,都很棒。不過白醬的湯底是用牛奶做的,如果是對於牛奶敏感、喝了會容易拉肚子的人來說,那可就不太妙了;而牛奶又是很多過敏體質者的頭號大敵,再加上,牛奶很難被人體消化,坦白說,牛奶真的是個最好少碰的食物。這麼說,又得要把一道美食給封印起來了嗎?

在健康和美味之間,其實不必做這麼痛苦的選擇啦!最近我就做了個實驗,發現,美味可口,而又不會讓身體造成負擔的白醬,還是做得到的!我就叫它「中式白醬」!

湯底的材料很簡單:
1、豆漿
  對,就是豆漿。現在有一種很貼心的商品,叫做「無糖豆漿」,就是單純把黃豆打成漿而已,沒有做任何調味,也就是平常去早餐店買的「清漿」。其實豆漿對於人體很好,煮成甜的或是鹹的來吃,都不錯。我們只要選擇「非基因改造」的豆漿就行了,我平常是由「義美」的。
當然啦!如果能自己打,那就更完美了。不過打豆漿,而且要煮得好,是要一點時間和工夫的。這個就要看每個人自己的狀況是如何了。
2、太白粉
一般的西餐所用的可能是麥粉,我覺得用麥粉也是一項不錯的選擇,只不過我手頭比較方便拿到的是太白粉。而太白粉和麥粉,對於身體的作用雖然有些不同,都總歸都是對身體有益的;再者,它們在湯中的作用都一樣,所以,就看自己的方便和希望效果來選擇囉。
3、牛油
牛油做起菜來,真的夠香!我超愛用動物油做菜的,那個口感和香味,沒有一種植物油可以代替。而且,動物油本來就是對於身體最溫和的食用油。想起最近又有個新的害人廣告,說婦女炒菜會致癌,要改用植物油。我在想:還好我還能找到自己炸豬油的方法,不然要是又因為一個胡說八道,害我的豬油絕跡了,那我可受不了。如果沒有牛油,用豬油也很好。

以上。

咦?就這樣?
沒錯,就這樣。白醬的湯底其實非常簡單,講穿了,真的會讓人嚇一跳。要做稠一點的白醬用來拌麵,或是做稀一點的白醬做湯底直接喝,都很好。主要的關鍵其實就用太白粉來控制而已。

做法:
1、用80克的牛油,放在大鍋裡頭,開中火,讓它化開並均勻布滿鍋底。在油開始沸騰之前,把2大匙的太白粉均勻撒進鍋裡,拌炒一下。讓太白粉平均的化開就行。注意,別炒到焦掉了。
2、看到油開始沸騰了,加入400㏄的無糖豆漿,轉小火。一面加入、一面拌均;之後再適時攪拌一下,別讓太白粉在鍋底焦掉了。
3、煮到豆漿開始沸騰的時候,加入少許的鹽和黑胡椒。

完成。

咦?就這樣?
沒錯,就這樣。只要注意,不要把任何一樣材料弄焦掉,湯的顏色自然就是白白淨淨的啦。
白醬真的是超簡單,而且,光是這樣,就已經變化無窮了。

如果希望湯底好喝,就在湯底做好之後,丟入三顆切丁的洋蔥(不要炒過),味道會更鮮美,而且越煮會越好吃。很適合煮好一鍋之後,冰起來給他「長期抗戰」。
白醬很適合做為海鮮或是雞肉的湯底。我上次是用鮭魚500克,稍微煎過之後,搗成小塊,再加入湯底中一起燉煮;如果換成旗魚500克,效果也很好喔。此外,再加上一些蝦仁(約十尾到二十尾),鮮玉米粒(小罐的綠巨人約兩罐),不但好吃,顏色又很漂亮。

如果是要做為焗烤或是拌麵用,可以再加2大匙的太白粉,湯汁自然就會收得更濃稠。先在炒鍋中放入濃稠版的白醬,加熱,再放入水煮好的義大利麵,拌炒均勻,最後起鍋前,撒上一些黑胡椒以小茴香粉,白醬義大利麵就完成了。

有的人或許會不喜無糖豆漿的一股味道,有一點點的腥。其實,只要用到之前說過的一個原則,「辛能去腥」,加入洋蔥(辛)、黑胡椒(辛),甚至是前面說到的小茴香粉(辛)之後,那股味道自然就會不見,而只剩下豆漿滑潤的口感還有香氣而已。怕清漿味道的人,大可放心吧!

漢方概念洗髮精

最近,有個日本進口的洗髮精,做了很大幅度的廣告。我在賣場之中,幾乎都可以看到這個洗髮精在大力促銷的影子。電視的廣告不說,戶外的大型看板也不少。廣告影片中,起用的是國際知名的大陸女演員,對於這個主打漢方概念的商品來說,真的,還蠻切題的。

因為朋友拿到了一小瓶使用瓶,而裡頭號稱的配方,又是我很感興趣的漢方,所以我也跟著用了,來嘗嘗鮮。沒想到,還真的有令人驚艷的效果。

當然,這個洗髮精之中用的材料,還不是我心目中最佳的原料。而配方比例,我一概不知。怎麼處理這些原料與洗髮精結合,也是不了解。不過,很單純的就結果來看,讓我這個無論怎麼亂洗頭,頭髮都一樣很好整理的人來說,還是能明顯感受到「使用之後,頭髮的感覺更柔順」的效果。這或許可以說,又是漢方的一個勝利吧!

無獨有偶的,另外一個品牌的洗髮精,倒是在稍早,就推出了也是號稱使用漢方概念的產品。廣告影片是由西方女明星演出,其實還別有一番趣味的。由西方人來說漢方好用,就情感上來說,頗有一點點身為中國人的驕傲感。

不過,無論是西方的品牌,或是日本的產品,怎麼老是些外國人來說漢方好呢?雖然漢方的效果已經獲得世界其他國家的認同,而且愛用,是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不過,看到台灣市面上還是到處什麼「左旋C」或是「玻尿酸」的來做美容,總覺得反而是遜色好幾籌的手法,實在不怎麼高明,也很丟老祖先的臉。

說到愛美,第一要件,還是作息要規律,飲食要正確。不過,如果真的要靠外用來「更上層樓」的話,這個「漢方概念」,或許可以說:實在是不可忽視的一股世界潮流喔!